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章 时机未到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8:27本章字数:3318字

    包厢内,陈凯对着对面之人拱手作揖。

    “道长,您说的对,没有您就没有我的现在,但是你为何现在才出现?”

    坐在他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老神棍’。

    陈凯看见他就好似看见了救星,希望他能为自己解惑。

    “老夫又不是整天闲着没事情做,只有老夫想找你的时候,才会出现。”老神棍端着一副高人的架子,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陈凯。

    “道长,既然你让我集齐五枚通宝,就一定知道它们在哪里是吗?我到现在才找到三枚,另两枚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这件事,陈凯已经纠结了很久,此刻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老神棍身上。

    “时机未到。”道长摸了摸下巴上的长胡子,一身邋遢的道袍早已脏的不成样子,可是他的眼睛却十分清明。

    扯!若是他下一句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他一定一拳打在他脸上。

    “那什么时候时机才回到,难道等我七老八十了?”

    “稍安勿躁,你眼前可是还有一个劫要过,怎么还有多余的心思考虑通宝的问题?”老道长一语点破梦中人,陈凯不是不急莹莹的事,而是他不愿意提及此事。

    “你说的劫可是我媳妇……”

    老道微微颔首,继而用手指掐了几下,颇有世外高人的味道。

    “正是!”

    “要怎么解?”陈凯抓住道长的手,差点把他的手抓出血痕来。

    “先放手!”道长用力甩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要怎么解我不知道,但是老夫知道,你此去凶险,最好还是考虑仔细了。”

    “屁话!我媳妇在人家手里呢,就算是明知道是个死,我能不去吗?草!”陈凯端起酒坛灌下一口,就差将酒坛砸在道长头上了。

    “你冲老夫吼也没用,我只能提点你那么多。还有,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别强求,快回去吧,你手下正在你家等你。”

    老道人似乎什么都知道,却又不肯说,就不是存心要憋死陈凯吗?

    想到有人在等着自己,说不定是关于莹莹的,他也没空跟这老头理论,只是恨恨得瞪了他一眼,夺门而出。

    老道手里的鸡腿还没拿稳,就见陈凯又折了回来。

    “下次你要什么时候来找我?”陈凯一脸不耐,像是极度隐忍着什么。

    “自然是等该来找你的时候再去找你……”

    “你自己结账!”

    “别呀,等你找到第四枚通宝的时候,老夫自然就会出现了。”

    陈凯的威胁果然奏效,老道怨恨地瞪了他两眼,继续奋战桌子上的好菜,陈凯则付了钱走人。

    回到住所,果然有人等着他,却是莹莹为他招募的手下。

    他将一封信交到陈凯手上,迅速从后面走了。

    他们的职责就是收集消息,其他的跟他们无关,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就是陈凯立下的规矩。

    信是一个陈凯没想到的人写的,但是从他脸上的喜悦可以看出,这封信的主人不是会让他不愉快的人。

    信上说,他已经在追查莹莹的下落,希望能在陈凯去之前先救出她,落款是独孤。

    陈凯知道这是独孤道人给他送来的信,不得不说,这雪中送炭送的很及时。

    他心虚不定,再次折回酒楼想去找老道人再问问清楚,可是当他走到那儿时,他已经不在了。

    店小二说,他走后没多久,那乞丐就走了,而且还打包了他叫的所有东西。

    陈凯黑着脸走下了楼梯,没想到这老神棍还是一样爱骗吃骗喝,也不知道他说的就话是不是真的。

    “你们听说了没有,罗家摊上大事了,他们竟然勾结洋鬼子,还将我们国家的东西倒卖给他们,这回算是彻底完了。”

    “我也听说了,说是他那古董店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将搜刮来的东西全都半卖半送给了那些妖怪,这跟卖国贼有什么区别!”

    ……

    陈凯听到他们的议论,眉头轻挑,这个四爷办事挺有速度,才半天的时间就将罗家落下马了。

    四爷一定在他走后,找了罗家的人前来问话,可是人家根本就没下什么东西,又怎么可能解的了呢。

    于是,四爷就将罗家拉下马了。

    这件事在陈凯的预料之内,所以他没什么可高兴的。

    接下来,他会让罗家父子的人头落地,这样方能解他的心头只恨!

