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 钱多的没地儿花

    更新时间:2017-05-09 16:39:54本章字数:3292字

    “爷,有什么吩咐您就尽管说。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这位爷找个好位置,都是群见钱眼开的东西,看妈妈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中年女人一脸的献媚让陈凯看了只倒胃口,这粉刷的,该有他家墙壁那么厚了,还捏着嗓子故意说出细声。

    陈凯的那些影票果然使的不亏,小二给他们找了二楼的一间雅间。这雅间的窗户正对着阁楼上的舞台,这视线绝佳的没话说,而且又是包厢,自然是清静,想来也是这里顶级的房间了。

    门开了,走进一个女子,跟之前那些女人不一样,她清秀的五官只是花了点淡妆,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爷,奴婢名叫翠莲,您有什么吩咐跟奴婢说就是。”女子一开口,清脆的嗓音就好似在唱歌,委婉冬天。

    “翠莲小姐,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珠儿的姑娘,应该是才来没几天?”陈凯开门见山地说明来历,其实他心里希望的是此珠儿非彼珠儿。

    “回爷的话,爷只需直呼奴婢名字就好,我们百花楼确实有一位珠儿姑娘,她是三天前才来我们花楼的,现任花魁。今晚是她献初夜的日子,您若是有兴趣,待会可以参加竞选,价高者得之。”

    翠莲恭敬地回答完问题,而后站在一旁,似乎这里发生的任何事,都跟她无关。

    就连铁子也好奇,在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这样的女子。

    “多谢。”

    翠莲走后,铁子再也憋不住了,正要开口,就见陈凯抬起头望着他。

    “你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如果真是她,我绝对不会让她落入别人的手里。”陈凯很清楚他想说什么,铁子对珠儿的情义,傻子都看得出来。

    既然他会为了一个名字就到这儿来,就不该再怀疑他,不是吗?

    “对不起凯哥,我只是太心急了。”铁子双手放在身前,低头不敢去看陈凯。关心则乱,他就是太关心珠儿了,所以才会看不到陈凯的心意。

    “算了,下次记住了,你凯哥我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对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他或许可以无情地拒绝,但是对这种关乎生命的事,他绝对不会冷眼旁观。

    两人的谈话被一阵喧闹声打断,之前那名中年妇女走到台上宣布今晚的竞赛规则。

    就像是翠莲说的那样,没别的规则,就一条,价高者得。

    无论你是老的少的,瘸的跛的,就算你只剩下一条腿,只要出的钱比别人高,花魁的初夜就是他的。

    兴许是都想来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的花魁,今夜这贵宾可谓是爆满,尤其是楼下大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得都快放不下一只脚了。

    “各位爷可都瞧仔细了,我家珠儿这就上场了!”中年女子一声吆喝,几个丫鬟模样的人先行出来,手里拿着花篮,将花瓣洒向空中。

    漫天花雨中,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陈凯手中的酒杯沉闷地放下,目光盯着面前的阁楼,看不出是怎么个意思。

    旁边的铁子正好跟他相反,脸上的青筋全都吐出,恨得牙根痒痒。

    台上的女子正是他们所认识的珠儿,他曾经想过珠儿或许是投靠姐姐去了,又或是找个没人的地儿清静两天,没想到竟然来到了百花楼。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的眼里并不没有不情愿,相反还笑得格外甜美。

    陈凯还在怀疑对面的女人是不是珠儿的时候,楼下的竞标已经开始了。

    从底价五十两,瞬间就翻了好几番。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加竞标,台上的珠儿甩袖起舞,虽然舞姿生硬,但是她那傲人的身材却是给她增添了许多的风采,也让底下的男人越发猴急。

    陈凯一言不发,只是喝着杯中的清茶,虽然他的目光没有从台上离开过,但还是让身边的男人着急。

    铁子好几次都想开口询问陈凯,可是一想到刚才的事,觉得还是忍住不问,只是此刻楼下的价格越来越高,而且喊价的人还有许多,这若是再拖下去……

    陈凯怎么会不知道铁子的心思,可是他故意要这么耗着。磨练他的心性只是其一,像下面这样的低价他没兴趣举牌。

    幸亏他从分店支了些银票,不然现在还真没发摆阔。

    “这位爷出五百八十两白银,还有没有比他更高的?”中年女人在台上激动地喊道,粗鲁地撸着袖子,这德性真没法看。

    “尹公子好魄力啊,晚上就能抱着美人儿享受了。”

    “就是就是,谁叫你家没有他家那么有钱呢,可惜了这美人胚子,今晚就要被破了!”

