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 潜在的危险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3:59本章字数:3473字

    可是这也有一点说不通,既然在地下,那为什么会出现路面上这三条岔路呢,难不成就是给人造成迷惑吗?

    陈凯想了想,还是打算到地底查探一番。

    “什么?!”两人听了陈凯的想法之后,一脸的惊愕。

    不过陈凯非常坚信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已经到了这里了,现在我们手上的水源已经是没有了,如果我们不把所有的可能都探查一边,我们除了等死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陈凯所说的确实是实情,死马当活马医,现在也只有这样做了,不然的话,难不成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还去闯上一闯?

    这隋炀帝的陵墓里面,实在是太过诡异,连陈凯都感觉有些头疼了,比较之前自己挖过的所有古墓而言,这古墓,绝对是罕见的。

    其他就先不说,单单是那断魂血桥,虽然后面陈凯想明白了,那血桥并非是传言中的真正和冥界挂钩的断魂血桥,而是人为的,可能上面还加持了秘法,单仅仅如此,就已经让陈凯惊愕不已,就算的在当时的社会里,估计也不可能建造出来吧。

    又何况是在一千年以前,难道真的和一些古籍中所记载的那样,华夏历史中,曾经是遍法时代吗?

    “真的要去?”孤独道人虽然脾气比较火爆,可毕竟是成名多年,而另外两人又是自己的后生晚辈,在一些重大事情面前,他还是表现出一个长辈所该有的担当。

    “是的。”陈凯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这样,这次我先下去吧。”孤独道人说的有点无奈,更多的是义不容辞。

    这万丈深渊,从表面上看过去,绝对不是一般的凶险,而且三人从上面望下去,顿时会感到有一阵的发毛。

    在阴暗之下,绝对凶险无比。

    此刻的孤独道人请缨出战,说明了他的正直和担当。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就按照这个地点,按照咱们之间的约定,把东西交给那个人,不过你可别想什么内功心法,那无非是忽悠忽悠人的。”

    这句话对于陈凯并不陌生,毕竟之前在幻境中,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当然,陈凯现在对孤独道人的成见也早就消失殆尽。

    “孤独前辈,安啦,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陈凯没好气的浇了孤独道人一盆冷水。

    刚刚还一脸义不容辞的孤独道人,被陈凯这么一说,顿时恼羞成怒就要再次扑上去给这没大没小的臭小子一顿暴揍,还好莫莹莹出手的快。

    陈凯一脑门子的黑线,看着有暴力倾向的孤独道人说道,“咱能不能有点前辈高人的风范?”

    “我说你别添乱其实道理很简单,你现在下去,你又不懂得需要把什么情报告诉我,你说你下去干嘛?还浪费大家的力气。”

    陈凯的话毫不留情面,不过话却是实话,在这古墓内,陈凯的见识已经是公认的了,下面到底有什么凶险暂且不说,起码有一点,下去的人肯定是要在第一时间把信息反馈上来,这样才好最决定,而陈凯才是最佳的人选,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为大家节省时间。

    几经商议之后,由孤独道人在上面接应,莫莹莹在一旁司机行动,而陈凯则是直接下去。

    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之后,陈凯拿出了之前的爪链递给了孤独道人,而自己则是抓着爪链按动机关,一点一点的将自己放了下去。

    原本料想的阴风并没有出现,这让陈凯不由的一愣,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朝着下面滑下去。

    还好这爪链够长,但仅是如此,也让陈凯冒了一头的冷汗。

    果然如同陈凯所想,这地下确实是有一条通道,这通道看上去和上面的又有所不同,因为这通道规规矩矩的,而且看上去有些庄严,当看到这里的时候,陈凯心中大定,看来这才是真正通往主墓的通道了。

    在之前,陈凯就已经和另外两人商议好,只要自己这里确定了没有危险,就会猛扯三下铁链,然后上面的人就会陆续下来。

    可是陈凯扯了三次爪链之后,上面竟然毫无动静,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上面依旧毫无动静,陈凯心中大为惊奇,急忙的又扯了几下,还是一点动静都莪米有,大急之下,陈凯按动机关,整个人逐渐的朝着上面升了上去。

    当快到上面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传了过来,同时还有莫莹莹闷哼的声音,难道上面出了什么事?

