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9章 白毛粽子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0:17本章字数:3353字

    “当家的,这条路断了!”莹莹看着对面倒头的通道,对陈凯说道。

    “不可能,这里一定有机关。”陈凯用手指在墙壁里摸了两下,立刻传来了一道开启声,另一条通道出现在几人面前。

    “行啊!几天不见,长本事了,说吧,这指上的功夫学了多久?”独孤道人眼中还带着余下的惊艳,这可不是门普通的技艺。

    南北两派中会这门功夫的人也不多,据他所知,唯有直隶的穆老头是个中翘楚,他立刻联想到了陈凯上一次的直隶之行。

    “好小子啊,居然能让穆老头收你当徒弟?”

    “他配做我师傅?”陈凯一脸流弊的样子,换来独孤道人一记横瞥。

    “他可是北派盗墓的掌门人,你小子竟然有眼不识泰山!”独孤道人将棺椁内的陪葬品统统揽进自己的袋里,嘴里也没闲着。

    “那又怎么样?他不就手上的功夫厉害点吗,其实也不难啊,看了几次我也会了。”陈凯这话纯属吹牛的,让他在独孤道人面前说自己其实说的是大话,这怎么可能呢!

    这回倒是独孤道人没话说了,事实上,陈凯不知道这手上的功夫有多难学。

    他也算是运气好,手指本来就很长,再加上指尖纤细,又看了穆老头示范了几次,这才有了刚才的那点能耐。

    “你小子牛,我要是再年轻十年,定然也去找穆老头学这门手艺,这老东西简直就是坑,说好的话从来都不算数!”

    “你认识他?”陈凯刚刚踏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每一个墓中,他都只挑他认为最值钱的,所以他到现在收进袋子里的东西还没独孤道人的三分之一。

    “早些年见过几次,这老东西可是心狠手辣的很,死在他手里的命可不少,都能圈起一个小墓园了。”

    独孤道人似乎很缅怀那段回忆,可想而知,他和穆老头之间的关系也不浅。

    “妈的!小爷差点死在他手上,你交的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一个两个都惦记着我的命!”陈凯往地上啐了一口,那白眼瞪着独孤道人。

    独孤道人明白他指的是龙家和穆老头,可是穆老头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也要取他的命?

    陈凯将龙喏拜托穆老头的事跟他说了一遍,他这才信了。

    当初只知道陈凯在直隶一行中差点丧命,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独孤道人用手指摸了摸鼻子,笑得有些二。

    “一码归一码,而且我跟他们也不熟,这不,好几年都没有联系,这事真不能怪我……陈凯,小心你后面!”

    独孤道人笑到一半,突然僵住了,用手指着陈凯身后,惊呼道。

    陈凯反应也快,转身、射出袖箭,战定,一气呵成。

    移动中的目标是最难打中的,但是陈凯却不用瞄准,就打中了目标。

    “我靠,这怎么还起尸了?”陈凯看着被自己袖箭击中的人影,竟然是刚才躺在棺椁内的死尸。

    这具尸体都几百年了,早就腐烂干净了,此刻只有一副骨架和头颅上的毛发还在。

    刚才要不是独孤道人的提醒,他也想不到自己身后传来的咯咯声,竟然是来自于一副骨架。

    陈凯的袖箭钉在骨架的胸口,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袖箭上的黑狗血起了效,骨架竟然不动了。

    “小子,你这暗器不错,借我使两天呗?”独孤道人一看骨架被定住了,更加好奇陈凯手中的凤羽袖箭,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悠,就差直接扑上去抢了。

    “上面有毒,解药只有我有。”陈凯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彻底打消了独孤道人的奢望。

    这不是摆明了不肯给他吗,直说不就行了!

    “帮我盖上石棺,只要一半!”陈凯将骨架放进棺椁内,叫独孤道人帮忙。

    “你想干嘛?”既然已经解决了,他还要好心地帮他盖上棺盖?

    “快点!”陈凯没时间跟他解释,这袖箭可是他这回回南京的时候,找最好的弓箭师傅做的,每一枚都的价值都很高,可不能这么浪费在一具骨架上。

    陈凯觉得也许是自己刚才那口痰,让这个墓室的主人不高兴了,所以才会起尸。

    这回他不仅烧了香,还鞠躬请罪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更何况,他只要盖上一半棺盖,拔了袖箭再全都合上,晾他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独孤道人拧不过他,只要上去帮忙。

    看着陈凯拔下袖箭,他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你干什么!这玩意儿有命重要吗?”

    “没有,不过有时候它可以就一条命!”

