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章 反客为主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4:13本章字数:3331字

    陈凯扛起周燕朝门外走去,美人在怀,芳香扑鼻。

    本来也没什么,只是周燕故意用绑着的手在他怀里撩拨,让陈凯分了神。

    啪嗒一声,周燕摔在了地上,哎呦一声还没喊出来,就被陈凯捂住了嘴。

    “千万别叫,不然我让你永远叫不出来!”

    呵~想引诱他?她这点姿色除了身材曲线能跟莹莹媲美之外,别的地方,一分不值。

    周燕被陈凯彻底吓唬住了,她以前见过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对她存了心思的,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例外。

    “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草,之前还叫他小子,这转眼就是小哥了。

    “陈凯。”他也不矫情,说完了自己的名字,就到了马车边,将周燕往里一扔,他也跟着上去。

    “陈凯哥难道不知道对女人要怜香惜玉的吗?”周燕这一摔可不轻,幸好里面垫了褥子,不然非疼死她。

    “那也得看是块什么玉啊!”陈凯靠在边上,角落里的油灯照亮了彼此的脸,他能看见周燕的脸上多了一丝嘲讽。

    “是啊,是得看这是一块什么玉……”周燕开始喃喃自语,说起了她的过去。

    她的声音很脆,且带着点点悲伤。

    陈凯一晚上没睡,现在天色还暗着,离目的地还又不少路,他打了几个哈欠就渐渐睡过去了。

    朦胧中,他听见周燕说,她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亲娘死了,她爹娶了后娘进门。

    没几年,就把她嫁给了南方的老财主,还骗她爹说是英俊潇洒的公子哥。连正妻都没份,做了人家的小。

    没几年,那老头死了,她想回家的时候才知道她爹也在前不久过世了。无奈之下,靠着这几年攒下的银子,开了个店,做起了盗匪生意。

    再后来,她似乎还说了有关张岩的事,不过那时候陈凯已经困得不行了,根本没听到。

    这一觉醒来,马车还在行驶着,陈凯翻了身还想再睡会儿,却意外地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这一摸手感还挺好,就再次捏了几把。

    陈凯想着也许是梦到莹莹了,这么多天没见她,梦到她也很正常。

    真实的暂且吃不到,在梦里占点便宜也不错,于是,他那双手就开始不安分了,这真实的触感让他更加捏得起劲。

    只到听见一声轻笑,他才如醍醐灌顶,从睡梦中吓醒。

    “咯咯咯~陈凯哥你也太热情了,连睡觉都不老实!”原本应该被绑着的周燕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绳子,衣襟半敞地靠在他旁边,小脸上染着羞红。

    “你……”

    “你以为一根绳子就能困住我?你也太小看我了。”周燕将绳子套在手上把玩着,眉宇之间又恢复初见她时的风尘味。

    难道昨晚的那些,全是他的幻听?

    “你没有趁机杀了我,不会仅仅只是为了那三十两银子吧?”陈凯岔开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毕竟刚才他真有可能是对她做了某些不太好的事。

    不过他可以保证,那绝对不是故意的。

    不过他很奇怪一点,自己身上的银票足以让周燕动心了,她大可以用寸芒将自己杀了,再拿走银票,难道是因为忌惮穆老头?

    “哼哼~你看一眼前面就一知道了。”周燕帮助陈凯撩起车帘,映入眼帘的不是穆老头那副廋弱的背影,而是一个精壮的男人。

    他转过脸来时,陈凯看见了张岩那张丑陋的脸。

    靠!又一次被算计了!他就说之前怎么会那么困,原来还是上了他们的当。

    只是他好奇的是,穆老头那么精明,怎么也可能会上这对鸳鸯大盗的当?

    “说吧,想怎么样?”

    陈凯倒是镇定自如,虽然在心里骂娘,但是面儿上,却是淡笑着看不透他的心思。

    “很简单,穆老头那一份,我们两顶了。我们负责带你到门口,里面的事给你处理,东西五五分。”

    周燕一句话,让陈凯心里激起千层浪。

    这女人的意思是穆老头被他们取而代之了?而且在墓中还要他一个人出力,得来的东西却要平分,难道说他看起来很像冤大头?

    陈凯沉着脸不语,周燕以为他是觉得分成太少,就在一旁劝着,身体有意无意地凑到他身上,用胸脯挤着他的手臂。

    “你要是收了我,我跟你合起来可就是大头了,怎么样?”

    周燕突然降低了音调,在他耳边说道,轻柔的哈气并没有让陈凯觉得内心痒痒,反而愈加厌恶。

    送上门的东西,他向来不吃。

    “你不怕你男人吃醋?”陈凯用手揽在她腰上,肆意地在上面抚着。

    “讨厌!他又不是我男人,我男人早就死了,我爱跟谁就跟谁!”周燕感觉到了陈凯对她有了意思,更加热情起来,只不过她还没怎么着呢,就被腹部的刺痛怔住了。

    涂满胭脂的脸瞬间凝聚了,她脸上的笑意被恨意所取代,双手缓缓地举到了头顶。

    “小哥,你这么对我就是你的不是了,我都把自己托付给你了,你还这么对我!”

