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章 奇怪的传言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5:06本章字数:3317字

    晚清时期,南京江南省省会,也是是江南的中心。

    当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时候,有不少达官贵人为了自身安全,退居南京,其中还有不少半皇族后裔。

    珍宝阁总店在范伟的合理经营下,已经有了不小的规模,是许多达官贵人喜欢关顾的古玩店之一。

    按理说,这是好事,可是自从陈凯消失之后的第二天,有人从珍宝阁买走了一件古玩。

    没错,是消失。陈凯一定想不到,穆老头并没有将他写的字条派人交给莹莹。

    那天傍晚,就来了一队官兵将莹莹、范伟一家全都抓了起来,理由是他们倒卖假货。

    这怎么可能呢,店里的东西绝大多数是陈凯从墓中拿回来的,百分之百的真品,怎么可能会有假货?

    莹莹第一时间想到了这是有人想栽赃嫁祸,不过是想趁机没收了他们的财产。

    幸好,陈凯当初在官长上也留了些人脉,虽说都是些小兵,至少也能让她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而起。

    这件事说来也巧,珍宝店斜对面还有家古玩店,这是老字号的店了,但是因为其货源太单调,又不善于经营,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凯的珍宝阁壮大。

    那家店的老板人脉更广,后台竟然是某个皇族旁支,只要他说珍宝阁的东西是假货,那就一定是假货。

    莹莹托了人用银子上下打点,又花了一大笔钱补偿那个买家,这才免了她和范伟一家的牢狱之苦。

    但是,珍宝阁被查封,所有的东西据说都没没收了。

    那可是一大步财富,莹莹怎么可能能眼睁睁看着它落入别人的手。

    既然陈凯不在,她就得管住自家的东西。

    她让人查出了那位后台的具体消息,说是皇族旁支,不过是跟皇家沾了点亲罢了。

    此人名叫罗新富,是某位贝勒爷妾室的兄弟。

    是对面的古玩店的真正幕后老板,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明的肯定不行,只能来暗的。

    莹莹先是将罗新富最漂亮的小妾给弄到了他手下掌柜的床上,这只是开始。

    她还绑了罗新富的小儿子,把他丢在坟堆里一晚上,各种吓他,待他变得痴傻了,再送回去。

    接二连三的小把戏让罗新富抓了狂,虽然找不到证据,但也能猜到这件事跟珍宝阁有关系。

    他摆下鸿门宴,宴请珍宝阁当家的赴宴。

    陈凯不在,赴宴的只能是莹莹这个老板娘,其实范伟打算独自前来,但是莹莹执意要来,她说这是她陈家的家室。

    酒席在南京最好的酒楼,莹莹到的时候,罗新富早已经坐在主位上了。

    当他看到莹莹第一眼时,眼睛都直了。

    “来来来,快请坐。”罗新富想让莹莹坐他身边,可是却被范伟抢了先。

    “我家男人出差去了,罗老板可别嫌弃我一个女流之辈前来谈事。这位使我们珍宝阁的掌柜,生意上的事,他可以做主。”

    莹莹干净利落地介绍了情况,她或许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但是她有护身符在手,罗新富这回逃不出她的手心。。

    酒过三巡,罗新富趁着酒劲开始耍起了酒疯,他让侍卫都出去,同时也将范伟强行带了出去。

    “来,陪大爷我喝一杯。”他坐到莹莹身边,双手开始不安分。

    “罗新富,你放尊重些!”莹莹侧身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倒在他脸上,心里不仅不害怕了,反而开始冷笑。

    “不要脸的臭表子!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软的不行,他准备来硬的,可是手还沾着人家的衣服呢,就已经僵硬在原地。

    “怎么个收拾法?罗老板,你如果觉得你的手比我的剑还要快,尽管试试,大不了赔上一条贱命!”莹莹手中的匕首一直藏在裤管里,门口那些人根本检查不出来。

    “你想干什么,直说了吧!”

    “把不属于你的东西原封不动得吐出来,作为交换,这些材料我就不上交朝廷了,你记住了,若是日后再敢动珍宝阁一根汗毛,你也别想好过!”

    莹莹握着匕首的手重了几分,立刻划出一道血印。她将一叠东西放在他面前,看着他惊恐的双眼,莹莹嗤笑几声,起身离开。

    桌子上放着一叠誊抄出来的资料,有他收受贿赂的证据,也有他当卖国贼的证据,每一件都足够让他身败名裂。

    这些东西本该在他的卧室内,此刻却出现在她面前。

    在这个乱世,只有拥有绝对的手段,才能保护自己,这是陈凯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此刻他一定不会知道,他当初的想法不仅保住了珍宝阁,也保住了她。

    第二日,珍宝阁重新开业,并让利大酬宾,凡是在店里购买古玩的,都可以享受折扣。

    这新型的让利活动,让珍宝阁的名声再次彻响,也让不少的达官贵人前来消费,成为珍宝阁的上宾。

    现在若是罗新富还想挑事,只怕也得掂量掂量珍宝阁那些个贵宾了。

    莹莹的地位也在这次事件中奠定了基础,谁都知道珍宝阁的老板娘也不是个小角色。

    天蒙蒙亮,陈凯一行人走了一夜才走到了山坳里,眼看着前面还有一座大山挡道,几人决定先歇歇脚。

    深山里的风很是冻人,几人又不敢在山里燃火,只能干挨着。

    人多了话题自然就多,寒九那帮人开始讲起了荤段子,还有意无意地瞥向周燕,当他们知道张岩是周燕的情夫时,纷纷表现出了羡慕嫉妒恨。

    长得这么寒碜,配跟他们抢女人吗?

