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 再入墓穴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1:22本章字数:3480字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作怪!”

    就在陈凯手中的上古神剑即将插莫莹莹后背的一瞬间,一声暴吼从他们二人的左侧顿时响起,而陈凯也在这一时刻停住了。

    莫莹莹显然也是听到了这声音,先是抬起俏脸惊愕的看着陈凯,然后顺着陈凯的目光扭头观望。

    只见一道如同炙火一般的光束冲着正朝着陈凯二人方向奔驰过来的宇文成都就飞了过去。

    陈凯急忙下意识的拉着莫莹莹躲在了一旁的草堆中。

    好在附近的杂草都有人那么高,所以陈凯和莫莹莹稍微弯一点腰,倒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炙火光束也就在这个时候击打在了宇文成都的身上,原本看似全身刚硬如铁的宇文成都,竟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瞬间,他的目光就凶险毕露的注视着攻击者。

    当陈凯定眼相看的时候才发现,发出攻击的是一个人,只不过在这个人的身后,竟然还有十来人。

    从他们的装束上不难看出,都是道士,这比那孤独道人的道家装扮可是要专业许多。

    这帮人为首的一名道士一见自己的攻击火符竟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顿时一愣,急忙拔出背后的桃木剑冲着身后的几人吩咐道,“师弟们,摆阵!”

    话音刚落,十来位道士纷纷从自己背后拔出了桃木剑,然后围城了一个圆圈,迅速的朝着宇文成都疾驰而去。

    “天罡阵!”

    为首的道士又吼了一声,所有的道士都在同一时间手中多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朝着宇文成都疾射而去,同一时间,他们脚踩着一个有规律性的步伐,围着宇文成都打圈圈。

    而宇文成都再次被这些黄色的符文所击中之后,嘶吼声更加的狂虐,而且陈凯发现,这些符文对宇文成都竟然有威慑性,首先是他身上的战意竟然在减弱,再者就是,从他那狰狞的面部竟然发现了痛苦的表情。

    “当家的,这……”

    刚才早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了这么多个道士,这让莫莹莹一下子确实有些无法接受。

    “看来老天并没有想把咱们收回去。”陈凯长出了一口气。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判断,先不管这帮子道士能够不能够降服尸变后的宇文成都,起码有一点,现在的宇文成都根本就没有任何闲暇的时间再来追自己了,而且,看这道士们的架势,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搞不好是什么茅山上下来历练的。

    茅山道士会异法,这一点是世人皆知的,而且茅山道士的准则,那就是降妖伏魔。

    在常人眼中,他们就是一群骗子,到处招摇撞骗,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呢,当然,这些只是常人所想的。

    如果真的有人能和陈凯有一样的际遇的话,一定能够清楚,妖魔鬼怪不一定真的存在,但什么僵尸啊,尸变什么的,还真有。

    而从现在这战况来判断,这些个道士那看上去跟跳大神似得身形,对这尸变后的宇文成都还真有点效果。

    “来,我们先绕过去,然后再回到隋炀帝的墓穴里。”

    陈凯小声说着,一拉莫莹莹的柔荑弯着腰就朝着另外一边绕了过去。

    说实话,连陈凯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心中直叹,天不亡我啊……

    而就在此时此刻,一旁的山崖上,有一位穿着邋遢的道士捋着那稀松的山羊胡,脸上不禁有一抹微笑的看着下面。

    如果陈凯这个时候看到这个人的话,一定能够认出他是谁。

    茅山道士们在和宇文成都斗法,而陈凯和莫莹莹早就潜回了隋炀帝陵。

    有了第一次经验,这一次他们行走起来也就熟练许多,而且前面的一些机关都已经在之前就被破坏掉了,所以仅仅没有几分钟,他们就已经一路小跑的来到了之前宇文成都所在的第二间墓室中。

    陈凯一路上其实也在搜寻着孤独道人的消息,但一无所获。

    “当家的,难道前辈他真的……”

    又回到了第二间墓室,莫莹莹脸上有一些悲伤,就在一个时辰前,他们还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聊着自己的过往,可没想到一个时辰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变了。

    “对了,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到了这里,陈凯突然一拍脑袋,急忙从怀里将之前孤独道人硬塞给自己的那条丝巾给拿了出来。

    之前被宇文成都那么一闹,陈凯和莫莹莹倒还真是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现在突然想起来,急忙看着上面的小字。

    “如有人看到此遗言,可见我已经遇难了,老夫生平没有什么遗憾,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完成故人的一个承诺,有缘人既然得到此丝巾,希望能够以黄金百两赠予一个孩子,当然,老夫也会将机缘巧合下所得到的一本内功心法倾囊相赠,此本内功心法博大精深,老夫仅仅只习得皮毛,便已经鲜逢敌手了,希望有缘人能够遵照老夫的遗愿去做,而心法所在地,可以去问这个孩子。”

    最后落款是‘孤独道人’四个字,以及一排地址。

    “为了一个孩子?”莫莹莹柳眉微皱,“该不会是什么私生子之类的吧?”

