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 墓中有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8:46本章字数:3349字

    “小子,你快过来看!”独孤道人盯着另一侧石壁上的壁画,对陈凯喊道。

    从他的声音里,陈凯听出了欣喜,所以他放弃进入耳室的想法,走到他身边。

    一般墓室的壁画上,都喜欢画上墓主人身前的丰功伟绩,但是这里却不是,从残存的壁画中,陈凯看的是一则不被任何人知道的真相。

    陈凯退后了几步,将整块壁画收入眼底,原来陈凯之所以选择隐世,终其原因是因为有人要杀他。

    杀他之人身份显赫,他不得不逃。

    归为君主,怎么能容忍别人成为霸主?寇仲的用兵之道及他的才能太过锋芒毕露,以至于惹来了各种猜忌,最后不得不落得个避世而居的下场。

    但,这依然没能让他安度余生。追杀的队伍逼得他只能隐居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这对于一个驰骋沙场的人来说,血性尚在,岂能容忍自己这般苟延残喘?

    所以他身在深山,却心在江湖,他暗中收罗能人异士相助,并积累下不少的财宝用来反抗,意图匡复自己昔日的雄姿。

    但这一切在杀手的追杀下,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么成功。为了得到财宝,他不惜干起了抢劫的勾当,这让他大失民心。

    在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他抑郁成疾,离这个宏伟之志越来越元,到最后誓死跟随他的那些人,也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这是陈凯结合剩下的壁画猜测出来的,他个独孤道人都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如此说来,这墓葬中的陪葬品应该非常可观,单单是这个墓葬的规模,就不是一般将军级别敢建造的。

    古代的丧葬礼仪有着严格的划分,像寇仲这样的级别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两人感叹一番,朝着一旁的耳室走去,就算明知道那里的东西早就被洗劫一空了,却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这位少帅的风采。

    从布局看来,寇仲的墓穴并不像其他隋朝墓那样安放有序,简单来说,就是他把里面的布局规划得没有一点秩序。

    他在外室放过大量的箱子,这些是从地上的痕迹上看出来的,这些箱子中无疑是用来放珠宝的。

    而他们进入的耳室中却没有一点对方过东西的痕迹,而是陈列着各种雕塑,有马上斩杀敌人的场面,也有端坐宝座的情景,这些主角无一例外全是寇仲。

    他用雕塑的方式,将自己的一生刻画地形象逼真。

    陈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每一个雕塑的眼睛都看向同一个方向,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就觉得怪异的原因。

    “小子,你说这少帅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宝藏被人挖空了,会不会尸变出来跟我们拼命?”独孤道人对一个空墓显然多大的兴趣,所以就特意让陈凯觉得害怕,就可以和他一起出去了。

    可是此刻的陈凯却被一件东西迷住了。

    他根据众多‘眼睛’所指的方向走去,发现了一方潭水,潭口不大,也就五六米宽,可是却望不到底。

    陈凯猜测,这里面一定有藏着什么东西,不然寇仲为何要蛇下这个线索。他伸出手在水里探了探,水没有异臭,且水温不是很凉,这说明这潭水是活水。

    “你要干什么?”独孤道人拦住了正要下水的陈凯,满脸诧异得看着他。

    “我猜这地下有什么东西,我想下去看看。”陈凯没有隐瞒自己的猜测,既然来了就必须解开心中的疑惑,不然他一定会后悔的。

    更何况,他觉得这底下藏着的很有可能是一枚通宝。

    “不行!这下面有多深都不知道,不能这么冒险。”独孤道人看了一眼深潭,根本就看不见底部,万一底下有什么活物存在,像是隋炀帝的那些负鼠一样,到时候他不是死定了!

    事实上,这些东西在陈凯眼里并不可怕,尤其是他现在有三枚通宝傍身,就算伤了,也只不过是受点皮肉之苦,不需要多久,他就能恢复如初了。

    正在两人相交不下时,另一间耳室突然发出了一丁点动静,立刻让两人噤声。

    陈凯暂时放弃了浸入潭中的想法,跟独孤道人一起走向耳室……

    这件墓室似乎都是相通的,只不过用门将外室和耳室分开了。

    咚咚~

    一阵很有节奏的敲击声让两人骤然止步,目光惊秫地瞪着那扇门。

    按理说,村长和老驴头早就将墓掏空了,就算有什么‘活物’也应该被他们弄死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儿。

    咚咚~

    又是一阵敲击声响起,这回两人听得更加真切。这墓室中除了他们二人,一定还有别的物种存在,至于是什么,他不敢往下猜。

    独孤道人用眼神示意陈凯,他的意思很明白,一个字,撤!

    他本来就是为了财而来,如今财宝早就被人搬空了,他还留在这儿干嘛?真等着被僵尸咬啊!

