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 借刀杀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8:03本章字数:3328字

    陈凯在书房内关了自己很久,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他才发现没有了莹莹,他就住再大的豪宅,也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看着眼前一堆有关罗新富的资料,他决定在莹莹回来之前,整死这个姓罗的。

    南京城来了不少有名头的人物,其中有一位就特别流弊,据说就算是南京掌权的官员,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不为别的,只听说他在宫里伺候过老佛爷。

    谁是老佛爷?谁是宫里最大的那位,谁就是。

    光绪年间,慈禧太后掌权,溜须拍马之辈一夜之间能成为老佛爷面前的红人。

    陈凯所说的那位就是在宫里当差了几十年的人,能在有生之年出宫养老的,可为数不多,由此可见他在宫里的地位。

    廋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有的是人脉。

    官员、商贾哪个不需要人脉的,就是陈凯在南京开珍宝阁时,那还不是送了商会不少的礼,这才平平安安地到今日。

    当然,对于罗新富这种善于嫉妒的小人,连人都算不上。

    陈凯从这些资料上,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有意思的事。

    这位贵人无法生育,原因不解释,从宫里出来之后买了个孤儿丫头做女儿,这是好事,能给他养老送终啊。

    而且这丫头也长得俊俏,再加上多了一层身份,这不,才十三岁,提亲的人已经排到了城门了。

    毫不夸张的说,他家的门槛都被踩烂了,这不,这些日子门口站了几尊瘟神,这才赶走了这群人。

    这些死缠烂打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引起了陈凯的主意,罗永成,罗新富的大儿子。

    他被他爹派去说亲,居然还真有了眉目,两家本来打算约定好秋后见面,眼看着八月底了,也是时候见面商议婚事了。

    不过这档口,那位贵人生病了,这病还离奇地很,到处托人找神医。

    陈凯他现在说不上包治百病,可是这一般的疑难杂症,还真难不倒他。

    陈凯让铁子放出消息,就说他家老板不仅治好了龙二爷的顽疾,还能剔骨生肉,捉鬼收魂,总而言之将他说的犹如华佗转世,不对,华佗他老人家还不会捉鬼呢。

    这牛一旦吹出去,可就收不回来了。

    不到晌午,那贵人府上派人来了。

    看到陈凯之后,二话不说,拿出一整盒金子,说是只要治好病,这就是他的。治不好,简单,人头落地。

    范伟不知道陈凯的用意,劝他不要去冒险。

    “陈老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你就说这是传言,推了再想办法……”

    “人家都找上门了,你认为还来得及?”陈凯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守着店,他则拎了一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西洋箱子,和铁子一起上了马车。

    铁子和珠儿的婚事已经定下了,再过两月,也就是十月金秋日成亲。

    陈凯也想把铁子带出来,就算不能跟他一起下地,也能帮他看个店什么的。

    马车走了没多久就停下了,陈凯知道这位贵人也是住在市中心,不过他的地段较冷清些,更适合大富人家居住。

    “不好意思了,陈老板。”陈凯才在门口站定,就有一个身高马大的黑衣人上来搜身。

    陈凯瞥了一眼,门口足足站了六个护卫,这阵势都快赶上王爷贝勒府了。

    “这个不能带进去!”护卫搜到了陈凯的寸芒,厉声说道。

    “这是我吃饭的家伙,要是没有这玩意儿,我没办法医治,你们另请高明吧。”陈凯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转身要走,但是被刚才来请他的人拦下了。

    听他自己说,他是这府上的管家,若是陈凯一定要用到这把匕首,可以让他带进去,之所以这么小心,也是为了他家主子的安全着想。

    管家还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无非是警告陈凯千万别有什么不妥的举动,否则他珍宝阁内的一干人等,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就不好说了。

    陈凯也很配合,点头应下。

    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谁曾想那护卫又从他身上搜到了袖箭。

    这玩意儿可不能是治病了吧,而且只有刺客才会携带这种暗器。

    “行走江湖,没有东西傍身怎么行?我又不像这几位大哥,身怀武艺,像我这种生意人也不容易啊。”

    面对陈凯的解释,管家沉默了许久。

    陈凯看到一旁的铁子一个劲地想笑,一个爆栗打了过去。

    “好好学学人家,真不知道你这样什么都不会的人,以后怎么保护我的安全!”

