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六叔死亡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2:43本章字数:3369字

    那个尸水渐渐变成了一滩黑水,一阵阵腐烂味还是传了来,二愣子也恶心的捂住鼻子,但也是受不了后背的恶心感,就撕烂衣服,光着上身,拿着衣服擦起了后背,但是有些地方终是他碰不到的。二愣子就用劲伸手还是没有碰到。

    在一旁的小诺看到这里,就硬忍着对尸水的恶心感,从二愣子手中接过衣服帮他擦拭起来。“这个东西是什么啊,好恶心。”小诺皱着眉头帮二愣子擦拭着。

    “是尸水,我以前就被它粘在身上一次,听别人说,是因为有尸体在水边腐烂,而掉在水中腐的皮肤,就有可能变成尸水哦。”二愣子看着那个黑色水液对着小诺说着,一想起自己被这个东西粘到两次,他就觉得恶心。

    小诺一听,恶心的吐了吐舌头,帮二愣子擦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尖叫一声,看了看自己。二愣子奇怪的看着她。

    “怎么了你又。”二愣子看着她一阵无语,她不是很聪明,很勇敢的吗,怎么现在怎么胆小。

    “我身上有没有啊。”小诺一想到自己身上可能会有尸水,就吓得一下丢了衣服,不帮二愣子擦拭,而是仔细的在自己身上看了看,二愣子看着她,心里说着,女人就是女人,永远那么小胆。

    “你刚才身上有没有感到疼痛?”二愣子看着她虽说是无语,但是还是好心的问了她。

    “没有。”小诺仔细的弯头想了一下,然后冲二愣子点了点头,后又一脸紧张的看着二愣子,二愣子见她一脸紧张,终于对她无语了。

    “这个尸水粘住你的时候,你会感到剧烈的疼痛,如果没有,那…,尸水就没有粘在你身上,不用担心。”二愣子对小诺说着,小诺一听,一脸的高兴,马上捡起了她丢在地上的衣服,一脸高兴的帮二愣子擦拭起来了。

    二愣子感叹了一声,这家伙终于安静了起来了。

    但这种安静也没有持续多久,不久后,洞处传来了一阵尖叫,二愣子猛的睁开了闭起的眼睛,马上他洞外冲了进去。小诺也是将手中的衣服丢下,跟在二愣子的背后拿着油灯跑了出去。

    “陈凯,刚才是六叔的声音,六叔不会出事了吧。”小诺一出去,见二愣子站在那里就忍不住着急的问着二愣子,二愣子看了下黑暗无光的前面。他也听到了那声尖声,显然六叔遇到了危险。

    小诺见不理会她,一时没忍住就向前面冲了过去,去找六叔了,二愣子也没有拦她,而是站在原来闭着眼睛,像是在听什么声音。

    突然二愣子一下从那个地方一下跃起,跑到了小诺的位置,拉住了小诺的手,朝另一个地方而去,小诺在那里直甩二愣子的手,说她救六叔。二愣子一句话也不说,但是在黑暗中,谁也看不到他眼中的着急和担心。

    几分种后,二愣子带着小诺到了一个地方,这里也是极黑,但当二愣子推开几块石头时,一条光就射了出来,小诺看向了二愣子,他抬抬下巴,示意让她进去。

    小诺虽然奇怪,但还是乖乖远去了,一进去,小诺马上高兴了起来,原来陈斌和叶文都在这里,小诺看了圈,发现并没有六叔的身影,突然一喊,拉着在那里照顾叶文的陈斌问。“六叔呢,六叔在哪?”小诺神情紧张的看着陈斌。

    陈斌一脸悲痛,对小诺说六叔出去了,被在外面守着的东西给杀了,但他知道是什么杀的,就是那时候在他们刚进墓里碰到的那个红色的大蛇,那个杀了王强的大蛇。

    小诺一听六叔死了,不由一呆,刚才还被自己扶着的人,现在竟然死了,这让人怎么接受啊。

    “我刚才不是不让你们出去吗,你们干嘛让六叔出去吗。”二愣子也是一怒,问着陈斌。

    “刚才洞口传来了磨蹭地面的声音,六叔怕是那东西发现了我们,就很紧张的跑到了洞口处守着,可是谁知道那条蛇竟然破了上面堵住的石头,蛇头一下伸了进来,直接就将六叔咬了去,我也是刚把上面的东西给他放好的。”

    陈斌也是一脸悲伤,这六叔对他们谁都好,也是个大好人,如今却是他走了,陈斌在那里一脸悲伤,而坐在一旁靠着墙的叶文,却是哭了起来。

    小诺坐在那里,一脸呆滞的表情,她无法接受六叔就这样死了。

    二愣子看着他们几个的表情,咳了几声,对他们说“你们也别这样了,我看六叔这样也是高兴的,你们看,六叔是个盗墓的,盗墓的不是有个愿望吗。

    就是生为盗墓生,死在盗墓中,你们想将六叔养老送终,而不是让他选择自己喜欢的方法死,也算是惨忍。

    虽说六叔让大蛇吃了,也不是什么好的,可是六叔生在盗墓中啦,而且六叔是好人,他在死的时候能救你们一命,他肯定也是高兴,所以啊,你们就不要这样子啦,有时候哭,还不如保持体力一会儿为六叔报仇去,杀了那条臭蛇。”

