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 进入墓室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6:08本章字数:3358字

    咚、咚、咚……

    像是某种敲击声,却又感觉有点不像,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

    穆老头似乎根本就打算理会,捡起地上的油灯继续朝过道走去。

    陈凯和其他人只好跟上,他刚要迈动脚步,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从他耳侧响起,他以为是周燕,可是转头看去,这一边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陈老板,你怎么了?”周燕走在他右侧,看见他转头看向左侧,而且不止一次。

    就在周燕问他的时候,是他第二次转头看向左侧和上一次一样,什么也没有。

    “没什么,可能是刚才扭到脖子了,我这么做是想调节一下而已。”陈凯尽量将事情说圆了,现在若是告诉他们真相,只会引起恐慌罢了。

    他们顺利地来走了一半的通道,这条通道上面没有壁画,一切和其他墓室中一样。

    走在最前面的穆老头突然止住不前,伸出他左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对着墙上一阵摸索。

    之前就提起过,穆老头的手指比别人的长出不少,而且他手指上遍布老茧,这些都是倒斗时留下的痕迹。

    陈凯看到,他的手指几乎没入墙体,至少有一节伸进了坚硬的墙壁内。

    陈凯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这是一门手艺,而且是经过很长时间磨练才能练出来的。

    经过穆老头这么一弄,面前的走廊发生了变化。

    两边的墙壁上突然多出许多的洞来,每一个洞都有婴儿的手那么粗细。

    几人将目光落在穆老头身上,既然他能找出机关,就一定能解决它。

    事实上,他们这次真的想错了。

    看着穆老头久久没有动作,寒九急了,却又不敢惹怒他,所以只好舔着脸请教他。

    没想到穆老头倒是很给脸,回了他一句,不过这回答回不回都是一回事。

    他只说了四个字,兵不厌诈!

    寒九转过头看着陈凯,后者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陈凯在想穆老头的那句话,若只是简单的机关,他肯定不会那么纠结,早就一马当先过去了。

    难道是因为卢象升在这里布置了非常难解的机关?

    陈凯还在猜测的时候,穆老头突然盯着他,因为刚才的事,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此刻被他这么一瞪,心里开始打鼓了。

    “穆大爷,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

    “根据你对他的了解,你认为他会怎么布置这里?”

    他又不是卢象升,怎么会知道!

    等等,他爹之前经常跟他讲卢象升的事,包括他的作战方法。

    卢象升幼时其实是一介文人,喜欢钻研经史,后天赋异禀,再加上他自身勤练武艺,这才得到了重用。

    曾经有人看到他练功的是一把一百三十六斤的刀,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刻苦努力,先天的天赋加上后天的努力,才促使他成为一代名将。

    只是生不逢时,他虽然善于治军,但是却不得要领,手下的士兵根本不会打仗,为了能打赢战斗,他只能勤学兵法,以智谋取胜利。

    穆老头说的没错,每一次战役,卢象升都会用巧妙的兵法改变局势,而且若是陈凯没记错,他最喜欢用的一招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陈凯想明白了这点,看了一眼穆老头,又看了看中间的过道,得意地笑了。

    穆老头这回也没吝啬,朝他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夸赞。

    寒九几人不明白他们这是在做什么,眉目传情也不像啊!

    “如果不想死的,全都跟着我!”穆老头说完,双手抓住墙壁上的洞眼,两只脚也搭了上去,像一只壁虎一样贴在墙面上。

    寒九惊呼出声,直到看到洞眼里没有射出箭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陈老板,我先上吧。”寒九精的跟鬼似得,他可不想落在最后面。

    陈凯没意见,让他先爬,只是看到他撅着屁股趴在上面的模样,陈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燕没有急着爬走,而是看着地上发呆。

    “陈凯,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往这儿走过去?”

    “待会你就会知道了。”

    陈凯卖了个关子,虽然墙上的洞被他猜中了,但是地上到底有没有机关,他现在也不好说。

    说不定这是卢象升想出来的空城计,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却足以吓得那些心虚的盗墓贼逃出生天去。

    陈凯是第四个走的,最后走的那人叫三眼,自然是外号,他是寒九雇来的手下。

    这几天相处下来,陈凯知道他之前就是个收保护费的,跟地痞流氓差不多,这才进来不到一天,他身上的那点脾气全没了。

    陈凯一个眼神,他立刻乖乖地跟上。

    洞口虽然不大,但是距离不算太长,而且只要能踩稳了,基本很容易通过。

    但是,也有例外。

    跟在陈凯身后的三眼突然用手抓住了陈凯的手臂,险些将陈凯抓落,幸好他脚下踩地稳,又在第一时间甩开了抓住的那只手,只听哐当一声,陈凯知道出事了。

    当他低头看去的时候,走廊上的地面不见了,下面是一个四五米的深坑,断剑和断刃全都到插着。

    三眼等大双眼死了,连呼救声都来不及发出。

    周燕粗重的喘息从陈凯前面响起,看样子她吓得不轻。

    看来已经不用陈凯解释为什么他们不从地面走的原因了,陈凯眼看着就要爬到头了,耳边再次传来喘气声。

    这一次,他直接不理睬,加快速度爬过去。

    四人安全通过了陷阱,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三眼,他们转弯进入墓室。

    似乎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来到墓室,陈凯几人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墓室显得很空旷,但是没有棺椁,穆老头说这是会客室。

    死人还要会客?真是扯!

