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章 生死门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1:06本章字数:3293字

    突然,陈凯觉得自己的肋下一阵酸疼,扭头看去,莹莹正用力地拧着他的皮肉,脸上还一脸的气愤。

    他这是怎么招惹她了,竟然让她下次毒手?

    一问之下才知道,莹莹以为他刚才这么死盯着,是在看龙喏,当然她就算穿着夜行衣,也依旧盖不住胸前的曲线。

    但是好歹他也是有老婆的人,而且他老婆的身材比龙喏的还要火辣,再者,他陈凯也没那么犯贱,对一个要杀自己的女人还有兴趣看。

    莹莹知道了原因,知道是自己误会他了,连忙用小手替他揉着,陈凯的脸从绿转到红,这滋味可不好受。

    他连忙拉住莹莹的小手,示意自己没事,要不然再揉下去,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她揉的位置正好是小腹下来点,若是再下去几寸……

    好吧,这时候想这些,实在不合适。

    “啊!!!”一声惨叫打断了陈凯的思绪,李逵整个人悬空吊在藤条上,惊呼声时起时落。

    “叫什么叫!若是再敢发出一声,我立刻杀了你!”龙喏取出一把弩,对准李逵的胸口,这时他才逼紧了嘴巴。

    “说!怎么回事?”龙喏知道李逵虽然油嘴滑舌,但是对龙家还是忠心耿耿的,若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事,他不会叫成这样。

    “呜呜……呜呜……”李逵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紧闭着嘴巴就是不说。

    龙喏身后还有两人,应该也是龙家的家将,此刻探出头来询问李逵,可是他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说。

    “你说不说,再不说我真的杀了你!”龙喏急了,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鬼附身,到底是想隐瞒什么?

    “是大小姐您说的,若斯我在敢发出一声,你就立刻杀了我,现在我不说也是死,说了也是死,到底该哪样嘛?”李逵的话一处,雷到了一大片。

    陈凯差点就笑出了声,这样的二货真的不多见,居然能蠢到这地步,也是需要实力的。

    “快说!”龙喏无语地扶额,要不是看在他忠诚的份上,早就一箭射杀了他。

    “好、好!我说,这绳子上有刀,不是不是,是有刺 ,割得人生疼。”

    龙喏听了他的话,眯起双眼凑近看了看,用肉眼看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这一点陈凯之前就认证过。

    “你先下去试试!”龙喏面不改色地说道。

    “可是……可是这……”李逵忍受不了这种疼痛,原本想回到洞口去,可是在看到龙喏的目光后,立刻蔫了。

    他只能像陈刚才那样向下滑,到地面的时候已经被他的惨叫声震得耳朵发麻了。

    看着他肿的像麻风的手掌,陈凯有点诧异,为什么同样的过程,结果会不一样?

    李逵下来之后,两个男人之中的一个在藤条上包了件外衣也开始滑动,从他隐忍的脸上,陈凯可以推断出,这个方法并不能直接躲过这种藤条上的倒刺。

    接下来是最后一个男人,他并没有直接触碰藤条,而是找了一根牢固的带子,在藤条上打了一个活结,想要通过不接触的方法躲开这些看不见的倒刺。

    事实证明,聪明的人才能更好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当他到达地面时,抱着双腿喊疼,原来,他的上半身和手臂确实没有碰到藤条,但是为了稳定身体,他只能用双脚夹着藤条,这不,肿的跟猪蹄似得。

    龙喏看着下面三人的状况,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冷笑,不得不说,龙喏这张脸扬起四十五度角的笑容,确实足够惊艳。

    但是这回他有了教训,再也不敢盯着上面看,因为现在只剩下她一人了。

    当他再次抬头时,看德眼睛都直了。

    龙喏手上绑着一根结实的带子,身体垂直向上倒立,就是以这个姿势向下滑行。

    别说是身体,就是一根毛也没碰到藤条。

    流弊!

    更惊艳的他可不敢提,龙喏穿的是宽松的夜行衣,此刻身体倒置,下摆自然而然地往上身垂下。

    艳红色的肚都就在他眼前晃悠,而且这肚都被顶的太宽了,以至于也往下垂,露出洁白的肤色,和那一片饱满的……

    “好看吗?”不知什么时候,莹莹在他耳边问道,陈凯还没反应过来,顺口说了句还行。

    这回遭殃的可不是皮肉了,而是他的耳朵。

    “再怎么样都比不上我媳妇!瞧我媳妇这好身材,天下间哪个女人比得了。”吃醋的女人最可怕,陈凯只能哄着,这可是她媳妇,他不哄谁哄。

    莹莹也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被他这么一哄也就没事了。

    陈凯其实真的没有多看几眼,倒是底下那三个男人看了个饱,脸上带着可疑的红色,坐在地上猛咽口水。

    龙喏毫发无损得到达了地面,瞪了三人一眼,转身朝梼杌走去。

    “大小姐,这就是你说的凶兽?我看着怎么那么像四不像啊?”李逵一眨眼就忘了之前的教训,又开始做一个好奇宝宝了。

    龙喏没有回答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她在梼杌身上看了一圈,继而朝山洞后面走去,若不是她开道,陈凯还不知道那里竟然还有一个出口。