    “别介~别人用过的我真心没兴趣,还是留着给你那位瘸子哥吧!”

    “停车!”陈凯大喝一声,将车帘聊起来,让张岩看到周燕的处境。

    寸芒的剑尖已经没入周燕的衣裙,嫣红的血珠透过布料渗了出来,染红了一片。

    “放了她!不然让你和那老头一样淹死!”张岩还想恐吓陈凯,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周燕的喊叫。

    “嘶嘶~你个死人脑子,还不快听陈凯哥的,你想害死我啊!”周燕一巴掌扇过去,张岩确实被打疼了,可是她自己的伤口也越来越深了。

    “人为财死,我不难为你们,下车吧,如果下次再敢算计我,我绝不手下留情!”陈凯一脚踢在张岩的屁股上,将他踢下了马车。

    驾~

    扬起马鞭的那一瞬,陈凯将周燕也丢下了马车。

    从周燕的嘴里,骗到了墓葬所在的位置,至于那些机关,将来兵挡、水来土掩吧。

    山河村,一个远离喧嚣的小村庄,想要去古墓,必须从这儿绕过去。

    这是他花了一些碎银子从一个本地人嘴里问出来的,他说二道湾子四周全是悬崖峭壁,想要上去只能从山河村绕道上去。

    他还说村子里近日来了不少陌生人,他们全都是来二道湾子的。

    陈凯想进村,可是被那本地人拦下了。

    他说村长下了令,非村里的人不准踏足村子一步。

    陈凯问其原因,他说是先前来的那些人在上脚下挖洞,踩坏了庄稼不说,还让村里的娃好几次掉进这些洞里,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娃,竟然被活埋了。

    陈凯听到这里就明白了,穆老头的消息只怕是走漏了,再加上他们这一路上磕磕碰碰的,没少耽搁,所以才让人抢到了前面。

    他在村口不远处停下,并没有进村,而是选了一条小路上了山。

    确实像那本地人所说,通往二道湾的路只有绕过村子那一条,其他三面全是陡壁,别说人,鸟都很难飞进去。

    陈凯还查看了上面的地形,发现这是一个半漏斗形的山体,若是论风水,那墓葬一定在后面那片山上。

    只是被斜梯形递增的房屋挡着,上面都看不见。

    陈凯拦住了出村前来刚农活的百姓,想花银子暂住一宿,可是那人连听都没听陈凯说完,就扛起锄头砸向他,根本就不听陈凯解释。

    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陈凯就到处寻找出路,出路没找着,反倒是找到了一支七八人组成的‘探险’小队。

    “大哥,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陈凯被两人驾着逮到了他们大哥面前,以他的实力对付两个不难,但是要对付这七八个汉子,有点悬。

    “这位大哥,我只是个过路的,并不是有意来打扰几位的,所以还是请放了我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陈凯就装起了孙子,一脸献媚的笑只惹来几记白眼。

    “放了你?想得美!”

    “小子老实说吧,你是谁,干什么,来这山上做什么?”

    几个男人全都凑了过来,凶狠的目光在陈凯身上扫视,很明显起了杀心。

    谁都不愿意到手的东西再被别人分一杯羹去,更何况,陈凯孤身一人,杀了他易如反掌。

    “我叫陈凯,是一个商人。对了,珍宝阁听说过没,我就是幕后的老板,我来这儿是因为听手下人说这儿有好东西现世。这不,我就想着先下手为强,想要采办些新鲜货。”

    陈凯笑得一脸奸诈,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奸商似的。

    “你说的珍宝阁可是珍珠的珍,宝石的宝?”八人中有一人反应了过来,言语之中带着很明显的质疑。

    “没错,在全国都有联锁,说不定哥几个还去店里倒弄过古玩不是?”

    陈凯回答完,就见问话的人朝他们的大哥走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就是珍宝阁老板?”老大似乎对陈凯的身份来了兴趣,他们倒斗的弄到东西,还是得卖掉。

    绝大多数就是卖给像陈凯那种古玩店,换得银票。

    何况,陈凯的珍宝阁现如今可不是之前的小店了,全国都有分店的古玩店少之又少,这样的合作伙伴,他们自然会高看一眼,更不会把他杀了。

    陈凯用嘴巴努了努胸口,示意身边的人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八人看到从他怀里取出来的一叠银票,眼睛都直了。

    “这东西虽然没有珍宝阁的记号,但是要是在上面写上陈凯二字,保准你去任何一家珍宝阁都能被人认出来。”

    陈凯看着他们眼睛里的敬畏,内心的虚荣心瞬间澎湃。

    “出来混,大家都是兄弟,你们忙你们的,我收我的,大家通力合作,共同发财,如何?”

    “好说、好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陈大老板松绑!”老大一脚踹在旁边人的屁股上,脸上的凶狠瞬间影了去。

    陈凯一下子就从小子转眼成了陈大老板,银票的魅力果然是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