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章 追回财物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7:36本章字数:3282字

    “有什么废话就快说!”陈凯铁青着脸,死死压着他不让她动弹。

    “东西不在我手上,我的那些银票还没捂热呢,就被这天杀的给劫了,你还埋汰我,我找谁说理去!”独孤道人一脸委屈,都好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耍起了泼。

    “你是说,是那个车夫劫了我们的东西?”陈凯半信半疑,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他会在这儿吃早点,而不等他,或者直接叫醒他?

    “你别想唬弄我了,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陈凯冷哼一声,将匕首靠近他劲间。

    “陈凯,不信的话你可以搜老夫的身,老子跑了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有人给了我一碗馄饨,你倒好,竟然还诬陷老子!你以为我没叫过你吗?你睡得死,根本叫不起来,我只有自己追了。”

    “姥姥的,这孙子跑得比老鼠还快,老夫用上真气都追不上他,别被我逮到了,不然,我非弄死他不可!”

    独孤道人一脸狠劲儿,终于让陈凯信了,他松开脚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也是一时冲动,没伤着你吧?”

    “哼~要不是看在莹莹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剁了!”独孤道人嘴上不肯吃亏,多说一句是一句,直到把自己弄干净了,才对着那碗被他洗过脸的混沌叹气。

    好不容易有口吃的,被这小子给糟蹋了!

    “人是你找的,说到底,你还是连带责任!”陈凯也不客气,这一肚子火呢,哪能说灭就灭了。

    独孤道人自知理亏,可是论损失,他比陈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他将没掉地上的馄饨全都下到锅里,如今两个人身无分文,又饿了一夜,先填饱肚子是关键。

    吃完馄饨,两人一边赶路,一边商量对策。听那车夫的口音像是外乡人,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他,只能先弄点盘缠,再雇马车去西安。

    两人一路走到了梅县,陈凯意外地找到了珍宝阁的分店。这下可谓是苦尽甘来。自从他将生意交给范伟打理之后,开拓分店的事全部都是他在办,所以陈凯事先并不知情。

    陈凯和独孤道人才走进分店,就被小二盯着浑身不舒服。

    他倒没有直接恶言相向,只是一直用有色眼镜看着两人。

    “小兄弟,你们掌柜的呢?”陈凯不想跟一个小年轻计较,而且他们现在的样子确实也只能受这待遇。

    为了节约时间,他们走的都是山路,晚上也是随便找颗树就上去了,还能有件衣服遮体就算不错了。

    “掌柜的在点货,您二位要是看上什么,先跟我说吧。”小年轻态度还算可以,只是这眼神真心不舒服。

    “我就找你们掌柜的,这生意你做不了。”陈凯这摆明了就是在挑衅他,还不等那少年反驳,这家店的掌柜从后屋出来,亲自接待两人。

    要说这掌柜的人还算和气,也没有看不起他们二人,只是当陈凯自信地报上自己的名字时,那掌柜却一脸茫然,问了才知道,他只知道范伟范老板,却不知道这珍宝阁的真正老板是谁。

    这事多少让陈凯心里不舒服,但是过后想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他每个月交给他的账都做的十分仔细,一点儿都没有纰漏。

    直到陈凯将范伟的讯息统统告诉掌柜的时候,他才对陈凯的身份半信半疑,不过好歹给了他一口热饭和住宿的地方,等到第二天他们离开的时候,那掌柜的还特意拿了一锭银元宝给他。

    陈凯不禁苦笑,他身为珍宝阁的创始人和幕后老板,竟然不能支配自己店里的财务,还有比这件事更扯的吗?

    “你小子就值这些钱?还不如让老夫去给富贵人家看个风水更值钱些。”独孤道人一路上都在取笑他,看到陈凯的臭脸,他就觉得越有趣。

    “你想去就去,又没人拦着你!”陈凯到街上去雇马车,才走了两步,突然急匆匆地走上前,使得独孤道人也已只能跟上。

    “怎么了?”

    “你自己看!”陈凯指着其中一辆马车的马匹对独孤道人说道。

    “咦~有点眼熟……”独孤道人上前仔仔细细看了看,啐了一口在地上,撩起袖子就要干架。

    他扯住一旁的车夫凶狠地跟他,这马是从哪里来的,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窃贼竟然将马卖到了梅县。

    也怪他倒霉,那匹马很容易记,头上一撮毛颜色不一样,想必他是嫌这马太招摇了,所以就把他卖了。

    也是,这货劫了他们这么多银票,早就可以买更好的马车了。

    眼前这马夫也老实,将那卖马人的模样描绘了一遍,正是那窃贼,这货果然买了一辆马车朝另一个方向逃去,却是跟他们去西安的方向相反。

    他吃定了陈凯他们不会去追他,因为这么做太耽搁时间,但是他想错了。

    陈凯虽然着急去西安,但是他不可能让人欺负到自己头上来,所以,这口气他咽不下!

