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6:27本章字数:3261字

    陈凯穿过小门发现这是一个练功房,周燕和寒九并不在这儿。

    之所以肯定这是一件练功房,是因为卢象升练功的大刀就放在角落里。

    铁锈斑斓,通体作古铜色,陈凯伸手试着把它提起来,这纯粹是为了验证他爹的给他讲过的故事。

    没想到,他两只手都用上,也只不过将兵器移动了一丁点。

    陈凯发现角落里有不少动物的粪便,还有些稻草之类的,原来这地方是人家的窝,难怪一连撞上两只。

    陈凯还想继续看看四周,却发现后来跑出来的那只山魈又回来了,他赶紧钻进了边门。

    这扇门只有一个人可以通过,对于山魈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只能看,不能进。

    陈凯回想了一下,当初抢走他东西的正是眼前这只山魈,难道它是抢走东西是为了讨另一只山魈的欢心?

    陈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再次提高了不少。

    他朝着堵在门口的那只山魈踢了一脚,转身去找周燕和寒九。

    其实他早就怀疑这两人有一腿了,不过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他们哪里来的机会?

    呼哧呼哧~

    清晰的喘气声打断了陈凯的思路,他的脚步也随之停下,前面是空无一人的过道,这条过道很窄,应该是应急过道之类的,如果两个人并行的话,很难通过。

    那间墓室内的打斗声还能听到,说明穆老头还在那儿,那这声音……

    回想起之前听到的那几次,陈凯决定不理会它。

    他继续朝前走了十步,每一步落下,喘息声就会在一秒响起,他走了十步,喘息声正好响了十次。

    陈凯忍无可忍,霍然转过脸去,无尽的黑暗朝他袭来……

    夜色浓重,暗红的月光如同从尸体身上流出来的黯黑色的浓血,血丝一样的线条,将天空划分成了无数个形状。

    陈凯看着自己身边陌生的环境,他突然感到手足无措。

    他记得他在墓室的过道中,那条过道很窄,却很深。

    里面只有他一人,还有那一声声喘息……

    再看脚下,一双脚底鞋,一条棉裤,再上面就是战甲,他最熟悉的锁子甲,中间还有美玉穿行。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穿着布衣,还是在周燕的成衣店里买的。

    陈凯扬起手掌给了自己一巴掌,他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幻境中。他曾经听独孤道人说过,有些墓非常蹊跷,前一刻还在墓的东边,下一秒,竟然在了西头。

    这其实也不难解释,有些东西能使人产生幻觉,再通过机关将人移到另一处,这样的方式其原理解读起来并不难。

    可是脸上的疼痛让他觉得匪夷所思,这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

    陈凯不信,他又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发现触感也是真实的。

    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一名同样身穿战甲的男子出现在陈凯面前,此时,他发现眼前的场景突然变了。

    不再是荒山遍野,而是尸横遍野!

    入眼的色彩是真正的血液,腥风血雨的战场上,到处都是马革裹尸的战士,他们都穿着明朝的士兵服饰,手里的兵器还死死地握着。

    他的脚下是堆积如山的断肢,每走一步,都能踩到一具尸体。

    他这是在哪儿?这里究竟是哪儿!

    陈凯慌了,他从小的时候,就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每当他爹给他讲那些战场上的故事时,他也总是幻想自己是带领千军万马的将领。

    可是现在,当他看到逼真的战场时,全然没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反而感觉到了窒息。

    鲜活的生命在他面前悄无声息得流逝,他却不能做什么。

    陈凯自认自己不是救世神,不会对任何人的性命都付出同情。

    但是,他是人,不是神!

    他们的惨叫让他想到了陈家村曾经的悲惨,也让他想到了自己的罪责,他想弥补,却不知道从何做起。

    “将军,您快下令撤退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刚才过来的士兵被剑击中了,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将军,从他的服饰上来看,应该是副将级别。

    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睛总是看着他?

    难道说,他在对自己说话?

    陈凯惊讶地发现自己身后几米之内都没有人影,几米之外有一整队的士兵在保护他,他是谁,自己又是谁?

    “我是谁?你又是谁?”陈凯用手指着自己的脸,问向眼前的副将。

    “将军,您怎么了,我是您的副将刘钦啊!”

    “副将刘钦?”陈凯听他爹说过此人,据说还是最后替卢象升收尸的人。

    当日卢象升被困,背负二十四矢以死,刘钦在成堆的尸体中找到了卢象升的遗体,于是用白网巾麻衣包裹,身上盖满了督师之印。

    “现在是什么年号?”陈凯大致已经能猜到了此刻自己的处境,可是还是想从被人嘴里得到印证。

    “明思宗崇帧十二年啊,将军,你到底怎么了?”刘钦焦急得在原地踱步,神色之间可见事态紧急。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陈凯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后,他的双目显现出铁血般的凌然。

    既然老天要给他这个机会,体验一番古代大将的风采,他何不顺从天意呢!

