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不眠的夜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9:15本章字数:3291字

    “救命啊……救命啊……”陈凯扯着嗓子开喊,这时候形象算个屁,泥水都没到他的肩膀了,现在是喘口气都得憋着。

    “爹,快过去,我听到凯哥的呼救声了!”珠儿清脆的嗓音传开,陈凯就好似听到了天籁之音,总算是没白跳,这回估计能糊弄过去了。

    当村民把两人从泥潭里救起来的时候,无一例外的向后退了几步,只有一个人除外。

    珠儿哭泣着跑过来,差一点就要报上陈凯,被他往旁边一移,躲开了。

    看到珠儿委屈的脸色,陈凯于心不忍,连忙解释。

    “你看我身上那么脏,可别把你给弄脏了。”陈凯的解释果然奏效,珠儿边哭边笑,倒是单纯的可爱。

    陈凯的目光移到村长和老驴头脸上,正巧对上了他们怀疑的目光,陈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开始讲述他们的情况。

    “这次都亏了乡亲们,真是大恩不言谢啊!要不是你们,我们今夜怕是要交代在这儿。”

    “陈老板你客气了,我们也是举手之劳,不过你们怎么会在这边山上?不是应该在对面吗?”村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目光还从他们脚上一直盯到了头上。

    “还说呢,都怪这小兔崽子非要追一只野兔,这不是这么多路追过来,野兔没吃到,反倒是把自己掉这泥潭里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独孤道人这演技绝对不是盖的,一张嘴,就说了一个符合的理由。

    巧的是,两人的肚子齐声打鼓,把一旁的珠儿逗乐了。

    “凯哥,回去我给你做几个小菜,你们还是先下山换衣服吧。”

    “好嘞。”陈凯以为能蒙混过关了,连忙赶着要下山,可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老驴头却开口了。

    “这身上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是伤着了?”

    他这么一说,珠儿连忙帮他检查,可却被陈凯躲开了,他的手在腰上轻轻一划,谁都没有察觉到。

    一则现在是晚上,火把被风吹得来回摇曳,照不到多大的面积。另一方面他身上黑不溜秋的,除了脖子以上还是白的,其他地方都沾满黑泥,也看不清他的动作。

    陈凯故意将手指伸出来放在胸前,上面有一道口子正在往外溢出鲜血。“没事,就是刚才被树枝之类的划了一下,不碍事的。”

    陈凯这点血算是放得值了,刚才他把手伸向腰间的寸芒,只是轻轻一划,就落了道这么深的伤口,好歹老驴头看上去没有之前那么防备了。

    再加上珠儿的极力劝说,这么多人终于下山了。

    老驴头的家里,陈凯和独孤道人不敢入睡,旁边住着杀人不眨眼的高手,他们怎么敢睡熟了。

    两人在河里洗了个凉水澡,睡意全无。

    珠儿之前硬要留下来帮陈凯包扎划破的手指,可是他爹不让,所以她就把伤药拖铁子送了回来。

    只是他放下药,并没有立刻走人,而是招了招手,让陈凯跟着他出去。

    这月黑风高的,不会是要杀了他这情敌,抱得美人归吧?

    陈凯想归想,还是跟着他到了屋外的小树林里。

    “我只问你一件事,你……你对珠儿是不是真心的?!”铁子的脸迎着月光,陈凯能从他脸上看到紧张和激动。

    其实他内心恨不得把自己宰了,可是他在极力压制自己,这样的人要是能稍加指引,日后一定会有出息,只可惜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封闭的村子里。

    “我说不是你信吗?”陈凯似笑非笑的态度,使得铁子的拳头捏的更紧了。

    “我不管是不是,但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你还不知道收敛,那你只能被赶出这个村子!”铁子捏紧的拳头再次松开,他的隐忍让陈凯更加欣赏。

    “铁子,如果我是你,我会首先照顾好我的亲人,尤其是我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最近一个月就不要上山了,这是五十两银子,拿去给你爹治病。”

    陈凯将装银子的袋子系在树枝上,然后转身要走,却被铁子叫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铁子能感觉到陈凯话中有话,这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他的哥哥。

    “等事情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你自然就会知道了,我再说一遍,我对珠儿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这一次,陈凯没有再停留,直接回到了屋子里。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看到林子里还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楮在那儿。这小丫头是担心铁子没有把药送到,所以亲自跑来了吗?

