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 五行之说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2:53本章字数:3436字

    “前面这是……”

    陈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身后的莫莹莹和孤独道人也同时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小心翼翼的触摸着面前那如同藤草一般的植物,陈凯用自己的指甲轻轻一掐,从藤草内分泌出一些汁液,并且一股清新的香气四溢出来。

    “这是真的……”

    在古墓中,竟然有活的植物?

    这完全颠覆了陈凯的认知观。

    古墓中主要以阴暗干燥的气候为主,可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植被的存在,这实在是有点太难以置信了。

    不光是仅仅只有这一株,放眼望去,竟然有整片的植被铺满了一个墓室。

    “这就是第四个墓室吗?”莫莹莹问道。

    陈凯心中非常纳闷,这隋炀帝陵墓果然和自己之前所遇见的所有古墓都不一样,不论是内部的结构还是其诡异程度,堪称罕见。

    如果这真的是某一位术士所为,那这名术士也未免有点太过神奇了一些吧。

    “这里没有阳光,这些植物是怎么成长的起来的?”孤独道人一脸的惊愕,他随手拔起了一根类似杂草的植物,只见其根部的须并不长。

    而在这些杂草所生长的地方,竟然没有任何的土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凯皱着眉头沉思。

    “四个墓穴,”陈凯想着,“这其中绝对有一定的联系,不然的话,这些墓穴为什么都这么奇怪?”

    “大家小心一点,这些植物或许有毒性。”陈凯急忙提醒。

    按照常理来说,即便是建造这墓穴的主人再怎么闲情雅致,也不可能会想着把植物种在古墓中吧,既然古墓中有植物的存在,那么显而易见的一点就出现了,这里面绝对大有文章。

    古墓,自古以来有古墓的存在,就有盗墓的存在,所以一代代的帝王都会请一些专人进行督建自己的墓穴,为的就是能够防止自己百年之后,有不法之徒会来清扰自己的亡灵。

    所以按照这个说法来看,如果这里有植物存在,那么很有可能,这些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害的植物,恰恰是最能够致命的。

    可这些植物虽然看起来外型有些奇特,不过大致看起来,都是日常所能见到的品种,有可能是在这样苛刻的环境下才会有所变异吧。

    但是问题就出来了,这些植被靠什么生长的?

    陈凯脑中电石雷光的闪过很多个念头,他总是感觉这四个墓穴中,存在着一定的联系,但这个枢纽又在哪里?

    是不是自己还是遗漏了什么?

    “我们怎么从这里出去?”

    虽然女孩子喜欢这些个花花草草,可当莫莹莹知道这些植物有毒的时候,心中便是生起了厌恶之心。

    “你们帮我想想,截至到这个墓穴,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给遗忘掉了。”陈凯实在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之后,便是对着另外二人询问道。

    两人听到陈凯这么一说,同时都侧着脑袋想了想,可他们本来就对墓穴没有什么研究,又怎么可能想什么来呢。

    三个人找了一个离这些植被有些距离,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在未知的危险前面,先了解它出现的原理,这多少也能降低一些危险性。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也正是这个道理。

    其实陈凯也知道,想要从莫莹莹和孤独道人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希望。

    当然,结果也是意料其中的,当看到两人都一脸茫然的表情之后,陈凯对此倒也并没有太过的失望。

    第一个墓穴,里面有墓蚁。

    第二个墓穴中仅仅只有一座雕像,当然,这雕像背后还有一条秘道。

    第三个墓穴中,有无尽的白骨。

    而目前的第四个墓穴中,却是绿油油的一片,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现象。

    这四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陈凯苦思冥想,他总觉得在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丝线索,可是一下子又无法捕捉住。

    墓蚁、雕像还有秘道,森森白骨,以及现在的绿油油一片的春意盎然,这四者之间的联系到底是什么?

    如果按照春夏秋冬来说的话,眼前的一切,要说是春天,倒也不为过,而第三个墓穴中的那些白骨,原本就透露出一种寒意,要是说成冬天的隐射,也勉强说的过去。

    可是那雕像和墓蚁呢?

    这又怎么解释?

    难道是金木水火土?五行?

    术士秘术基本上都来自于大自然的激发,之后才创造出一些贴合自然界定律的特殊技能来。

    而春夏秋冬和金木水火土五行,这些都属于大自然的基本规律。

    既然春夏秋冬无法解释的话,那么金木水火土呢?

    面前的这些植被倒是可以非常贴切的称之为木,那之前的森森白骨呢?

    水?

    倒也可以说的通,毕竟在那堆白骨之下,还有血河的存在,不管是什么河,起码它是水。

    第二个墓穴又是什么呢?

    一座雕像,难道是土?

    或者是金?

    墓蚁又该做什么解释呢?

