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章 阴谋的背后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8:31本章字数:3291字

    “铁子哥!”珠儿没想到陈凯会把铁子打伤,看他嘴角流出了鲜血,珠儿有些不忍心。

    “珠儿,你跟他在一起,迟早会后悔的!”铁子用手背擦干血迹,留下狠话就带着几人走了。

    看着几人走了,珠儿委屈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不发一言。

    陈凯趁机让游说珠儿跟着他们回去,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出来太久,家里会担心,到时候再让那铁子回去一说,村长不拔了他的皮才怪。

    一开始珠儿不愿意,但是架不住陈凯的劝说,只要同意了,随着铁子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陈凯才绕道石头后面给了独孤道人一个偷袭。

    “你这小子,自己惹的事没地儿出去,捉弄我做什么?”独孤道人可不愿吃这哑巴亏,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笑得那叫一个嘚瑟。

    “你小子身手又长进了,是不是我师侄给你补得太好了?”

    面对独孤道人的调凯,陈凯根本不搭理他,径直沿着山路朝对面那座山脉走去。

    他有种感觉,自己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看上去两座山相隔的距离不过几百米,但是真走起来,走了几个时辰才走到山腰处。

    两人连中午饭都没吃,一路赶来,早已饥肠辘辘。原本还想着在山上逮只兔子什么的,能充充饥,可是别说兔子,连只鸟都没看。

    “小子,你有没有觉得越往上走,越感觉到阴森?我们这都快走到山顶了,也没看见快墓碑啊!”独孤道人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边走边探寻周围的环境。

    “别急,等到了就见分晓了。”陈凯的自信并没有让独孤道人信以为真,只当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全靠一股子冲劲。

    可是他错了,陈凯的青玉镯正在不断地发出星号,也就是说陈凯的推断是正确的。

    当两人接近山顶的时候,发现了打量的陷阱。

    这也再一次印证了陈凯的想法。

    这些陷阱绝对不是用来抓野兽的,因为这儿除了兽夹,更多的是针对人类而设的陷阱。

    独孤道人看着脚边不足手掌那么点距离的深坑,一脸骂爹说酿的,就差把人祖宗都给外出来骂了。

    陈凯肯定,做这些陷阱的一定是老驴头,上次他就是故意让他们跟踪他,而后把他们带入陷阱。多亏了他运气好没掉下去,他才不得不现身。

    想起来陈凯还有些后怕,当初老驴头一定是在某处偷听,一旦他和独孤道人讨论墓葬的事,估计他这条命也就没了。

    就在两人穿过一片杨树林之后,一块墓碑露了出来。

    两人欣喜若狂,却没有忘了自己的处境。

    老驴头这东西,一定是越接近墓葬,布置的陷阱也就越多。

    果不其然,十米的距离,他们两人走了半个小时,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可他们却无法直接过去。

    “小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这么慢慢移过去吧?”独孤道人拿着一根木棒在地上找陷阱,眼看着胜利在即,却不能过去,这简直就是折磨。

    “你猜老驴头是怎么过去?这陷阱全在地下,他又不是火眼金睛,晚上摸黑来的时候万一踩到陷阱怎么办?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有一条安全的线路。”

    陈凯没有继续闯陷阱,而是环顾四周,寻找老驴头可能走过的路。

    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几株竹子上时,陈凯的嘴边扬起轻笑,这老东西还真厉害,竟然想到了这么绝妙的办法。

    这些竹子乍一看毫无规律可循,只是凌乱地种在这片空地上,但是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原因。老驴头将这里打理地这么干净,怎么可能会任意这些竹子胡乱生长?

    而且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些竹子全是斜着生长的,怎么可能那么巧?

    他试探着踩着竹子的根部走了几步,果然没有触动陷阱,之后他大胆地往前走,直到来到墓碑前,平安无事。

    独孤道人呆呆地看着陈凯,这么简单的方法自己竟然没有看出来。

    他学着陈凯的方式走过去之后,发现他已经看完了墓碑上的文字记载。

    “这上面写了什么?是不是寇仲的墓?”独孤道人不认识这上面的文字,看这墓碑的老化程度,应该是隋末年代的没错。

    “这上面没写寇仲二字。”陈凯端着下巴钻研墓碑上字里行间的意思,他想不明白的是这块墓碑是何人所立?

