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对话(二)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4:56本章字数:3205字

    “那你想干什么,让我帮你们找个新的地方?”二愣子一脸惊讶的看着唯莲,让他帮他们找地方,开玩笑的吧,他现在可是连自己的家都找不到啊。

    “没说让你帮我们找,我只是以前都跟着你啦。”唯莲又是轻轻的梳起了头发,突然一个巨大的白色东西向他们这里飞了来,二愣子本能的跳开,却没想到那东西竟然是到了唯莲那里,而后降低了下来,够唯莲坐上去的了。

    唯莲看到后只是轻轻一笑,衣裳一摆,就以坐上了巨大的白色东西上,二愣子觉得奇怪,这白色东西是从那里来的啊,而后二愣子就随着那东西的一直向上看去,一看就知道,原来是这个巨大蛇王垂下的尾巴。

    二愣子心里一愣,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能做主啦。二愣子看着坐在蛇尾巴上的唯莲,一脸怪异的看着她。

    而唯莲查觉到二愣子在看着他,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二愣子,对二愣子一笑,然后说出了一句话。

    “这身子已经也不全是你的了,你不记得你还没进墓里的时候,我曾经去过你的梦里找你。那时候我进入了你的身体,还记得吗?所以,现在你的身体有一部分。

    是我的,如果我不想让你动的话,也是可以的。”唯莲好像说的不是威胁人的话似的,在蛇尾上一幅自在样。

    “对了,你心里想的我也知道,所以说我恶心又说我是恶魔,还想杀了我的,我都知道。”

    唯莲好像还没有说够似的,抬手又想说什么,但是二愣子一看她还想说就马上冲了过去,用手拦住了她的嘴,不让她说话。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二愣子无奈的说着,突然二愣子感到手上的触感,就知道这家伙在笑了。心里直想自己怎么招了这个祖宗啊。

    唯莲听到二愣子的话,将头轻轻向后一退,然后朱唇轻启,“我的要求是我们两个同用一个身体,怎么样。”唯莲说完看着二愣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脸,一脸笑意。

    二愣子一脸泪样,按理说他在见面任何事的时间,都没有怎么窝囊过,怎么一碰到这个家伙就。不过,二愣子现在就算是再害怕唯莲,也不可能将身子给一半给唯莲。

    如果身子让唯莲用的时候,唯莲摆了些女子再做的动作,如果自己要上厕所的话,如果自己以后娶妻的话……二愣子不敢再想了,反正就是不肯将身体给一半给她。

    “不行,别的,身体给你一半不行,你一个女的,要我一个男的身体干什么。”

    二愣子马上就对唯莲说着,唯莲听这话也不恼,这是将手中的长发,分别了一股,然后把玩着,一下向二愣子射去,二愣子一时躲闪不及,就将头发缠在身上了。

    “喂,不给你还抢啦。不带这样的。”二愣子用使力气的挣扎着身子,却被头发缠的越来越紧。而且头发好像越来越有增加的样子。

    “那我就要你一整个身子,一个身子和半个你自己选吧。”唯莲从蛇尾上站了下来,巨蛇也知趣的将蛇尾收走。而唯莲则一步一步的走到被包成粽子的二愣子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二愣子感到越来越紧了,而且呼吸也不顺利了,又听唯莲的话,自知还不如保住自己的身体呢,一半就一半。想到这里,二愣子也不顾什么了,就在头发还没有堵住嘴巴的时候,忙对唯莲喊着。

    “停停停,一半就一半,但你不能不打招呼就将身体抢了去。”虽然已经同意了,但是还是先说好,如果要抢也要他有个心理准备。

    “可以。”唯莲爽快的答应了,反正她只是在保护这个灵魂,她进入身体后就会沉睡起来,等二愣子有危险的时候,她就会醒来了,而且她才会二愣子的身体没有兴趣呢。

    二愣子听到唯莲答应了自己,也就点了点头,但是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二愣子一下又晕了起来。

    等二愣子睁开眼的时候,天也已经黑了。二愣子睁开眼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往上一看,就知道自己在帐篷内,二愣子看了一眼陈斌在的床。

    听着陈斌的呼吸不稳,想来也是没有睡啊。二愣子觉得奇怪,就出了口声。

    陈斌一听他出声,吓了一跳,但也是很高兴,忙问他怎么了。二愣子也只是笑了笑,做做梦了,梦到了一个泼妇。可是二愣子刚说出口,脖子上就一阵的刺痛,二愣子也终于知道原本这个东西,是唯莲给他带上的。

    二愣子想骂唯莲却又不敢骂,生怕脖子又被弄的想是要断了一样,那种痛苦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而在一旁的陈斌好奇起来他说的话了,顶着个粽子身子骂着二愣子。二愣子看了一眼陈斌,突然嘴扁了扁,然后说不讲了,头就一使劲,啪的一下,二愣子一下痛的脸全皱了起来。

