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章 阴错阳差进入墓中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9:08本章字数:3458字

    陈凯和独孤道人一起来到了后山,走了不下几十里,可还是没有看到任何有古墓或是有人为破坏的痕迹。

    难道是他们走错了方向?

    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山丘,陈凯突然看到了远处山顶上有一株‘帝王树’,民间都叫银杏树。

    相传在一座古刹前有两株银杏,每当有帝王驾崩时,就会自动脱落一根树枝,当有新帝登基时,又会有新的树枝长出来。

    所以佛门中人称之为帝王树,东侧为帝王,西侧为配王。

    帝王树枝叶茂盛,历经千年的风雨依然风采依旧,看世事沧桑,迎各方游客。

    普通人家很少会种植这种树,更不会在陡峭的山崖上种植这帝王树。

    陈凯和独孤道人并没有直驱而上,而是稍稍饶了一点远路,逐步靠近种植帝王树的地方。

    “雄哥,我们几个大男人真的要听一个女人的话吗?”

    “你懂个屁!没看见她身边那两个各个都是好手吗?”

    陈凯一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人影,可是却清晰地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论声。

    而且陈凯可以肯定,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龙喏。

    独孤道人眼尖,看到前面稍远处有一颗歪脖子树,声音正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他们一共加起来才三人,我们可不一样,除了大虎和二虎不是我们的村的,其他人全是红岩村的,只要你一句话,我保证他们一定会都听你的。”

    “到时候就把他们拿下,弄死在这洞里,到时候那个漂亮女人和财宝就都是我们的了!”

    陈凯一听到漂亮女人这四个字,眼睛都红了,没想到龙喏真的带着莹莹到了地下,她究竟想干什么?

    他忽然想起这些人还提到了财宝二字哦,莫非……这里是一处墓葬?

    陈凯觉得很有可能,龙家本来就是干这个行当的,如今三条龙都死了,只剩下她这个龙家大小姐,自然是想做出一番成就来。

    赶早不如赶巧,救了人,再顺手带走东西,气死这小娘们!

    陈凯此时对龙喏早已没有了原先的怜悯,他说过,派人对付他可以,哪怕就算死在里面,他也没什么好怨恨的。

    但是,动他的亲人就不行!

    这是陈凯的软肋,之前还有他的爹娘,如今就剩下莹莹一人了。

    “让我再考虑考虑,此事不得挂在脸上,那小娘们的厉害你也知道,万一没讨着好,赔的可是几条命啊!你也看见金宝他爹的下场了,埋在洞里就算是他娘找遍了整个县城都找不到,所以你们全都悠着点!”

    “是!我一定会告诉弟兄们都假装配合点,到时候听你的计划行事!”

    两人从树后面走出来,钻进了一个盗洞。

    “小子,刚才那老太太家的孙子是不是叫金宝?”独孤道人拧着眉看向陈凯,他很喜欢那小鬼,刚才那小鬼问他自己的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他当时跟小鬼说,只要他乖乖睡午觉,他爹就会回来。

    看来,这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陈凯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眼神已经告诉独孤道人,他说的没错。

    “现在我们怎么办?是现在进去,还是等天黑?”独孤道人瞄了一眼洞口,确实设计的非常隐秘,若不是刚才他们看到了,恐怕得费上不少劲。

    “等天黑!”陈凯说完,靠在草敦子边闭上了眼睛休息,晚上还有要事等着做,现在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独孤道人也靠在他身边的草堆里睡下,脑海中却在不时地回忆着那张笑脸……

    北方的夜犹如银河般清澈,陈凯抬起头可见粒粒星芒,而且近在咫尺,似乎只要他一伸手就能碰到。

    独孤道人以为他真的睡着了,实际上,他是在盘算着待会进去之后的各种可能。

    听两人的对话,此刻里面已经知道人数就有七人,龙喏个手下共三人,刚才说话的熊哥和另一名男子,再加上不属于红岩村的还有两人。

    所以这样加起来,里面最少有七人,而且陈凯预感远远不止这个数。

    当外面的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陈凯叫醒了独孤道人,这货竟然睡的跟死猪似得。

    两人草草吃了点干粮当晚饭,之后背上包裹朝盗洞内潜入。

    一旦客栈外监视他们的人发现了异常回来禀告龙喏,那莹莹的生命就有了威胁,所以他一刻也不能再拖了。

    两人进入盗洞,发现山洞两边墙上都修订了一个简易的支架,用来放小油灯,这些油灯的燃烧时间不长,一般只能燃烧两个时辰,之后若是还想用,就得重新添加香油。

    陈凯猜测,龙喏打算在里面呆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

    难道她们已经将墓中搬空了?

