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杀罗福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6:34本章字数:2633字

    果然没过多久,那个军官就到达了镇里最边缘的地方,而那里就有一座座极大的帐篷,而那个军官则是跑到了一个相对而小了点的帐篷里。

    陈凯躲在帐篷外听着里面的对话。

    “长官,刚才在你府上发现了一个士兵惨死而且被挂在了门上,而早上一个巡逻的老兵也在那里被杀了,而这个是那个家伙留下的东西。”

    帐篷内,军官看着眼前的人,弯腰恭敬地冲那人说道,而且同时也递上了一条白布。

    那个人将军官手中的白布拿起来看了一下,看完后冷笑一声,没有丝毫惊慌。

    “哈哈哈!我杀他母亲是让他不孝,而要来取我的命!笑话,我的哥哥没了,凶手也不在这里了,这叫我怎么为我哥报仇,我和我哥从小就没了爹娘,如果不是哥哥对我好的,将我养大我能有今天吗!”男子冷冷地说道。

    “那个叫陈凯的,杀了我哥,我要报仇是我的错吗,是吗!”男子忽地站起来,双拳用力砸在桌子上,慢慢走了出来,身体也因为激动轻微抖动着。

    “当然当然不是罗长官的错,是那个人不懂理,杀了您的兄长,确实是该杀该杀。”军官看到自己的长官如此失态赶紧说道。

    罗福听到后突然走了回去,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瘫软在了椅子上,一脸呆滞。

    那个军官见他这样子摇了摇头缓缓退了出去。陈凯见军官从里面出来,忙身子向后一躲,见军官在帐篷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陈凯见他离开了,朝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人来的时候,身子一闪进了帐篷中,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脸颓废的罗福。

    陈凯仔细的看了一看罗福,发现他与他哥罗祝长的也真是像。只是罗福的脸上出现了正气和坚韧。而罗祝脸上则全是狡诈和阴谋。

    他想到这就有点奇怪了,都是一个爹娘生的,长得也像,怎么人格差别就那么大勒。陈凯皱差眉看着坐在上面的罗福,罗福已经知道有人进来了,但却只是手指一真敲着桌子,头还是低着。

    陈凯看着罗福样子,却怎么也是看不透他。便手着匕首小心的看着他,一下场面就冷了下来,最后只见那个罗福将身子微微一转正,然后轻轻的靠在了椅子上,一脸仇恨的看着陈凯,先是一惊,但最后也是冷静的看着他。

    陈凯手中的匕首转了一圈,紧接着插在了腰带上。他双手环胸,看着罗福。

    而罗福却突然一笑,先是低笑,后来声音却渐渐变大了。笑了几分钟中,才停了下来,而后看着他。

    “你是陈凯吧,你的这招不错,杀了我两个士兵,留下了这个血字,知道我的下属看到了一定会急急忙忙的过来找我,然后你就乘机跟在他身后,由他将你带到我这里来,我想你也是因为问不出我在何处才这样做的对吧。”

    “不过你的方法也是高,但就是杀了两个无辜的人,多背了两条命啊!”罗夫笑着,有些不屑。

    “你要杀我吗!来啊,听说你在江湖上是个有名的杀手,那你来杀了我啊!”说完,罗福竟然还真的闭上了眼睛,抬起下巴将他自己的脖子露出,还大张的双手,将自己的胸露出,而他的嘴角,竟然还挂着笑。

    陈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动。

    “怎么?怕了?那你杀我哥的时候怎么没怕!”罗福闭上眼睛很久,见陈凯并没有来杀他。就睁开了双眼,一脸嘲笑的看着他。

    不过,陈凯丝毫不气,微微一笑。仔细观察着对面这个人。顺手拽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上去,看着罗福。

    “你杀了我娘,为我娘报仇也是该的。而你,就准备死吧!”陈凯平静地说着。

    罗福坐在椅子上,笑的大声,也笑的悲哀。

    最后看着陈凯,“如果不是你先杀的我哥。我又怎么可能杀了你娘!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做出那么多事!”