    但是当陈凯绕过前面的屏风走到里面的时候,不禁被自己的口水噎着了。

    四张太师椅对立而放,上面还有两张主位,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从脸上看,应该是才死没几天。

    之所以知道他是死人,是因为他的脸上长出了尸斑。

    一声尖叫声传来,周燕捂着嘴巴指着尸体的胸口,吓得脸色煞白。

    刚才黑灯瞎火的没看见,这会儿穆老头提着油灯走过去,才看到尸体的胸口是空的。

    里面的内脏全都被人拿出来了,切口很杂乱,像是用某种钝器造成的。

    关键是,取出内脏之前,这个人还没死,他是被人绑在椅子上,剖腹而死的。

    “是他?”周燕突然嘀咕了一声,引来了其余三人的目光。

    “他前些日子来过我店里,所以我才会有点印象。”周燕说,这人出手也很大方,不过他身后跟着五六个兄弟,所以她和死去的张岩没敢动歪脑筋。

    当时这男人还说等回来的时候,再到周燕的店里买几身新衣服,没想到横死在这儿了。

    周燕说,现在想起来,之前挂在树上的那些尸体就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

    看他的死法和外面那些干尸,陈凯觉得这个古墓里应该还有别人。

    穆老头提着油灯走向边门,才一进去,就跑了出来,且嘴里喊着快逃。

    是什么东西让他都表现出了一丝惊慌?

    当陈凯看到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半的怪物时,原本打算逃命的双脚已经停下了。

    两米多高的怪物手上带着一串东西,那东西可是他的命。

    没错,正是他那三枚通宝。

    他敢肯定抢走这东西的不是这货,也就是说,这玩意还不止一只。

    全身被毛发挡着,包括它的脸,强壮的四肢和敏捷的身手有几分像猴子,但是又不是真的猴子。

    因为,它的眼睛是蓝色的,幽蓝色,如同地狱冥火。

    “山魈!这里果然有这东西!”穆老头似乎很兴奋,他刚才进去的时候只感觉到了一阵飓风,和一个庞大的身影,却没想到竟然是山魈。

    “这是什么玩意儿?”陈凯从来没见过山魈,只是在很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讲起过,大抵也是为了让他们几个毛头小子听话点,不然就被山魈抓去开膛破肚了。

    “这可是有灵性的大家伙,千万别激怒他,不然它一定会把你摔死!”

    “若是一定要激怒呢?”陈凯瞥了眼穆老头,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山魈身上。

    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一定要过去。

    “那你就惹吧,待会老子我替你收尸!”

    穆老头这个没人性的,竟然坐在最末尾的椅子上打算看戏。

    他陈凯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想看戏,先买票!

    几人还没明白他嘴角的邪笑是什么意思,就看见有一样东西朝着山魈的手上抓去。

    只听见一阵尖锐的吼声从山魈嘴里冒出,随即它庞大的身影朝着陈凯飞扑过去……

    陈凯从玄月抓上取下通宝,迅速套在脖子上,身体已经朝着最末尾的椅子躲去。

    几人的视线全都落在山魈身上,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你个狗东西!”穆老头叱骂一声,双脚跃上椅子,在山魈的爪子到来之前,一个后空翻跃到了地面。

    “穆大爷,这儿交给你了,我去找别的出路。”陈凯说着就朝旁边的小门冲去。

    刚才那只山魈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希望不要再见到这种大家伙才好。

    理想总是很美好,但是现实却……

    陈凯前脚才进去,就被一个黑影笼罩住,这回他早有准备,用玄月抓朝着角落里射去,他的身体像一只风筝,朝那个方向飞去。

    就算是山魈的速度也只能扑了个空。

    看着他嘶哑咧嘴地朝自己冲过来,陈凯来了一个逆袭,蹲下身朝着山魈冲去。

    他手上的寸芒划开了山魈一道大口子,猩红的血液瞬间沾满了他的手。

    陈凯没有恋战,讨了便宜就撤,他转身看了一眼穆老头,发现他对付山魈并不为难,而待在一边的周燕和寒九已经没影了。

    “穆大爷,我可不是丢下去你啊,我去追那对狗男女,你快点追上来!”

    都说做了表子还想立牌坊,想不到他陈凯也有一天会这么做。

    这是为了报手背上的仇,他现在有通宝在手,也就不问他要利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