    嘘~

    盗洞的一个转弯处,陈凯正要进去,独孤道人拉住了他。

    陈凯这才反应过来,他听到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不对,是快速地走。

    盗洞不大,只能允许一个成年人通过,所以在这里根本就跑步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陈凯似乎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朝着这边袭来。

    两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方,陈凯决定,由他上。

    他的身边正好有个突出的石墩做掩护,独孤道人则躲在转角后面,这样一眼看,根本就看不到对面有人。

    当来人走近后,陈凯伸出左脚勾住了来人的一只腿,而后动作迅速地扣住他的手臂向后扭转,他一吃痛,身体就随便陈凯折腾了。

    他还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口鼻,不让他哼哼出声。

    独孤道人这时才走了出来,看到陈凯的时候双眼冒着精光。

    这小子的身手越来越灵敏了,也没见他怎么练啊,怎么就能这般突飞猛进了?

    陈凯用寸芒划破了身底之人的皮肤,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不想被放血的,就老实点,否则……”

    “呜呜……呜呜……”嘴巴被陈凯捂着,男子只能发出这样的唔鸣声。

    “说说里面的情况吧。”陈凯稍稍松开了捂住他嘴巴的手,寸芒却贴得更近了几分,只要他稍有动作,这一件,就会刺下。

    “里面、里面有粽子,那个女人被抓了,我、我……”男子才说了几句话就咽气了。

    “怎么回事?”陈凯问独孤道人,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快松手,他身上被下了毒!”独孤道人一番检查,发现男子的身体正在以飞快的速度糜烂,可见这种毒的毒性之狠辣。

    陈凯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发现并没有被传染,只是刚刚有点眉目,就断了线索。

    这个人说里面有粽子,而且有个女人被抓走了。这个女人是谁?又是被什么东西抓走的?

    陈凯不敢再猜想下去,他的拳头砸在石洞里,落下一层石灰。

    “先别担心,莹莹武功那么好,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的,而且这里面的女人又不止她一个!”

    独孤道人的劝道让陈凯慢慢恢复了理智,他手握寸芒继续朝前走去,另一只手上还带着凤羽袖箭。

    穿过盗洞,他们来到了这座古墓的墓盗。

    墙上到处都是壁画,只是这个时候,陈凯却没心思去看。

    倒是独孤道人看了两眼,上面描绘的大多是佛像,且有佛经相伴。

    很少有人会在墓中刻画这么大面积的佛像壁画,难道说这个人之前是一名高僧?

    独孤道人立刻推翻了这个猜测,这墓道之宽都算得上皇家级别了,就算这个高僧再德高望重也不会贸然修建这样规模的古墓。

    而且古代的高僧圆寂后都选择火花,也有留下肉身,制作成真身佛像的,但是鲜少有人会选择土葬。

    墓中的机关显然已经被人破坏了,这也方便了他们可以快速进入。

    走廊尽头,陈凯刚刚踏出的脚步收了回来,独孤道人连忙靠墙站定。

    “怎么了?”

    “有人!”

    两人用口语交谈,都说得很慢,但至少别人不会听到。

    “雄哥,那娘们被粽子抓走了,我们赶快跑吧,要不然也会被抓走的!”

    “孬种!那里面全是珠宝,只要一丁点,我们就能从红岩村这破地方出去了,难道你想一辈子吃糠咽菜?”

    陈凯缓缓地探出头去,墓室内,一共有五人,其中有一个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他媳妇莹莹。

    莹莹此刻被绑着手脚躺在地上,嘴里塞着布。

    这才一个半月不见,她就消瘦了许多,而且脸色也很苍白。

    陈凯心疼得拽紧双拳,再次探查里面的情况。

    四个男人都是壮年,看上去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只有被称为雄哥的人留着一脸大胡子,看上去就不像是等闲之辈。

    龙喏不在,这是陈凯意料之外的事,看来被粽子抓走的女人,真的是她。

    陈凯说不算高兴,但是也没有悲伤,这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雄哥,不是我们不愿冒险,刚才那东西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们这些身板可以对付的,万一像那娘们一样,我们家里人可怎么办?”

    其余几人都想走,唯有那位雄哥不愿意,他似乎更在乎那里边的东西。

    “这样吧,谁要是跟我进去,这女人就归谁了。二虎,你都二十好几了,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吧,要是能活着回来,你就可以开荤了!”

    听到外面的话,陈凯的内心立刻染上嗜血、

    奶奶的!竟敢拿他的女人送人,真是茅坑里点灯,找屎(死)!

    “真的?可是、可是我们这么多人,女人却只有一个,怎么分啊?”被叫做二虎的人明显动心了,脸上竟然还升起了红晕,确实像是个没开过荤的雏。

    “这么着吧,要是有人跟我进去,我就出钱给你们一人买一个,到时候天天晚上搂着美娇娘享受齐人之福,多好啊!”雄哥这番煽动,终于有人愿意冒险进去了。

    他们商量好了分赃的方式,又做好了其余的准备,正要闯进去,之前那害羞的二虎叫停了。

    “你个怂货,要是不进去就早点滚蛋!”雄哥急了,他好不容易整顿了士气,可不能这就么念了。

    “我、我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是想……”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陈凯探出头去,居然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西洋玩意儿,这东西他见过,只要按下去,就能打死个人,还会留下一个窟窿。

    一个农村里的青年,为什么会有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