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 第二个墓室中的蹊跷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2:27本章字数:3522字

    “小兄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孤独道人脸色凝重的凑近陈凯问道。

    “按照一些奇闻怪谈里面所说,类似这种血桥,只会出现在阳间和冥界入口处,而这里竟然会出现,那么肯定和这个墓穴有关系。”

    “难道这个什么隋炀帝的陵墓就是阳间和冥界之间的通道?”莫莹莹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虽然她和陈凯也算是经历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可是真正触碰到什么阴曹地府,还是有些让她无法接受。

    “这点我不敢确定,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历史,谁也没有办法去解释这么多的事情,就像阴曹地府这个说法,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为什么后世我们都没有见到过,但如果真的不存在,那么我们的祖先为什么在几千年前就能杜撰出这些事情来呢?”

    陈凯继续分析道,“如果按照那些奇闻怪谈里面的说法,地府内有十八层,每一层又有数个阎王殿,而这些阎王都是身前的君王所幻化而成,要是以这个说法来判断的话,这隋炀帝杨广,很有可能就是地府中的某一位阎王了。”

    “如果他真的死后成了阎王,那么他的墓穴中出现和阳间有枢纽的地方,倒也并不为奇。”孤独道人随着陈凯的分析接着说道。

    “是的。”陈凯点了点头,“可万一不是,那也就糟糕了。”

    陈凯说的没错,如果是真的,那么一切都就可以听天由命了,毕竟人的寿命可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古往今来,有多少的帝王都在求长生不死药,可最后呢,依旧是无果,如果他们三个今天从这上面掉下去,那也一了百了,毕竟即便逃生了,也活不了多久。

    可如果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有人在故弄玄虚,那么就很明显,这是一个陷阱,陷阱可不会管你寿命有多少,而是你来了就吞噬你,届时可就真有点得不偿失了。

    “孤独前辈,我看还得麻烦您。”说着陈凯指向了另外一边的那堆白骨,“试着将那边也分开试试。”

    虽然孤独道人不知道陈凯心中所想的是什么,不过还是依言招办了。

    “当家的你看,这边也有。”眼尖的莫莹莹一眼就看出来,在孤独道人将白骨还没有完全推开的时候,从缝隙中就已经看出来了。

    陈凯急忙对孤独道人继续说到,“前辈再试试那边。”

    果然,另外一边也是一摸一样,那么就可以说,面前有一大片的断魂血桥,同时也就证明了一点,他们要想继续前进,那么就只有从这血桥上走过去。

    当然,还有就是飞过去。

    有了这个发现,陈凯抬头观察着墓室顶层。

    这里的墓室和曹操墓又有所不一样,虽然墓室中的结构大致差不多,可是四周的墙壁和顶层的墙壁,绝对是做到了最精致,不能说光滑如同镜子,可要是陈凯想用之前的铁链爪的话,绝对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受力。

    既然过也过不去,飞过去也不行,陈凯突然在心中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曾经自己盗过的第一个墓穴,那个员外祖上的古墓。

    既然当时为员外建造古墓的那位能人是一名习练奇门遁甲的术士,而且是女术士,那么就能够解释出一个道理,就是那女术士绝对不可能是自学成才,在她上面绝对还有师父师祖甚至是祖师爷。

    以这个来判断,这隋炀帝的陵墓难道就不会是当时杨广请了一名术士来建造的吗?

    通过一些史料中的记载,陈凯知道,术士在建造好一个墓穴后,总会为自己的成绩来个自我评判,当然也就是说建造好后,他会亲自来这个墓穴中观光一趟了。

    如果按照这个说法的话,也就是说,当这个墓穴建造好之后,术士绝对有进来过,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术士不能说能够窥视到未来,但起码术士对于冥界一说肯定是相信甚至说是有一定了解的。

    既然术士了解这些,那么就会为自己选择好退路了,所以即便杨广暴毙之后变成了阎罗王,那么术士也有办法来化解眼前的这座断魂血桥吧。

    想到这里,陈凯急忙的吩咐道,“大家仔细一点找找,要么就是这个墓室,要么就是在之前的通道,绝对会有什么机关,而那个机关才是关键。”

    说着,陈凯率先选择了一块墙壁就上去仔细的寻找着,而莫莹莹和孤独道人互看一眼,也帮忙查找。

    第三个墓室中可查找范围实在是有限,陈凯三人没多久就已经找遍了每一块石砖,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走,我们去通道看看。”

    说着,陈凯带着另外两人跑到外面的通道。

    这通道长短还算可以,比较之前他们刚进来那条三岔口来算的话,简直小的有些不起眼了。

    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是让三人煞费苦心,最终的结果,依旧是没有任何发现。

    陈凯盘腿坐在地上苦思冥想,而莫莹莹和孤独道人都不敢出声,毕竟现在陈凯才是关键,他对古墓可是有一定研究的,也可以说,在这方面,他可是专家,可是权威。

    而陈凯现在也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微闭着双眼,把自己从进古墓那一刻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一个细节都在脑子里面过了一下,瞬间之后,他发现出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的第二个墓室。

    自己出现幻觉也是在第二个墓室,而且第二个墓室中竟然安安稳稳,这不像是一个术士所会做的事情。

    一般术士都会把机关做成连环式,也就是说,一名术士为了证明自己的高明,会遍地都布满了奇形怪状的机关,怎么可能会放着一个平平安安的墓室而无所动呢?

