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章 盗得墓中墓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5:58本章字数:3276字

    陈凯拿着手中的羊皮卷,绕过上面所记载的机关,来到栈桥下面的墙壁上,头顶不断有木屑飞落,那是因为独孤道人的重量让这座看似坚固的栈桥无法再继续承载,所以如果他不能快速救人,只能悲催得当个垫背了,谁叫他现在的位置正好就在独孤道人的下面呢。

    “小子,你说这事儿扯不扯,我刚刚欠了你媳妇儿一条命,这回又要欠你一条命,好事怎么就全让你占尽了,你说说?”独孤道人挂在缆绳上,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往下沉,他还能笑得出来,陈凯不得不说,他的确是高人。

    “好事成双嘛,让你欠了我们的,至少不用担心你会搞什么叛变了,你说呢?”陈凯对照羊皮上的位置,摸索着机关,要是没看错,应该是这个位置没错。

    “啊呸!你小子这是这么中伤长辈的啊,不就是摆了你一道嘛,你至于记到现在吗!”独孤道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初他又不知道陈凯是这样的人,更不知道莹莹是他的师侄,再说现在好歹他们也是共患难了,怎么能又提这档子事呢!

    “您老别生气,我不就是那么一说嘛。”玩笑归玩笑,陈凯现在还是一门心思得摸索着机关。

    光滑的墙面上被人用工具磨地非常平滑,一眼望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凸起的地方,难道是他的方位计算有误?

    陈凯再次对照羊皮卷上的位置试了一次,却还是没有找到机关,这回他也开始心慌了,眼看着栈桥快要断裂了,而且蓉蓉还在上面,没有机关,她根本就下不来。

    这结构图不会是假的吧?陈凯焦躁烦闷,甩手将羊皮卷丢在地上,继续摸索,当他低头的时候发现整张布局竟然是反的,杨广在绘制时用了镜子的原理,故意将左右方向置反,也就是说真正的机关应该在他对面。

    陈凯在心里暗骂一声,飞速朝对面的墙壁的跑去,走到一半,就听哗啦一声,栈道断了一截……

    “师叔!”莹莹趴在台子上大声呼喊,眼看着独孤道人的身体随着木板一起坠罗,她的心骤然停止。

    陈凯怔怔地看着下落的身影,现在就算想当垫背都不可能了,就连独孤道人也以为自己命数已到,坠罗过程中对着陈凯大声喊道。

    “小子,别忘记你的承诺,不然我做鬼也不会……”声音嘎然而止,接着便是几人的喘气声,当然此刻他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因为如今三人的位置分布在上、中、下。谁也没有想到,独孤道人的腿竟然被绳子给勾住了,此时他倒挂金钩在离地面五十米处,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

    “前辈,您这才叫运气好,不过你还是得欠我一条命。”陈凯说完,朝对面的墙壁跑去,双手扣住暗槽,扳动了机关。

    只听见几声咔咔咔的沉闷声,光滑的墙壁突然像两边移动,露出一条通往石台的阶梯,要扳动这么重的石壁,得有多大的齿轮才可以?而且他还需要将这股力设计到最小,陈凯不得不承认,他再一次被这个墓穴震撼到了。

    没有想太多,他跑过去走上台阶,试了一下是用石头做成的,他才放心地往上走。莹莹也从上面直奔而下,两人走到中间的时候,齐心救下了独孤道人。

    “我去,差点让老子死了一回,你小子不赖啊,这东西都能被你发现了。”独孤道人瘫坐在台阶上,握掌成拳在陈凯胸口拍了一下。

    “咳咳~前辈您说就说,可别再动手了,我这伤可吃不消您这铁拳!”陈凯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模样,让莹莹看了直心疼,经历过刚才生离死别,她对陈凯的感情更深了。

    “我看看,要不要紧啊?师叔您下手也没个轻重,万一把当家的打残废了,你让我怎么办?”莹莹一脸职责,碰上自己男人的事,莹莹连尊卑都不管了,可把独孤道人气怀了。

    “你个小妮子,重色轻叔,好歹我还是你师父呢,欺师灭祖可是要遭雷劈的!”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快点下去吧,不过得小心这些机关。”陈凯可不想把莹莹调教成泼妇,到时候受连累的可就是他了。

    陈凯一句话,让两人都闭上了嘴,尤其是独孤道人,他的腿受伤了,虽然抹了点跌打药,可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用力,所以得由他们两个人搀着走。

    “这是活人俑?!”独孤道人看着眼前的人像面色大惊,他之前只是听人说过,却没想到真的有人这么用这种残忍的方式。

    “应该是,而且被涂了剧毒,既能防虫又能防人。”三个人距离太宽了,不能横着通过,所以只能让独孤道人一瘸一拐地前行。而陈凯紧紧拉着莹莹的手,生怕她一个不小心碰到了人俑。

