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 梦境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6:38本章字数:3285字

    “将军,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陈凯还在琢磨这仗该怎么打的时候,虎大威、杨国柱已经完成任务回营了。

    “坚守!”陈凯坚定的吐出两个字,以五千兵马对战清兵的几万大军,结果早已注定。

    不对,是历史早已存在,除非他肯丢下这些将士,孤身逃命。

    但是他不能,卢象升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逃出去了,也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

    正如他所知道的历史那样,明朝有诸多亡锅之臣,崇祯却不愿做亡锅之君。袁崇焕的下场堪称惨烈,尸体被百姓分而食之。

    若是卢象升当日没有战死,只怕也是这个下场。

    既然历史已定,他做再多也是枉然,而且他不想永远待在明朝。

    “将军,末将护送您突围,现在走还来得及!”虎大威提出让陈凯一个人逃命,若是真的卢象升,差点没砍了他的手臂,不过陈凯不会。

    “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好兵,更何况是本将,此役若不能赢,那就一起赴死,黄泉路上也能有个伴!”

    陈凯并没有像真正的卢象升那样,表现出怒发冲冠的势态,他只是将这一刻内心的感触道了出来而已。

    “将军,若您真有不测,九泉之下,末将愿为您开道护航!”虎大威一番话感动了陈凯,他忽然想起了在墓中遇到的那个僵尸,那身铠甲分明就是眼前之人。

    难道他真的履行了诺言,前去卢象升的墓中守墓?

    翌日,激烈的炮火轰了上来,陈凯还是没有改变历史,至少结果是一样的。

    当第一支箭射进他的身体时,他感觉一阵剧痛,但是当身上插满箭羽时,他突然感觉不到痛了……

    “陈凯、陈凯!你个臭小子,你倒是给我快醒来啊,再不醒就来不及了!”

    陈凯感觉到身体一阵剧烈的摇晃,差点把他的心肝五脏都摇了出来。

    耳边还有时轻时重的呼唤声,他听不太清,但是他知道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陈凯,你丫的再不醒,老子就把你丢出去喂山魈!”

    “卧槽,做人不能那么不厚道,我这是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陈凯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穆老头那张枯槁的猴子脸,顿时心情蔫了一半。

    果然,人的外貌是很重要的,不说赏心悦目,至少也得过得去。就这外貌,再配上幽暗的灯火,跟粽子都可以做兄弟了。

    “我还想问你呢,死小子把我一个人撂下,竟然还躺在地上睡着了,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穆老头看到他眼里的嫌弃,上来就是一顿臭骂。

    他躺在这里睡觉?谁没事会躺在古墓里睡觉,那不是脑子缺根弦,又是什么?

    不对,陈凯突然朝自己身上摸去,幸好没有窟窿,难道之前的那一切全都是梦?

    “你把我老头子当成什么人了,再说了,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加起来还没老头我多呢!”

    陈凯一醒来就摸自己的身体,穆老头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东西被人偷了。

    “你误会了,我刚才做了梦,被万箭穿心了,所以……”陈凯嬉笑两声,从地上爬起来。

    当他看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时,全身僵硬的像是一根棍子。

    “喂,你又中了邪了?”

    “穆大爷,你发现我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吗?”陈凯机械地转身,盯着穆老头,看到他眼里的疑问,他又木讷地转过身,一言不发。

    “废话!”穆老头被他这一惊一乍地弄糊涂了,这小子是撞了什么邪,跟丢了魂似的。

    陈凯敷衍了两句,和穆老头一起去找周燕和寒九,但是他心底的疑问却没有解开。

    空旷的墓室和窄小的过道,难不成他还会空间转移不成?

    此时,陈凯手腕上的青玉镯突然震动起来,也让陈凯将注意力成功地转移。

    “青玉镯?你小子还真藏着宝贝呢!”穆老头瞥了一眼他的青玉镯,脸上不阴不阳的笑意让陈凯抖了抖身。

    潜意识里他已经将穆老头归为自己的同伴,其实这是最要不得的,很容易就着了别人的道。

    穆老头到现在也不肯说是谁介绍他来找自己的,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怎么可能将生死连在他身上,陈凯下意识就开始防范他。

    “小玩意,无意中所得。”

    陈凯将寸芒捏在手上,故意将脚步落后穆老头半步。

    “你说墓室最有可能在哪个方位?”穆老头突然这么问,倒让陈凯猜不透其意了。

    凭他的经验不可能不懂明朝的墓葬特点,若只是为了试探他,那就更没有必要了。

    他虽说盗过一些墓,但从来都是跟着感觉走,很少对一座墓仔细研究过。

    所以陈凯觉得,他这是在试探自己。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对个屁!你不知道卢象升喜欢研究兵法吗?这里的格局和布置,老头我也是第一次见。”

    难得啊,竟然连直隶穆老头也有看不准的墓,也就是说此刻正是在他面前显摆的好时机,因为他们走到了一条断路上。

    原本宽敞的过道上,突然断了,前面是断壁,后面是回去的路,如何决定全凭能否找到机关。

    要是真那么容易,陈凯也不用伤脑筋了。穆老头将这第三面墙壁全都摸过了,没有机关。

    那他们是怎么过去的?

