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章 差点被人算计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9:38本章字数:3329字

    “你别激动,这次算是我们龙家对你的一点心意。”小诺明白陈凯生气的理由,可是她虽然身为龙家大小姐,却并非什么事都可以由她做主。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陈凯可不想无缘无故欠别人的!”他眼中的怒意显而易见,独孤道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最后选择当一个透明人。

    “我二叔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所以他们说要送你一份礼物。其实这寇仲墓我们早就掌握了基本线索,不过也就比你早到了一点点。”小诺尽量想将话说得委婉些,可是她发现陈凯的脸色还是挺臭的。

    “也就是说,你龙家将寇仲墓拱手让与我了,那我是不是得亲自登门拜谢啊?”

    “陈凯,你怎么能这么说!”

    面对陈凯的冷嘲热讽,小诺终于压制不住她的小姐脾气,拍案而起。

    如果是别人,或许还会看在她龙大小姐的身份上,哄哄她,不跟她计较。但是她面前的是陈凯,而且是正在气头上的陈凯,所以,结果可想而知。

    “我怎么说难道也得跟你龙家汇报一声?不好意思,咱这乡野村夫实在没什么涵养,自然不能跟您这样出身高贵的大小姐比了,看不惯?可以,门在那里,不送!”

    陈凯说完,起身走向床的位置,鞋子都没脱,就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小诺负气出门,走之前还狠狠摔了门。

    独孤道人看了看门口,摇头惋惜。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我还不能说她两句了?不就是龙家大小姐吗,日后还不知道谁是这一行的龙头老大呢!”

    陈凯年轻本来就气盛,更何况还是被一个小丫头说道了两句,这让他怎么忍?更何况龙家就算是施舍了,也不用这么当面来说道吧?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他陈凯吗?

    “你瞧你,这性子也就在地底下的时候能缓缓,这一到了地上,还说不得一句半句了?”独孤道人把椅子搬到床边,大有开解陈凯一番的打算。

    “切~我们得到珍宝,那是我们命硬!现在来说好听的了,早干嘛去了,我就不信凭他龙家那点废物,不做那巨蟒的腹中餐才怪!”

    “行了行了,我觉得龙家这回并非全是虚话,也许这点东西他们没有看在眼里,所以才当了一回财主,让给你还了个人情,人家是怕你到时候敲诈呢!”

    独孤道人的话让陈凯越想越气,索性坐了起来。

    “我觉得不是,财大气粗我信,但是这好歹是少帅墓,不可能一点都不在意,他们之所以让给咱们,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水下墓葬。”

    陈凯结合刚才小诺所说的话,又仔细回想她的神色,才发现自己差一点被小诺骗了。

    这哪是什么人情啊,分明是占便宜,龙家这三个老不死的,竟然想出这么损的招!事先早就知道上面那墓室被人搬空了,这才给了他那点信息。

    原本想看他们无功而返,却没料到他们发现了水下墓葬,从而得到了宝藏。他们气不过,却也只能自认倒霉,不过他们真是精明的可以。

    故意让小诺前来送‘人情’,这么一来,就不在欠他陈凯什么了。

    总之一句话,龙家的人都是奸商中的奸商!

    “那我们之后怎么办?回南京?”独孤道人对陈凯和龙家之间的事,没什么兴趣,他更有兴趣的是接下来的行踪。

    他算是看出来了,跟着陈凯吃香喝辣,当然偶尔也会吃糠咽菜,当然那只是特俗情况。而且不用担心没有目标,大把大把的影票装进口袋里,这感觉真他妈不是一般的好。

    “不回!等七天之后转战九嵕山。”陈凯说完,再次倒头睡去,这回他是背对着独孤道人。

    “行,不管是九嵕山还是九崇山,我都跟你去,不过咱还是老规矩。”独孤道人不管他睡没睡着,说完他起身走出了房间。

    七日时间足够他将这些银票送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日,陈凯将东西分类,最小的几件随身携带,带不了的送到分店让人运送到总店。再次一点的,则是装好之后送到镖局托镖,分批送到各分店。

    树大招风,他虽然年纪轻,但是生意场上的那一套,他可是没白学。

    当然,在他眼里再次的东西,在外面也是绝世珍宝,所以他现在在做任何事之前,都喜欢斟酌出最佳方案。。

    做完这一切,陈凯带着铁子在县城里闲逛,顺便修养身息,为下一次的出手做准备。

    第三天的时候,他和铁子在酒楼喝茶,原本打算喝完茶回客栈,可是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

    只见大堂下,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在对着满堂宾客吹嘘,说是今日在百花楼见到了一位新来的雏,美貌如花,且身姿动人。

    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这身材却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他说这话时,还刻意用手做了手势。

