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巨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18:27本章字数:3191字

    耳边传来潺潺的流水声,陈凯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

    陈斌在他之前已经醒了过来,在石滩上面来回走动观察地形。陈斌看到陈凯醒过来,冲他一笑。“醒啦。”

    陈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们这是睡了多久?”

    陈斌指了指胸前口袋里一只破旧的怀表,“不知道啊,这只表大概是在我们摔下来的时候碰到石头摔坏了。我们接下来也只能凭着感觉了。”

    “估计时候也早不了了,我们不能在这里面耗下去了,杨权还没有找到,再说外面叶文还在县城里等着我们,咱们得抓紧了。”陈凯拍了拍陈斌的肩膀。

    说完陈凯站起来走到还在熟睡的吴二身边,小声说道“斌兄,你看着吴二怎么回事,没心没肺神经大条的样子,不想杨权说的心怀鬼胎。”

    “我想我们还是在观察吧,还是小心为妙。”

    陈凯点了点头,抬起右腿来用膝盖定了定吴二,“醒醒啦!睡这么久,该出发了。”

    吴二猛地点了一下头“啊!好……”

    三人稍稍整理了自己的行装,在这环绕着流水声的地下洞穴里面继续前行。

    溪水流的痕迹,散发出些许刺鼻的气味,石滩上的石头尖锐无比,而水底的石头已经被冲刷的没有了棱角,可见这溪水形成的年代之久远。

    三个人在水边的石滩上急速前行,起先还走得顺利,不过正如之前陈斌所说,溪水边上石滩的宽度越来越窄。

    开始三个人并排着走还相距甚远,这一会的时间,三个人不得不肩并着肩,又走了不一会,三个人就只能排成一队往前走了。

    陈斌担忧的停了下来“看上去这事情不太妙啊,你们看前面,连这一人的距离都没有了,我们还攀岩过去不成。”

    说着三个人已经占到最后的一块三角地带上面,前行不是,后退也不是。

    陈斌不安的挠一挠头,“要不我们试着从这石壁上爬上去?”

    陈凯抬头望了望那水流留下来的方向,大概还有七八米高,担忧地说道“我们三个人爬这石壁,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一个不小心摔下来,那就是九死一生啊。”

    陈斌听了觉得有道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瞧着小爷我的身手!”吴二拍了拍手抬了抬腿,就打算往那石壁上爬,爬了大概一人多高的距离,只听得他惊叫了一声就摔在了下面的石滩上。

    “哎呦喂!这他么的是什么石头,这也太滑了!”

    “那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选择了”陈斌叹息道。

    陈凯也想陈斌一样,看向了湍急的水流。

    “你们看,这水流虽然急,但这里面有很多突出水面的石头,那石头也是有棱有角,我们趟着水,抓着那些石头,爬上去也不是难事。”陈凯提议道。

    陈斌和陈凯把摊在地上的吴二扶起来,吴二听了他们的提议,又开始自吹自擂的逞能起来。

    “这个小爷可就更拿手了。”说着伸手挽起裤管,抓着水流边上的巨石走向水里面,边走边嘟哝着“这水的味道可是有点奇怪啊。”

    吴二一步一步的在水里小心的移动,正抓着一个上方的石头准备向上爬去,这时候,他感到浸在水里的小腿一阵一阵的刺痛,起先只是微弱的感觉,后来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啊!啊!!”吴二丧心病狂的大叫了起来。

    陈凯和陈斌焦急地朝着他问道“吴二你怎么了!”

    “这水!!这水有问题!啊!!我的腿!”吴二边喊着边疼的在谁来跳来跳去,他一边喊叫着,一边网边上的石滩移动。

    马上就要靠近石滩的时候,浑身力气已经耗尽,无力的瘫倒在水里面,陈凯反应及时,一把把他拉住,和陈斌一起把他拖到了岸边。

    吴二奄奄一息的躺在狭窄的石滩上,只见他的两只小腿早已经血肉模糊。

    陈斌恍然大悟“这水有腐蚀性!多亏你反应及时,要是吴二瘫倒在水里再多几秒钟,恐怕这口气就没了!”

    吴二痛苦的发着声,已经神志不清,陈凯陈斌手忙脚乱的为他简单的消毒和止血。

    “陈凯,你看这水是不是在涨!”

