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章 鸳鸯大盗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3:35本章字数:3355字

    陈凯跟着穆大爷住在街尾的小客栈里,这家客栈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而且都是年过五旬的老人。

    一共就四间客房,他们来之前,全是空着的。

    陈凯自然是希望一人一间,他也不差钱。只是穆大爷却坚持要两个人一间,陈凯本来也没什么,不过被老板娘这么盯着看了一眼,倒是浑身起毛了。

    半夜,陈凯还是没办法入睡,这如雷般的鼾声此起彼伏,如果不是困得睁不开眼了,他今晚是不用睡了。

    幸亏这穆老头还有点良心,让陈凯睡床上,自己则打了地铺,他说他习惯了睡坟坑。

    这句话让陈凯更加没有了睡意。

    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得此次出来确实鲁莽了点,那封信上连个地址都没写,不知道莹莹她会不会着急,这次回去,他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陈凯想着想着就有些迷迷糊糊了,正要进入浅眠状态时,刚刚起来的鼾声没有了下文。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鼾声一旦听习惯了,打到一半消失了反而睡不着了。

    陈凯睁大双眼正要质问地上的穆老头,就见他突然起身,背对着他。

    这一下把他吓得不轻,窗外的月色淡淡地洒在他身上,透着微凉的气息。

    陈凯想要装睡,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被窝里,他手上的寸芒被他捏出了一圈的冷汗。

    突然,陈凯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窸窣声,似乎还有一丝血腥味,他正想再闻真切点,口鼻突然被人捂住,借着月光,他看到了穆老头那张树皮脸。

    “嘘,要是不想被人拧了脖子,就蒙着被窝装睡!”穆老头突然凑近他,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下,想确认他听清楚再放手。

    可怜陈凯胸闷气短,差点就双眼一翻撅过去了,还得忍着窒息的痛苦,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喘了口粗气,又被穆老头捂住了。

    你那娘的有完没完,好歹让我吸完这口气!

    陈凯在心里哀嚎,却不敢出声,只能拿眼睛瞪着他。

    “再出一点声音,弄不死你算我的!”

    穆老头咬牙切齿地说道,似乎陈凯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似得。

    这回陈凯学乖了,躲进了被窝里再吸气,只是这味道的的确确不怎么好闻,他都有十来天没洗澡了,虽说北方现在是初冬,但也挡不住他发酵的速度。

    陈凯在被窝里再次听到了响动,先是一声开门声,声音很轻。

    紧接着他还感觉到有人朝他走来,三更半夜跑来,非奸即盗!

    陈凯刚要握着寸芒冲出去,但是,只来及冲出去,就看见穆老头将来人一手一个撂倒了。

    这身手就连独孤道人都及不上,更别说是自己了。

    陈凯刚下床就觉得一阵眩晕,这两人竟然给他们下迷药!

    他随手抄起寸芒,朝着两人一人赏了一个暴栗。

    “连老子都敢抢,让我来看看是谁胆子这么肥!”陈凯将桌上的烛火点燃,看到两个穿着夜行衣、带着黑色面罩的人,从身材上看是一男一女。

    为什么他这么容易就猜出来了呢?

    谁叫人家这胸脯挺得那么高呢,他想看不见都难。

    两人被穆老头用绳子绑了,但是嘴巴可没绑。

    “哼~今日落在你们手上,我们认载,不过你们想去的地方也休想去成!”

    其中一个黑衣人突然开口说道,陈凯发现这声音有些耳熟……

    他来北方不过才几天,而且几乎都是在车上,怎么可能有认识的人呢?

    这边陈凯还在想呢,那边穆老头竟然已经要动手杀人了。

    陈凯连忙制止他,不为别的,就为了她那句威胁也得暂缓灭口。

    “臭小子滚一边去,不过两个没有人性的偷盗贼,给他们一个痛快就算我老穆头发善心了!”

    穆老头一把将陈凯推到在地,抄起地上的刀就要抹了两人的脖子。

    此时另一人突然开口了,再次之前他歪着头似乎很不屑,此时却双眼冒起了精光。

    “你真的是直隶老穆头?”

    “你又是谁?”穆老头还没回答,陈凯就抢先问了那男人,没想到这还是对鸳鸯大盗!

    “你先放了我们,我就说!”男人一脸不屑,连眼神都不愿意给陈凯一个。

    “呦呵~这世道真是变了,囚犯都能谈条件了,行!不给你几分脸面,你也不知道小爷叫什么!”

    陈凯一拳头砸在男人的肋骨上,没断,最多也就是碎了一丁点。

    “哦……噗……”

    “还想再给你点脸吗?”陈凯握紧了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看着他流着哈喇子痛苦的脸,陈凯一阵痛快!

