• 第28章 加入盗墓团伙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8:10本章字数:3130字

    “好,那陈凯兄回去准备准备吧,告诉我你的地址,你的装备我会派人给你送去,不过在些时,先介绍一些兄弟给陈凯兄弟认识一下吧,那位女子,叫叶文,在我们这里是负责找路线的。

    还有一位女人,不过现在不在这,叶文左边的是六叔,他懂许多古代文字,然后是阿辉,在我们这里是先锋,进墓头阵都是他。”

    陈斌一个一个向他介绍着他们队里的人,二愣子也都是笑着向他们点头,而那个女人叶文,则是一脸的高傲。

    二愣子想了想她在队中是负责什么的,也就明白了为何她如何高傲了,在盗墓中,路线是最重要的,如果没人给他们计划好路线的话,不管再好的队伍都是不能在墓中时间过久的。

    二愣子在认识完了一整个房间的人,也就将自已住在哪里告诉了陈斌,陈斌点了点头,二愣子就离开了这个房间回到自己住了的地方。

    再说二愣子觉得光靠陈斌给的装备肯定也无用,就从一些古书上看了一些盗墓用的装备,而后他又去了市里,买了火柴,绳子还有很多食物。之后就回了自己在这里买的一个小院子的家。

    第二天一早。

    “呯呯。有人吗?”在院子门口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二愣子正在屋里洗脸,听见敲门声,虽然心里疑惑是何人找他,但也应了声从屋里走去给他开门,但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时,他又皱了皱眉头,问她是谁。

    “我叫程诺,是陈斌叫我把这些东西给你送过来的,随便教你一下这些怎么用。还不让我进去。”女士大方的介绍了自己,她是就是陈斌那时虽说的另外一个女人。

    二愣子一呆的看着那女人,但一反应过去,马上就侧身让了让位,让她进去,女人一进院子里,二愣子就发现她皱着眉头,好像是觉得他院子里脏。

    不过二愣子院子是很脏,二愣子在买了院子的时候,就是将用的东西往里一搬,也不打扫。

    “来,你过来,看下这东西,这个是土珠。是用来测土质的,而这个木棒就是配合着土珠用的,你将土珠插在木棒上,然后使劲插在土里,再使劲转一下木棒前端,就会有土流出。

    从尔看这土适不适合挖,还有这个是弯头砍,在墓穴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这个弯头砍就是专门砍活尸的头。”

    程诺走到院子中间的桌子前,将手中提着的大包一下放在桌子上,又叫了二愣子过来,将里面的东西一一都对二愣子讲了用法,在讲到弯头砍的时候,还比划了两下。

    “这个是银球,里面含着火药,是炸墓时用的。这些你都懂了吗?”程诺弯着头看着二愣子,二愣子突然觉得她这样很好看,便一下有点看迷了,直到程诺拿着木棒狠狠的打了一下他的头,他才反应过来的,猛点头。

    “好啦,你既然都懂了,那我就先走了,陈斌让我对你说,三天后,三仙桥见,我们那时候就去过式了。”过式的意思在他们那里就是去盗墓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二愣子对程诺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后看着程诺出了他的院子,才又看了看那堆东西,东西都蛮好的,连外面穿东西的大包都是用牛皮做的,而且包做的很精细。

    二愣子一脸高兴的看着那包,这到是出于他的意料之外啊。可他一看包的内部里的东西,又皱了皱眉,也些东西他才记不住呢,索性也就不记了,但他不知道这次的大意,在盗墓中会给他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三日后,三仙桥旁。

    “当家的,那个叫陈凯的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怕了,不敢来了。”在陈凯一群人在三仙桥中已经等的不耐烦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说出了大家都想说的事,

    “应该不会,小诺你有没有对陈凯说是今天啊,”陈斌对在一处急清定行李的程诺问道。

    “说了啊,我看这种人就不可信。我那时候在给他讲装备的用法时他也不好好听。”

    程诺皱着秀眉,一想到那时候二愣子盯着她看的样子,她就难受的直抖。

    “当家的,我来了,因为刚来这里没多久,也不知道三仙桥在哪里,去问了人也就晚了。”二愣子在程诺话声一落就赶到了三仙桥。

    “哦,没事,来了就行,赶快看下忘带什么没,现在就出发去过式了。”陈斌虽然也有些不太高兴,但一听到二愣子的解释也就消气了。

    “哎”二愣子笑着一应,到了程诺旁边,清点着行李,却让程诺翻了个白眼给他,二愣子也笑着回了程一下。

    在最后一些收拾好后,在陈斌一声令下,一行人背着行李,去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天已渐黑,在赶了一天山路的二愣子等人,已在山的一处立了帐篷。二愣子已经在自己所处的帐篷中,研究着那‘旋月抓’。而帐外的一群人已经开始用土珠找地点开始挖盗洞了。

