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炼狱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0:29本章字数:3348字

    莹莹的表情非常诡异,眼神充满怨恨。

    陈凯拉住她的时候,感觉到她浑身冰凉,像是一个……死人。

    “莹莹,你怎么了?”陈凯用力将她拉住,却被她使劲地甩开,要不是独孤道人在他身后,自己险些倒在地上。

    “她怎么了?”独孤道人也感觉到了奇怪,莹莹对陈凯那是死心塌地的,从来没见过她这般忤逆陈凯。

    “快!别让她坐下去!”陈凯没来得及回答,在看到她的动作后,惊恐得瞪大了双眼。

    此时,莹莹正准备坐到木马上,似笑似哭的声音自她嘴里溢出。

    独孤道人听到陈凯的吼叫,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一手将她从上面拽下来。一脚踩了个空,两人都倒在了地上。

    “师叔,你怎么了?”莹莹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被她压在身的独孤道人,满脸疑惑。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刚才怎么了?”独孤道人扶着腰起来,明显是刚才闪着了。

    当他看到眼前的木马时,脸色大惊。

    只见这座小木马中间订满了钉子,且是尖锐的部分朝上,这若是坐下去……

    陈凯在一旁擦虚汗,刚才他想上去拉住莹莹,却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幸亏他喊了独孤道人帮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凯听别人说过这种木马,前面所说的绞刑是对女人的优待,那么这种刑法则是对女人的残忍。

    一旦有夫之妇勾别人私通,官府就可判这种刑罚。强行让妇女坐在上面,残忍之处可想而知。

    “没事了,没事了。”陈凯抱住莹莹,轻声哄到,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

    莹莹也不傻,看陈凯担心的目光和独孤道人的语气,瞬间联想到了这一切。

    再看那木马,脸色瞬间白了几分。

    “为什么要在墓中设下这些?”莹莹后怕地抱紧了陈凯,不敢去看那些东西,生怕再次被附体了。

    等了很久,都不见陈凯回答,才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木马上。

    “当、当家的?”莹莹害怕陈凯也像她一样被附体,试探着叫了他一声。

    “嗯?”陈凯扬起音调,却没有转过眼神。

    “你在看什么?”这回,莹莹稍稍放心了一些。

    “你看没有看到什么?”陈凯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莹莹,待她轻轻摇头之后,他又将目光移向了独孤道人。

    “除了刑具我什么也没看!”独孤道人双手一摊,回道。

    “当家的,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莹莹的害怕再次升级,她从陈凯的眼神中可以确定,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她们看不到的东西。

    “没什么,我只是眼花了而已,我们快离开这儿吧。”陈凯拉住莹莹的手,先前她冰凉的双手,此刻却很暖和,而他刚好相反。

    其实莹莹猜的没错,他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

    穿着囚服的女人坐在木马上,来回摇动,她眼中的血泪和她嘴边狰狞的笑意,都让陈凯想要沦陷……

    他能感觉到女人的怨恨,也能感觉她的无助和悲哀,陈凯莫名其妙地也感受到了这种情绪。

    幸亏他及时抚上了颈间的通宝,要不然说不定会像莹莹刚才那样,直接往木马上坐去。

    凭莹莹和独孤道人的力量还不一定能拽得住他。

    陈凯一想到自己坐在那些钉子上面,下面的老二一阵紧缩。

    莹莹很乖巧地没有追问,倒是独孤道人,看着陈凯的目光带着坏笑。

    陈凯故意装作去找门,离开了他的视线。

    这里有四扇门,分别分布前后左右,刚才他们进来的那扇不能算是门,最多只能算是通道。

    因为另外四扇门都是两米多高的门框,上面还有上古神兽的雕塑。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雕刻在每扇门的正中间,门上没有拉环,四周也没有机关。

    墓室内不可能有死胡同,这是陈凯坚信的一条。

    但是如今他想尽办法也没有找到墓室内的机关,陈凯将目光看向了那堆刑具。

    他想再次观察这些刑具,却被莹莹拦住了,她不愿陈凯再次冒险。

    直到陈凯手心里捏着的通宝时,她才勉强答应。

    独孤道人也想同行,不过被陈凯拦住了,他自己尚且不能完全有把握,怎么能再带个拖油瓶呢!

    要是让独孤道人知道陈凯嫌弃他,说他是拖油瓶,不定怎么削他呢!