    陈凯注意到,楼下这些人多是男人,被他这么一描述,不是咽口水就是抽凉气。就连铁子也是涨红了脸,不好意思。

    “男人嘛,有什么好害臊的,等你娶了老婆也像他一样。”陈凯喝了一口清酒,开玩笑的说道。说起来,也有月余没有见到他的莹莹了,虽然很挂念,却不能马上回去。

    楼下的男人越说越离谱,连丰乳肥臀这样的形容词都说出口了,这楼下好歹还有孩子呢,连这点道德都没有,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这位大哥,你只是见过人家,怎么就知道得这么清楚?莫非你已经睡过了?”陈凯和铁子坐在二楼包厢,正巧对准楼下肥猪那座,肥猪是陈凯为那位‘仁兄’取的绰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这肥猪根本就没机会对那姑娘怎么样。

    首先,他穿的很普通,并不像是有钱人;其次,像他这种喜欢得到别人注意的人,只喜欢夸大事实,绝不会缩小事实。所以陈凯猜测,这个人只是哗众取宠,来混点注目礼的。

    “去去去,一个毛头小子还没长成熟呢,就来跟爷讨论这种问题,也不怕自己被人笑话!”肥猪抬起头看了陈凯一眼,见他穿着也不像是贵公子,当然不会有好话。

    他这么一说,全场哄笑。

    “凯哥,要不要我去教训他?”铁子现在是真心实意跟着陈凯,见到有人让陈凯难堪,他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不用了,不过是点口角,没必要动手。”陈凯真不是怕那肥猪,而是他想保持低调。因为上次小诺的事,他可以连夜换了一家酒楼。

    原先是县城最好的酒楼,现在不算最差,却也是一般般,虽说条件不好,但好歹清静。而且他每次出门都打扮的像个普通百姓,所以龙家想马上找到他,还真不容易。

    他明白龙家的行事作风,如果不是有事找他,不会刻意从南京赶到这儿。

    “这位大哥误会了,我还真的不想跟你讨论这种问题,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如果你家孩子在外面听到这种话,回家问你这种问题,你又该怎么回答呢?”

    陈凯其实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他刚才就看到楼下有个孩子在问他么,什么是丰乳肥臀,他么的表情自是不用说了,匆匆付了帐走人。

    陈凯知道他这话必定会惹得那肥猪不高兴,但是打扰他的雅兴,怎么着也得让他也败了这兴致!

    “好你个臭小子,老子看上珠儿那是她的福气,老子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改明儿我就去破了她的身子,我再来这儿好好说道说道……”

    肥猪一拍桌子,满脸横肉乱抖,但是话说到一半,他再也没勇气接下去了。

    陈凯一听珠儿的名字,同样拍案而起,却是直接从窗子跃下,走向肥猪。

    “你再说一遍?”

    “好、好汉,饶命啊,我再也不吹牛了,您放过我吧……”肥猪扑通一声,脚软了跪在地上,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竟然还是高手。

    而且他的眼睛,看上去太恐怖了,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我让你再说一遍!”陈凯揪住肥猪的衣襟将他推到在地上,满脸阴扈惹人害怕。

    “说、说什么?”

    “你刚刚说那姑娘叫什么?”铁子这时候已经走下了楼,拎起肥猪的上半生,让他对上自己的眼睛。

    肥猪这时候真的就差晕过去了,这一个还不够,竟然还有一个,铁子本身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说!”陈凯不给他沉默的机会,低吼一声,立刻全场寂静。

    “叫、叫珠儿。”

    “滚!”陈凯丢下一个字,大步朝门口走去,铁子也立刻跟上,路过店小二的时候,丢给他一锭银子,连钱都没找。

    两人并没有直接去百花楼,而是去了成衣馆,换了一身行头才来到了百花楼。

    这种地方,衣服就是门面,若是穿着刚才那身,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白眼。

    铁子扯了扯自己身上的长衫,有些不适应,当他看到百花楼门前的盛况时,更加不自在。

    可是一想到珠儿也许在里面,他还是咬了咬牙,跟着陈凯走进了花楼。

    “哎呦喂~这两位爷好陌生啊,是第一次来我们百花楼玩吗?”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子甩着帕子迎上来,再加上旁边的七七八八,整整十几个女人围着他们转,还动不动在他们身上摸一把。

    陈凯还好,他见识过这种场面,可是铁子不一样,他从出身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么多浓妆艳抹的女人,而且还围着他搔首弄姿,情急之下,想要轰走这些女人,不过被陈凯拦住了。

    “爷待会再点你们,先让爷喘口气。这样吧,每人一张银票,在场的都有份,顺便给爷找个清静的好位置。”

    陈凯一出手,就是十多张的银票,这举动简直看傻了身后的铁子,就连女人的事也暂时抛到脑后了,在场的人跟他一样,全都鸦雀无声地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