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荒唐的一夜

    更新时间:2017-05-09 16:23:50本章字数:3209字

    这男的看上去还稍微正常点,可这女的,绝对是人间有雾啊。

    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堪称风华绝代,特别是身上那……,更是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陈凯瞬间就看的两眼发直。

    “咯咯咯,你个小雏,来来来,不是喜欢看老娘吗,先陪老娘喝几杯,一会给你看个够。”那女人笑起来的时候,……竟然在乱颤,饶是陈凯都看的干吞口水。

    “你也累了,过来吃点吧。”这大汉倒也豪爽,过来直接一把就把陈凯要拉过去。

    “不不不,二狗子哥说过,不能耽搁,送完东西要马上回去的。”陈凯假装自己唯唯诺诺,双手摆的跟拨浪鼓似得。

    “叫你吃,你就来吃,还是不是个带把的了,二狗子那畜生算个屌,没有我们,他现在还在外面喝西北风呢。”

    大汉一脸的不悦,强制性的把陈凯给拉了过去。

    其实陈凯也只是做作罢了,他甚至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这么好骗,一下子竟然给骗过去了,能一起吃饭当然是最好的了,这是最容易下手的时候。

    酒过三巡,大汉一个劲的称爽,而陈凯则是表面附和,其实心里一直在盘算下一步的计划,而另外一个女人则是风情万种的看着陈凯,还时不时的在桌子地下用腿触碰着陈凯的小腿,弄的陈凯是一阵的恶心。

    即便你长的倾国倾城,但不好意思,哥有洁癖!

    这是陈凯最想和这美妇说的话。

    又喝了几碗,大汉这才稍微有些醉意,叫陈凯先离开,而美妇却有一些的不愿意,想要亲自送陈凯出去,这倒是让陈凯有些纳闷,不过那大汉却不乐意了,一把把美妇给强行的拉了过去。

    陈凯佯装自己朝着地面上走,却听到后面一阵恶心的声音传了出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在这个时候,陈凯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直接一个转身外加飞扑,一刀就刺进了大汉的后背,不等大汉反应过来,陈凯熟练的一刀就划向了大汉的脖子。

    鲜血从大汉的脖子里面喷出来,他双眼睁得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而此刻那名美妇也愣住了,她半蹲在大汉的身前,嘴巴里面或许是因为还含着大汉的宝贝之物,所以并没有发出惊呼。

    陈凯厌恶的看了一眼美妇,同时将匕首放在美妇的脖子上冷声道,“如果你识相的话,最好别发出声音。”

    匕首仿佛已经划破了美妇那美丽的粉颈,美妇不敢动,一双的大眼睛就是那么眨巴了两下,算是答应了。

    陈凯现在还不能把美妇杀了,毕竟他还需要得到一些情报,于是就将美妇的头发一把揪住,在旁边找了一些类似麻绳之类的东西,将美妇手脚到绑的结结实实,这才把她带到了地面。

    “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话,我不会杀你!”

    虽说陈凯对这美妇一点好感都没有,但毕竟人家是女的,陈凯不杀女人。

    这美妇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是惊恐之色。

    “好,那我问……唔?”

    陈凯找了一张椅子刚刚坐下打算询问,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

    “你,你,你给我下毒?”

    美妇淡淡的笑了笑,“放心毒不死你,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药。”

    “你!”陈凯还想再说几句,却发现自己全身乏力,而且有一种燥热的感觉,甚至他看向美妇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糊。

    而此刻的美妇也同样如此,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呼吸有些急促,“别怪我,这不是我下的,是,是,是那个人下的。”

    陈凯现在还算有些清醒,“快说,解药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你没见我也被下毒了吗?”美妇一脸的无奈。

    陈凯这个时候越发感觉自己有一种热血冲向脑门的感觉,甚至他还发现,自己某个要命的部位竟然在膨胀。

    他今天虽然外面换上了王二狗的衣服,可里面依旧是一件紧身夜行衣,此刻自己某个部位的膨胀,直接是将自己那紧身衣给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而美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给看见了,……,不顾自己被绑住的手脚,一个前扑就扑到了陈凯身上,而陈凯此刻全身乏力,直接是被扑倒在地。

    次日第一缕阳光从窗户上照射在陈凯的脸上,陈凯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头还是有点痛,他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缠绕着。

    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双洁白的胳膊把自己整个人搂的紧紧的,同时在他的手臂上,还有一团柔软压着。

    陈凯急忙一惊的坐了起来,当他坐起来的瞬间,发现自己竟然是红果果的一件衣服也没有穿。

    他的举动也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美妇。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而陈凯更多的则是气愤,直接抓过一旁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就套在身上。

    美妇脸上并没有怒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过笑的好像有些凄惨。

    陈凯找出翻找,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匕首,这一刻美妇却伸出一只如同莲藕一般的手臂,“是在找这个吗?”

