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杀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6:17本章字数:3004字

    陈凯踩在士兵的脖子上,怒火中烧。

    士兵用手抓住他的脚,拼命挣扎着,陈凯看着眼中冷光更盛,脚也愈发用了力。

    士兵见怎么也挣脱不了,干脆双手放开了他的脚,一脸痛苦的对陈凯说,“爷,我,我也不知道罗福在哪里。我只是个小兵,被叫到看哨的啊。”

    陈凯心里就是一气,用脚狠狠地踩着士兵的脖子。

    士兵本已是苟延残喘,一用力就断了气,头一歪,死了。

    陈凯看到这,突然想到了什么,在附近找了一根被村民丢掉的绳子,一头绑在了死去士兵的脖子上,另一头自己拿着,然后就翻身上马,飞快的向前方奔去。

    而士兵则是在土地上被马儿拖着,后背的衣服也都烂全,后背也血肉模糊。

    再说陈凯,心中也只有仇意才想出了这一招,不管什么道德伦理,心中只有要报仇。

    陈凯骑着马,将士兵的尸体拖到了镇里,而他赶来的时候,也已经是深夜了,陈凯在路道上,慢慢地骑着马,四处张望着。终于让陈凯找到他要找的东西了。

    陈凯骑着黑马在那里慢慢的转着圈,看着前面的府上挂满了白布,摆满了花圈,这也就是说,这府上死了很多人。

    而他也听过当地的传闻,家人如果死多了,定是招了什么恶鬼。

    那就要将其家中挂满白布,而且要是一眼看去,眼里都会出现白色的那种,又还要请法师和尚连做七七四十九天的法事。再能将其尸体入墓。

    而这个尸体不会腐烂,听说是这里的人有一种独特的方式,这种方法是祖传的,但却也是只有在这里世代为医的徐大夫才真正懂这个防腐之术。

    陈凯想到这笑了笑,这个罗祝整个府邸里的人都在那时被灭了个光,现在也肯定是没什么人给他守灵,当然如果有的话,想必也就是他的兄弟罗福了吧。那正好将罗福杀了,让他们兄弟永远在一起。

    他一笑,一个翻身落马,走到了府邸大门那里,看了一眼这里,突然手一伸,僵生生的将挂在大门两边的白布扯下。然后拿着白布就走到了离黑马二三米处的地方。

    陈凯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地上的尸体,尸体前胸后背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划伤。而衣服也都已经破烂。

    他看着士兵,蹲下身将尸体脖子上的绳子一下扯开,丢在了一边。

    陈凯冷着脸的看着手中的白布,将白布大张,放平,然后用自己身上带的匕首,将士兵的脖子割了一刀,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他在士兵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就将匕首重新放在腰间,然后用手指沾了点血迹,在白布上写着字。

    ——家母之仇,不报为不孝,罗福老贼,你就等我来取你性命吧。

    陈凯写完了血字,看了一下。蹲到尸体边,将尸体的头抬了起来,拿起白布就在士兵的脖子处绑了起来,然后用力一拉,白布就紧紧的缠在了尸体的脖子上。

    陈凯弄好了后站了起来,拿着白布慢慢走到了罗府的大门处。

    他抬头看了一下门顶,然后又看了下两边,突然飞身向前,一脚踩在了旁边的花圈上。

    借力向上一跳,抓住了挂在上的白布,身子一晃,手就紧紧的抓住了大门上处的木柱上,后将手中的白布向上一丢。后一接住了白布,就一下落了下来。

    尸体受到了拉力一下向上飞去,陈凯适时停了手中的动作,然后将另一头的白布绑在了门的狮头处。

    陈凯看完这弄好的一切,拍了拍手,走到了黑马的那里,伸手摸了一下黑马的马头,一边看着这个黑暗的街道。然后牵着黑马向前面走着。

    他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他还要等明天看那些人惊恐的眼神呢。他突然勾起了一个极其冰冷的笑。眼里仇意极大。

    就连被陈凯牵着的黑马,也不安的低叫了几声,他轻轻地拍了拍黑马才渐渐安静下来。

    第二天罗府大门。

    按着规矩,现在军营中,每天都有二个人来罗府中巡查,巡查结束还负责给罗祝上香,换酒水,而今天也有二个人来到了这里。

    天还没有亮透,二个身穿兵服的人打着哈欠,走在去罗府的路上。其中一个还算是有精神,走的比另一个快了一点,也转头催着那个人快一点,可一回头,没注意头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