    陈凯听他说话,手掌顿时握死了拳,一脸阴霾的看着罗福。

    “如果不是你哥找死,他也不会死的,所以这一些都是他咎由自取!我娘与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是好人,她是无辜的!”

    罗福听到陈凯的话,也不再说话,可眼中还是带着无尽的嘲讽。

    陈凯略微眯眼,不要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刷”地一下抽出腰间的匕首,冲到了罗福的面前,抵在了罗福喉间,眼里弥漫着杀意。

    而罗福也只是笑了一笑,这笑容仿佛带着解脱,陈凯看到这一愣,心里感到奇怪,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盯着他,突然发现了罗福手中拿着什么东西。

    而罗福见脖子上有匕首的冰冷感,但一直没有划破脖子的感觉,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看着陈凯的眼睛望着他手中的东西,也一想到里面里是什么东西,不禁感叹下世事无常,最后心里一狠,罗福就看着脖子上的匕首,一咬牙,就冲上了过去。

    陈凯感觉拿着匕首的手一动,突然回过神看向了罗福那里,只见一抹殷虹,罗福挂着解脱的笑容,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是挂着笑。

    陈凯一脸惊讶的看着罗福,最后皱起了眉头,这个罗福怎么会自寻死路,自己向匕首上撞啊,难道是因为他手上的这东西。

    他也不管罗福还没有死透。就松了手中的匕首,伸手到罗福手中,拿到了里面的东西。

    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一张纸,只不想被罗福揉成了一团,陈凯小心地将纸一点点打开。

    ——罗福团长,坐在其位不谋其职,带领手下到平常村子里,残杀百姓数十人。实让我心寒。

    所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为了证明你心中还有我军,还有我民,则你就还被你所杀之人一个道理。

    且军部于你的事情,极为愤怒,特别下令,你原团长之职,由副团接任,你则下降官职为兵长。

    陈凯奇怪的看着信封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罗福要自杀了,这就所谓是君要臣不得不死一样,原来这个罗福是早知自己逃不过一生,但宁愿是为那些被他杀掉的村民来报仇的人杀掉,也不宁是被自己杀掉。

    陈凯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长眠的人,就将手中的纸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了帐篷中,

    而刚出帐篷,陈凯就发现了在帐篷外面守着的几十个士兵,而且每个士兵手中都拿着步枪,他脸色一冷,大脑高速运转着。

    现在自己很危险,前而每人都拿着枪,而且自己手上是什么都没有,就连刚才的匕首也在罗福脖子上。

    而他虽然有‘旋月抓’,但是‘旋月抓’要有一定的时间启动,而且‘旋月抓’的攻击面不强。

    陈凯想着,这几十个人他到是不怕,但他们手中都拿着枪,陈凯也会怕了起来。不过,无战自败,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而刚才将陈凯带来的军官,则是对他身边的一个士兵使了个眼神,那个士兵就绕过陈凯走进了帐篷里,他冷眼看着这个士兵的动作,也没有阻挡。

    果然没有多久,那个士兵一脸惊恐的从帐篷里跑了回来,然后冲那个军官大吼了一声。

    “副团不好了,团长被这个人给杀了。”在这个人的声音刚落下,众士兵的枪就指向了陈凯。

    陈凯眼神微微一动,突然身影向后一闪到了刚才进帐篷的那个士兵的后面,一把锁住了他的脖子,抢过了他手中的枪。

    众人迅速反应过来开枪,陈凯手一扬,用那个士兵挡住了射向自己的子弹。

    同时另一只手连连动着,几颗子弹以肉眼不辨地速度飞了出去,准确地打在了几个人身上。

    连开了几枪,枪枪致命,几个士兵很快就倒下了。

    可此时他突然发现手中的枪就没有了了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