    其中一个胆子肥的,趁张岩去远处方便的时候,他凑到周燕身边开始勾搭。

    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见张岩慌慌张张地从林子里跑出来,手上拉着裤头儿还没来得及套上。

    “鬼……有鬼啊……”

    “你发什么神经,丢人现眼的东西!”周燕走上前一伸手就赏了他一个耳刮子,身后那群男人全都往后缩了几步,或许在他们的观念中,女人都应该是小鸟依人的。

    “真的,我真的听到了女人的哭声,甩都甩不掉!”张岩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还将自己的后背转过来对着众人。

    他的外衣上有几道清晰可见的痕迹,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抓破了衣料。

    “这蹲在那里,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哭声,时远时近,我以为只是幻听,但是突然背上被什么东西抓伤了,刺啦啦的疼。”

    张岩心有余悸地回忆起刚才的动静,但是很快就有人提出了疑问。

    “若真是像你说的,为什么我们听不到那阵哭声?还有,这些伤痕只是划破了你的衣服,背上根本就没有伤,怎么会疼?”

    寒九其中一个手下撩起了张岩的衣服,后背上一片光滑,根本就没有伤痕。

    “我看你是自己胆小,又正好被什么植物勾住了,这才出现的幻听吧?”

    这些人原本就嫉妒张岩的好福,现在抓住了机会,当然要好好整整他。

    “不是!我再说一遍,刚才我确确实实地听到了女人的哭声,就在我的耳边,绝对不是幻听!”

    张岩急了,对着众人吼道。

    “好了好了,都别争了,我们这么多人呢,难道还怕一个鬼混?”陈凯站出来调节这场口舌之争,他提议大家一起去看看,到时候自然就明白了。

    人多了,胆子自然就变大了。几人来到张岩方便的地方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发现。

    倒是先前跟张岩斗嘴的那人,一脚踩在了一坨屎上,骂了半天。

    所有人都觉得张岩在撒谎,想要用鬼神之说吓走他们,好独吞财宝。

    但是陈凯并不认为,他见识过这类东西,一旦跟上,将会不依不饶。当初要不是小狼救他,说不定他早就被吸光了阳气。

    穆老头不知何时与他并肩走着,他的侧脸看起来很像一种动物,尖嘴猴腮的大师兄。

    “小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穆大爷说笑了,就我这种眼力能看出啥,倒是您,见多识广,不如跟我念叨念叨?”

    一老一少玩起了躲猫猫,打太极的功夫谁也不比谁弱。

    “你听说过前不久发生在直隶的事没有?”穆老头点燃了旱烟,似乎是打算跟他好好唠唠。

    “没有,乱世里,南北来往的人不多。”陈凯回想了一阵,确实没想出点什么名堂。

    “前不久,有几个人找到了这地方,连边都没摸到呢,回去一个个全都疯了。”穆老头狠狠吸了一口烟,之后又吐出一圈烟来。

    “疯了?真疯的还是假疯?”陈凯设想到一种可能,若是这些人真的疯了,那这个消息又是谁传出去的?穆老头、寒九他们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这儿。

    “谁知道呢。”穆老头模棱两可的回答结束了这次谈话。

    陈凯一路上都在琢磨着这件事,直到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

    二道湾之所以叫二道湾是因为它有两道非常险峻的陡坡,整座山脉从远处看就像是两个驼峰。

    陈凯他们现在就处在第一个‘驼峰’的凹地位置。

    一具尸体挂在树上随风飘荡,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跟树枝。

    几人围了上去查看,毕竟碰到这种事,不是什么好兆头。

    陈凯看了看尸体,死的是个男人,年纪不大,也就二三十岁,一身强壮的肌肉此刻硬邦邦的像块石头。

    他的双眼紧闭,舌头也没有伸出来,一看就知道并不是被吊死的,而是死后被人吊上去的。

    陈凯好奇的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要知道这个男人的分量可不轻,他要将人托起来,再吊上去,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

    至少陈凯觉得以自己这样的身高和体重,绝对办不到。

    他还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死者的外衣被人脱了,里面的单衣非常破烂,几乎露出了大半个后背,上面有几道非常明显的抓痕……

    穆老头的视线同样在上面停留了两秒,最后继续朝山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