    二愣子说着说着,心里也有些难受了起来,如果刚才不是六叔在裂缝里走前面的话,那说不定自己就死了。这六叔是善良,但是在盗墓中善良的话是害人的,二愣子轻叹了一声。

    而小诺和陈斌等人,一听二愣子说的话也安静了下来。生为盗墓生,死为盗墓中,这是盗墓者的愿望,六叔干盗墓干了半辈子,他也是怎么想的吧。

    二愣子见小诺他们几个人又沉思了起来,不禁有些无语,最后只能摸着肚子对小诺说饿,小诺一反应过来,忙叫陈斌拿东西给二愣子吃。

    陈斌一听,拿了干的牛肉和水,递给了二愣子。二愣子笑着接过。吃了起来,一看这三个竟然都不吃东西。

    “不吃吗,不吃一会儿没力气打哦,如果连仇都没报,就被大蛇当了点心,恐怕也不是你们想的哦。”

    二愣子将牛肉递给了小诺,见小诺推开了他的手,他也就只能这样说了。果然小诺一听他这样说,就从二愣子手中拿来牛肉,撕咬了起来,像一只狼一样。

    二愣子无奈的看着小诺,又对陈斌和叶文挑了挑眉毛,陈斌和叶文一下就理解了二愣子的意思,陈斌又从包里拿出了干牛肉给叶文和自己吃。

    可是陈斌在吃没多久的时候突然叫了一声,捂住了他的肩膀,小诺一看,将手中的牛肉丢下,冲到陈斌的身边,扶住陈斌向下弯的身体,而叶文早就大叫出声,陈斌安慰式的冲小诺二人笑笑,说没事。

    二愣子坐而另一处喝着水,一看这样子,冷静的把水一喝,然后到了陈斌旁边,将小诺挤到一边。自己观察着陈斌的伤。小诺被二愣子挤到了身后,不禁着急了起来。在后面伸长脖子往里看。

    二愣子将陈斌肩膀上的衣服一把撕开,陈斌上的衣服也早就破烂,也是极易撕开的。二愣子撕开衣服,看了看陈斌的伤势。只见上面被血液染的透血,伤口处也看的不是明显。二愣子对一直在身后着急的小诺说。

    “赶快去用水把这个洗洗,然后这我拿过来。”二愣子将刚才从陈斌肩膀上撕下的衣服给了小诺。

    小诺忙一点头,拿着包里放的水,将衣服洗了个干净,却也浪费了大半瓶水。小诺将衣服递给了二愣子。

    二愣子接过了衣服,摸了一摸,见衣物被小诺弄的不干不湿,到也就放上了陈斌的伤口旁边,延着血迹的边缘一点点擦拭,摸到伤口处,陈斌痛的倒吸了一口气,二愣子连忙将手拿开,等陈斌适应了疼痛后又轻轻地摸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二愣子就将陈斌肩膀上的伤口清理了个干净,可二愣子一看伤口,也忍不住倒吸了一个冷气。

    这个陈斌的肩膀上,有两个伤口呈圆形,伤口极深,一个伤口在脖子后下处,如果再深一点的话,恐怕陈斌就早死了,但是这两个几乎就要穿透肩膀了,而两个伤口后处还有一些不小的伤洞。

    但这些伤口却往下拉了一点,里面的肉都翻了出来,甚至都看到骨头了。

    二愣子啧啧啧…的摇了摇头,小诺和叶文早就捂住嘴巴惊叫了。二愣子看着伤口,心想这东西的体型不小啊。

    “有什么包扎的布没啊?”二愣子冲着还在那里叫的小诺和叶文,看着陈斌的伤口因为清洗干净了,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血还在流啊流,怕陈斌失血过多死了,只能找小诺叶文她俩个问了。

    “有有,在这个包里,我那时怕有人受伤专门带的。”小诺一听要包扎的布马上就对二愣子回答,然后就冲过牛皮包处,将包里放的一个白布条拿了出来,递给了二愣子。

    他一看布条,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个白布条怎么那么少,不过有就算好了,将就将就吧。想着就把白布条一下下理顺了,然后转向了已经脸色苍白的陈斌。

    他将白布条一圈圈围在了陈斌的脖子处,然后慢慢向下一下下的给陈斌包扎着,动作也算轻柔,可一到肩膀上那个伤口时,突然手臂一发力,陈斌痛的叫了起来,小诺和叶文也马上冲二愣子叫道。

    二愣子看了他们一眼,也不想解释,就还是一下下用力的给陈斌包扎着,可不想,陈斌却是替他解释了起来。

    “小诺,叶文你们别吼陈凯兄弟了,他是在帮我止血,不用点力是止不了的。”陈斌还苍白着脸。说话也有气无力的,小诺忙叫他不要说话,好好休息着。

    但也是将视线转向了二愣子,二愣子还在给陈斌包扎,但也是快包完了,而白条却也是刚刚够用。等二愣子彻底帮陈斌包扎完后,拍了拍手,看着小诺他们几个人。

    而小诺向二愣子走了过来,“谢谢你,帮陈斌包扎。刚才吼你对不起。”小诺低着头,但马上又抬起头来了,眼睛里面全是真诚,二愣子看到一笑,冲小诺摇了摇手说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