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章 第九人

    更新时间:2017-05-09 16:49:39本章字数:3305字

    “我、我能不能先试试……”二虎搓着手掌询问雄哥,那一脸的怂样,陈凯看了都嫌他废物。

    “试什么?你小子不会是想在这儿洞房花烛吧?啊哈哈哈~”雄哥没脸没皮地开起了玩笑,换来陈凯的一脸铁青。

    “有、有什么不可以!我可不想到死了还没、没尝过女人的滋味!”

    没想到这怂货竟然扭扭捏捏地点头说是,草他奶奶的,竟然敢这么对他媳妇,他要是在不吭声,还是个男人吗?

    独孤道人将他拉住,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了一把枪的手势。

    看着他一脸求神拜佛的模样,陈凯才答应再看看情况。

    他也知道火枪的厉害,可是那女人是他媳妇,他怎么忍?

    “你小子可以啊,平时没看出来你还这么骚!行,大哥我准了,那边有间单间,你抱着她去行事吧,万一要是不行,支吾一声,哥哥我帮你种个种子也可以!”

    “哈哈哈~~”

    墓中传来阵阵狂笑声,笑声中还透露这淫邪的味道。

    二虎在几人的怂恿下,抱起莹莹朝陈凯他们斜对面的墓室中走去。

    莹莹奋力挣扎,可是她的手脚被人绑的很牢,她根本没办法挣脱。

    陈凯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抱走,他的火气没地方忍了。

    这时,独孤道人扯了扯他的衣服,跟他装了个手势,示意他从反方向吸引剩下四人的注意力,让陈凯去救人。

    事不宜迟,两人分头行动。

    哐当一声,四人立刻转身看向墙壁,雄哥的火枪端在手上,一看就不是个新手。

    陈凯趁机就地翻滚,到了那间小墓室中。

    他的脑海中满是莹莹被人侮辱的画面,可是当他看到现实的一幕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莹莹除了胸口的衣服被撕开了,其余的没有半点外露,而且她用双脚夹断了二虎的脖子,陈凯到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

    嘘~

    陈凯对莹莹做了个手势,让她别吱声,她使劲地点点头,眼泪哗哗得流了下来。

    陈凯也心疼她,但是他得先把这小子的尸体弄开,趴在她媳妇双x腿之间,这姿势终归不大好。

    等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莹莹一把抱住了陈凯。

    “乖,不哭了,没事了,啊……”陈凯在她背上轻轻拍打,并用最轻的声音安慰他。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龙喏说,要杀了你,我害怕……”莹莹闷在他怀里抽泣,而后抬起头,竟然主动送上了香吻。

    美人投怀送抱,陈凯怎么能拒绝,当然是只有他媳妇。

    两人吻得动情,竟然把目前处境给忘了,幸好外面那四人也不聪明。

    他们出去看了看,没人,就又回到墓室内等二虎办完事再进入内室。

    “呦~这么快就亲上了,真是傻人有傻福,真他的羡慕二虎。”

    “谁说不是呢,他在那边啃肉,我们几个在这里喝西北风,还有没有天理了!”

    “好了,都他么的别墨迹了,等拿到了东西,我包下镇上花楼内的姑娘们,让你们一次爽个够,就怕你们到时候起不来!”雄哥一脸淫x笑,手指从未离开过火枪。

    “二虎,差不多得了,第一次别太猛了!”

    “二虎,快点出来,我们得走了!”

    “二虎?”

    咚的一声轻响从小墓室中传来,四人呆呆地愣在原地。

    “大虎,你去看看你兄弟!”雄哥下令了,大虎只好去看看,更何况里面那人还是他的亲兄弟。

    眼看着大虎的人影消失在转角处,这时,一声女子的尖叫声随之响起。

    “好你个狗娘养的,让你去叫你弟弟,你却迫不及待得想要上女人,我……”雄哥手上的火枪还没按下,一把利刃已经放在他的手腕上。

    陈凯轻松地缴了他的枪,关上了火枪的保险,这玩意儿可是会走火的,万一不小心伤着自己人,可就惨了。

    “这位大侠是……”雄哥确实有几分胆量,脖子上架了刀子,竟然还能面不改色。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姓吾,名大爷。”陈凯嗤笑一声,说道。

    “原来是吾大爷好汉,你……”雄哥想也不想就接下来了,话说到一半才想到这句话的意思,脸色立刻就变了。

    “当家的,别跟他们废话,全都解决了得了!”莹莹对他们恨之入骨,这一路上龙诺对她还算客气,除了没有自由,别的都还行。

    但是自从龙诺被抓走之后,这些畜生动不动就用言语侮辱她,刚才还差点……

    她虽说是个女人,却是个会杀人的女人!

