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 又死了一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5:20本章字数:3305字

    几人又往前走了几百米,也是一颗大树下,他们再次看到了一具尸体吊在树下。

    这一次,有人慌了,当然是寒九那队人其中的几个。

    “老子来之前就跟你们说了,临阵退缩只有一个结果,若是你们不想像他一样被吊死,就别整这些没用的!”

    寒九几句话就让这些人的退堂鼓咽了回去,他们知道寒九的手段,而且还有陈凯他们四人在,若不是其他人团结起来,绝对捞不到好处。

    “九哥,兄弟们害怕也是正常的,不过这些其实都是人为的,只要是人做的,我们就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

    陈凯适时地出来调节,在这几拨人中,他成了中心点,若是发生了内斗,对整个计划都没好处。

    “陈老板说的对,加速前进,争取在晚上到达那最高点过夜!”

    寒九经陈凯这么一说,更加有信心,眼看着那座高封就是眼前,只要再爬一天一夜,就能到墓葬所在了。

    之后的路上,每隔几百米或几千米都会有一具尸体,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死后被挂上去的。

    从死亡时间判断,最长的挂了有好几个月了,尸体都被蛇虫鼠蚁啃完了,只剩下一具骨架飘荡在林子里。

    白天倒还好,不过是些死人,没什么好怕的。

    但是天色暗下来之后,好几个人都不肯再往前走了,说到底,还是心虚。

    寒九也没法子,和陈凯商量之后,决定原地休息,等天一亮再走,如果明天走得快些,到傍晚应该就能到了。

    大家都走了一天,都走累了,基本上铺上一层东西就鼾声四起了。

    陈凯睡不着,就躺在一颗树杈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一阵轻响从稍远处的灌木丛传来,那里是周燕和张岩休息的地盘,难不成这时候了还有心思整那些?

    陈凯叹息一声,继续望天,其实他也挺想莹莹的,这一走就是大半个月,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生气。

    呼哧呼哧~一阵异响彻底惊扰了陈凯,他放眼望去,所有人都睡着了,就连穆老头也睡在两个树中间的吊床上已经睡熟了。

    听着动静也太大了吧,难道张岩真有那么强的实力?

    不对啊,若真是那样,为什么听不到周燕的声音,就算她再能忍,也不该半点声音也没有啊。

    陈凯这时候已经走到了灌木丛前面,他正要上前,一脚踩在一个人身上,滑了一下,整个人都扑了上去。

    “哎呦~”一声痛苦从身虾传来,而且紧接着又惨叫一声。

    陈凯一听声音,顿时就懵了。

    但是当他接着月关看到自己的手按在哪儿时,脑子一阵充血。

    惨叫声是这里唯一的女人周燕发出来的,因为他踩了人家的手,而后面那一声尖叫,是因为他袭了人家的胸!

    不过既然周燕没去那后面,那刚才的动静又是谁发出来的?

    还没等陈凯的脑子里冒出更多的猜测,就看见几个身材大大的影子飞箭般隐入密林。

    周燕的尖叫声将周边的几人都吵醒了,有人点燃了火把,瞬间眼前的一切都变亮了。

    陈凯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应该说是他的手上,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没有从周燕的胸口移开。

    “刚才一不小心,滑倒了,呵呵~~”看着众人的眼神,陈凯就知道自己的解释跟掩饰没区别,倒不如闭嘴算了。

    不过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从他身上撤走了。

    灌木丛后面露出一双腿,虽然如此,但是众人还是认得他的裤子。

    张岩。

    只所以这么快就认出了,是因为他昨天拖着裤子从林子里跑出来,记忆深刻。

    当他们绕到灌木丛前面时,果然是张岩。

    他的脖子上套着几根藤条,好几根藤条散落在地上,跟之前看到的那些人一样,有人想把他吊在这个树上,只是还没来得及。

    穆大爷上前看了看,他已经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寒九将询问的目光投向陈凯,这里除了他和周燕,似乎没人更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从他们眼神中,陈凯还看出了一点,他们怀疑是他为了得到周燕,将张岩杀了。或者,是伙同周燕将张岩杀了。

    总而言之,这脏水是泼在他身上了。

    “事情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影子,长得很高大……”

    陈凯比划了几下,发现众人的目光依旧带着怀疑,就连周燕看着他的目光也就是透露着猜忌。

    “好吧,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杀了张岩,我又是从哪里找来这些藤条的?你们四处看看,这密林里方圆几百米都没有这东西,我总不可能会飞吧?!”

