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惊险时刻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4:40本章字数:3220字

    陈凯背上的伤口以一种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在迅速合拢,他能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背上痒痒的,这是伤口愈合的迹象。

    “卧槽,这是什么超能力,简直就是要逆天了!”独孤道人将他身上的布带扯掉,凑近了看,这一看,更是惊叫连连。

    “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也算是见过不少稀奇事,这样的事看真是头一回见着,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莹莹,我背上到底怎么了?”陈凯本来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独孤道人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担心了,难不成他背上长出什么东西了?

    “当家的,你背上的伤口愈合了,太神奇了!”莹莹的小手在他的背上摸来摸去,这让原本就瘙痒不已的陈凯更加痒了,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说你们别那我当西洋镜行不行,还是快想想怎么把这些东西搬出去吧!”陈凯用财宝将两人的注意力转移,这方法果然很有效。

    莫莹莹和独孤道人装了满满四五袋金银珠宝,这帝王墓中宝物不计其数,他们只挑自己认为最贵重的拿,当然也不用去想留下四分之一财宝的问题,因为他们拿的不过是这墓穴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糟了,来的那条路被堵住了!”莹莹听到一声窸窣声,连忙跑过去一看,发现他们来时的那条通道被堵住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成了一个密室。

    三人分头寻找出口,帝王陵最多的就是机关,为了防止后人盗墓,所有帝王都会请巧匠设计各种机关,最常见的就是把人给困死在里面。这样就算他拿到了财宝,也终究是没地方花。

    “小子,你主意最多,你倒是想想办法啊?难不成要用我这把老骨头去撞墙?”独孤道人一脸期待地看着陈凯,这一路走来,他的见解独到是有目共睹的,每一次只要他出手,总是能化险为夷,这一次他觉得也不例外。

    莹莹本来在找其他机关,听到独孤道人的话,也凑了过来,一脸希冀地将希望全都投射在他身上。

    被人依赖的感觉是不错,但是也得有能力才行,他看过了,这里的机关都是单向的,也就是说隋炀帝在找人设计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开启这条通道,所以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机关。

    经陈凯这么一分析,两人都绝望地坐在地上,看着面前这堆珠宝却在这儿等死,这样的心情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悲戚。

    “其实也不用那么悲观,古时建造帝王陵的都是那个时期最有名的工匠,在建造皇陵初期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如果你们是当时的工匠,会愿意在皇陵造好之后就做陪葬品吗?”陈凯的几句话让两人的目光瞬间变亮了,他说的对,没有人会为了钱去死,就算是再多的钱那些工匠也一定会为自己留条后路,而这条后路,也会成为今他们的逃生之路。

    “当家的,你来看看棺椁是不是有些特别?”莹莹看着眼前的黄金棺椁,脸色有些异常。

    “师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别再惦记着这身外之物,就算你现在把隋炀帝弄下去,你也带不走这玩意儿!”独孤道人在一旁数落她,虽然他也很眼馋这些黄金,这要是弄到外面,他就成了亿万富翁了,可是现在想这些有用吗?他们都快被困死在这儿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宝贝,你真是我的福星啊!”陈凯突然站起来抱着莹莹就赏了她一个香吻,随后在她还没反应的时候走向隋炀帝的棺椁。

    “小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也说过,世间万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更何况死者为大,你……”独孤道人还在念叨着,陈凯已经走到了棺椁前,并且神情很是严肃。

    “我知道死者为大,可是工匠最大的可能就是将出口安在棺椁下面,或是周围,因为这间墓室中最不值钱的就是这具尸身,所以很少有人会想到这里。”陈凯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仔细的观察棺椁周围的雕刻。

    一般情况下,每一个机关都有特定的记号,就算做得再隐秘,也一样有可能被他们找到,只是他刚刚低下头去,就感觉身后有一阵劲风吹来,同时,莹莹的尖叫声也跟着响起。

    陈凯转身一看,吓得差点腿软,身体下意识地往旁边倒去。

    叮~的一声,莹莹的干将剑刺棺椁,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若是刚才陈凯在慢上半拍,此刻怕是连肠子都被刺穿了。