    “别打他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们就是了。”女人开口求饶了,她脸上的黑布随着她的扭掉了下来,露出一张标志的美人脸,不过比起莹莹来,还是稍逊一筹。

    陈凯敢肯定他没见过此人,虽说谈不上过目不忘,但是这样的美女他见过一定不会忘的。

    “你是谁?”陈凯确定认得她的声音,还有她的眼神似乎……

    “臭小子,昨天才来我店里买衣服,今儿个就不认识人了?”妙龄女子一开口,陈凯终于想起了她。

    昨天那家成衣店的老板娘竟然就是她!

    陈凯在她脸上拧了两把,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自言自语,“昨天不是这张脸啊,难道你有很多张脸吗?”

    “臭小子,敢吃老娘豆腐,活腻了!”女人一脸的脏话,跟她这年龄实在不搭,陈凯也不是傻的,早就猜到了她昨天待着人皮x面具。

    不只是她,昨天店里打杂的小二也是面前这男人假扮的。

    穆老头可不愿意耽搁时间,将陈凯推到一边,用刀指着两人问了一些基本信息。

    他们二人不是夫妻,而是情人。

    这个结果让陈凯大跌眼镜,不为别的,就因为这男人的长相寒碜了不止一定半点。

    男的叫张岩,女的叫周燕,两人是同村,且都是一个行当。

    周燕之前嫁给一个财主做了小妾,也是命苦,老头两腿一伸,断气了。

    她用得来的财产到这里开了一间成衣店,担心自己的美貌惹来麻烦,于是就装成了中年妇女好躲过桃花。

    两人名为开店,实为物色目标。昨日陈凯在他们店里买了几套麻衣就丢给她一锭银子,而且头也不回地要找钱。

    这很容易就让陈凯成为他们想要劫财的目标。

    若他们只为劫财倒好,只怕他们想要的是是自己的命。

    “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穆大爷回过神来,想起了他们先前说的那句威胁。

    “哪句?”

    “少她娘装傻!既然听说过我的名号,就该知道我说话从来不问第二遍,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穆老头将刀子在两人面前晃了晃,根本不需要怎么样的眼神,就足够让他们吓破胆了。

    “我想起来了,您是不是要去二道湾?”周燕试探着问道,眼里带着跃跃欲试。

    陈凯在心里嘀咕,他们要去哪儿,只有他和穆大爷两个人知道,她就算要蒙人,也得找到个好蒙点的。

    可谁知,穆大爷居然没有反驳,而是锁紧了眉头打量着两人。

    “您别误会,我们可没有跟踪你们,只是有不少人在找这地方,而我两正好住在那附近,所以就……”

    “赚了不少指路费吧?”陈凯一看她那样就知道一定是拿了不少好处费,难不成现在还敢伸手跟自己要?

    “你这小子会不会好好说话,我们是贪财,可不能为了这几个小钱,把金山银山给推出去吧?你放心,我们指给他们的都是假的路线,这些人指不定现在已经被狼叼走了。”

    周燕说这话时,眼睛都不眨一下,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最多摸过妇人心啊!

    “听你这话的意思,死要卖给我们真消息?”这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真当他陈凯是冤大头了?

    “你误会了,她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带你们去,只不过你们得付这个数!”张岩竖起三根手指,笑得那叫一个奸诈。

    “这是多少,三两银子?”陈凯故意捉弄他,竟然用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直接弄死他,已经是他在行善了。

    “呸~你睡个女人也不止三两吧?!”周燕媚眼往上一番,嗔怒道。

    “谁说的,小爷我睡女人从来都是免费的!”笑话,在一个女人面前,他还能不为自己长点脸?再说了,他睡自己的老婆,确实不要钱。

    “真的吗?哪儿有这样的好事?”张岩也不知是不是缺心眼,这时候竟然问出了这话,陈凯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你个死色鬼,就你这样板,给人家这钱也没人愿意给你睡!”看到自己的情人这么不要脸,周燕气得胸脯高耸,张嘴就骂。

    “全都给老子闭嘴,想睡女人也得有这么命!”穆老头都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对这个话题自然不感兴趣。

    “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乖乖带我们去那里。二嘛,死在这儿!”

    “等等!有没有第三个选择?如果我们死了,你们绝对进不去,那里设置了机关,我们小时候去玩捉迷藏时发现的,张岩差点丢了命,这条腿就是那时候没的。”

    周燕担心他们不信,特意指了指张岩这条残腿。

    “所以我们到现在还没忘,只要你们付三十两银子,我们就带你们去,怎样?”

    “小子,你说呢?”穆老头这时候竟然将权利交给了陈凯,这让他始料未及。

    “三十两就三十两,不过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这样吧,你留下,她跟我们走,事成之后付钱!”陈凯指着张岩说道。

    他是这么想的,女人对付起来总比对付一个男人容易,而且认路也用不着两个人。

    对于陈凯的提议,穆老头没意见,张岩和周燕一合计,也没意见。

    所以陈凯就将张岩单独捆成一团,仍在角落里,再往他嘴里塞上一块布。

    周燕也没能恢复自由,陈凯在她手上、脚上全都绑了绳子,捆地跟粽子也没什么两样。

    “这让我怎么走?”

    “你不用走,我抱你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