    美妇的声音或许是天生就带有一种妩媚吧,即便是她此刻脸上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声音却也依旧是那么的……

    陈凯看了一眼美妇手中的那柄匕首,正是自己之前拿来捅死壮汉时用的,不禁警惕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美妇淡淡的一笑,“不用这么紧张,我如果要杀了你,早就动手了。”

    陈凯才不会相信她的鬼话,“我都杀了你的男人了,你会不想报仇?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恢复冷静之后,陈凯脑中闪过许多个念头。

    美妇缓缓的从床边拿起了自己的衣物,用被子遮挡着一件一件穿戴整齐,不得不说,美女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诱人,陈凯甚至在昨晚数次欢好之后,此刻还有些无法抵挡。

    站起身来之后,美妇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将被子用力的掀开,指着上面点点滴滴的猩红血渍自嘲着说道,“我男人?呵呵,我要是有男人的话,我还会是这样吗?”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床上的那些猩红的血渍,陈凯虽然是一个雏,但他还是知道的,那是女人初夜之后所遗留下来的。

    虽然这已经可以足以说明一切了,可是陈凯依旧不会去相信,原因很简单,昨天的一幕他完全记得,昨天他将匕首戳入那壮汉的时候,这女人正蹲在那壮汉的跟前,给他做着恶心之事,这是陈凯亲眼所见,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去相信这女人所说的话。

    或许是女人看透了陈凯的心思吧,不由的坐到了一旁,“其实也怨不得你,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嘛,我只能说,昨晚的药其实是那男的给我下的,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有一次他给我倒酒的时候,你不小心拿错了,只是当时你并没有在意罢了。”

    听到女人这么一说,陈凯一皱眉,还真别说,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其实他对我的心思我早就知道了,可能是碍于我的武功,所以他并没有用强,当然,我为了生存,只好用那种恶心的方式,帮他还有王二狗那个畜生解决问题,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够保全我的清白。”

    “不过我也知道,这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要不就这样给了他们也好,毕竟我所等的那个人,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出现了,其实昨天我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给他了,却没想到,最后得到我的是你,呵呵,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女人说的有些悲泣,不过对于这些陈凯只会感觉到更加的恶心,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一切,甚至他昨天在喝酒的时候,明明是感觉到这女人是在勾自己。

    “好了,你一定也是为了那个古墓来的吧。”

    女人沉浸了一会之后,说出了一句让陈凯立即有了兴趣的事情。

    “呵呵,多少人都是为了那个古墓而去,又有几人能够真正找到?”女人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自嘲。

    陈凯不禁冷笑,“你们不是得到了吗?”

    “得到?”女人仿佛是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得到什么?你指的是那几件破铜烂铁吗?”

    陈凯没有说话,继续听着。

    “我们是知道那个古墓在哪里,但是我们没有下去过,因为下去过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完完整整出来的,倒是有一个,还有一口气爬了出来,只不过刚出来就断气了,这些东西,其实是我们从那个人身上拿来的罢了。”

    女人虽然说的非常平淡,不过陈凯却听的出来,当时应该不止这三人在场,他们或许还有其他同党,或许在那一次争夺中都丧命了吧。

    “那你们为什么不下去?”陈凯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笑话,我们下去?下去找死?”女人好像在看一个老傻子似得看着陈凯。

    “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有点好感,这种好感只局限于你和那个畜生两人之间决定的,他竟然想和二狗子一起来轮了老娘,呵呵,这种畜生,是在不配称作男人。”

    女人这话算是在夸赞陈凯么?可陈凯听起来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人总是要为自己多考虑考虑的,你想要得到那个古墓,我可以带你去,至于你,可以选择娶我,也可以不选择娶我,反正我这一生,呵呵,也仅仅如此吧。”女人神情有些黯淡,“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那个古墓好像叫什么曹操墓。”

    “曹操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