    “怎么回事?你的剑怎么在他手上?”陈凯刚刚松了口气,独孤道人又一次朝他刺来,他的剑法比莹莹和陈凯要好上太多,陈凯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地躲闪,幸亏后来莹莹也帮她一起抵挡,他才有口气可以喘。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看见棺椁上有一个小点,而且会动,想看清楚再说的时候,你已经走到棺椁前了,这时候师叔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抢过我手中的剑就朝你刺去!”莹莹的身体很轻盈,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只是陈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不仅要应付独孤道人,还要观察他的症状,因为他怀疑独孤道人和之前的莹莹一样,都是被独眼婴儿咬了,脑子里产生了幻觉,所以每当他分神的时候,都会挨揍,要不是他逃得快,估计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中途也有一些刺伤、砍伤,但都在不久后自愈了,这倒是让陈凯的胆子变得更大了。

    “我有办法救他,可是要先制服他再说。”陈凯一个侧身躲过了独孤道人的杀招,才想歇会儿,就看见独孤道人朝莹莹砍去,他的内功可是极其深厚的,这一剑劈下去,可是连渣都不剩了。

    “啊!当家的!”莫莹莹看着干将剑的剑刃离自己越来越近,瞬间就已到了眼前,她想躲避,可是双脚不听使唤,她最引以为傲的轻功也没办法使出来,只是下意思地喊了陈凯。

    下一秒,莹莹的身体被甩了出去,而陈凯却挨了一剑,受伤的位置还挺巧,不偏不倚在之前被莹莹刺伤的地方补了一剑。

    “嘶~”陈凯单膝跪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站不起来,莹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些,她从独孤道人的身后偷袭,用坚硬的左手肘一下击中他的后颈,这是一个致命的部位,若是没有将力度控制好,受伤之人很有可能会终身瘫痪。

    当然,仅凭她一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偷袭成功,多亏了陈凯抱住了独孤道人的腿,她才有机会成功。

    干将剑丢落在地,独孤道人也随之倒在地上。

    “当家的,你没事吧?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办啊?”莹莹惊慌失措地抱住陈凯,转眼就成了一个泪人。

    “我没事~别哭了小宝贝,再哭可就不漂亮了。”陈凯不去管背上的伤口,而是轻柔地为她擦去眼泪,他知道自己对莹莹来说就是全部,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到他有事。

    “呜呜~~人家担心你嘛,你个没良心的,居然还嫌弃我丑!”莹莹的粉拳打在陈凯身上,犹如挠痒痒,只是不经意间牵扯到伤口了,他才疼的皱起双眉。

    “我怎么会嫌弃你,就算你变得又老又丑,我也永远不会嫌弃你,不用担心我,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陈凯将自己的后背对着她,莹莹再一次见证了奇迹,他的那道伤口几乎可以看见骨头,可是现在却在慢慢愈合,再一次看到这情景,莹莹还是觉得很惊奇。

    “好了,我们先救你师父吧。”陈凯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连忙和莹莹一起扶起了独孤道人,其实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利用始皇通宝及魏武通宝救他。

    当独孤道人醒来之后和之前莹莹如出一辙,当他听说自己刚才差点杀了陈凯时,脸色大变,要是陈凯死了,他师侄可就成了寡妇,他怎么对得起这个乖师侄啊!

    “小子,你是用什么方法治好我的?我听说如果被独眼婴儿咬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一定能救好,最多医他个半死不活就算是大运了!”独孤道人缠着陈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之前他替莹莹医治的时候故意把自己支开,就说明他的方法肯定很特别。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也!”陈凯嬉笑着跳开独孤道人的偷袭,躲到了莹莹身后。

    “好你个兔崽子,竟然敢跟你爷爷我这儿摆谱,那块皮在痒了,你自个儿说!”

    “别别,你听,这是什么声音?”陈凯突然停止了嬉笑,全神贯注地倾听着细碎的声音……

    “想匡老子,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骗吗?”独孤道人追着他不放,直至看到棺椁边上遍布的黑色时,他脸上的肌肉使劲地抽搐。

    “师叔,这些全是那什么婴儿吗?”莹莹躲到陈凯身后,小手紧紧拽住他的衣服,一脸恐慌。这东西的厉害她已经亲身体验了,可是当时只有一只,而现在是一群!

    “没错,这就是独眼婴儿,可是为什么突然会出来一群,我也不清楚。”独孤道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将目光递给陈凯,示意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凯将莹莹带到独孤道人身边,他则往独眼婴儿涌现的方向走去,他有始皇通宝以及魏武通宝护体,这些东西都近不了他的身,这事儿莹莹知道可是独孤道人不知道,他极力阻止陈凯,直到他说自己有办法避开这些东西,他才愿意让他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