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成立珍宝阁

    更新时间:2017-05-09 16:22:05本章字数:3533字

    在陈家村休养了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之前在那员外古墓中所消耗掉的体力也已经得到了充盈。

    如果说陈凯是一位甘于寂寞的主,那么他大可凭借着自己手上目前所聚敛过来的钱财过上一生还算是比较无忧的生活。

    毕竟从古墓中所带来的这些财宝,已经算是比较庞大了。

    可陈凯真是这样的人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陈凯一大早就起来了,自己准备了一些干粮和水源,检查了一下之前所埋藏的宝藏,便是再次踏上了旅程。

    这一次,他并没有去找陈斌。

    原因有三,第一的话,陈凯是想凭借着自己能力,先去一些小型墓穴碰碰运气,而这种小型墓穴中的陪葬品肯定数量不多,到时候要是再分的话,那估计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陈斌他自身,上次陈凯和陈斌告别的时候,虽然陈斌也说过,如果有机会打算再次合作,不过陈凯看的出来,陈斌那也只是表面上的邀请罢了,毕竟现在的陈斌只有一只手臂,在各方面来说,都不是很灵活。

    最后一个原因是陈凯想多学习一些经验。

    古墓有大小,也有凶吉。

    一般古墓越大,越神秘,那么凶险程度也会越高,在这一个月里面,陈凯其实一直在回忆之前那次古墓之行。

    虽然那次有陈斌这个对盗墓略微有些了解的军师在场,可他之后回想起来,其实陈斌所知道的也非常有限。

    从最开始的选择墓穴,到之后对墓穴的大致推演,他们在这上面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甚至还差点把自己三人的命给搭在了里面。

    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所以陈凯决定,一定要充实自己的知识面。

    靠人不如靠己,这个道理,陈凯一直作为自己做任何事的最终准则。

    关于盗墓上的技巧,在那个年代还是比较匮乏的,当然,这匮乏并不代表没有专家的存在,只不过那些个所谓的专家都非常的低调且孤傲,不是你说想学,人家就会教你的,而且人家盗墓一生,这财宝可聚敛的不少,一般的钱财根本没办法打动他们。

    那既然这样,陈凯只好靠自己摸索了。

    离开了陈家村之后,陈凯一个人四处打听,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打听起来倒也顺畅不少。

    陈凯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是在某一个地区有一定名望的土财主,那么绝对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祖上所遗留下来的基业所造成的。

    而祖上一旦有一些成绩,那么可想而知,必定会有将自己死后的墓穴装饰一番。

    迷信,在这个世界上古来有之。

    一些人奋斗一生,为的或许只是在死后能够有一个舒服的墓穴吧。

    从一般的富家墓穴,到一些巨型大墓,陈凯不知道走进了多少个古代墓穴,各型各样的墓穴数不胜数。

    虽说到头来他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性的财宝,甚至比之前那个员外古墓所得到的财宝的五分之一都不如,但陈凯并没有灰心丧志,因为他在每一个墓穴中,都凭借着自己超凡的记忆能力,把整个墓穴的地形都完完全全记录在脑子里面。

    待得自己出了墓穴之后,再将它们绘制出来进行研究。

    通过研究陈凯发现,这些所谓的古代墓穴,都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那就是墓穴中主人所在的墓寝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不明物体,也可以说是不明的隐藏危险。

    按照陈凯的理解,人死后,或许有灵魂,或许没有灵魂,这些都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是,人一旦失去了生命,那么人体就会开始腐烂,即便你用再好的方式将外表保存完整,可这依旧无法阻止你体内器官的腐烂。

    而这种腐烂的气息,往往是会吸引来许多寄生虫又或者是一些比较阴毒的猛兽。

    在这些猛兽中,或许这些腐烂的气息是它们最大的美味补品,而又是因为这些阴气,导致一部分的凶禽猛兽逐渐的变异,形成一些个让世人无法理解的形态,这些或许就是被后人称之为什么守灵兽的东西吧。

    当然,在一些比较大的墓穴中,陈凯也遇见了譬如在员外墓中所遇到过的僵尸,尸变等等,这些在陈凯的理解里面,他认为都是因为一些怨气怨念所造成的。

    或许墓穴中该人生前虽然风光一时,可濒死的时候,心中存留太多的遗憾或许还有对这个世界的不满,种种的怨气积累起来无法渲泄,而死后,这些怨念怨气又长年累月的推挤着,逐渐的,也形成了一种用常人思想所无法理解的形态出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这个世上,没有谁会不喜欢钱的。

    那些所谓的道貌盎然之辈,天天只会阔阔而谈,可又有几个人能够是金钱如粪土的?