    三人在人俑中间穿行,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让独孤道人走在前面,但是这一排活人俑都是身高马大的将军,所以除非是要绕行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根本看不到前面那人的黑影。

    突然,陈凯和莹莹发现独孤道人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行,陈侃担心是因为他的腿疾,但是走到他身边之后却发现他两颊布满汗珠,而且身体微微发颤。

    “师叔,你怎么了?”莹莹走到他对面,查遍了全身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于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陈凯。

    “前辈,您是不是发现什么不对劲了?”陈凯能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害怕,有什么事会让他感觉到害怕?陈凯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刚才,我被人拍了一下,不对,应该说是那东西。”独孤道人似乎很忌讳说出那个字眼,只是用手指指了指身边那些人俑。

    “不、不会吧,是不是师叔您产生幻觉了,可能是因为你的伤势……”莹莹吓得往陈凯身边靠拢了一些,她之前那些女侠风范早就被这些天所遭受的一切给磨光了,现在的她只有在陈凯身边才能觉得安全。

    “小子,你看看我左肩上,刺啦啦的疼。”独孤道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事实上,他是害怕得到他那个答案,以至于双脚发软,迈不动脚了。

    “好!”陈凯依照他的话查看他的左肩,手指才触碰到衣服,就听到他一阵抽气声。

    “嘶~疼死老子了……”独孤道人的反应让陈凯更加疑惑,看他肩头表面的皮肤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这痛苦绝对不是装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家的,你看!”莹莹捂着嘴巴指着独孤道人的左肩,那里现出一条条黑色的纹路,而且还在他肩头游动,大有扩散的迹象。

    “不好,是尸毒!”陈凯盗墓这么些年,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了,他知道自己身上的通宝可以救他一命,但是他依旧信不过一个曾经暗算过他的人,见死不救不是他的性格,那么只有说谎了。

    “你们快走吧,这些人俑很有可能依旧‘复活’了,千万别被他们碰上了,快走!”独孤道人知道这毒的霸道,不想继续连累两人,更何况自己的脚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跟着他们只会拖累他们,所以他推着他们让两人快走。

    “前辈,其实这毒也不是无药可解,正好莹莹之前学过放血疗伤之术,只要将毒血放掉,再洒下自制的药粉,应该就没事了。”陈凯朝莹莹使了个眼色,莹莹立刻会意,坚定地点点头。

    “真的吗?这么霸道的尸毒师侄还能解?”独孤道人眼中的欣喜依稀可见,不过他依旧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直至莹莹再次点头,他才放弃了命丧于此的想法。

    “我们快点走吧,到了龙椅那里,想必他们也不敢动手了。”陈凯所说的他们自然是指人俑,既然杨广将制作了这些人俑,定然是有办法震住他们,更何况他的帝王之气也避开一切灵邪之物。

    三人快速通过这条路,直至来到拜访龙椅的台子上,才坐下喘口气。

    独孤道人早已疼得死去活来,可是当他看到那些金银珠宝、玉器古玩时,双眼像是装了探测仪,散发出嘀嘀嘀的声音。

    “你想得到这些也得先留着命再说!”陈凯的双手无意间碰到他的左肩,立刻让他哇哇大叫,丝毫没有了他高人的形象,陈凯憋着嘴笑,他确实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

    反正他能用通宝治好他,趁机让他长点记性也好,别每次看到了财宝,就不要命了!

    “你个死小子,别以为我打不到你!”独孤道人扯着嘴角要去抓陈凯,被莹莹拦下了。

    “你们两个别闹了,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他让独孤道人转身背对着她,准备为他放血解毒。

    莹莹接过陈凯手中的匕首,用目光向他确认,此时的陈凯早已恢复了严肃的神情,他示意莹莹动手放血,自己则将脖子上的通宝取了下来,放在他受伤的部位。

    剑刃刺如的那一刻,一股浓稠的黑色血液自独孤道人的肩头流下,莹莹随手从他另一条裤脚上又扯下一块麻布来,替他擦去这充满恶臭的脓血。

    为了保证里面的脓血全都挤干净了,莹莹还用匕首在脓包里刮了一次,这回独孤道人有感觉了,痛得直咧嘴,但是这痛意才开始,就被一阵暖暖的气流所包裹,他舒服地发出一声低吟,这声音销魂的无法入耳,陈凯倒没觉得什么,只是把莹莹骚红了脸。

    “这是什么药,怎么那么舒服?”独孤道人不解地问莹莹,刚想转身看就被陈凯拦下了。

    “别动,待会药洒了,可就没有了。”陈凯将手中的通宝在他伤口处来回移动,刚才还黑色的姬伤口,此刻已经逐渐恢复了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