    可是第二个墓室中,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偌大的墓室内,除了那座雕像以外,剩下的都平淡无奇,而且他们之前可是在第二个墓室中所耽搁的时间最长的,要是有危险,那么早就出现了,可直到他们离开,里面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拉下了。

    雕像?

    陈凯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关键的东西,雕像。

    这么大的一个墓室中,怎么可能只有一个雕像那么简单?

    如果按照之前自己幻觉中的说法,这个雕像是宇文成都的,而且后来宇文成都尸变了,这个解释是最切合实际的。

    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幻觉,而实际上,那个雕像除了轮廓看上去像是一名将军武将以外,甚至看不出来任何其他不对的地方,又或者说,外人会以为是辟邪用的,更别提什么尸变了。

    关键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帝王的墓穴,就靠着一个雕像来撑场面,这未免也有点太扯了吧。

    “我们回去第二个墓室。”

    想到这里,陈凯急忙说道,边说,他自己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而莫莹莹和孤独道人一脸的茫然,不过也只好跟上去。

    陈凯率先来到雕像前面,他仔细的辩认,之前在幻境中,他分明记得,这雕像的底部会有一排小字,可现在自己再次来看的时候,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蹊跷的就是在这里。

    一般情况下,即便不是帝王,就当做是一般的富贾,想要在自己的墓穴中竖立一些能够辟邪的雕像,那么绝对会有一些注解或者符文什么的,这也是为了自欺欺人罢了。

    可是这个雕像却什么都没有。

    这已经非常不符合常理了。

    随后赶来的孤独道人以及莫莹莹小声询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陈凯此刻专注着看着这雕像,对他们的问话并没有太过在意。

    雕像并没有自己幻觉中出现的那么栩栩如生,甚至可能是因为岁月的洗礼,连面部的轮廓都有些不清楚了。

    虽然陈凯认定,这很有可能就是宇文成都的雕像,但是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即便是在千年之前,雕刻的手法也没有差到这种程度啊。

    他又不敢有太大的幅度,毕竟幻境中这个雕像可是会尸变的,虽然知道那是幻境,可心依旧存有余悸。

    “你是要查这个?”孤独道人见这陈凯跟中邪似得,对自己二人不闻不问,顿时有些来气,指着雕像又说了一句。

    可陈凯目前是专注于这座雕像,对于孤独道人的话,还真的是没有听进去。

    孤独道人不禁有些生气,直接推了陈凯一把,“喂,你倒是说话啊。”

    莫莹莹见状,孤独道人对陈凯动手,急忙上前阻拦,只是慢了一步,陈凯在专注中,被孤独道人这么一推,确实有些站不住了,一下子就朝着另外一边倒了过去,同时他下意识的一只手抓住了雕像。

    “师叔,你干嘛啊。”莫莹莹心中全是陈凯,对于孤独道人的无礼,顿时火冒三丈。

    “这小子根本就是中邪了,你自己看看,就这么一个破雕像,研究了半天。

    ”孤独道人是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了,而且曾经他在行走江湖的时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虽然每一次的血腥事件都事出有因,可火爆脾气却到老了还没有磨砺掉。

    “对了!”

    就在莫莹莹和孤独道人僵持着的时候,陈凯突然一声大叫,让两人都不由的一愣。

    随后,陈凯高兴的说道,“我终于想明白原因了。”

    孤独道人和莫莹莹一脸茫然的看着陈凯。

    陈凯兴奋的指着第二个墓室说道,“你们看,有没有发觉这个墓室有些蹊跷?”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在周围看了一圈,随即都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敢断定,这个墓室当初的建造者很可能就是一名术士。”陈凯终于想通了一件事,心里顿时就非常的开心。

    “按照我对一些古籍中的研究,术士所习练的秘法,那是被现代人所不能理解的,而他们在古代,那可都是国师般的存在。”

    “那又如何?”孤独道人一脸的不屑。

    陈凯不理他,继续说道,“你们试想,这样的存在,他们肯定受到皇亲贵胄的青睐,同时也会被很多人所敬仰,当然,也会惹来更多的猜疑和非议,天天生活在这样环境中的人,他们只要拿出自己的一件成果来,必定会在里面大做文章,以此来证明一切。”

    “而在这第二个墓室中,我们除了这个雕像以外,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其他任何不太正常的东西,这很不符合常理,所以我想,其中一定有所蹊跷,而这蹊跷,就一定在这雕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