    陈凯十分气愤,好端端地被人冤枉他杀人,如果真是他杀了,倒是省事了。

    “人,不是他杀的。”穆大爷这是开口替他解了围,他是这一行的前辈,谁也不敢质疑他。

    穆老头将张岩的尸体翻过来,众人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陈凯却知道。

    果然,他的背上有两道痕迹鲜明的抓痕。

    张岩的死让这支队伍显得很沉闷,但是很快就因为周燕的单身而变得活跃起来。

    如今,她的男人死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勾搭她,就连寒九也不例外。

    陈凯和穆老头走在最后面,脸上的神色很相似,都很凝重。

    正午,几人正在努力地爬坡,只要翻过这个斜坡,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可是看着容易,做起来却难。

    陈凯拿出一根绳子绑在自己身上,另一头丢给穆老头,周燕看到了,也要求系上。

    如此,三人就真的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陈凯让穆老头走在最前面,周燕中间,他走在最后。三个人的重量能保证在脚下打滑或是其他情况下,不会摔下去摔死。

    他也提醒寒九的人,让他们也系上绳子,每几人组成一队,可是他们都嫌这方法太麻烦就没用上。

    陈凯三人在配合下走得很顺利,一晃眼,就把身后的人落在后面了。他正要扶着身边的树往上走,一声惨叫声让他分了神,脚下一滑,直直往下掉落。

    “你个兔崽子,你干什么玩意呢!”

    绳子被拉住了,陈凯连忙抱紧身侧的大树,幸亏穿了很厚实的棉裤,只是擦破了裤子,不然非见血不可。

    他抬起头,穆老头正对着他吹胡子瞪眼的,周燕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树干死死瞪着他。

    “你们没听到什么声音吗?”

    “你看看你脚下,这时候还有心思管别人,快走!”穆老头这一路上很少发脾气,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陈凯再次看了一眼山下,群山似乎都被踩在了脚下,顿时觉得凌云壮志,可是一旦看向斜坡,陈凯的双脚有些发软。

    这要是突然掉下去,当真是粉身碎骨。

    他不再受身后的惨叫声干扰,一门心思往上面爬去。

    一个时辰之内,他听到了四声惨叫声,不用猜也知道,寒九那帮人最多只剩下四个了。

    当气喘吁吁的他想对前面两人提出休息一会的时候,眼前突然被一个黑影覆盖,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背已经撞在了一颗大树上,且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陈凯的嘴型依然保持着张开,却只剩下了痛呼。

    当他下意识地抽出寸芒时,眼前一亮,黑影消失了。

    陈凯四处张望,除了自己面前的这一双脚印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没事吧?”周燕抱着一颗大叔看着他,脸上的惊慌还没来得及隐去。

    “刚才那东西是什么?”陈凯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从她的眼神里,陈凯看到了恐慌和震惊。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晃,就从眼前过去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周燕说话显然有些语无伦次了。

    也对,她之前只是一个盗贼,就算杀过人,也只是个女人罢了。

    陈凯再一次想到了莹莹,若是有她在,这一趟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小子,走快点,要不然到了晚上有你受的!”穆大爷站在离他二十米远的山坡,此时正低头看着他,神色复杂。

    陈凯刚才那一击撞得不轻,心肝肺都差点被撞出了。他打算等走到了平地上,再好好回忆刚才那情景。

    正在这时,又是一声惨叫声传来,正是陈凯的左下方反向,又死了一人。

    如果陈凯没记错,刚才那个黑影正是从他的左下方消失的。

    脸上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的脚步又乱了一步,他忽然想起刚才被黑影袭击时产生的痛楚,可是当他用手一摸,什么也没有。

    心事重重地走了小半天,陈凯终于到了第二个‘驼峰’顶上,可是却连墓葬的影子都没看到,难道消息有误?

    不管了,先喘口气再说,陈凯将腰上的绳子解下来的时候,发现靠近他身体的那一段绳子上,有一道明显的抓痕,这是刚才那个黑影留下的!

    更要命的是,这个抓痕微微泛着黑色。

    有毒!

    陈凯突然想到了张岩和那些尸体背上的抓痕,全都是泛着黑色,而且昨天夜里他看见的那些黑影也是像今天看到的那些一样,高大、迅猛。

    陈凯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脸,三道凸起的抓痕在指腹下非常明显。

    他得尽快解毒,不然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但是此时穆老头和周燕都在,他不能拿出通宝。

    正在他纠结着如何才能避开两人,解了自己身上的毒时,有人叫了他一声。

    “陈凯,你过来看看。”穆老头指着一处地方让陈凯过去看。

    他可以侧过身子,将有伤疤的一面朝另一侧。

    “看什么?什么也没有啊!”陈凯望着他指的那一片密林,没看出什么奇特的地方。

    直至,穆老头突然推了他一把,将他的身体向右转了三十度,他才发现穆老头要他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