    这个山在当地村民中被称为鬼山,他们常听见,这里有女人哭泣,和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磨牙声。更怪的是,每次有人上山打猎时,都没无故消失。再也找不到人了。

    “当家的,你来看下,有发现。”一个在用土珠的人将土珠中拉出,兴奋的冲在另一个人那里看出土的土珠的陈斌叫喊道。

    陈斌面色一喜,激动的冲到了那人的旁边,在别处的人也一脸高兴的冲了过来。陈斌一脸欢喜的将已经被那人打开的土珠一看,手也往土里一摸。

    捏了点土放在鼻间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腥气,闻进了鼻间。陈斌面色更加狂喜了起来。

    “是血土,下面有墓,还是个好墓,不过土中带血,是凶兆。愿意下的就下,不愿意的就留在原地做好接应。”陈斌虽然狂喜,但却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

    转念一想又是一脸担心,这墓竟能让这外土中都含血,看来不是这墓主怨气太深,就是这墓陪葬的人实在太多。血腥之气渗透出这墓墙了。

    不过不管是那种都不能让人安心。所以陈斌才会这样问大家,二愣子也是一脸兴奋,他天生好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也表示他愿意进入。

    最后在陈斌的清点下,只有二愣子,程诺,叶文,六叔,阿锋,王强,李萝卜,和陈斌八人,陈斌看到这个人数后又是感叹一声,这世界的人都为自己的生命考虑,所以他也不能怪他们。

    “那好,除了我们八人去帐里商量一下进墓的事情,别的人就赶快去找一个打盗墓最好的地方。你们跟我来。”

    陈斌站在一个工坡上向大家交代事物,等一交代完,便向二愣子和其他六人招了招手。优先进了帐内。

    帐篷中。

    “大家也都算是真兄弟了,这次的进墓也危险,我只能这样说。小诺你对大家说说这墓诡在哪里。”陈斌一进帐篷就一脸愁的坐在了上位。说了这墓危险后,又将解释交给了小诺。

    “这种墓穴并不是简单的怨气和血腥气弄成的,相传这将军其实是训养异兽的一人,所以再在战中全胜无败,这全靠他养的异兽,所以汉高祖也对他有所畏惧。

    而且这将军其是是汉高祖偷偷命人将他杀了,但这将军是真心为汉高祖效忠,所以就在知道了也没有躲,最后在荒地中惨死,而他的尸具还是他的娘子将他背回城里的。

    汉高祖得了这位将军死前写好的一封书信,顿时觉得自己做了件错事,为了弥补他的过错,就建了个次于皇戚贵族的陵墓给他,又恐他所养的异兽祸害人间,也将这异兽门也关进了墓穴里。

    所以我想这墓定是有一群异兽把关,而那土中有血的现象,也是异兽存在的现象之一。所以这墓中定更是危险啊。”程诺讲着讲着脸色也变了起来,像是对这墓也感到极其的恐惧。

    “那算什么,反正我也在这人间没有挂念,何不拼一把,这皇帝老儿竟然觉得对不起这将军,里面的宝贝显然也很多。这墓要是盗成了,这辈子也就无忧无愁了吧。再说,只不过是一群畜牲,再怎么厉害厉害过枪子吗。”

    阿锋一看在坐各位脸色都变了起来,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一脸的漠不关心。但这也让大家心中一安,不过是一群畜牲,对付不住了,不是还有枪吗,怕什么。

    “就是啊,反正也一把老骨头了,再不拼一把,以后就拼不动了,再说这有异兽的墓穴可是难得啊,不看一下,我一辈子心里都痒痒。”

    六叔装模作样的用手指捅了捅胸口,一幅真的不会甘心的样子,再加上搞怪的表情也顿时让大家笑了起来。

    陈斌也高兴的一笑,看来他这几个兄弟是没白交。虽然都说的是为了自己,但陈斌知道他们也是为了他啊。

    “那好,既然大家已经决定不会退缩,那就等他们把好的位置找出后,一起进墓穴中,但记得一定要跟好前面的人,如果没跟上,也要做好记号,方便大家找你,知道了吗!!”

    陈斌问着在坐的各位,再得到二愣子和其他六人了解的一点头,便又交代了一些事,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自己去看下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