    铁子被他打得莫民奇妙,对上他的目光之后,才发现自己刚刚坏了陈凯的大事。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实在是陈凯的演技太高明了。

    “请吧。”管家这时候却突然放了行,带着陈凯和铁子走进院子。

    铁子被拦在了客厅,陈凯则由管家领着直接去了贵人的房间。

    在门口,管家告诉他,里面的人他可以叫四爷,如果四爷不问,他不能主动问别的,当然有关病情的可以问。

    里面还有他家小姐在伺候四爷,他绝地不能盯着他家小姐看,因为四爷会不高兴。

    还有……

    陈凯站在门口听他唠叨了快有小半个时辰,从进去到出来,所有的注意事项全都讲了一遍。

    要不是为了借刀杀人,他才懒得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说实话,他的资产比这所谓的贵人也不会少。

    “好了,陈先生可以进去了,切记老奴刚才所说的。”管家突然之间改变了自称和对他的称呼,倒是让陈凯有些不适应。

    磨蹭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见到这位贵人的庐山真面目了,陈凯内心竟然有些激动。

    推门而入,一阵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

    陈凯虽然不懂药理,可是从这些药味上判断,他病的不轻。

    因为这些药里边有几味毒药。

    不到万不得已,大夫一般不会给病人用毒药。这还多亏了那对鸳鸯大盗,才让陈凯在这一路上学了点分辨药材的能力。

    拨开浓雾,陈凯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女人。

    虽说只有一个侧面,但是足以让陈凯感到惊艳,才十三岁就出落地如此标志,等长大了可不得了。

    罗新富的儿子都有二十五了,竟然还想着老牛吃嫩草!

    在古代,十三岁是可以嫁人了。

    难怪说门槛都踩烂了,她还真有这个资本。

    “干爹,先生来了。”软糯的声音从那小丫头的嘴里说出来,像是清晨的凝露,沁人心扉。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从床上传来,紧接着床上的人卧起来,朝边上的痰盂内吐了口浓痰。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躺在床上,面色铁青且发黑。他的双腿似乎不能动弹,每一次移动都是靠着上身的力量。

    室内幽暗的很,也不知为何,窗户都不开,只有几丝微弱的光线射进来。

    陈凯靠近了两步,站在桌子旁,将东西放在桌上。

    “四爷,我姓陈,叫陈凯,今天过来是来为您看病的。”陈凯的语气不卑不亢,更加没有下跪。

    他说过跪天跪地跪父母,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以大夫的身份站在这里。

    “就你这小子还能捉鬼收魂……咳咳……”小丫头给四爷背上放了几个靠枕,让他嫩坐得舒服些,还拿来毛巾给他擦干净嘴角的污渍。

    就算是亲生女儿都未必有这么孝顺!

    “这跟年纪好像没多大关系吧,试了才知道有没有,四爷您说是吧?”陈凯拿出一只看相用的罗盘,在房间里四处走动。

    八骏马、十八罗汉、珊瑚树……就连凳子的面板上都嵌了玉石,跟别提那些几百年的红木家具了。

    啧啧~这手笔就算是贝勒府,也不过如此了。

    若是只看外面,绝对想不到里面别有洞天,刚才陈凯还以为自己比他有钱,现在这么一比较,还真说不准呢。

    陈凯重新回到桌子前,看了看四爷的气色,一阵叹息。

    “陈先生这番叹息是什么意思?干爹的病能治好吗?”小丫头一脸哀愁地看着陈凯,眼睛的希冀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拒绝。

    “四爷得的不是病,是蛊!”

    陈凯一言,让床上的四爷神色忽变,他刚才对陈凯还有几分不屑,可此刻却多了几丝探究。

    其实陈凯早就知道,早在三日前,宫里的御医就来给他诊断过。

    御医向来只服侍宫里面的人,外人是没机会差遣的,这也足以看出这位贵人的来头很大。

    御医诊断的结果是,找不出任何病因。

    陈凯结合了他的各种症状,再加上一些危言耸听的江湖术语,四爷和小丫头对于他所说的,已经不再怀疑。

    “陈先生,雪儿求您一定要治好干爹!”小丫头竟然直直在陈凯面前下跪,这可把他给吓坏了。

    就算不用看,也能知道四爷的脸色好不到哪儿去,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后背生凉。

    陈凯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些年,除了在墓中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其余的时候还真没有。

    “这位小姐真是折煞在下了,您的孝心感天动地,老天都会保佑四爷平安的,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努力医治!”

    果然,牛吹得多了,也是件头疼事。

    既要拍好四爷的马屁,又要安抚好眼前的小丫头,还要让人家相信自己的诚心,这戏也太难演了。

    陈凯将雪儿扶起来,自个儿又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从四爷脸上看到了满意的笑意。

    然后,他将雪儿支了出去,这才开始医治四爷。

    刚走进四爷就闻到了一股腐臭味,陈凯初步判断,这有可能是染上了尸毒。但是他不像是会去盗墓的人,又是从哪儿染上的尸毒。

    陈凯掀起了锦被看了一眼,里面散发的恶臭差点熏死人。

    他发现这跟龙二当初中的尸毒有很明显的不同,龙二的尸毒不会蔓延,只是在接触点地方糜烂。

    而四爷的溃烂却从底下蔓延,先是脚趾,然后是小腿,此刻已经到了腰上。

    幸亏遇到了自己,不然他迟早溃烂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