    陈凯定了定心神,朝中间的刑具走去……

    越是靠近,他越能感觉到从地里钻出来的凉意。

    陈凯的眼前出现越老越多的人影,他们都是穿着统一的囚犯服饰,身上全都带着脚镣,还有的被绑着,披头散发的看不清他们脸上的神情。

    木架上、木马上、笼子里,到处都是人,陈凯不仅可以看到他们,甚至还能清晰地听到他们的惨叫声。

    没有人施行,却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所受的刑罚。

    眼珠子被人剜去、,胸口上被滚烫的火钳烫伤、渔网内的人正在被千刀万剐……

    这一切,都真实地在他面前上演。

    陈凯捏紧了通宝,闭上双眼靠近了这些囚犯,他另一只手上的寸芒缓缓地升到胸口。

    可是当他走进的时候,这些人影全都消失了,待他转身看向身后时,他们又再次出现了。

    陈凯猜测,或许是因为他们也惧怕通宝的力量。

    可是当他转身对上一张完全扭曲的脸时,陈凯知道通宝的力量并不能完全遏制住这些。

    尖锐的指甲从他眼前飞过,要不是陈凯他躲得及时,自己脸上就要开花了。

    他慌不择路地朝没有人影的地方躲去,身后的追风不断,更糟糕的是,原本只有一个犯人追杀他,如今竟然多了几个,各个都穿着死刑犯的衣服,他只好在这些刑具之间蹿逃。

    莹莹和独孤道人看着远处的人影逃窜,似乎后面有人在追他似得。

    “师叔,当家的他在干嘛?”莹莹不明白陈凯为什么要在这些刑具内穿梭,难道只有跑起来才能发现这墓室的玄机?

    “那你只有问他了,你师叔我现在可不是你男人的对手,他的事我可不敢多问!”独孤道人一脸不满,莹莹知道这是因为陈凯不让他跟着一起去刑具那边,所以他才摆脸色给她看。

    “师叔,您老可是前辈,怎么能跟他一个晚辈计较呢。而且,你不在的时候,陈凯可没少说您的厉害之处,他其实内心挺佩服你的,只是嘴上不肯说而已!”

    莹莹为陈凯说了不少好话,独孤道人的脸色这才好了点。

    “你男人被东西追着呢!”

    “我怎么看不见?”莹莹表示怀疑,但是看陈凯的行为,又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独孤道人没有再解释,而是从腰上的酒壶里倒出一滴液体,莹莹看来,自己的师叔也太吝啬了,不过是点酒,至于这么小气吗?

    当独孤道人将这液体擦到她眼睛上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东西根本就不是酒。

    “你自己看看吧,这可是我的宝贝,一般人老子可舍不得给他用!”独孤道人将手上的残液涂在自己的眼睛上,和莹莹一起看向陈凯。

    当莹莹看到陈凯目前的情况时,吓得差点惊呼出口。

    她拽着独孤道人的手腕,说了好几次才说出口,“快、快救救他,师叔!”

    “就算你要我救人,也得先放了我再说吧,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拧啊!!!”独孤道人强行从莹莹爪子里逃脱,看着自己的手腕被她抓出好几道血痕,他真是有苦没地儿诉。

    说实话,不是他不愿意去帮陈凯,而是这场景实在是太恐怖了。

    都说很多时候没看见才是最恐慌的事,可是这种场面,他宁愿自己看不见。

    火炉烧的滚烫,锅里的铁水也在沸腾,这让莹莹想到了书中描绘的炼狱。

    陈凯试了好几次,都没能从中间这个圆形地界逃脱,每当他走到边缘,总感觉有一道透明的屏障拦住了他。

    他试着呼唤了好几次,可是莹莹他们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猜测自己的声音没有传达出去。

    不管怎么样都得靠自己了,陈凯决定跟他们拼了!

    一支袖箭从他袖子里射出去,朝着其中一个身影飞过去,没有像预期一样射中,却是直直穿过了人影,撞到陈凯所说的边界,最后落在地上。

    陈凯道了一句‘我靠’,只好认命得再次逃命。

    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竟然被这么多‘人’追杀,而且还没有还手之力!

    哐当~陈凯的脚下碰到了一对刑罚工具,他眼尖地发现身后这些身影在看到鞭子等工具时,身影晃动了一下。

    陈凯感觉到了他们的害怕,同时也为自己找到了机会。

    他拿起那条深红色的鞭子,上面同样是血迹斑斑,他想都没想就朝着地上耍了一鞭子,这回好了,所有人影竟然全部消失了。

    当独孤道人走到刑具旁边时,竟然跨不过去,此刻他和陈凯的距离不过才几米,可是他却越不过去。

    莹莹也走到了面前,看着里面的只剩下陈凯一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可是她和独孤道人一样,竟然走不进去。

    不论是手还是脚,都没办法走进这个空间,似乎陈凯和他们分隔在两个空间一样。

    陈凯也发现了外面的两人,和他们一样,他也走不出这个圈子。

    突然,趴在边缘上的陈凯惊恐得瞪大双眼看着他们,应该说是他们的身后。

    莹莹疑惑地看着他,不懂他为什么突然会表现出这种恐慌,在她的记忆中,陈凯的镇定自若连独孤道人都自叹不如。

    “师叔,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莹莹第一反应是,陈凯在里面又遇到了什么脏东西。

    “若是有的话,我们不可能看不到,这牛眼泪可是维持一个时辰,涂了它,你可以看见平时看不见的灵体。”独孤道人说着搜寻了一下,没看到什么东西。

    直到……

    陈凯用手指着自己身后,又用手指着两人,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令陈凯恐慌的是他们身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