    可是陈凯不肯走,他的通宝还没着落,绝对不能就这么走了。

    不管这门背后的是人是鬼,他不去招惹‘他’总行了吧,既然‘他’无法打开门,那自己又何必在意呢。

    陈凯转身想回到潭里去,却被一阵咔咔声惊地忘了把脚放下。这是启动机关的声音,门口面的东西马上就要出来了!

    两人不约而同得跑去顶住石门,他们两个加一块刚好顶住了机关运转的动力,这让两人微微吁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他们能感觉到石门在慢慢移动,原本平直的位置稍稍有了倾斜,两人再次用力将缝隙顶了回去。

    “你个臭小子,叫你走你不走,这回好了,都留在这里算了!”独孤道人埋怨陈凯不听他的,以至于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放心吧,如果里面是只僵尸,我一定给你当垫背,让你先走!”陈凯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目光一直落在那深潭处。

    万一这门口面真的是只异类,那他就跳进潭里,正好可以探个究竟。

    “要是只僵尸就好了……”独孤道人突然苦着脸哀嚎,那模样真的很滑稽。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有透视眼?”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陈凯拿眼睛瞪了他一眼,正要转过脸去,就见他用下巴指了指下面……

    这一看,就连陈凯都差点憋过气去。

    一只瘦骨如柴的手臂从缝隙里伸出来,五指死死地抓住独孤道人的左腿腕子,就算是胆再肥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会吓破了胆。

    陈凯深吸了口气,再次朝下面看去,这回他发现了异样。

    “鬼的手会流血吗?”

    “不知道,应该不会吧。”独孤道人回答完他的问题,才发现他问了一个多么弱智的问题。

    “我觉得,这后面的或许是个人。”陈凯说完,就向后推了两步,根本不给独孤道人思考的机会。

    他下意识也退后了几步,瞪着陈凯的目光恨不得掐死他。

    石门没有了压力便缓缓打开,暴露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尸体’,浑身是血,除了手臂上的夹伤是因为刚才造成的之外,其余的伤口都已经凝结了,看来是之前所受的伤。

    独孤道人一看是个人,脸上扭捏了几下,朝他走了过去,陈凯跟上。

    看衣着这人应该是村里的村民,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身形也不弱,应该是被打伤的。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需要将人弄成这样?

    陈凯突然想到了老驴头,这些伤势很像是被他打伤的。他尤其爱用手肘打伤敌人,造成伤口的开裂。

    独孤道人给他检查了一下,除了他的左手骨头还完好之外,其余的地方不是几乎全都骨裂了。

    陈凯伸手在他鼻尖探了探,还有一丝气息尚存,只是他伤的太重了,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前辈,你去外面看着,我帮他查看下伤势。”陈凯支走独孤道人,才缓缓地取出极乐通宝,既然这枚通宝能帮他疗伤,那一定也能帮别人疗伤。

    只是他病没想过把他治好,他的气数已尽,再加上若真是治好了,反倒惹人怀疑,他可不是圣人,不可能救所有人。

    当陈凯将通宝的力量覆在男子身上时,他身上的许多伤口都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在愈合,等他收起通宝时,这些伤口停止了恢复。

    “咳咳~水……水……”男子没有醒过来,却依稀吐出几个字。

    陈凯连忙让独孤道人捧了些潭里的水,喂给他喝。

    直到他再也喝不下水时,他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陈凯能感觉到他全身都在颤抖,他内心的恐慌可以通过他的眼睛透露出来。

    “别担心,我们是人,而且不算坏人。”陈凯没觉得自己是好人,即使救了人家的命,他依然不觉得自己是好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儿?”独孤道人问出了心中的疑问,看他的样子,只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我……叫铁牛,是……山下村里的……村民。”铁牛每说一句话都需要休息半天,几句话整整说了十多分钟。

    他说他以打猎为生,陈凯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铁子,铁牛说那是他亲弟弟。

    几天前,铁牛上山打猎,为了给年迈的父亲治病,他想走远些,多打些猎物回去。阴差阳错得来到了这里,还发现了寇仲的墓穴。

    当时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回去,可是却碰上了从墓穴中走出来的两人,他们正是前来搬运财宝的村长和老驴头。

    他责问两人,却被两人骗到了墓底,并打成重伤。这一身的伤都是老驴头打的,村长只是负责望风。

    他们以为他已经死了,就将尸体留在这儿,可是他们玩玩没想到他当时只是晕了过去。

    陈凯问他,当时有没有听到那两畜生的谈话。

    铁牛说,当时他迷迷糊糊的好像听村长说,别的东西都搬完了,还是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东西,还说会不会在水里,再以后他就彻底晕了过去。

    这些话让陈凯想要入潭底的心,再次坚定了几分。对村长和老驴头来说,都是重要的东西,那这东西一定是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