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章 陈凯死了?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1:59本章字数:3403字

    “不!不!我不相信,陈凯不可能死,他不可能死!”莹莹激动的嘶吼声在陈凯头顶清晰地传来。

    她像是一只发了疯的野兽,直至把嗓子都哭哑了,依旧在重复着一句话,他不可能死!

    “你亲眼看见他……死了?”一阵沉默之后,陈凯听到了龙喏的声音,同样带着哽咽,可此时陈凯的心思全在莹莹身上,根本没心思管其他的。

    自从认识莹莹到现在,他从来没有听到过她这样凄厉的惨叫,听到她的喊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陈凯双膝跪在地上,仰望头顶,眼角的湿润不知是水还是其他……

    “没能救他,我很抱歉。但是等我赶到的时候,那些丧尸已经把他……我有自己的职责,所以……”龙武的声音充满歉意,似乎真相真的如他所说。

    “放你的屁!陈凯命大着呢,若是没有亲眼看见,我绝对不相信!”

    呵呵~

    陈凯的嘴里溢出冷笑,他被丧尸杀了,那现在的他又是什么?

    就算真成了孤魂野鬼,他也绝对不会放过龙家!

    陈凯拽紧了拳头继续朝前走着,一方面他要找到出口,与莹莹会合,再当面戳穿龙武的诡计,另一方面,既然进来了,就绝不会空手出去。

    陈凯沿着这条沟渠一直走,内心愤然的他根本就没注意到水流的位置。

    之前还在脚踝处的水位,现在早已经没了大腿,等陈凯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腰上,他用夜明珠往前探了探,一条道似乎没有尽头。

    若是现在回去,就得浪费不少时间,若是继续往前走,不知道还有多远。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反而能够静下心来。

    既然这条路是沿着正北方走,那一定可以找到唐王墓。

    此刻的他完全不知道,在他刚刚待会的墓室里,一具脑袋开花的尸体已然成了他的替代品。

    面目的全非的尸体身上套着跟他款式一模一样的衣服,而且连身材亦是相似。

    当龙武带着莹莹他们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个反应是,陈凯真的死了。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莹莹瘫坐在地上,双眼早已哭得红肿,龙喏亦是。

    莹莹跪在地上一步步靠近尸体,不顾他开了花的头颅将他抱起来,手指在尸体身上轻抚。嘴里的轻喃声似乎是情人之间的呓语,就连独孤道人的眼眶也逐渐红了起来。

    “师侄,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

    “弟媳妇,陈老弟的死我龙家也有责任,你想要什么赔偿尽管提出来,我龙家一定不会推却。”龙老大走到莹莹身边,说道。

    “多谢龙家的好意,我们陈家虽然是小门小户,却也没到这种地步,就算我男人不在了,也没人可以欺负我们陈家!”

    莹莹冰一样的声音在整个墓室内回荡……

    有人找来了一块布,将‘陈凯的尸体’包裹住,独孤道人主动背起了他,随着莹莹朝墓外走去。

    人都没了,就算挖到再大的宝藏又能怎么样?

    虽然龙家之后将文德墓中的财宝二一添作五,分给了莹莹一半,可还是没能入得了莹莹的眼睛。

    莹莹发现,他们出去的路和来时的路完全两样,这条路的痕迹也不是很新,是之前就挖出来了。

    而且这条路走起来很平坦,且没有碰到任何的陷阱。

    为什么放着这么好的一条路不走,非要走那盗洞?莹莹将内心的疑惑掩埋,带着陈凯的尸体走出了墓葬。

    和龙家分开后,她选了一块风景好且又顺路的地方将陈凯‘葬’了,这一切都是独孤道人帮她完成的,之后她跪坟前良久,却没有再流下一滴泪。

    独孤道人以为她是伤心欲绝、欲哭无泪了,也就陪在她身边安慰她,之后送她会酒楼。

    接连三天,莹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连吃饭都是独孤道人送进去了。

    到第四天,龙喏来看过她一次,眉宇间带着复杂的神色。

    她没有多说,只是宽慰了莹莹几句,就回去了。

    等她走后,莹莹的房间里多了一个身影,是酒楼里新来的店小二,之前那个小二走路跌断了腿,所以新招了一个。

    这种情况很普通,所以绝对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他将饭餐送到她门口,莹莹开门接过,再次关上了门。

    当独孤道人来找她的时候,她正对着手上纸条发呆。

    “唉~莹莹,我知道你对陈凯的感情,可是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很容易就病倒了,陈凯在天上看到你这样折磨自己,也会伤心的,所以你好歹吃一口吧。”

    独孤道人端着饭碗过去,正巧可以看到纸条上的字迹,这一看,手上的碗差点掉地上。

    “龙?这是什么意思?”独孤道人也不是傻子,虽说只有一个字,但他马上就想到了龙家,而且这字的笔记不是莹莹的,分明是个男人写的。

    “我们被龙家的人监视了,整个酒楼,除了新来的那个小二,其他人全是龙家安插好的。”莹莹打开眼前的灯罩,将纸条放了进去。

    此刻是白天,按理说不用点灯,可是莹莹把房间的门窗全都关上了,这才点了灯。

    “监视我们,为什么?”独孤道人突然想到了那半份财宝,莫非是龙家反悔了,想要从他们手上抢回去?

