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章 断魂血桥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2:08本章字数:3436字

    陈凯快步走到莫莹莹所指的宇文成都雕像跟前,他小心翼翼的在上面摸索一阵,冰凉坚硬的石雕毫无生气。

    “当家的,怎么了啊。”莫莹莹真担心陈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急忙跑过来。

    陈凯盯着宇文成都的雕像看了许久,上面的纹路并没有自己之前那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梦境中所看到的一样清晰,反而是只能音乐看清楚,是一名武将罢了。

    “你说这是宇文成都的雕像?”孤独道人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

    陈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对了,难道前辈来这里仅仅只是为了莹莹?”陈凯若有所思的问道。

    孤独道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陈凯,不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图是什么。

    “那如果仅仅只是如此,为何还要提到分这里财宝的事情?”

    陈凯现在是提到了一个关键的因素,如果说在进入这第二墓室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他分明记得,孤独道人之前有说过,五五分账的提议。

    可如果说孤独道人仅仅只是为了将门派的传承口谕以及传承秘宝转交给莫莹莹,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孤独道人双目意味深长的看着陈凯,“我那只是权宜之计。”

    从孤独道人的表情上陈凯不难看出,他绝对有什么事情在隐瞒,其实陈凯目前所关注的,倒并不是孤独道人瞒着自己什么,毕竟人家是前辈高人,就算有什么事情要瞒着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再者说了,莫莹莹也承认了,这人是她的师叔。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孤独道人也按理来说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莫莹莹的事情,可陈凯却一直在想,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事情,应该并非是空穴来风,既然是这样,那么到底是谁在搞鬼,难道真的是幼时的那个神棍?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陈凯目前最想不通的。

    “前辈,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事情,请恕晚辈无礼,还往前辈能够说一下,晚辈这里确实有一些疑惑无法解开。”陈凯沉思了片刻,冲着孤独道人一揖说道。

    孤独道人明显因为陈凯的态度有些微怒,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倒是莫莹莹感觉气氛上有些尴尬,“当家的,到底怎么了啊,师叔的事情……”

    陈凯也明白,自己这样问确实有点咄咄逼人的倾向,但刚才的事情实在发生的太过蹊跷了,他不得不这样做。

    “前辈,这样吧,我先把我的疑问说出来,然后还望您能够如实相告。”陈凯说着,就将自己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得莫莹莹还有孤独道人两人目瞪口呆,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孤独道人脸上更多的是惊讶之色。

    当然,这一闪而过的表情也被陈凯捕捉到了,他相信,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个幻境,因为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只有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或许才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的谜团。

    “实不相瞒。”孤独道人叹了一口气,“老夫虽然不知道你刚才所说的到底有几分是真实的,不过其中有关键的两点,确实是真的。”

    “第一,就是老夫曾经确实被比落悬崖,之后得到了一本前辈高人的内功心法,这一点,其实在我们这一脉中的古籍中有所记载。”

    孤独道人说完之后,莫莹莹也点了点头,很明显,这她之前确实有看到过相关资料,可陈凯就纳闷了,因为这些信息,在他的记忆中,都是孤独道人自己说出来的,而且当时莫莹莹也在场,可从莫莹莹的表情上来看,竟然也是第一次所听闻。

    要是说孤独道人会撒谎,陈凯不会怀疑,可莫莹莹的话,陈凯不相信她会做作,还有一点陈凯之前倒是有闪过一抹念头,就是孤独道人很可能具有某一种神秘的秘法,让莫莹莹出现幻觉,可这又如何解释这尊宇文成都的雕像呢,所以怀疑孤独道人的说法也很明显不成立了。

    “第二,哎。”孤独道人叹了一口气,“其实在我年少的时候,也曾经疯狂过,世人都知道我是因为厌倦了世俗的险恶和尔弥我诈所以才会选择归隐,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一个人,这人当然不是女人……”

    “你喜欢男人?”陈凯非常不适时宜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惹来莫莹莹和孤独道人一阵的鄙视。

    “这个人和我说了很多的道理,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从此以后,我便听命于他,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其实我确实是有一块丝巾,而且上面确实是写了一些消息,和你所说的大致相同,只不过那只是接头人罢了,至于其他的,我确实无法详细和你说明。”

    听完孤独道人的话之后,陈凯眉头深锁,“我在幻境中所遇见到的,既然和现实并无太多的差别,那这到底是意欲为何呢?”

    “小兄弟,虽然老夫不知道你遭遇的那些事情是真是假,不过老夫希望你能够按照当初我们约定的来做,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孤独道人声音沉稳的说道。

    陈凯点了点头。

    他从孤独道人的表情上已经不难分析出来,后者绝对没有必要来欺骗自己,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为什么会遇到那个幻境呢,难道那个神棍是有什么要告诉自己?