    不管怎么样,她能早点知道也好,省的对她到时候更加受伤。

    第二天,陈凯睁着一双红肿的双眼起床了,远远地就看见树杈上的钱袋荡在那里,跟他昨天系上去的时候一样。

    男人的骨气可以用在很多地方,何必要逞能呢?不过不管如何,陈凯对铁子的男子气概,欣赏不减。

    他从锅里拿了一个硬邦邦的馒头,就朝村子里走去,如果没记错的话,铁子应该住在村东头。

    当他赶到的时候,却发现铁子家出了事,他爹死了,就在昨天后半夜。

    后来他才知道,铁子昨晚去给他送药的时候,他爹突然发病,身边每人照看,一下就咽了气。

    这意外是陈凯所料不及的,当他看到铁子猩红的双眼时,他转身走了。

    却在这时碰上了前来帮忙的珠儿,四目相对,珠儿红着双眼从他身边走过,这一切似乎都在一夜之间变了。

    再次回到老驴头的家,他正坐在屋前的凳子上捣弄他的烟管,看到陈凯走来,一双狭长的眸子透露着某种讯息。

    “回来了?可见到了?”

    陈凯不明其意,老驴头口中见到的那人是谁?

    “见到了,不理我了。”同样模棱两可的答案自陈凯嘴里说出,他坐在老驴头的对面,给自己到了碗水喝。

    老驴头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抬头看了陈凯一眼,继续低下头。

    接下来老驴头问了一些关于他昨天在山上的事,无非事套他的话,陈凯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久,对付一个老头子还是很容易的。

    直到中午,老驴头也没有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来。

    今天中午珠儿并没有来送饭,所以他和独孤道人只能跟着老驴头吃糠咽菜。

    独孤道人在老驴头不在的时候骂道,“丫的,这老天整晚躺在一堆宝物上面,竟然还吃这个?”

    “那些东西又不能换粮吃。”陈凯喝了一整碗茶,才将这馒头咽下去。

    “我们究竟要这样到什么时候?跟杀人犯住在一起,可不仅仅只需要勇气!”独孤道人再次想到了开溜,可是他总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就凭这山势,他们能出去的只有一条路,很容易就能被追兵追上,真到了那时候,他们就是盗墓贼了!

    如果想要改变这个结果,也不是很难,只是要找个机会。

    这一晚,两人像往常一样前后半夜轮流休息,为的就是怕在睡着时,被人砍了都不知道。

    上半夜轮到陈凯守着,独孤道人睡得跟只猪似的,他却闭着眼睛,养神。

    突然,隔壁房间有了动静,陈凯立刻竖起耳朵倾听,发现老驴头悄悄出了门,他随即跟上。果然看见他和村长在树林里商议怎么对付自己。

    他回到房间装睡,到半夜把独孤道人叫起来,告诉他这个消息。

    看来他们明天就能从这个村子里出去了,也不用天天这么防狼的防着。

    天一亮,门口吵吵闹闹的声音把两人吵醒了。

    老驴头竟然带着人来赶他们出村,理由还非常有趣。

    自从他们来到村里之后,有村民养的鸡无缘无故失踪了,还有人晚上总是看到鬼影,也有人说,铁子爹是被他们害死的,更有人说梦到山神爷爷来托梦,说是有外人扰了他的清修。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跟他们有毛关系。

    可是乡亲们不听解释,直接把他们从自己家赶了出去,还有人扬言要将他们杀了,安抚民心。

    村长这一次也出面了,看上去非常为难,后来装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要他们赶紧离开,其他的一切不予追究。

    陈凯没有反驳,只是一个劲嗤笑,他想让身后的乡民记住这两人的嘴脸。

    “不许你们冤枉凯哥,你倒是说句话啊!”珠儿冲过人群护在他身前,小脸跑得通红。陈凯也不想在她面前指认她爹,可是,纸是保不住火的,而且他也不能再隐藏这个秘密。

    “你让我说什么?说你爹和老驴头把你们山神墓穴给挖了?说你爹和老驴头将所有财宝全都转移到了老驴头的床底下?还是说,你爹和老驴头决定把我们杀了,隐藏这段过去?”

    轰~陈凯的话让所有人都保持缄默,他们唯一的反应就是目瞠口呆。

    “凯哥,你别开玩笑了,就算是他们要赶你出去,你也不能这么诬陷我爹!”珠儿急了,她不相信自己的爹会是这种人,但是她同样不想去相信陈凯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她身上的颤抖陈凯看在眼里,他能想象珠儿内心的痛苦,可是这一次他不能手软。

    “不!我说的是事实!铁子,你想知道你哥在哪儿吗?”陈凯突然转头看着手拿弓箭的铁子,他是被村长动员来的,只是他想的是保护乡亲们的安全。

    陈凯此话一出,三人脸色剧变。

    村长和老驴头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有些扭曲,陈凯能听到老驴头捏紧拳头发出的咯咯声。

    相较于两人的惊奇,铁子的脸上则是震惊,他哥失踪这么多天了,原本他早已不抱希望了,想着肯定是被猛兽叼走了,可是现在却听陈凯提起,他早已冲到他面前,咆哮道。

    “我哥在哪儿?我哥在哪儿!”铁子扯住陈凯的衣襟,一脸血腥。

    陈凯不语,只是将目光落在二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