    “因为……陈凯根本就没有死!”莹莹压低了嗓音说道,才说完,就看见独孤道人的脸色凝聚,像是被鬼附身一样,连眼珠子都一动不动。

    “你、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陈凯没死,那坟里的又是谁?”独孤道人这回真的被弄糊涂了,是他亲手葬的陈凯,怎么就成了不是?

    “那是龙家安排好的,龙老三亲自来接陈凯,在路上就准备了和陈凯一样的行头,龙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找到了当家的才能知道原因。”

    其实莹莹隐约猜到了一点,这可能跟陈凯那三枚通宝有关系,龙家想利用他的能力挖掘出更大的宝藏。

    之所以现在就找个替身,是为了让他们尽早回来。等他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一定会杀人灭口,到时候他就是一个早就死了的人,只不过是再死一次罢了,没有任何人知道。

    莹莹敢打赌,龙吟或许之前还不知道,所以才会哭得那么伤心。但是现在,她一定已经察觉到了疑点,却选择闭口不说,单凭这一点,就没有资格喜欢她男人!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独孤道人听她这么一分析,觉得确实有这可能,只是现在四处都是龙家的人,根本没办法去确认。

    “进墓。”莹莹端起桌子已经凉了的饭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她要去救自己的男人,首先要有力气才行。

    “好!我陪你去!”独孤道人欣慰地看着她,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至少可以让她暂时从悲痛中走出来,这就够了。

    两人合计了一下,找来珠儿要她假扮莹莹。

    珠儿起先得知铁子没回来,也很伤心,这几天一直留在房里,直到莹莹被她叫来。

    第二天,莹莹把珠儿打扮成了自己的样子,并让她背对着房门躺着或坐着,只要坚持三天,她必定可以找出真相。

    莹莹在前一天就让独孤道人先走一步,当然不是直接去墓地,而是先出城。

    而她则打扮成珠儿的模样,往珠儿所在的村子赶。

    一路上,她都感觉到了身后的尾巴,直至她走上了小路,才没有跟来。

    沿着这条路走到底,早已有马车候在那里,调转方向直奔墓地。

    当她和独孤道人会合之后,怕打草金蛇,原本打算自己动手在附近打个盗洞。后来独孤道人发现他们上次去的那个盗洞被封住了洞口,却无人看管。

    兴许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入口已经没有用了,守着那个大的出口就行了,所以把它弃了。

    这正好为莹莹他们提供了便捷,只是弄开了洞口,就熟门熟路地爬进去……

    陈凯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不对,应该说是游,逆流而上既浪费时间,也浪费力气。

    已经一天没有进食的陈凯早已虚脱,酸疼的手臂却还在机械地摆动。

    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就算前面不是出口,他也得游上去。

    当他看到许多火把的时候,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光。

    只是当他发现前面不远有个浅滩时,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全都回来了。

    当他站在墓室门口的时候,陈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沿着石壁走向正殿,在长明灯的照射下,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墙上的壁画。

    这些墙壁是由巨石叠加而成,每一块都足足有两吨重,就算是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当时是用了什么样的技术放上去的。

    十几米高的石壁上用彩色的笔墨绘出了各种图案,尤其是那一幅幅仕女图美轮美奂,只是这妆容,陈凯确实提不起多少兴趣。

    他并没有直接走向正殿,而是选择四周的偏殿看看情况,也能恢复体力。

    腹中的饥饿让他产生了头重脚轻的感觉,正想找个地方好好坐会儿时,他发现了一个简易的升降梯,外观做得很精美,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陈凯往下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二楼,底下还有一层,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当他再次探下头去看的时候,看到了一双腿,穿着和之前他找到钥匙的那具尸体很相似。

    他们的脚上都缠了藤条,所以很容易认出来。

    陈凯猜想这人身上会不会也留下什么线索,他没有犹豫,就站在了升降梯上,摸索了一下,转动了轮盘。

    这个设计跟井里面吊水没什么区别,不过设计者在上面转了个轮子,所以转动起来不怎么废力。

    应该是搬运材料的时候用过,原本应该要拆掉的,不知道为什么就保留了下来。

    陈凯来到尸体旁,发现这具尸体和其他尸体一样,同样是脑门开花,且有虫子在里面吸食他的脑髓。

    见得次数多了,陈凯也就不觉得恶心了。他用手在尸体身上摸索,发现他的身体并不是很硬,而且看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也没有出现多少尸斑。

    莫非是才死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