    独孤道人那就更不用说了,拼死换来的银子自己还没揣热呢,就被人偷了,他现在早已恨得牙痒痒。

    两人一合计,买了两匹快马,马车再快也快不过马吧,按时间推断,只要能加把劲,日落之前就能追上,到时候扒了这小子的皮!

    其实陈凯心里有些担心,他担心万一龙家的人先到一步,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既然已经跨出了第一步,就势必要将这小子逮住!

    两人一路上飞驰,连口水都没喝,走到半路,遇见了岔口,两人不得不下马查看。

    “小子,这东西够贼的,梅县前几天下可能才过雨吧,这地上全是泥印褶子,我们到底该往哪一边?”独孤道人查看一番,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陈凯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久久地盯着两边泥路上的印记,随后他选择了其中一条。理由很简单,按一按印记上的泥土,若是之前就有的痕迹,一定会硬一些。

    陈凯阴冷的脸色让独孤道人心中暗惊,这盗窃贼怕是要遭殃了,指不定就被这小子给活剥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人来到一片树林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到了一辆崭新的马车。

    独孤道人想起自己这几天风餐露宿,这小子却在享福,就一肚子窝火,正要追上去,却被陈凯拦住了。

    里面的人是不是那盗贼还两说,这般闯过去,怕是不妥。

    他弃马上前,与独孤道人呈左右包抄过去。马车的绳子系在一颗大树上,前面的马感觉到有人靠近,前蹄在地上颠了颠,又打了几个响嚏。

    只是这一切,都没能引来车主人的注意。

    等到两人已经贴近了马车,一阵惹人脸红的声音传进两人耳朵里。这货还真猴急,这天色还没暗下呢,就在车上开荤了。

    没想到看上去那么老实的一个人,竟然还是个色鬼,果然人不可貌相。

    两人的气息再次惊扰了马匹,随着它的晃动,马车也跟着晃来晃去。应该是妨碍了车上的两人,只听有人在里面咒骂一声,啪啪声再次响起。

    听这声音应该是那人无疑,只不过为了确认,独孤道人做手势让陈凯掀起窗帘看看,这么干听着,确实也不是个事。

    陈凯朝他翻了个白眼,想着这货没那么快结束,找个跟木棍弄开窗帘。

    不看还好,这一看,瞬间懵了。车内其中一个男人确实是昨晚的那个窃贼,为什么说其中呢?

    因为另一个也是男人!

    这世界,彻底改变了,连一个轿夫都扭曲了。

    正在陈凯感慨的时候,下面那个男人发现了呆愣的他,顿时尖叫出声。

    陈凯一看反正暴露了,索性掀起车帘,将那窃贼给揪了出来。这小子竟然还会些拳脚功夫,但是在独孤道人面前,这根本就不够看的。

    他一拳砸下去,那窃贼的脸上瞬间开了花。

    陈凯让车上的男人穿好衣服滚蛋,这才走到那贼面前。

    “说!是谁指使你的?!”之所以这么问,完全是凭猜测,陈凯回想起来,那些天里,他和独孤道人都没有露财,而且衣着也很朴素,他怎么就会想到劫他们呢?

    难道只是因为巧合?

    “噗~我是听别人说……你们是大金主,所以……”窃贼一看形势不利,连忙开了口。

    “听谁说的?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不然,他一拳头就能把你这五脏六腑打得稀巴烂,要是不信的话,尽管先试了再说。”

    陈凯拿独孤道人威胁他,刚才的情景,对他来说应该足以震慑了。

    “是、是我表哥,他、他是龙家的线人之意……”窃贼的话还没说完,陈凯已经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妈的!龙家出蛀虫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遭了罪,看来他有必要告诉龙家那三条龙,该抽时间整整朝纲了!

    对于那窃贼,陈凯可没有心软,一刀抹了他脖子,将他弃尸荒野。从车上搜到了之前被他偷去的银票。这小子还挺能享受,几天的时间就花了独孤道人一百多两,气得他直哆嗦。

    东西全没了,陈凯便和独孤道人一起回梅县采办,而后重新上路。期间,他找到了龙家在梅县的眼线,写了封信将窃贼交代的事情全都写上,让人送给龙家三人,这岔算是过去了。

    但是,龙家又欠了他陈凯一个人情。

    一路上,陈凯和独孤道人轮流赶车,经过上回那事,他们是不想再请车夫了。还有一点,车上放着各种工具,这玩意走漏了嘴,告到当地官府,他们的麻烦就更大了。

    终于在七月半之前赶到了西安,距离咸阳市礼泉县也就是李世明的墓葬不过四五天的车程。

    独孤道人不知道陈凯要倒的是什么墓穴,他知道江湖上的规矩,不到进去的那一刻,对方有权利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