    “我军现在处在何处?”陈凯蹲下时,看到了铺在地上的地图,上面简略得写上了作战计划。

    这应该是卢象升随身携带的地图,陈凯的脑子里飞快回忆着他爹讲过的那些故事,不管真伪,不管有没有用,他一股脑儿地全都记了起来。

    “回将军的话,前面就是蒿水桥了,卑职认为敌人火力太猛,还是请将军先撤!”

    “不行!现在撤的话等于将后背让给了敌人,损失会更加惨烈。”陈凯矢口否认了刘钦的提议,他记得卢象升最后死的地方就是在蒿水桥。

    老天让他来明朝,难道就是让他代替卢象升死一回?靠,那可是二十四箭,全身插得都跟刺猬一样了,老天对他也太不公平了。

    突然,一阵炮火在离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炸响,清兵主力已经奋力杀上来了,他若是再不采取行动,只怕比原先的卢象升死得还要再惨烈些!

    “传虎大威、杨国柱速速前来听命!”陈凯将命令传达下去,立刻有传令兵前去叫人。

    他趁机将思绪理了理,比起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陈凯记得卢象升让刚才他所传唤的两员大将,一左一右夹击敌人,不过按时间推测,他要到明日才下这个命令。

    陈凯觉得卢象升这一招棋走晚了,若是能早点夹击敌人,就能拖延敌人的进攻速度,也能退至蒿水桥后面的平原。

    一旦他们回到平原,大炮的威力就没有那么明显,因为他们的士兵不会像现在这般集聚。

    而且卢象升这边的炮兵也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陈凯还在思索接下来的布局,虎大威和杨国柱已然到了跟前。

    “虎大威、杨国柱叩见将军!”

    “废话少说!虎大威帅左、杨国柱帅右,左右夹击,拖住敌人的脚步。记住,不可硬拼,以保存自身战斗力为基础!”陈凯想也不想就将卢象升的命令修改一番命令下去。

    卢象升自身确实是个排兵布阵的高手,但是他更时候大部队作战,想这样以寡敌众的战斗,仅凭一味的以一死报国,根本不可能打赢。

    “是!”

    “是!”

    两人虽然好奇今日的卢将军为何变得有些不一样,但是军令如山,两人立刻下去执行。

    陈凯又根据历史改变了几个战术,不仅将之前的奋力冲锋改为保存体力撤退,还派遣了一百多支小部队绕到敌后偷袭。

    他还组建了一支死士队伍,留在队伍的最后面,帮助撤退,并为他们留下不少的弹药。

    “将军,您也快撤吧,先锋队伍已经撤到平原了。”刘钦一直护在他身边,这是他第三次劝陈凯撤退。

    这时候,待得越久,就越危险。

    不是陈凯不怕死,而是战火连绵的气场将他内心的激情全都激发了出来,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卢象升。

    他甚至能理解卢象升‘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心情,蒿水桥本就是背水一战,明知道是死,他却能不退缩,可是这份忠城究竟为他换来了什么呢?

    捐生难表忠烈心、自留丹心照汗青!

    或许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他,认为他鲁莽、不负责任,为了取胜,不顾寡不敌众的前提,硬要坚守阵地。

    可是陈凯知道他并非是这种人,只是能理解他的人太少了。

    若是自己能为他改变眼前的时局,那会不会也同时改变了历史,那自己还能再回去吗?

    陈凯很矛盾,但是他知道,至少现在他还不能死,因为卢象升是在明日这时候才阵亡的。

    “撤!”陈凯转身要走,一匹良驹突然而至,他记得卢象升喜爱马匹,所养的马每一匹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而他最喜欢的那匹马名叫‘五明骥’。

    陈凯也是爱马之人,尤其喜爱有灵性且勇猛无敌的好马。

    据说这马还有一个典故,有一次卢象升在湖北南漳追农民军时,一时战败,追兵逼近沙河,河宽有数丈,五明冀一跃而过,从此,他成了卢象升的战马。

    陈凯一跃而上,在马上驰骋的快感让他再次感慨万千。

    身为男儿,能弃文从武,一路走到今日,卢象升的勇气和谋略让陈凯心悦诚服。

    或许,老天给他这个机会,也是因为他从小对卢象升崇拜有加,所以才想圆了他这个梦,若这个真的梦,他希望能再做得长一些。

    陈凯闭上眼睛,倾听着周围的呐喊、厮杀声,阵阵入耳。

    他似乎看到了一张张热血澎湃稚嫩的脸庞,他有感而发,喊出了阵阵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