    陈凯苦笑,人家的私生子还需要受古人之托吗?

    “当家的,看来这本内功心法真的很不错,那孤独道人内力这么雄厚才仅仅只习得皮毛,想必要是真的将整本内功心法都研究出来,那么绝对可以做到天下无敌了。”

    对于兵器啦内功心法之类的,莫莹莹双目就泛起了精光,当然啦,对于练武之人而言,这才是最值得他们所向往的。

    “事情可绝对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你不是也说了吗,这孤独道人生前应该也能算的上腰缠万贯的土豪了,而现在竟然仅仅只要黄金百两,这其中肯定有蹊跷,而且直接就把一个孩子的地址说了出去,你当孤独道人是傻瓜?”陈凯不仅好笑的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孤独道人既然有意要照顾这个孩子,肯定会想办法要把这个孩子保护好的,如果说就这么直接把一个孩子的地址给说了出去,那很明显,这个丝巾要是落在居心叵测之人手里,这个孩子估计就要遭殃了。”听陈凯这么一说,莫莹莹似有所想的接道。

    陈凯又想了想,还是没有想明白,摆了摆手,“好啦,咱们还是先继续往下面探吧,船到桥头自然直,等我们出了墓穴再去找这个孩子,也不说我们对那个什么狗屁心法感兴趣,起码是孤独道人最后以死来帮咱们抵挡那宇文成都,就单单是这份情谊,帮他完成一下心愿也是有必要的。”

    莫莹莹对什么稀世的武功秘籍什么的确实非常的喜爱,不过这也仅仅存在于喜爱,毕竟是外物,有那么就拿着,没有那么也就想想而已,而陈凯才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所以只要是陈凯所说的,她都会一无既往的去做。

    两人稍微喘了一口气,继续朝着下面的通道走了过去。

    第三个墓室内堆满了尸骨,如同是一个小山丘,不过据陈凯所分析,这些应该都是当时陪葬的人员,这倒也实属正常。

    以隋炀帝杨广这个人的心性,他生前就非常的残暴,这才会弄的民不聊生,这样一位枭雄,死后当然也会找很多男男女.女来殉葬,并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陈凯也想通了为什么那些墓蚁千百年来都没有饿死的原因了。

    墓蚁和蚂蚁一样,都有囤积粮食的习惯,其实之前看到那狗子瞬间变成了白骨,那并不是说,墓蚁把狗子已经吃了个精光,而是将他肢解后,再把这些食物囤积在它们的洞穴中,以备之后食用。

    而第三个墓穴中尸横遍野,甚至都堆积起了一座小山丘,光是这么多尸体,估计足够这帮子墓蚁活上这么久的了。

    踩在这些个残骸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莫莹莹心中就发毛,紧紧的抓着陈凯的手臂,生怕一松手自己就会掉下去一样。

    而陈凯也是紧皱着眉头,他确实是盗过不少的墓穴,可从来没有一次是遇到了这么多森森白骨的。

    白骨?

    陈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个墓穴中,应该不会仅仅只有墓蚁这么一种生物吧,只要是有墓穴的地方,蛇虫鼠蚁肯定是俱全的,现在墓蚁倒是可以称作是蚁,那蛇虫鼠呢?

    在以往的墓穴中,陈凯多少都会发现一些毒蛇或者老鼠之类的肮脏之物,可在隋炀帝陵墓中,竟然根本没有这些的存在。

    陈凯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当看到这些白骨的时候,顿时茅塞顿开。

    “莹莹,这一路上,你有没有发现什么老鼠或者蛇之类的东西?”陈凯下意识的问向了莫莹莹。

    莫莹莹早就被这么多白骨也吓的俏脸煞白,哪里还会注意这些啊,听陈凯突然发问,一哆嗦,急忙摇头。

    陈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思考了一会,急忙说道,“快,快退回去!”

    就在莫莹莹一脸茫然之下,陈凯就已经拉着她退回到了之前进来的墓口。

    “当家的,怎么了?”莫莹莹好奇的问道。

    “你想想,墓穴中蛇虫鼠蚁缺一不可,而我们来到这里这么久,你发现过蛇或者老鼠吗?”

    陈凯将自己心里所担心的问了出来,莫莹莹听完,不住的摇头。

    “那就是了,我总感觉这个墓室内诡异非常,首先你想想,墓蚁是怎么进来的,这种异类,可不是靠人类的力量能够捕捉到的,其次就是为什么这里除了墓蚁以外就没有其他的生物存在呢,还有就是那具尸变了的宇文成都。”

    “刚才我就发现了,宇文成都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伤痕,而我们从小听说书的讲,宇文成都是在和李元霸大战之后战死的,既然是这样,那么宇文成都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伤痕,可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呢?”

    “这两个是最为蹊跷的,还有一点就是,你有没有发觉,之后我们退出去也好,还是再次进来也罢,地面上之前那些个尸体都不见了。”

    被陈凯这么一说,莫莹莹俏目瞪的老大,果然,之前所有的一切仿佛现在全都不见了,这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