    陈凯路过罗家的古董店时,大门禁闭,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冷笑了两声走进自己的珍宝阁。

    他到的时候,范伟一家正在吃饭,看到他来,立刻起身相迎。

    “你们吃你们的,我一个人在家带着无聊,就过来走走。”陈凯端起刚给他泡的茶,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看着范伟一家吃饭。

    虽说没什么特别的好菜,但是一家人其乐融融,陈凯看了十分羡慕。

    范伟刚来的时候拖家带口有十多人,现在除了在他店里帮忙的一个远房侄子之外,其余的都在南京城里各处谋生。

    陈凯知道范伟这是因为不想为自己添麻烦,能找到这么一个掌柜,也是他陈凯的福气。

    这时候范伟的媳妇抱着刚周岁的孩子走到陈凯面前,让儿子叫一声李老板,憨厚的脸上尽是尊重之色。

    陈凯能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感恩,但是他的确没有把范围当成下人,而是当成了朋友一般。

    “叫什么老板,让孩子叫叔叔就好!”陈凯抱着手上的小鬼,内心一下子被幸福填满,要是自己也能和莹莹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那该有多好。

    “这怎么行,您待我家的大恩,我们没办法偿还,怎么还能这么没分寸呢!”范伟的媳妇连连摇头,嘴里嚷嚷着使不得、使不得。

    在这个年代,像陈凯这样不在意身份的人不多,在他们的观念里,主就是主,仆就是仆,不能混在一起。

    “我说可以就可以,来,叫声叔叔,给你个见面礼!”陈凯从库房里拿出一方血玉套在范伟儿子的颈间,他摸着玉佩一阵欢笑。

    “呦~这可使不得,陈老板,这见面礼太贵重了,您可不能给他啊!”

    范伟知道这块血玉的来历,这是陈凯从外面带回来的,质地纯正,且玉质清灵,是块上等的好玉,更别提上面还刻着一只麒麟,就凭这刀工,就足以让这块玉卖一个好价钱。

    要不是最近店里的玉器库存较足,他也不会藏起来等日后行情更好的时候卖。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把玩的,小孩子带这个最合适不过,能辟邪的。而且你看,他自己也很喜欢呢。”

    陈凯抱着孩子在原地转圈,惹来一阵阵清脆的欢笑。

    “玩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陈凯很少来店里,每次来的时候也是待一会儿就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范伟的儿子。

    “小名叫狗剩,大名还没取呢,要是陈老板不嫌弃,给我家狗剩取个大名吧。”范伟的媳妇凑上来,目光期盼地望着陈凯。

    范伟虽说瞪了一眼他媳妇,可是看得出来,他也希望陈凯帮忙取个名字。

    “做人需要志气和毅力,就叫范志毅怎么样?”陈凯沉思了半响,脱口而出。

    “范志毅?好名字,以后就叫这名儿了!”范伟高兴从陈凯手中接过自己的儿子,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看着他们一家人围着儿子转,陈凯悄悄地走出了店门。

    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陈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中不断闪现出之前和莹莹在一起的时光,同时还有他在墓中的情景,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吵醒陈凯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当他睡意朦胧地出来看门之后,看到的是四爷家的那位管家。

    “早~一大早有事儿?”陈凯揉了揉眼睛,面上慢条不理,其实内心早已经在盘算着他来找自己的目的。

    例外,他的住所只怕要换了,这地方太多人知道了。

    “陈先生、陈老板!您老快跟我走一趟吧,我们家爷快不行了!”管家连着给陈凯做了两个揖,拉着陈凯就要走。

    此时陈凯只穿了一套布衫,被风一吹,冻得他瑟瑟发抖。

    “管家,您好歹让我套件衣服,这样子去也太不合适了!”

    “好好好,但是你快点,一定要快!”

    陈凯在马车上穿起了衣服,心里其实早已有了计较。

    他昨日只是给四爷治了标,这根本还是存在他体内,陈凯今日带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前往四爷府上。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狼,陈卡的内心安定了不少。

    管家看陈凯的目光时常落在他身上,而且嘴角还不时地翘起,这让他感觉到全身发毛。

    但是为了他家主子,只能忍了一路。

    陈凯到达四爷府上的时候,感觉到了死气沉沉的氛围,比上次来更是沉寂了几分,看来四爷的病真的很严重。

    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四爷时,陈凯也被惊了一跳。

    这才一日不见,竟然只剩下一口气了,这是怎么回事?

    “陈大哥,你一定要救救干爹,我不能失去他啊!”雪儿一脸悲伤地拉着陈凯,泪如雨下。

    “别哭了,你先跟管家出去,让我好好诊治一下,好吗?”

    “好!”

    很快,房间内只剩下陈凯和四爷,他查看了他被子下的情况,竟然比昨他来的时候严重了好几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咳咳!陈、陈凯,快救救我……快……”四爷艰难地开口,枯枝一样的手臂伸出来想要握住陈凯,却被他躲开了。

    “好,我这就救你,你先睡会儿。”陈凯安抚好四爷,再次用通宝解了他的毒,却还是只解了表面。

    四爷感觉舒服了,就睡死了过去,再加上小狼的法力,足够他睡上几个时辰。

    “小狼,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脏……我说的就是非人类?”陈凯本来想说脏东西,可是一想到小狼也只是一抹灵魂,算不上人类,所以连忙改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