    “别急,欺负我媳妇的人一个也跑不了!”陈凯说完,手中的寸芒转了个圈,用刀背翘在雄哥的脊梁骨上。

    他一吃痛,身体立刻低下,陈凯瞬间抬高膝盖,将他压在身底。

    陈凯这一招看准了时机,等雄哥反应过来,他已经被陈凯押在地上了。

    “臭小子,功夫不错啊!”雄哥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试着挣扎了两次,都被陈凯给压了下去,顺便还给了他两拳。

    “哼~做你大爷若是没点功底怎么行!”陈凯朝他头上猛地扇去,脸上尽是嘲弄。

    这点本事还敢自称为雄哥,最多也就取个狗熊哥差不多。

    “陈凯,这两个被我收拾好了,怎么处理,你说吧!”独孤道人从转角出来,刚才陈凯对付雄哥的时候,另外两个人要逃跑,被独孤道人抓住了。

    “绑了,送给粽子当见面礼去!”陈凯说着拿出绳子绑了熊哥,他这话可真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说真的。

    “不要啊,大哥、大爷您行行好,放了我们吧,我们下次再也不敢调x戏大嫂了……”

    “我叉你祖宗的,居然还敢说下次,莹莹,这家伙送给你玩了,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陈凯一肚子气全洒在那个男人身上,揍了他几拳之后,将他绑了推到莹莹面前,还将寸芒递给他。

    陈凯将另外两人牵着走向外面的墓室,因为他实在受不了高分贝的惨叫,不用想也知道莹莹会怎么折磨那男人。

    被绑架了这么多天,莹莹的怒火可想而知,而且女人的仇恨一旦爆发,将一发不可收拾。

    “小子,你说这个是谁的墓?为什么我觉得那么奇怪?不过我敢肯定,这个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墓!”

    独孤道人在这个墓室中转了三圈,冒出了这三句话。

    “你真会说话,三句话有两句是废话!”陈凯鄙夷地瞥了他一眼,朝墓室的墙壁走去。

    那上面有两个虎头,虎头嘴里各衔着一个铜环,陈凯想着这个墓室的秘密很有可能在这儿。

    这时候,莹莹从后面的墓室中出来,将手里的寸芒还给陈凯。

    看到陈凯宠溺的目光,她的目光也变得同样柔和。

    “莹莹,龙喏是哪儿惹上的粽子,这到底有几只粽子?”陈凯差点把莹莹给忘了,既然她一直都在这儿,那一定会知道这里的玄机。

    的确是这样,莹莹亲眼看到龙诺打开了这个闸门,里面是一条通道,龙诺只是探进身子去看了一下,就被一只手抓到了里面,再也没有出来。

    陈凯不明白,什么叫一只手,难道他们连粽子的样子都没看见?

    “当时速度太快,而且这扇门很快就关上了,我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莹莹回忆了许久,还是想不起太多的细节,毕竟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那你们当时进来的时候一共有多少人?会不会是……”陈凯说到一半就打住了,但是他知道莹莹能明白他的意思。

    “一共是九个人,龙诺和她的两个手下全都进去了,大虎二虎死了,金岩也死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不对呀,要是照你这么说的话,只有八个才对,你确定是九个人?”陈凯算了一下,只有八个人。

    “我确定,来之前我还特意数了数。”莹莹皱着眉头看着他,再次算了一遍。

    “你是不是把你自己给忘了?加上你正好九个呢!”陈凯以为是莹莹把自己漏了,宠溺得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一下,算是惩罚。

    可是当他看到莹莹轻轻摇头时,他意识到这第九人,确实另有其人。

    “管他第九人还是第十人呢,我们闯进去再说!”独孤道人早已摩肩擦踵地准备拉开铜环,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陈凯却没有这么乐观,但是已经走到了这里,不可能走到这里算了。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可是就算是明知道危险,还是会想去看一看。

    按照莹莹说的,这铜环需要两个人一起拉住才能开,于是陈凯和独孤道人一人拉一边,由莹莹推着两个‘诱饵’进去。

    陈凯在他们后面分别系了一根很长的绳子,至于原因,到时候就知道了。

    他数三二一,同时和独孤道人拉动了铜环。

    只听一声沉闷的开启声在众人耳边响起,雄哥和另一个男人被手脚都被绑着,此刻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石门缓缓向两边移动,却没有他们口中所说的粽子出现。

    陈凯又等了片刻,石门后的通道里依然没有东西出现,这回他起疑了。

    他亲自押着雄哥打头阵,莹莹不放心,要跟在他身后,但是被他拦住了,等安全了才让她进来。

    陈凯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感觉到地上的凉意渗透了内心,心里立刻有些发毛。一般有非人类出现的时候,都是这种意境。

    好在等了半天,还是没动静。

    当陈凯无意中看到地上的脚印时,他才知道这种凉意从哪里来。

    只见脚印深一些的地方,露出一些奶白色来,他用脚尖踢了几下,露出一大片奶白色的石头。

    当他跪下仔细看时,才发现这根本不是石头,而是纯正的汉白玉!

    接着,陈凯又选了几个地方看了看,发现地上铺着的全都是一整块没有切割过的汉白玉。

    陈凯的内心早已被震撼得外焦里嫩了,古今中外,有谁能有这样的魄力修造陵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