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蛇唯刀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1:01本章字数:3068字

    “那怎么办,难道就白来了。”李萝卜听这话一急,松开了已经失去理智被欲蛊控制的阿锋,阿锋因为脚没有被绑住所以到处乱跑。

    “也不是白来,听说这个凯风将军有把大刀,如果找到了卖,也有不少的银子,至少是够我们所有兄弟分的话,可以给每人养老了。”小诺一笑,拿养望远镜指了指上面,后把望远镜丢给了李萝卜示意他拿着向上看。

    李萝卜接过望远镜,疑惑的看着小诺和陈斌,小心翼翼的拿着望远镜看着白色毒棺的上面。突然他惊呼了一下。将望远镜拿下,一脸欢喜的看着小诺他们。手颤抖的指着上面。

    “那把大刀就在棺材的上面,在上面。”李萝卜高兴的说,二愣子看他这个样子,还以为他会跳上两跳呢。

    “没错,这大刀就在上面,不过,刚才李萝卜你也看到了,这大刀被十几个细的铁链缠着,也不好拿到,更何况还是在毒棺的上面。

    万一不小心掉下来,那是必死无疑啊。所以这刀我是不准备要了。”陈斌一脸的遗憾,可眼里却也闪过一道精光。

    “我去,穿厚点,不碰到就行了。”李萝卜自告奋勇的准备去拿剑,却不知道陈斌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这…那你小心点,我们在下面弄好绳子,防止你出事。”陈斌点了点头同意了李萝卜,还拿起了一个鹰爪勾给了李萝卜。

    李萝卜笑着拿了鹰爪勾,活动下身子,将鹰爪勾挥出,一下就勾到了一条离大刀最近的一根铁链上。拉了拉,冲手上吐了口口水,然后拉着绳子就爬了上去。

    “其实你们是想杀了这个李萝卜吧。”二愣子看李萝卜已经爬的够远了,一脸笑意的看着小诺和陈斌。陈斌脸色一变。猛的抬头看向了二愣子。却也是笑了笑,也不承认也不否认。

    二愣子见他们不回答,又笑了笑“其实真正的当家的是,程诺你吧。”二愣子笑眯眯的看着程诺。却不想程诺也是一笑,冲二愣子点了点头。

    “在现在这个时代上,如果一个女人干事,肯定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和支持的。所以我就找了个愿意帮我当个代理当家人,在整个队伍里,除了六叔和陈斌也就没人知道我才是真正当家的了。”

    小诺一脸笑意,看着二愣子的眼神也不向以前那样,变得睿智和精明了起来。一道光从她眼里闪过。二愣子一惊。忙开口道。

    “程当家的,您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是我自吹,就你们根本就杀不了我。而且在这墓穴机关重重,一不小心碰到,是会死人的。”二愣子一脸笑意,看见小诺变了脸色,更是扩大了笑。

    “怎么会呢,竟然知道也就算了。这个李萝卜杀他是因为他背叛我们,我原来还有一个对我极忠心的人,就是因为他被官府给抓了去,而他只是因为别人给了他点钱。像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

    不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在兄弟面前杀了他,也会扰乱人心,可在墓中死人也是常事,所以……”小诺一脸恨意的看着已经爬到离大刀五米的地方,咬牙切齿。

    二愣子一笑,心想这种人也是死有余辜,活该。

    “程当家的,要不这样,等这事办完后,我还和你们一起走出墓口,你看你们现在的人,老的老,疯的疯,还有个也是凶多吉少,你就算在厉害也是个女的。

    剩下陈斌,能带你们出去吗,要不我和你们,保护你们,到外面你们给点钱,我就离开。”二愣子对小诺说着,笑看着小诺沉思了起来。

    小诺想着,突然像是决定了似的。“好,就那么做,出去后,我给你钱,你离开。”

    “谢谢了。”二愣子听到答应后也是一笑。

    “啊……”上面传来了一声惨叫。二愣子和小诺一起向上面看去。睁开了眼睛。

    这见李萝卜一脚踩空。惨叫一声,掉在了毒冰上,后像是被刀刺了一样,猛一跳,落了下来。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二愣子和小诺还陈斌马上赶了过去。

    在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被身后的六叔叫住了,“别过去,这可能会带来毒物。”

    小诺转头对六叔点了点头。回头一看,倒被吓了一跳。

    这李萝卜从上面摔了下来,也已经是面目全非了。但后来身子竟然以极快的速度腐烂了起来。身上也出现了许多细细小小的伤口,不停的流着脓血。后皮肤开始慢慢的肿胀,发白。

    ‘啪啦……’那些发白的皮肤都开始裂开,却也不流出了血,一下一下,李萝卜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的肉了。后来也竟慢慢的粘稠恶心了起来,然后像是遇到高温的东西似的,竟然流出了一些白色液体。