    数个念头从陈凯脑海里面传了过来,而第一时间所想到的,该不会是那孤独道人真的有问题吧。

    当陈凯真正爬上来之后,果然看到,莫莹莹和孤独道人斗在了一起,陈凯顿时大怒,二话不说就拔出匕首朝着孤独道人冲了过去。

    陈凯没有想到,这孤独道人竟然隐藏的这么深,自己几次都为他着想,最后直接是把他当成了自己没,真是没想到啊,竟然在这最后的关头,摆了自己一道。

    “你丫的,有病啊,快住手!”孤独道人见陈凯也朝着自己攻了过来,顿时心急,可是莫莹莹的攻击太过凛冽,再加上她手上的干将神剑,饶是孤独道人再怎么的强悍,还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陈凯刚开始是怒火攻心,可没想到孤独道人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心中突然有另外一个念头闪过。

    顿时跳出了战圈,然后仔细观察,他发现莫莹莹的眼神竟然有些呆滞。

    急忙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孤独道人哭丧着脸,“你丫的先帮老子把你家这母老虎制服了再说好不好。”

    莫莹莹其实完全不是孤独道人的对手,即便她有了干将神剑,可这依旧只是外在因素,不论是在内力方面还是在招式以及对敌经验上,根本就不可能撼动孤独道人。

    可是孤独道人又怎么可能伤害到莫莹莹呢,所以处处留手,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的僵持局面。

    陈凯确实也发现出了不对劲,他虽然对于这种招式上面的较量有点门外汉的感觉,毕竟当初在胡王寨,培训他的都是杀手,而他学的也都是潜伏以及杀招,要真是这种华丽的招式的话,他还真的有点无法破解。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先把莫莹莹给制服,想到这里,他把自己的匕首给收了起来,然后朝着莫莹莹就攻了过去。

    果然,莫莹莹现在早就不认识陈凯了,她出手狠毒,让陈凯瞬间有些招架不住。

    “小心!”

    莫莹莹以一敌二,原本她和陈凯顶多就是在伯仲之间,现在又多了一个前辈高手,怎么说都是处于下风,可是这两人都不忍心伤害到莫莹莹,所以处处受憋,莫莹莹一腾出手,直接一个回身扫去,干将剑的剑气冲着陈凯就拦腰斩了过来,孤独道人惊慌的急忙大吼起来。

    陈凯哪里想到会是这样,掉头就跑,还好他跑的快,可即便是这样,后背还是被剑气所伤,一股子火辣辣的疼让他惨叫一声就跌倒在了地上,而孤独道人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莫莹莹的身后,肉掌击在她的脖颈位置,将她击晕。

    忍着从背部传来的疼痛,陈凯把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而孤独道人将莫莹莹扶到了一旁的石壁边,这才跑了过来检查这陈凯的伤势。

    “还好,要是再进去半寸,你这条小命也算是交代在这里了。”说着,孤独道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小药瓶,然后在陈凯的伤口上散了一些药粉,疼的陈凯龇牙咧嘴。

    “忍忍吧,一会就会好的。”说着,孤独道人又从自己裤腿上扯下了一条布条,绑着陈凯包裹着,一边包裹一边嘟囔,“这下倒好,来盗个墓,宝藏还没找到,老夫倒要开始裸•奔了。”

    陈凯看着孤独道人现在的样子,上身赤•裸着,下面本来是一条长裤,可是为了帮自己包扎,现在都成了一条短裤了,那滑稽样子,陈凯是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哇~”

    或许是笑的太过剧烈,牵扯到了伤口,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稍微恢复了一下,孤独道人的药还真是管用,没多久,自己的伤口就止住了血,虽然还是火烧火啦的疼痛,不过也算好多了。

    “莹莹到底是怎么了?”陈凯这个时候皱着眉头看着孤独道人问道。

    孤独道人也是一脸的茫然,然后把自己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就在陈凯下去没多久,孤独道人就密切观察着下面的动静,如果陈凯拽动两下铁链,就说明有危险,拽动四下,孤独道人就会下去接应,拽动三下,则是安全。

    可是等了半天,下面都没有什么动静,孤独道人就有些担心的转头问莫莹莹到底该怎么办,可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眼神有些呆滞,孤独道人有些疑惑的过去摇了摇她,这丫头竟然瞬间跟变了一个人似得朝着自己攻击了过来。

    还好孤独道人功力高深,而且常年行走江湖,习惯了处处提防,这才没有被伤到,后面的事情陈凯也都基本上知道了。

    陈凯疑惑的检查了一下莫莹莹身上,却没有任何的发现,难道她中邪了?

    不应该啊,在这个地方,莫莹莹一直和自己在一起,除了刚才自己下去以外,就没有什么时候离开过自己身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呢?

    不过这倒不会影响到他,陈凯想了想,“前辈,我感觉这周围可能会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有办法救治莹莹,你帮我去那边盯着点可以吗?”

    陈凯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他现在要用自己的始皇通宝以及魏武通宝来救治莫莹莹,虽然他现在对孤独道人并没有什么敌意,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什么都让孤独道人知道,毕竟这两枚通宝太过神奇,而且对自己而言也太过重要了。

    孤独道人倒是没想这么多,点了点头就过去了。

    陈凯将两枚通宝同时在莫莹莹的身上扫视了一遍,他虽然不知道莫莹莹是中邪了还是中毒了,不过自己的这两枚通宝都有这个作用。

    没多久,莫莹莹就清醒了过来,当她看到自己在陈凯的怀里的时候,伸了一个懒腰,有些慵懒的说道,“当家的,你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