    陈凯望向水面,刚才距离他们还有一尺宽的水流,现在已经快要接近他们的脚。

    “事不宜迟,只能碰碰运气了。”陈凯说完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拿出旋月抓,“刚才跟那个女尸搏斗,旋月抓的损伤很大,不知道还撑不撑得住。”

    “你是说用它……”陈斌怀疑到。

    “是,陈斌,你背着他,抓住我的手。”

    说罢,陈凯和背着吴二的陈斌跳入水中的一块巨石上,再回头看的时候,他们刚刚呆的地方,那块石滩的三角地带,已经不见踪影了。

    陈凯甩出旋月抓,牢牢地扣在上方的一块石头上,一手抓着旋月抓的锁链,一手抓着陈斌,在巨石上一个弹跳,手一用力,拉着陈斌和吴二荡到了上面的一块石头上。

    “小心不要碰到下面的水流!”陈凯提醒着陈斌。

    转眼之间,三个人已经跳到了最顶端的一块石头上,之间空间瞬间开阔起来,面前是一片较为广阔的石滩,周围是环绕着它们的巨大岩石,直通到洞的顶端。

    陈斌气喘吁吁地把吴二放在地上,“吴二!吴二!你感觉怎么样了?”

    只见吴二半天不见回应,已经昏迷了过去。

    陈凯见他神情安然,气色红润,“想必是没有大碍了,不至于致命,他只是虚弱地昏迷了,过会便好了。”

    陈凯陈斌见他无事,就在四周走动观察情况,只见这个天然的岩洞中,高耸的石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矮石门。

    两人觉得奇怪,便试探着轻轻地叩了一叩,石门声音通透,可见里面别有洞天。陈凯试探着轻轻推见他没有半点移动,使出全身力气,石门才缓缓挪开,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只见一阵灰尘扑鼻,一股陈腐的气味涌到两个人的面前来,两个人眯着眼咳嗽了一阵,再转眼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墓室。

    陈斌把手中的油灯伸进去查看,只见这墓室大的看不到边际,两个人心跳不已,难道这就是主墓室!

    陈凯陈斌从墓室门口坐着等待了一会,估计着外面的空气已经和里面的混合。

    陈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着了扔了进去,见那火折子在墓室里面的地面上久久的燃烧不曾熄灭,这才返回背起吴二进了这个巨大的墓室。

    三个人进了石门,在目所能及出最远的地方分别放了三个油灯,这时,整个墓室的模样才显现出来。

    这个巨大的墓室呈圆形,地板和顶板都是由厚重的青石构成,周围一圈绵延不绝的是形态诡异的笔画,由于年代久远,泥墙上的笔记已经变成了红褐色。

    只见墙壁上每隔大概十公分,就有一个镶嵌在墙壁里的石刻马首,整个圆形墓室中间立着一根通顶的巨柱,巨柱上面刻着腾龙花纹。

    巨柱下面,远远地望去似乎有一个大棺桲,三个人走进了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棺桲,而是一个巨大的棺材。

    陈凯惊讶的合不拢嘴,他进过的墓葬明显没有陈斌多,他缓慢的偏过头去,问道“斌兄……你可见过如此大的巨棺?”

    陈斌眼睛直直的看着那巨棺,机械地摇了摇头。

    陈斌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陈凯“凯兄,这也许就是主墓室的棺材,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金银财宝!”

    两人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这一路上如此多的磨难,好不容易找到了主墓室,这下不拿到手软绝不会罢休。

    陈凯和陈斌开始使出全身的力气翘起棺盖,哄的一声,棺盖竟然毫不费力的移开了一段距离。

    陈凯按耐不住,手往那黑洞洞的棺材里面伸去,探到很远仍然没有摸到什么,突然他感到手指一冰凉,摸到了什么软软滑滑的东西。

    陈凯吓得手飞快的抽了出来,“斌兄,这里面的东西……有点奇怪啊”

    说罢两个人又合力把棺材盖又推开了一段距离,陈斌把油灯往里面探去,两人瞬间惊得后退一步。

    这里面竟然满满的装着跟上次他们见到的一样的婴儿!大概有二三十个婴儿蜷缩着挤在一起,身上沾满了黏黏的液体,每一个婴儿都缓慢的蠕动着。

    陈凯小心的走上前去看,正巧最上面的一个婴儿蠕动着转过身来,那婴儿转过来的那一刻,陈凯看到他唯一的眼睛缓慢的挣开,灰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凯。

    那婴儿虽然没有要攻击他的样子,但还是吓得后退好几步,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身后,瞥了一眼,又回过身,发现躺在地上的吴二已经醒过来了。

    陈凯见吴二没有发现自己在看他,正在给自己身后的陈斌使着眼色,手放在脖子上做出抹脖子的动作。

    陈凯心一惊,暗想,吴二跟陈斌竟然是一伙的一起暗算我。

    陈斌突然从身后将陈凯扑倒在地,两人打作一团。这时,吴二冲过来大力把两人分开。大喊道“你们两个魔障了啊!”

    陈凯趴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头痛,听吴二又说“我刚醒过来看到你们两个看了那棺材里面一眼,就莫名其妙的扭打在一起,你俩看见什么了啊!”

    陈凯这才暗自说道“我们中了那独眼婴儿的计了!那婴儿让我们产生幻觉,让我们自相残杀。”

    “恐怕消失的杨权,也是中了这样的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