    陈凯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几个鞋印,但是都只有半个,而且沿路走来,也只有这里有这些痕迹残留。

    穆老头推测,他们是边走边用外套或者其他东西将脚印擦掉了,可能是走得太匆忙,所以才会留下这几个不全的脚印。

    连他们两个外行人都能找到的机关,他和穆老头却找不到,这岂不是笑掉了门牙?

    “穆老头,你确定你是直隶人?”陈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机关,这里就只有三面墙,除之外连根毛都没有,他索性靠着墙壁休息会。

    “你这话什么意思?”穆老头正撅着屁股在摸机关,听到陈凯的质疑,他那张猴子脸瞬间就绿了。

    确实,陈凯觉得眼前的老头虽然也很厉害,但是传说中比起来,感觉还是差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功力。

    “没什么,就是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想跟着你学几招。”陈凯转变了脸色,一副讨好的笑脸,这才没有让穆老头翻脸。

    可是他的回答却跟陈凯想象的不一样。

    “要学,就现在学着点,以后,怕是没机会喽!”

    陈凯还想继续问他,他却在这时候找到了机关。

    最简单的弹簧式机关按在墙面上,难怪老头找不到。像他这种高人,喜欢将事情想得复杂化。

    墙壁转动,露出一个洞口来,陈凯离得较近,正要抬起脚走进去,就看见尘土飞扬间,晃出一个影子来。

    “老头儿,快跑!!”陈凯认得那身影身上的服饰,正是杨国柱。

    没想到卢象升的墓中竟然有两大将军驻守,难怪这么些年,前后那么多队伍前来盗墓,都没有人能成功。

    陈凯撒腿就跑,看着前面的穆老头跑得比兔子还快,他真想弄根绳子套在他头上。

    跑过一个转弯,陈凯与停下来的穆老头撞了个满怀,陈凯比他高出一个头,所以胸口被他撞得生疼。

    “你停下来干什么,快跑啊!”陈凯扯开他,想要继续往前跑,可是看到前面的墙壁时,顿时傻眼了。

    十几分钟前,他才从这儿这条路走过,为什么现在就成了断壁?

    一定是走岔了,一定是!

    陈凯用双手朝着两边的墙壁猛敲,希望能找到机关逃出去,可是沉闷的回声告诉他,这些墙壁都是实心的。

    “别费力了,他已经过来了!”穆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柄软剑,用剑指着朝他们这边走来的人影。

    血色浓雾在通道内扩散,陈凯只吸了一点点就感觉到头昏脑涨,胃里翻江倒海,他连忙伸手抚上了三枚通宝,只要有这个在,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奇怪的是,穆老头竟然也没事,而且陈凯没看见他服用什么药物,或是借助某种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你顶住,我找出口!”陈凯不想被穆老头看出端倪来,于是用袖子遮住口鼻,趴在墙上找机关。

    可是他才转身,就听见了一声惨叫,他还以为穆老头这么不经用,竟然这么快就被拿下了。

    可谁知,转过身去时竟然看到了寒九,他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在墙壁上突然开出了一道石门,周燕站在石门口无声地尖叫,寒九正是从这个门里出来的。

    他们应该是迷路了,走着走着又从另一个出口饶了回来,没想到这么寸,赶在最危险的时候回来了。

    寒九的身体被眼前的人影抓在手上,透过血雾,陈凯可以看到尖锐的指甲嵌入寒九的身体,再挖出来的时候,还带着几根肠子……

    呕~

    陈凯再也挡不住胃里的翻腾,趴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寒九哀嚎了几声,就断了气,那人影将他肚子里的东西全都挖了出来,然后将他的身体仍在地上。

    “快进去!”穆老头一脚踹倒了周燕,迅速钻入门里,双手移动机关。

    陈凯对上他的目光,发现了他眼里的狠毒。奶奶的!竟然想丢下他,做梦!

    眼看着门正在关上,血雾中的人影似乎并没有钻进门里的打算,而是径直朝陈凯走来。

    他的脚踩在寒九的尸体,发出清脆的嘎吱声,这力度大地吓人。

    看着他手上捏着的五脏,陈凯的胃再次发出抗议。

    外面墓室内尸体也是被他挖了五脏而死,寒九得了这个下场,也是自找的。

    陈凯曾经听独孤道人说起过一种可怕的种类,叫做血尸!

    这是在人死后,怨气集聚无法发泄,最后演变成了血尸。

    他没想到是杨国柱竟然会在卢象升的墓中成为血尸,或许这也是他守护卢象升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