    反正绝对不是他的家人,不然的话上面应该会出现一些别的内容,而不仅仅是歌功颂歌。

    “你别告诉我这只是一座普通人家的墓,就算是这样,我也得挖开来看看。”独孤道人操起家伙就要动手,被陈凯拉住了。

    废了这么大劲,不进去瞅瞅任谁都不乐意,可是那也得分时候。

    陈凯来不及解释,直接拉着独孤道人绕道墓碑后面,用手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仔细听。

    “老驴头,我就说是你太小心了,就算有珠儿带路他们也到不了这儿。”

    一个熟悉的男人嗓音在墓碑后响起,陈凯用眼神示意独孤道人,随后放开了捂着他嘴巴的那只手,改为握住匕首。

    这个人一点儿都不陌生,从他们踏入这村子时,就去过他家里。

    没错,正是村长。

    陈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若是一早识破了他们的身份,要么杀了,要么赶出去,何必这么麻烦将他们留下来呢?

    “你懂什么,他们两人不是什么善茬。别的不说,就那年轻人的功力就够我们吃一壶了,再加上那个老的,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所以,他们不能再留着了!”

    老驴头接着村长的话往下说,言语之中的杀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要不现在就下山去将他们抓起来?”村长的语气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无理,反而唯唯诺诺,像极了某人的孙子!

    陈凯不禁为两人的演技拍手叫好,之前村长对老驴头可是一口一个老东西,现在倒好,成祖宗了。

    “不行!那样做太冒险了,万一被村里人知道我们挖了山神爷爷的墓穴,很可能会犯了众怒,到时候我们自身都难保!”

    老驴头的话一出,墓碑后的两人气愤非常,尤其是独孤道人,要不是陈凯按着,他真打算出去找那两王八蛋拼命!

    弄他姥姥的,他们来趟山里不容易啊,又在这村里潜伏了这么多天,到头来竟然告诉他这墓被人盗过了,这不是让他们两人穿破鞋吗!

    陈凯也很恼怒,好不容易找到了墓葬,却说是别人盗过了。金银珠宝倒是其次,不知道通宝在不在里面。

    陈凯突然想到了老驴头床底的那个地窖,说不定他将东西都藏在那儿了,那也不算白来一趟。

    “那您就出一计,将他们二人骗到这山上,到时候再趁黑弄死的了。”村长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谁能想到这大老粗演起戏来也是有模有样。

    陈凯一想到他那张虚伪的嘴脸,拳头不由自主就捏紧了。可是一想到珠儿,这事儿还真难办了。

    “不妥,先回去吧,等我想好了,在通知你。记住了,这事儿绝对不能让珠儿知道了,这丫头单纯,指不定就告诉那两人了。”

    “唉,您放心,我指定不告诉!”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才一起离开。他们谈论着如何把那些陪嫁品弄出去卖掉,不然怕夜长梦多,也担心此事被乡亲们知道。

    他们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陈凯二人能找到墓葬并平安到达,他们的鬼脸也已经被人拆穿。

    等两人走了有小半个时辰,两人才从墓碑后出来。

    “小子,没想到我们两个从一进村起,就着了人家的道了!你说,这趟出门是不是日子选的不吉利?被一个马夫劫了也就罢了,这还摊上了一堆事!”

    独孤道人没地撒气,就怨天怨地怨陈凯,说他找了个破村子,差点把两条命都给搭进去了。

    杨凯不语,他在思考事情的时候,总是变得更加寡言。

    “回去吧,这墓都叫人掏空了,我们直接去下一站吧,留在这儿也是浪费时间。”幸好这趟来山上,他们将所有家当都带着,不然还得回去一趟。

    “不!就算他们把墓掏空了,我也想去见识一下寇仲的风采。”陈凯突然做了这个决定,让独孤道人以为他是疯了,但是看到他四处寻找墓穴入口的时候,他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独孤道人也不能单独回去,只好陪着他找。

    既然在这之前,就被村长他们盗过,那一定会留下一个方便进出的道口。

    果然,两人在墓碑后不到十米处,发现了一条阶梯。不知道是之前就有的,还是老驴头他们后来建的,总之这让陈凯他们进去非常方便。

    这跟现代的墓室博物馆有点像,游客沿着台阶进入墓室,再从另一端出来。

    此刻陈凯和独孤道人也是如此,只是连一点点纪念品都没有看到。外围的整个墓室几乎都被掏空了。看遗留下的痕迹,他们所在墓室应该是存放陪葬品的地方。

    就算是晚上来帮运,也得花不少时日才能运完,可见村长和老驴头的阴谋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陈凯点燃了墙壁上的油灯,瞬间照亮了整个墓室。墙上遍布精美的壁画,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些壁画因年代久远,又加上密室潮湿,已经大面积的脱落,很多地方全都露出了墙体。

    陈凯继续沿着墓室往里走去,他感觉到了一种统领千军万马的气压,也让他想象到了寇仲在战场上的雄姿。

    有一点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少帅会被人移出历史记载?

    难道是李世明不喜他隐居,特意命人不予记载?又或许是他自愿的。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能预感到,他今天能够解开这个谜团,得知寇仲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