    一行四人伤了三个,不过看起来都无大碍,因为他们都在身上涂了一些粉末,应该是专治皮肤的药。

    “当家的,现在该怎么办?”莹莹等到他们走了有一阵了,才轻声询问陈凯。

    龙喏她们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去找赵匡胤的棺椁了,他们要是不跟着去,岂不是太亏了。

    陈凯没有立刻回答,他在等独孤道人,万一他也来到这里,好歹也能提醒他不要被绳子上的刺儿蛰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陈凯才所说,独孤道人就在另一个通道口打起了喷嚏。

    陈凯告诉他不能触碰这些藤条,人家比他想象的牛多了,用衣袖在藤条上掸了掸,转瞬就飘到了地面。

    果然有一股世外高人的气势。

    而且看他的脸色,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难道说他本身就知道这东西不能碰?

    原来还真是,没想到他一番好心竟然成了多此一举,唉~

    独孤道人告诉他,这哪是什么藤条啊,这是一种草,叫龙藤。

    它一般都生长在高空处,然后垂直往下长。事实上,它根本就没长什么倒刺,而是里面住着一种虫子,它身上全身都是刺,所以刚才他才会被扎伤。

    看着陈凯手上的伤口,独孤道人惊奇地咦了一声,后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也就没有继续多问。

    陈凯走到藤条前,一记横斩将藤条切了半截下来,果然看到里面挤着密密麻麻的虫子。

    他连忙跑开,脸色都白了几分。

    自从见过尸虫坑之后,他实在没有能力再接受虫子了。

    独孤道人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梼杌,脸色大惊,在得知它有休眠期时,神情才得以缓和。

    三人沿着龙喏他们进去的方向进发,陈凯将火枪放在靴子里,牵起莹莹的手走在前面。

    这是一条人工打磨过的隧道,里面漆黑一片,只有陈凯手中的油灯能够照亮眼前的东西。

    这条隧道很长,陈凯他们走了一段路都没有看到转弯,这应该是贯穿整个山体的直达隧道,是由当时的人们一点点挖通的。

    两边不时地出现宋代时期流行的雕刻,跟之前墓室内的相比,这里的面积更小,但是更为精致。

    陈凯发现伏在墙壁上可以听到一些声音,这应该是龙喏他们说话反射过来的回声。

    他立刻让莹莹和独孤道人保持安静,自己则贴在墙上倾听。

    宝物、岔路、陷阱、灵邪之物……

    陈凯听不到一句完整的话,只听到了几个词语,当他继续倾听时,却没有了声音。

    陈凯推断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走远了。

    三人加快了脚步跟上,在第一处转弯的地方见到了两个岔路。

    奇怪的是,两条岔路口上面分别写着一个字,‘生’与‘死’。

    “傻子都会选生门啊,谁会白痴到选死门?”独孤道人随口这么一说,脚步已经要跨过生门了。

    “你还就是那个傻子!”陈凯拉住他,目光盯着那扇死门。

    “你什么意思?”独孤道人让他给个说话,听陈凯的意思,真的要往死门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意思就是我们都要走死门啊!”陈凯回答了一句,自顾自蹲在地上查看。

    要说龙诺办事真的很小心,她在生门附近还可以踩了几个鞋印,以防万一有人跟在她们身后,就能误入死路,这心可真够黑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独孤道人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可关乎着身家性命,可不能随便。

    “你站在这儿闻闻,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陈凯将他拉倒死门门口,让他闻夹杂在空气中的气味。

    “一股子泥土味,这条路很潮湿,说不定前面还有条河,也有可能是个条小溪。”

    “没了?”

    独孤道人一本正经地说了半天,就是没有说到点子上。

    “没了,还有什么?”

    “药味儿!”

    陈凯将刚才李逵三人上药的情景跟独孤道人说了一遍,这药味儿很浓,虽然已经淡化了许多,但是仔细闻,还是可以闻出来的。

    独孤道人又细细闻了一遍,还是没有闻到任何气味,让莹莹试了试,结果一样。

    他的鼻子虽说算不上很厉害,但是很少有气味能逃得过他的鼻子,如今他竟然比不上陈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甭废话了,要是再晚,只怕好东西都让人拿光了!”陈凯没有再给他继续研究的机会,拉着莹莹走入了死门。

    其实就算闻不到那些气味,他一样可以知道死门才是真正的生门。

    因为在两扇门的中间刻了一行小字,上面写着:生即是死、死即是生这八个字。

    无论从陈凯偷听到的内容,还是空气中的药味儿,亦或是这八个字,陈凯都会朝这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