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7:49本章字数:3366字

    陈凯将寸芒刺了一寸,这回总算见血了。山魈吃痛,狠命地狂甩,想把陈凯甩下来。

    但是,陈凯死死地抓紧它的皮肉,并将寸芒再次刺一寸。

    嘶吼声差点将陈凯的耳朵振聋,但是好歹起效了,山魈终于不再挣扎,而是发出阵阵哀求。

    陈凯从它手上抢回了通宝,戴在脖子上,这才扫了一眼其他几只原本气势汹汹的山魈,此刻他们忌惮地盯着陈凯,却是自觉地向后退去。

    陈凯扯着山魈来到穆老头的边上,用脚尖踢了一脚他的屁股,没反应。

    他再踢,还是没反应。

    丫的,非爆了他的菊花,他才能醒来吗?

    陈凯屏住气,奋力一踢,人没踢醒,倒是把他脚下的石头给踢掉了。

    这回好了,人没叫醒,却要杀了他。

    “你、你……”一声艰难的呼唤从穆老头嘴里溢出,他的手脚全被绑着,脖子上又被吊着,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脸色爆红了。

    陈凯想用通宝的力量救他,可是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若是不救他,这都到门口了,就只差了一步了。

    陈凯犹豫了几秒,突然指着其中一只山魈,做了做手势,示意让他把穆老头放下来。

    他也是在赌,若是它们不懂,那只有他自己去去救人了。

    幸好,他又赌赢了,难道真的好运当头?

    那只山魈将穆老头扛了起来,并用爪子勾破了藤条,却并没有将他送到陈凯面前,而是扛着穆老头站在陈凯对面。

    “穆老头,你没事吧?”陈凯坐在母山魈的肩头,目光在洞内盘旋,果然是站得高看得远,这回他将洞内的线路全都记在心里。

    “咳咳~你丫的差点害死老子了,你说我有没有事!”穆老头猛烈地咳嗽着,此刻被倒挂在山魈肩头,他简直连心肝肺都要咳出来了。

    “你知足吧,要不是我,你估计就留在明朝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留在明朝?”穆老头困难地扭了两下,想从山魈身上下来,可是他的腿受伤了,又差点被勒死,这点力气在山魈面前就是挠痒痒。

    “你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梦?”陈凯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在说谎,但是同样的现象,怎么可能出现不一样的状况呢?

    “做梦?好像是做了一个梦,梦见……”

    “梦见了什么?”

    陈凯下意识地紧张起来,他真想撬开穆老头的脑子仔细看看,省的他吊自己的胃口。

    “梦见你小子对着我撒尿,还一股子骚味儿!”穆老头才说完,就换来陈凯一阵恶骂。

    好心好意救了他,竟然还不领情,真他么的不识好歹!

    “小子,你打算什么时候用你下面那只母山魈来换我?”穆老头早就看出了其他山魈的用意,想用他去换母山魈。

    “谁告诉你我要用它去换你,你放心,就你这体格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威胁,兴许他们还没兴趣留着你,等我到了外面,再把你那些东西处理了,给你送点物资过来,你觉得如何?”

    陈凯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刚刚被他捉弄过,他立马就要还回来。

    “你小子……算你狠,那些东西就当是付我的赎金了,咱们还是快离开这儿吧,要不然等其他的山魈回来,够咱们喝一壶了。”

    穆老头看了一眼洞眼外的天色,看样子快天黑了,他们最好能在天黑之前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其他的山魈?!”陈凯瞪大眼睛看着四周,担心真的有山魈偷袭。

    穆老头告诉他,山魈喜欢群居,一只母的十几只公的是一窝,它们虽然有各自的窝,但是它们居住的地方不会离得很远。

    说不定它们现在已经接受到了信号,前来围供了。

    陈凯当下决定,换人质!

    当他和穆老头走到洞口时,他才从母山魈身上跳下来,两人带着几件战利品走下山。

    一路上,两人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他们担心山魈不肯罢休,会追上来。

    事实上,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直到他们走到山坳处,也没见到它们追上来。

    陈凯和穆老头一路走到山下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两人趁着夜色想从山下的村子里通过,可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山下的民哨更多了。

    这都快子时了,他们竟然还很精神地驻守在原地,且排列地很妙,没有任何一个死角。

    “小子,要不我们来一场声东击西?”穆老头数了一下放哨的人,一共六人,分开来一个人只要对付三个,以他和陈凯的实力不成问题。

    “不行,万一惊动了任何一人,我们两个人将对战整个村子的人,你觉得你可以?”陈凯趴在土堆上,嘴里嚼着草根。

    上山的时候还有迷魂药可以用,下山可就只能硬碰硬了。

    “我发现没回你否定我意见的背后,其实早有准备,臭小子,还不快说,就等着我夸你是不是!”穆老头一阵数落,目光里却没有了原先那种不屑。

    “咳~被你猜对了,瞧见没,那个位置上的男人瞧见没有,我从这儿绕过去弄掉他,你的目标是那个。”

    “接下来,你负责左前方的,我负责另三个,干掉之后,迅速出村,这些东西你负责带出去!”