    不禁在这个时候,陈凯想起了那神棍最后说的那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多将钱用在帮助别人的上面。

    这些年,自己确实敛了不少财,可自己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天道轮回,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这神棍这样对自己,难道还有其他什么意图?

    想了一会,实在是想不通,陈凯便不再去纠结,因为他相信一个定律,船到桥头自然直,等到了真相揭开的那一天,那么不用自己去想,一切都会摆在自己的面前了。

    “好啦,我们出发吧。”

    “当家的,你没事了?”莫莹莹还是略有担心的问道。

    “没事了,我们继续前进吧。”陈凯给了莫莹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转向孤独道人,“前辈,也请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不会反悔,至于你心中的秘密,我也不会多问。”

    孤独道人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话。

    三人就这么继续上路,和之前一样,在第二个墓室和第三个墓室之间的通道上,竟然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最怪异的是,第三个墓穴中,确实存在着堆积着满满如同小山丘一样的白骨。

    已经经历过一次的陈凯倒没什么,反而是莫莹莹还有孤独道人面露惊色。

    陈凯对眼前的一切有点胆怯,虽然知道之前是在幻境之中,可在这里,莫莹莹曾经死在了自己面前。

    “前辈,莹莹,你们有什么办法在不损坏这些尸骨的同时,把这些它们全部都推向两旁吗?”

    之前陈凯就是让莫莹莹将这些白骨残骸击成粉末,才会有了那离奇的一幕,当然,他也清楚,关键之处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进入第二个墓室之后的事情,但现在的陈凯可不愿意再违背盗墓的尊则了,也就是说,现在得他,对于幻境中所发生的一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个倒是不难。”孤独道人仔细的看了看两边,“我一个人足矣。”

    说干就干,孤独道人运气周身,双掌轻柔合成在了一起,然后朝着前面一戳,再往两边分开,就好像是在游泳一样。

    而前面的白骨竟然如同长了脚一样,在‘咯嚓’声中,朝着两旁分开。

    “当家的,你看下面。”

    就在白骨分开的时候,原本的地面呈现出了一个透明之色,而在这透明之下,有涌动着的水流,只不过这水流用的并不恰当,说是血河倒是更为确切一些。

    陈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禁想起了当初在曹操墓的时候,那人面血墙。

    “大家小心一些,这里有些古怪。”

    不用陈凯说,莫莹莹早就提防起来了,倒是孤独道人,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即便他是江湖上的高人前辈,可毕竟那些都是真人真物,哪有现在这般恐惧的。

    陈凯看着前面的透明地板,疑惑着拿起墙角的一块掉落下来的小石子朝着上面一丢,上面竟然出现了一阵波纹,不过石子并没有掉落下去。

    “当家的,这是什么?”莫莹莹问道。

    陈凯搜索着自己记忆中关于眼前这一幕的资料,仿佛有那么一个类似的片段,可是一下子却想不起来了。

    “小兄弟,这上面能够承载的住咱们的重量吗?”孤独道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陈凯并没有回答,他依旧是盯着前面,这东西好像是……

    “断魂血桥!”

    突然这四个字从陈凯的嘴巴里面蹦了出来。

    “断魂血桥?”

    莫莹莹和孤独道人都很是惊讶的听着这个新名词。

    “没错,这就是断魂血桥。”

    当这四个字脱口而出之后,陈凯的记忆中瞬间浮现出了关于这四个字的相关注解。

    这是他曾经看过的一本典籍中所记载过的。

    ‘断魂血桥,又称作是阳间和阴间之间的桥梁,传言,只要经过这血桥的人,都会受到一种洗礼,如果你的魂魄不纯净,或者你的阳寿不长的话,那么就会被这座血桥给吸纳进去,而你的血液则会融入其中,如果你阳寿还有一些时日的话,那么就能够平安无事。’

    也就是说,这断魂血桥跟算命的差不多,只不过它不会给别人第二次的机会,一次搞定。

    陈凯愣了愣神,有些不名所以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只能够存在于人类幻想中的景象,这里为何会出现断魂血桥呢?

    他其实在暗中又恰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疼痛之后才确定,这不是梦境,那既然不是幻觉或者是梦境的话,那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陈凯更加坚信,即便是你有再大的神通,应该也无法造就出这么一条神奇的物体来,这可不是之前曹操墓中那人面血墙所能够比拟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断魂血桥可是冥界专有的东西,也可以说和奈何桥有异曲同工之妙。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