    陈斌一听见声音,想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和这个极牛的包扎,一下自己也痛了起来,但还是问二愣子问题。

    “陈凯兄弟啊,你怎么了,哎哟,这几个家伙包扎的可真痛啊。”最后一句是说那些为他们俩个包扎的人。

    陈斌明明这是脖子到肩膀那里受了伤,而那些人却把他的混身全给包扎了,而且下手还不知轻重,把这个包的那么紧,就连动一下也是会痛死人啊。

    “没事。”二愣子冲陈斌说着,却不知道现在的他可是在自己咬自己的舌头,能说出话来已经不错了,而在他的脑海里,一个声音却在那里响起。

    “我都对你说了,不要在心里骂我,现在你竟然敢骂我泼妇,我看你不受点教训是不会乖。”那个声音正是唯莲,因为正在唯莲准备进入沉睡的时候,二愣子的脑子里终于传出了泼妇两字。

    唯莲仔细一听,原来这个二愣子正在骂她,她想这个二愣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不给点教训他是不会乖乖听话的。所以唯莲手指一勾,在二愣子脖子上的不明物体就一下紧了起来,二愣子才感到痛。

    二愣子一脸的悲愤,他这是怎么了,会遇到唯莲这种鬼,抢他身子也就算了,还不准他抱怨一下。二愣子朝帐篷顶翻了个白眼,在心中对唯莲道了歉,唯莲才放过他。

    而二愣子也不认为这样子丢人,他只是在让着女人。二愣子这样一想,心里也好受点了。心思一回来,就听见陈斌在那里一直叫他的名字,似乎很是担心他。

    二愣子一听忙应着陈斌,陈斌在大声的叫人,但现在大晚上的会有人吗,就算有,也是看哨的,不能离开啊。

    “陈凯兄弟你没事吧,从你白天叫了一阵晕了过去后,你一醒来就怪怪的。”陈斌在下处,还是头朝上,看着帐篷顶,陈斌一脸的麻恼,自从他脖子一被固定了起来,他就一直在看着帐篷顶,现在连这个帐篷顶有几个线头陈斌都知道了吧。

    “有吗,那里怪啦,我觉得我很正常啊。”可是二愣子一听陈斌怎么说,还有怕了一会儿,是不是这个叫唯莲的女人用了他的身体,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吧。

    二愣子顿时就想怒骂一顿唯莲,可一想起唯莲对他做的那事,就马上打住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那里怪了,不过呢,或许是我想多了吧。因为从在墓穴里一分开,我种叶文就先走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了。”

    陈斌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是一个当家的,虽然不是真的,但他对上面也是忠心耿耿的,那次盗墓中自己先行离开,他也是很内疚。

    “我们也没什么,就是把红蛇给杀了,然后那个女鬼就给我们指了方向我和小诺就出来了。”

    二愣子闭上了眼睛,想着那时候发生的时,也是危险万份啊,而且世事无常,他是将军的今生,而小诺则是找到了自己的祖先。

    这盗墓到也是奇怪,各种机关让人废尽心思,谁知道说不定答应却是极简单的,这也真是让人生气啊。不过在墓中,宁愿废尽心思,也不要遇到那种极其厉害的机关,是每个盗墓人的心愿吧。

    “女鬼,你们是女鬼,给我们指路的是一种蝎子,这个蝎子是人面啊。那时候我和叶文都受了伤,就有一个人面蝎子过来了,直接就咬上了我的手,然后我就可以用上力气了。扶着叶文就走了出来,找了个地方埋了白条和蛇唯刀。

    最后命着一个地图,可谁知道,我俩最后还是迷路了,还过就在这时,一只人面蝎子又过来了,然后直接就走进了一个地方,我所有觉得奇怪,但是想还是去吧,就当死马当活马医了,谁知道我们还真出来了。”陈斌一脸的笑意。

    还好他选择了跟着人面蝎走,不然他就不一定能找到出口了。

    二愣子看了眼陈斌,也将自己与小诺的经历说了出去,但唯莲有的一些话却是没有说。

    陈斌轻轻动了动身子,但一阵的酸痛,也就不敢乱动,直骂着“这几个笨蛋,不会盗墓就算了,偏偏他们还一点都不会包扎,看看把我弄成什么样子了。

    明明是肩膀受了伤,偏偏把我全身都包了起来。”陈斌终于忍不住的说了地来。

    二愣子听着陈斌的话,心里除了有同情之外,又有点同病中人的感觉,二愣子闭着眼睛,又说了句睡觉,就一下睡了起来,而陈斌一听他的呼平稳了起来,也就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