    士兵就马上转头,刚要开口骂人,就看到了一双穿着统一的军靴的脚。士兵奇怪地向上面看了看,突然就大听一叫,忙逃离了这个地方。

    走在后面的士兵皱着脸的看着他,不快地问他:“什么啊,大惊小怪的。啊!”士兵奇怪的往那人指的地方看了过去,突然就更大声的叫了起来。

    不过这两个人也倒是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年纪老的就叫另个人去报告上面。自己在原地守着尸体。

    那个人离开之后,年纪老的在府门口奇怪的看着上面的被吊着的尸体,突然觉得这个尸体很眼熟,然后士兵就围着尸体转了几圈。

    突然一下拍了一下自己脑袋,说着:“看我眼瞎的,这不是二李吗?二李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什么时候死的!”

    他奇怪的看着二李被吊在脖子上的白布,突然发现这个白布像是这个府上上挂着的白布啊。士兵向大门那里一看,果然就发现了,大门上的白布都掉的掉,烂的烂,反正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士兵一吓,这是什么人才会干出这种事情啊,毀人死人家的灵房,大盗们都不会做的事到底是谁干的?

    士兵静静皱眉想着,没有听到自己身后渐渐传来的脚步声,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手已经伸到了他脖子前。

    手轻轻一用力,只留下他惊恐的眼神,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陈凯冷眼看着士兵倒在了地方,擦了擦自己掐死士兵的手掌,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在一呆,立刻反应过来,踩着花圈跳到了围墙里。

    果然陈凯跳上去没多久就冲过来了一群人,其中还有一个与其他士兵的服饰不同看起来首领样子的人。

    陈凯也不确定在前面的那个人是不是罗福,他继续潜在边墙上观察。

    昨天陈凯原本准备先去找个地方住一宿,但他突然想到,如果这个地方晚上也被罗福按上了巡逻的人,那那些人发现尸体,去告诉了罗福不就是会错过了吗,

    所以陈凯又牵着黑马静静的走了回去,而且他知道黑马可以自己找到它,就拍了拍马屁股,让它自己去找个地方躲起来。

    陈凯在围墙下看着黑马渐渐离开的影子,回身在墙上一踢,就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围墙顶上,躺在地上睡了下来。

    而他正好就是被这两个士兵吵醒了,他趁一个士兵离开的时候就将那个老的掐死了,而正好不一会这个小士兵就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陈凯潜在围墙上,静静地窥视着这一切。

    几个士兵看着面前的一幕惊惧不已,有几个甚至惊叫了出来。中间的那个像是当官的则皱着脸,低声训斥着那几个士兵。

    他接过手套,带了上走到两个新旧尸体边看了起来,当他的手一摸老士兵身上的时候,就沉下了脸,对身后的士兵们下令。

    “这人的尸体还是温热了,想必刚死不久,你们去在附近搜搜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记得一定要仔细的搜。”

    众位士兵在那里齐声应到,然后就向各个方向,二个人一组的跑了过去。而陈凯在围墙上看着这些嘲讽的一笑,仔细观察着下面的进展。

    那个军官让人将早死的士兵尸体给放了下来,然后自己又凑了上去,仔细观察着尸体上的伤痕。

    军官又将尸体的脖子抬了起来,看了一下在脖子处的伤口,因为现在正值夏日,即使是在夜晚让会让人觉得闷热,而这个尸体在地上划了那么多伤痕,也已经有点小小的腐百了。

    军官凑上前闻了一下尸体的脖子,就马上挥着手离开了。然后皱着眉头看着现场。

    而那个军官在下面好像发现了什么,忙着急的蹲下了身子看着下面的一块白布,然后面色一惊,拿着白布迅速离开了。

    陈凯看到这嘴角一勾。然后从墙边慢慢下来,因为早在没多久这里就已经围上了许多的人,而这也成了他最好的掩护。

    陈凯尾随着军官,如果不出他所料这个军官现在应该就是去找罗福,而他要的就是这个。

    他杀了那个士兵,将他从村子里一路被马拉了回来,又用他的血写下了血书,将他后又挂在了灵门的上面的木柱上,后让那些士兵看到,然后又见小士兵跑去报信,自己就下去杀了那个老的。

    这全是他一手谋划的,目的就是让一个人带他去见罗福,而那个人就是他现在跟着的人。

    陈凯看着前面的身影,因为着急而没有发现跟在后面的人,他看到这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