    陈凯在地上画出了六个人站岗位置的分布图,然后将位置指给穆老头看,又将带出来的两袋子珍宝全都交给穆老头。

    “第一,你对四,我对二,你有几分把握?不是我老头子看不起你,而是你太看不起我老头子了!”

    “第二,你把这些东西全都给我,你放心?”

    对于陈凯的智谋,穆老头大眼心里佩服,现在这样足智多谋的年轻人很少了,尤其是盗墓一行,都是些见利忘义的东西。

    说句实话,他现在开始怀疑龙诺所说的话,内心深处,更偏向于陈凯所说的。

    “第一,我有袖箭,对付起来快捷、方便,如果你对付三个的话,容易给他们留下时间,万一召来别人反而更麻烦。至于第二嘛……不解释!”

    并非陈凯摆谱,而是他相信穆老头能明白他的意思。别说这只是些金银珠宝,就算是再珍贵点的东西,他也不在意。

    更何况,穆老头又不是贪财的人,他之所以选择自己一起来倒斗,不过也是想借机杀了自己罢了。

    “你小子,其实比谁都精,走吧!”穆老头背上两袋子东西,猫着腰朝山下走去,陈凯也不闲着,朝另一边走去……

    夜色如雾,月光朦胧地笼罩着整个村子,给这个夜色覆盖了一层神秘。

    人影倒下,又再次站起来,没有人会发现这个短暂的意外。

    三支短小的袖箭划破了这个夜空,当陈凯和穆老头离开村子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

    两人马不停蹄地来到城外的一座破庙,这才得以松口气。

    又饿又累的两人不敢去城里,就他们现在这副相貌,指定会被人认出来。

    而且他们也决定在此分道扬镳了。

    陈凯将龙家跟自己的恩怨全部说了一遍,他并没有添油加醋,说到三兄弟死时的那一幕,他看得出来穆老头是真的伤心。

    沉默了许久,穆老头才开口,与此同时,他也已经起身了。

    “小子,这些东西全给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等等,我们说好的五五分成,你这不是让我陷入不仁不义了吗?”陈凯拦住穆老头,想把其中一袋珍宝给他,可是还是被他拒绝了。

    “老头子我看人从来不会看走眼,你这小子将来能成大器,我都是一只脚踩进棺材里的人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你拿去吧,爱怎么花那是你的事。”

    穆老头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直至看不见了,陈凯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第二天,他雇了一辆马车往南京方向赶。

    这回,他没有像上次那样赶,白天加紧赶路,晚上则投宿客栈,他可不想再遇到一个黑心的车夫。

    终于在十八天之后,回到了南京。

    他走的时候是七月初,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底了,当他出现在珍宝阁门口时,范伟几乎认不出来了。

    北方的日头紫外线较强,这些天下来,陈凯比之前黑了一整圈。

    “陈老板,你可回来了!”范伟连忙迎出来,将陈凯请到里间,并让下人去泡茶。

    “怎么了,可是我不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莹莹呢,她在哪儿?”陈凯看了一圈,没发现莹莹的身影。

    他还以为自己不在,莹莹在家呆不住,一准来了店里,所以才没有回家,直接就过来了。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你这么些天都去哪儿了,老板娘都快急死了,天天在店里等,就在前天,她说要出去找你,她说她要北上去找你,她师叔也跟着一起去了。”

    范伟将前些日子珍宝阁发生的事一一说与陈凯听,尤其是罗新富那一段,他可没少加添加剂。

    范伟一直憋着这口气没出过,就等着陈凯回来给他们出口恶气。

    他清楚很开的脾气,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绝对不会容忍有人欺负他媳妇。

    果然……

    陈凯茶都没沾口就拍案而起,脸上瞬间凝结成了霜。

    “罗新富!!我先回去了,店里你照看着!”不等范伟说完,陈凯就出了门。

    他要去找人搜罗这个罗新富的所有资料,再好好谋划谋划,决计不会让他好过。

    事实上,他不用下命令,所有有关罗新富的资料已经全摆在他面前了,送资料的人告诉他,这是莹莹一早就吩咐了的,说是将这些交给老板。

    莹莹一开始查的只是罗新富的账本,但是陈凯又派人去查了罗新富的关系网。

    有时候,借刀杀人才是最安全的,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商人来说,万一被皇族盯上了,他的店也不用开了。

    陈凯还派人通知北边沿路的兄弟,若是看到莹莹和独孤道人,立刻通知他们自己已经安全回到了南京,让他们速速回来。

    陈凯担心,龙诺让穆老头杀他不成,会对莹莹下手,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并非空穴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