    数个问题同时充斥着陈凯的大脑,他感觉,要想找到杨广的棺木,同时要能够安全脱身于此地,四个墓室之间的联系仿佛成为了关键,但这关键却让他实在无从下手。

    “孤独前辈,我想询问一句,之前在第一个墓穴中,那群墓蚁,如果以金木水火土来分类的话,您会选择它属于哪一种?”

    孤独道人原本还在苦想着,听到陈凯这么一问,不由的一愣,随后直接脱口而出,“土呗。”

    “为何?”陈凯没想到孤独道人会说的这么干脆,不禁有些纳闷的问道。

    “这个道理还不简单,你想啊,我们最后是靠什么战胜那些墓蚁的?”

    “火。”陈凯下意识的回答道,突然,一个灵光闪过,“我知道了,火克土,生生相克的原理。”

    “对啊,不过要说那墓蚁是土属性的话,还确实有点说的过去。”孤独道人这个时候突然说道。

    “为什么?”陈凯再一次不明所以的看向孤独道人。

    孤独道人略微想了想,“你想啊,最开始,我们所看到的墓蚁,是不是在墙壁上的?”

    陈凯和莫莹莹相继点头。

    “那不就结了么,既然在墙壁上,那这里的墙壁不都是土石结构么,这还不明显?”孤独道人耸了耸肩,一副难道你不知道的样子,随即又想起了一个问题,“你问这个干嘛?”

    陈凯沉思着,片刻后,突然叫道,“我终于想明白了!”

    莫莹莹二人想看傻子一样看着陈凯,都不明白他这是在搞什么鬼。

    “你们想想,在之前,如果第一个墓室如孤独前辈所说,墓蚁是金属性的话,那么我们是用火将其克制住的。”

    “第二个墓穴我们暂时不说,第三个墓室是水,水是需要由木来克制的,可是我们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想到了是不是存在某一些机关,所以我们最终还是安然渡过了,至于这个墓穴,如果按照五行来判断,是属木无疑,那么这里就需要用金来克制了。”

    “金?”孤独道人想了想,“之前那个武士雕像,倒是可以称之为金属性吧。”

    “为什么?”莫莹莹虽然不是很懂,但在这个时候多少也有些开窍了,急忙问道。

    “很简单啊,你想金的话,在古代是无坚不摧的,如果那个雕像真的是宇文成都的雕像,在隋唐年间,宇文成都甚至可以堪称是第二人,而且宇文成都有一件金甲,就连他的兵器也都是黄金所铸,所以,他是金都并不为过。”

    陈凯接过孤独道人的话茬说了下去。

    莫莹莹歪着脑袋想了想,“当家的,如果真按照这样的说法来说,那这四个墓室背后应该还有第五个墓室吧。”

    陈凯点了点头,“现在就差火属性的墓室了,五个墓室应该是相生相克才对,可是这四个墓室却把这个规律好像有点发破,如果第一个墓室是土,那么第二个墓室应该是火才对,可为什么按照现在的排列,金和火仿佛是换了一个位置?”

    “会不会是当初那个建造的人开小差了?”莫莹莹天真的问道。

    陈凯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根本就不可能想出这么一个连环相扣的陵墓结构来的,而且这个墓穴可是一代帝王的墓穴,试想,有哪一个皇帝会对自己死后那么草率过?即便是曹操一向主张简易,最终他的陵墓不也是危险重重吗?”

    当陈凯提到这里的时候,莫莹莹甚至还有些后怕,虽然孤独道人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精光,不过并没有言表,想必是虽然心中惊愕,可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而且你们看。”陈凯指着这些植被,继续说道,“植物需要充足的阳光和水份,才能够得以生存,但有的植物倒是不需要阳光也能够存活下来,譬如这一株。”

    说着,陈凯随手把孤独道人之前拔下来的一根非常不起眼的杂草拿了起来。

    “这种草,看起来非常的普遍,或许我们只要出了这个陵墓就能够随处可见,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草的背部有一些看上去类似符文的纹路?”

    说着,陈凯将手中的杂草冲着两人递了过去。

    “嗯,还真有。”两人辩认后,一致确定的点了点头。

    “这种草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见过,它名叫丧偶草。”陈凯清了清嗓子,“顾名思义,它的出现,就代表是有人要死了,而这种草所生存的地方,还真的是不能够有一点点的阳光,也就是说,最适合它生存的环境,是阴暗的角落。”

    “当然,只要是植物还需要水源,在这里我们就可以想像得到第三个墓穴下面的那个血河了,如果我没有料错,那条血河正是在为这些植被提供着水份,只是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明白,那条血河为什么会这么源源不断。”

    “当家的,既然这三个墓室都能够解释,那第二个墓室呢,怎么解释?”莫莹莹皱着眉头问道。

    这确实也是陈凯最头疼的地方,他也实在是没有闹清楚,那属于金属性的第二个墓室,到底和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