    最后那些白肉也融化了,滴在地上,最后一点一点,李萝卜的整具尸体,一点点变成了浓液。连骨头都不剩。

    小诺恶心的捂住了嘴,转过身也是一阵干呕。饶是二愣子已经看过一次的人,也不住干呕。

    过了会儿,小诺也已经适合了,不再干呕,看着上方的大刀,却皱着眉,应该是在想如何将大刀拿下来。

    “这刀是什么来历,我感觉你好像很想要。”二愣子看着小诺一脸沉思的看着刀。一脸好奇。

    “这刀其实是我家祖传的一把古刀,不过在汉高祖那时,却被送给了当时有名的将军,可最后将军的下场却是那样,之后,我的祖先就准备收回古刀,不料这刀被严格看管,后还被送进了古墓中。

    但当时知道古墓在哪的人都死了,所以也没找到。过了二三百年,家里就做了盗墓这行,就为了寻找这个将军的墓,谁知道到我这才有线索。后来找到了刀,…对了,这刀叫做蛇唯刀。”

    小诺一脸淡意的解释着这刀的来历。仿佛好像不管自己事一样。

    “蛇唯刀,唯莲。这两有什么关联。”二愣子一脸好奇。

    “想知道。”小诺笑呵呵的看着二愣子,二愣子直觉一寒,摇头。

    “呵……想知道也行,但你把蛇唯刀给我拿下来,我就告诉你。当然,来盗墓的不能空手而归,那个女人怀里抱着的东西,我也要。”小诺一脸笑意,指指上面,和二愣子谈起了交易。

    “好啊,反正我也是第一次盗墓,不弄点东西出去,也对不起我,不过那个毒棺怎么办。我可不想变成这样。”二愣子指了指李萝卜化成浓液的地方。扁了扁嘴,表示他也没有办法。

    “别担心,手用牛皮包住,就可以碰毒棺了。”小诺拿起一个牛皮包,将牛皮用小刀划破成两个方形,递给了二愣子。

    “怎么简单,你可别把我给害了。”二愣子接过牛皮,一脸怀疑的看着小诺。

    “不会,既然答应了和你一起出去,和告诉你这刀和唯莲的关系,我就不会食言,而且就像你说的,我们那么多人,光靠陈斌是不能安全的出去,所以我更不会害你。”

    小诺看了眼站在远处的陈斌,回头看着二愣子一脸真诚。

    “那好,我去了。”二愣子拿着牛皮,对小诺一笑,就将牛皮一个个紧紧绑在手上和脚上,这时手就像一个大球,不过说实话,这牛皮绑在手上,手也倒没有受什么限制。

    二愣子笑看了一下小诺为他准备绳子,从身后抽出‘旋月抓’拿住一头的手柄,按了下小机关,花苞头飞了出去,之后二愣子又按一下,手柄连着二愣子飞了出去。

    二愣子一下就到了离大刀不远的铁链上,以不错的身手,一个翻身,翻到了上头,然后小心翼翼的靠近蛇唯刀。却实然发现了难事。

    这个蛇唯刀被十几条细的铁链缠绕着,有几条有被拉过的迹象,看来刚才李萝卜就是在这里摔下去的。这也不好动啊,那怎么拿?

    二愣子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拿自己放在腰间的绳子,拿出绳子后,把自己一下下紧绑在铁链上,绑好后就把‘旋月抓’的花苞头瞄准蛇唯刀,然后按下机关,花苞头一下张开。

    后紧紧夹住蛇唯刀,二愣子看夹住了,就伸手按了另一个机关,花苞头就带着蛇唯刀慢慢的回到了‘旋月抓’本身。

    二愣子连忙抓住蛇唯刀,将‘旋月抓’夹在腋下,因为被绳子绑住的原因,所以二愣子也不好动,就只能一个手强抓着蛇唯刀一处的铁链,另一手慢慢的解铁链,可铁链也是缠着紧。

    二愣子花费了很久,才就将一条铁链解下,却也流了满头的汗。

    小诺在下面紧张的看着二愣子,见解下一条铁链也是松了口气。

    过了个时辰,二愣子再将所有的小铁链解开,二愣子松了口气,放心的让自己挂在铁链,也没管那么多,将‘旋月抓’花苞头的一用按下个小机关,花苞头就一下转开了。

    二愣子将大刀夹在花苞头处,咬开了多了一处的绳子,使劲的把蛇唯刀绑在了花苞处。对着下面。将花苞头射出。

    在下面的小诺忙接住蛇唯刀,小心的解开绳子,用蛇唯刀放在陈斌早准备好的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