    吃喝拉撒,这个社会便是如此,甚至可以说,没有在任何一个方面是不需要用到钱的,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说的夸张了一些,但这足以说明钱的重要性了。

    陈凯经过一段时间对墓穴的研究之后,他感觉自己在盗墓和对墓穴的研究方面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不过头疼的事情又来了。

    墓穴中,并非都是金银珠宝的,有些墓穴中,虽然只是几个破碗,或者是几个玉质器具,看上去并不怎么值钱,可其真正的价值,真不仅仅可以和明面上化为正比的。

    因为有些东西,有可能距今有上千年,甚至是数千年的历史,有一定的考古价值,而仅仅只是以炼制它的成分来给它衡量价值的话,那估计要亏到吐血了。

    那如果要发现一件普通品真正的价值,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古董店。

    在当时那个时期,奸商可以说是遍地都是,即便是亲兄弟的话,估计都会坑你一笔,更何况是水份最多的古董店呢。

    陈凯左思右想之后,下定了决心,自己开一家古董店。

    其他先不说,他对古代的一些东西确实有过一段时期的研究,再加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盗墓经验,不说是个专业人士,起码也能够挤入中等水平吧。

    陈凯是一个想干就干的人,从来不会拖泥带水,再者说,他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穷光蛋了,光是他存在陈家村里的那笔钱,开个二十家古董店都不嫌多。

    不日,陈凯就选定下来了一个店面。

    古董店并不一定要开在闹市地段,甚至可以说,这种温文尔雅的场所,一般都是约在闹事地段就越坑。

    本来当你要品鉴是真品还是赝品的时候,就需要静心,你说你站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地方,处处都是人们的喧嚣声音,你还怎么静下心来不是。

    陈凯的古董店并不算大,外面一个敞亮的门房,后面有一个大厅和三间房间,算算起来,倒也挺像是一个四合院的。

    古董店是开了,可里面如果没有一两件像样的东西,还真是不行,不过这难不倒陈凯,毕竟他挖过这么多个古墓,除了金银财宝以外,要说一些古代的真品还真有几件。

    譬如在员外墓中所得到了一块翡翠玉马。

    这玉马看起来普普通通,却是宋朝当代有名的玉器大师所著,不能说这件宝贝价值连城,但起码也值一些钱。

    还有之后他在一些散墓,又或者是从其他墓穴中所得到的官窑制品、古代日常生活器具等等,将这些东西摆在自己的店里,看上去倒也像那么一回事。

    有了店,肯定要想一个名字。

    这古董店的名字可不能太过俗气,认为好这口的,可都不是俗人,当然,即便是俗人,他们也不会说自己是俗人。

    古董店本来就是藏宝贝的地方,原本陈凯倒也想,直接了当的叫藏宝阁得了。

    可随后一想这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跟少林寺里面的藏经阁有点类似。

    自己这可是做生意的地方,跟和尚可扯不上关系,甚至可以说,和尚可是超度亡灵的,自己的行业倒是有些和那些个和尚背道而驰的感觉。

    藏宝阁不行,那么就珍宝阁,毕竟自己以后肯定还要去一些墓穴的,到时候自己这店里面,珍奇异宝不会少,那么叫珍宝阁却也是挺贴切的。

    其实陈凯弄出这么一个古董店来,还有另外一个用意,那就是便于自己将一些宝贝藏匿。

    一些懂行的人都清楚,有些年代的宝贝,你如果一旦让它重见了天日,那么就等于不能再去用东西所遮掩,因为这会影响到它们自身的一些灵气。

    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这些宝贝摆在家里,明摆着是招惹是非。

    有了古董店,倒也有了说法,到时候如果真的惹来了什么不该惹的麻烦,完全可以把这些责任推给一些空无虚有的人身上,就说是人家放在这里寄卖的。

    现在的陈凯,经过了一些年的磨练,倒也有了一些的心得,所以做起事来,还是有规有矩像模像样的。

    “掌柜的在吗?”

    这是珍宝阁开张以来第一个上门客,陈凯听到呼喊,急忙热情的亲自出来迎接。

    “您好。”

    “你就是这里掌柜的?”来人看到陈凯的年纪,倒有些皱眉。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古董店的老板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白发老头,可陈凯这年纪轻轻的样子,确实让人感觉有些不靠谱。

    “是的,我就是陈凯。”陈凯又怎么会不知道对方心里所想的,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来人又看了看陈凯,半晌之后才感觉上有些无奈的问道,“我这里有一件东西,想要放在您这边寄卖,想请掌柜的给估个价。”

    陈凯上下打量了一下来者,看上去,对方应该有五十开外的,不过从那一身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个心思慎密的主,而对方一开口直接说要自己估价,应该是在试探自己。

    “您请随我来。”说着,陈凯便是带着这人走到了偏房。

    偏房的面积并不大,也就是一般卧室的大小罢了,只不过陈凯当初买下这里的时候,把这个偏房做了一番改观,又多添加了一些熏香,看起来倒也还是有那么几分古色古风的韵味在内。

    来人品着陈凯沏好的茶,半天没有说话,陈凯也不着急,只是微微的在一旁陪坐着。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估计这人也是坐不住了,更加没想到,对方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也能这么收敛自己的好奇心,心中大是奇怪。

    “陈掌柜,敢问您认为这件东西,可以挂多少的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