    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语在底下响起,惹得铁子捏紧了拳头愤恨地盯着那几位。

    要不是陈凯不出声,他此刻早已跳了下去,揍他个稀巴烂了。

    陈凯不是不理解他,只是在这种场合,得保持淡定。

    当台上那老女人叫到了第二次五百八十两的时候,陈凯靠在椅子上的背才微微挺直。

    他的想法是不多不少,出五百八十一两,若是再有人抬杠,那他再在别人的基础上加一两,这才叫气死人不偿命,只是他的想法落空了。

    “一千两白银!”

    陈凯旁边的雅间内有人喊出了一个天价,这价格足以买下好几个姿色上等的女人了。

    直接从五百八十两,跳到了一千两,陈凯也很有兴趣看看这位仁兄。

    只是这声音为何如此耳熟……

    “一千两一次……一千两两次……”

    “凯哥……”

    陈凯还在想着这声音为什么这么耳熟的时候,肩膀被人推了推,对上铁子火急火燎的神色,他才听清楚台上已经叫了第二遍,只要再叫一遍,珠儿就是人家的人了。

    “五千两!”陈凯三个字定乾坤,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二楼的窗口,任谁都想看看这位银子多的没地儿话的主。

    “这位爷,您、您确认没有喝醉?”中年女人咧着嘴表现出一副惊恐的模样,今天晚上只怕是睡觉都要乐醒了。

    “你觉得呢?爷钱多的没地方使,拿点出来给姑娘们花花,你有意见?”陈凯打肿脸充胖子,就算这条路是前面是悬崖,他跪着也得走完它。

    都是走神惹的祸,他原本想说一千五百两,可一出口,却成了五千两。

    这些银子对他来说九牛一毛,但要是被莹莹知道自己为了一个女人花五千两,不勒死他,也会累死他!

    “姑娘们,还不快来谢谢这位爷,今天晚上老娘给你们两倍红利!”中年女子一声吆喝,所有姑娘全都对着二楼窗口俯身行礼,嘴里左一句爷,右一句爷的,把陈凯这心窝子都夸暖和了。

    铁子愣愣地瞪着陈凯,他发现自从跟着陈凯之后,他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感觉到惊秫。

    陈凯心疼银子也不过只是一瞬间,而且说到底,他也不是心疼银子,而是担心自家老婆不高兴。

    陈凯将目光投向人群后的珠儿,她在看到陈凯的时候,身形一震,似乎是吓到了。但是陈凯没有忽略她眼中的惊喜,或许,自己当初不该那么冷情的拒绝,至少应该找她谈谈。

    “爷,只要您付了银子,珠儿姑娘的初夜就是您的了。”老肥婆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这么多银子买一晚上,真当他陈凯是冤大头吗?

    “一晚上?我以为这是赎身的竞标,看来是我会错意了,既然如此,那我退出。”

    峰回路转的剧情让人们始料不及,这不明显是来搅局的吗?

    老肥婆的脸色从红到绿再到黑,简直就像是变色龙,只差张嘴咬人了。

    “这位公子,我们百花楼虽说是一间花楼,可在这县城里也是有那么点地位的,你要是想来玩,我们欢迎,可你要是想来作死,我们也不拦着!”

    老肥婆亮出了杀手锏,插在腰上的手一挥,就有五六个壮汉朝二楼走来,看来是要来硬的了。

    “没钱充什么好汉!这是一千两,如果你现在同意把她卖给我,一手交钱一手叫契约!”隔壁雅间再次响起刚才的声音,这回陈凯算是听出来了。

    “龙公子这是做什么?难道连在下看上的人也要抢吗?”陈凯倚在窗口,果然看到了某人,她真是阴魂不散,都追到这儿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才见过面的龙家大小姐龙喏,这回居然女扮男装来花楼了,不知道那三老头知道了会不会气得晕死。

    这是人家的家事,陈凯自然没兴趣管,但是跟他抬杠,他就得管。

    “呦~原来是陈公子啊,你说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龙某人看上了珠儿小姐,今日势在必得。”龙喏的嘴角微微倾斜,再配上她这一身男装,还真有那么点风流倜傥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就用钱来解决吧,有句话说的好,能用钱来解决的事情,那绝对算不上事!”珠儿,他是救定了,他就不信她龙家会为了一个女人出几千两的银子。

    珠儿呆呆地看着二楼窗口,眼眶不由自主地红了。

    她以为陈凯讨厌她,不在乎她,所以才那么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她爹已经死了,整个村子都拿她当敌人,就连三岁的小孩也拿石头砸她,她一下次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这种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

    原本她想去找铁子,可是又觉得自己没那个脸。后来在路上被人劫持,抓到了这百花楼,她原本以为这是自己的归宿,这是老天在惩罚她,所以她选择妥协。

    可是一想到要取悦很多男人,还要忍受各种耻辱,她选择了逃。一日三餐的毒打和言语的诱惑,让单纯的她彻底死了心,决定没有心的活着。

    直到,她再次看到了陈凯,还见到了那个从小对她呵护有加的铁子,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