    “我去你丫的歪理,快跑!”独孤道人懒得和陈凯继续扯下去,拼了命地朝着通道口逃去。

    陈凯虽然不明白,不过也跟着他走出墓室,前脚才跨出去,棺椁盖子突然翻飞在地上,原本的尸骨上竟然开始长出白色肉来,上面还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白色的绒毛。

    这些绒毛在瞬间长长,覆盖了整个身体,白色的双眼没有眼球,死死地瞪着陈凯。

    “当家的,快过来!”莹莹等在通道门口,听到了异响,连忙呼喊陈凯。

    这时,陈凯才反应过来,嘴里喊着卧槽,双腿已经快速走起。

    作死,竟然弄了一只白毛粽子出来,这回真惹了麻烦。

    陈凯刚走出墓室门,通道那头的墓室里竟然都有了动静,刚才他们走过来这一排少说也有十几个墓室,两边就是二十多个,若是有二十多个白毛粽子出来,这情景……

    陈凯不敢多想,飞奔去洞口,幸好他所在的墓室离洞口不过十几米路,转眼就到了。

    三人准备将门合上,可是却找不到机关,也推不动石门。

    刚才这扇门只开了一个口子,刚好足够一人侧身通过,莹莹还在想,为什么这扇门不一开到底呢?

    这时候,陈凯急的汗水四溢,不是他不够镇定,而是他镇定不了。

    透过门缝,他看到了十多具白毛粽子朝这儿走来,有些已经全身长满白毛,有些还正在长出来,还有的刚刚从棺椁内爬出来,走出墓室……

    “臭小子,你指上的功夫不是很厉害,你倒是快点啊!”独孤道人急的直跳,此刻走根本来不及,他们的速度比人类快多了。

    “催个几把!奶奶的,这里面根本就装机关,你让小爷我怎么找得到!”陈凯也急了,摸遍了角落,也没找到半个机关。

    他推断,赵匡胤说不定会为了省点钱,造了一个只有单向开关的通道。

    “奶奶的!这么抠门竟然还用汉白玉铺地,还用金线刺绣,这赵匡胤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装给百姓看的。要不然老子一掌劈了它得了!”

    独孤道人站在石门后,搓了搓手,准备一掌劈上去,被陈凯拦住了。

    “你有病啊,这不是在给他们开路吗?”陈凯怒骂他两声,突然拉起地上的狗熊和他同伙。

    他们二人早就被石门的这股气势给镇住了,底下再一次没了开关。

    腥臭味漂浮过来,熏得陈凯只想拧鼻子。

    “将他们堵上拖延时间,我们快走!”两人被陈凯和独孤道人合力塞在门口,正好堵住了石门的口子,两人呜呜地直叫,换来独孤道人狠狠的一脚。

    “便宜你们了,要是让你们看见那尸虫坑,你们就会觉得这里是天堂了!”

    独孤道人拍拍手跟着陈凯他们离开,才走了没几步,就听见各种声音在门口响起。

    抓挠的声音、撕碎的声音、啃咬的声音……

    陈凯晃了晃身子,这才把身上的恶寒晃掉。

    此刻,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墓室,里面没有棺椁,却有几套刑具,上面血淋淋的,似乎昨天才用过。

    但是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些鲜血的颜色全都变得很暗了,显然是很早之前留下的。

    专门用于穿琵琶骨的铁索,绞刑用到的十字架、皮鞭、脚镣……几乎陈凯知道的所有刑具都在这儿。

    宋朝的刑罚大抵可分为"极刑"、"徒刑"和"流刑"三大类。

    其中极刑又分绞、杀、剐三个等级。绞刑一般适用于妇女,让她们得一个"全尸",这算是当年对妇女的优待。

    这是陈凯从书上看来的,当时看的时候他还嗤笑,人都死了,优待不优待又有什么区别?

    至于剐刑,就容易解释多了,俗称便是千刀万剐。

    南方人骂人喜欢用你这个挨千刀的,这里的挨千刀其实就是指的剐刑。

    按照当时的律法规定,犯人必须挨到三千六百刀,若是低于这个数字的,行刑的侩子手便会有受贿的嫌疑,并要‘连坐’,也是受同等刑罚。

    这个刑罚只针对穷凶极恶之人,比如说杀人犯,还有因通奸杀了原配的人,也得受到这种刑罚。

    最初的时候,侩子手担心不熟练而在没有完成配额刀数的时候,就把犯人弄死了,所以他们往往会在犯人身上套上一层鱼网。

    这样每次削下来的肉都很均匀,却不会伤到内脏。

    这样就算是取下身上所有的肉,犯人也不会马上就死。

    陈凯曾经听人讲过,有人再受了剐刑之后,全身上下只剩下骨头,还有肚里的内脏,嘴里依旧能发出轻微的哀嚎。

    当陈凯看到架子上挂着的渔网时,菊花一紧。

    血迹斑斑的渔网似乎是在向他们述说,有多少人使用过它来完成千刀万剐的刑罚。

    陈凯想起了曾经听到的真事,明代有个侩子手专门喜欢挑战这个刑法,据说他的最高纪录是用在魏忠贤的‘对食’客氏身上,剐了一万多刀。

    陈凯正在感慨这些刑具背后的故事,莹莹却朝着其中一件特殊的刑具走了过去。

    一座小木马,由于油灯突然变暗的缘故,所以陈凯也看不太清楚。

    至于油灯为何会变暗,陈凯觉得应该是这个墓室的空气太稀薄。

    他尾随着莹莹走过去,唤了她两声没反应,所以他只好快走两步跟上。

    直到看着莹莹要坐上木马,他才出手阻止。

    这诡异的姿势让他觉得心里不安,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