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章 夜半乌鸦叫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1:25本章字数:3374字

    三人走了一刻钟,除了地上找到一点有人走过的痕迹之外,却始终看不到龙诺他们。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条路向下倾斜?”独孤道人看了看眼前幽暗的通道,贴着墙壁感受了一下这条通道的斜度。

    “有,但是很小,几乎感觉不到,或许是因为地势问题,墓主人不得不将这里设计成有斜度的通道。”碎玉这个问题其实陈凯没当回事,有些地方确实会因为地势问题而在设计的时候可以避开。

    比如说修建墓穴时,里面刚好有一块大石头,而且还不影响风水,有些人会修改成石柱,有些人会原封不动得随它放置,不过是因人而异罢了。

    “不对,下面有水了。”独孤道人忽然将油灯放低,看到他们所在的位置有不少的水,而且随着他们的脚步越走越深。

    只是这种反差的过称很长,不容易发觉。

    可是只要细心一点,还是能够发现的。

    半个时辰之前,水位才到脚踝,半个时辰之后,水位已经上升到了小腿弯了,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独孤道人尝了一下水的味道,说是活水,而且微微有点腥,前面应该是有一条河。

    三人看着元无止境的通道,决定休息会儿再走。

    “那是什么?”陈凯突然看到前方十多米的地方有东西在飘,只可惜油灯太暗了,看不清楚。

    “当家的,我看着有点像是人影,你说呢?”莹莹细看了许久,喃喃自语,话一出口,她下意识地抓紧了陈凯的衣角。

    “没事儿,我过去看看!”陈凯安慰她两句,想要上前去看,却被独孤道人拦住,他淌着水朝前面走去。

    现在的水位上升速度远远比之前要快出许多,这才十几米的速度,水位竟然在独孤道人的大腿上了,要知道他的身高比常人要高,若是自己去的话,说不定会到腰间了。

    油灯在他手上晃了两下,透过微弱的光线,他看到独孤道人已经走到了那里,一转身,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陈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稳住,若是这颤音被听出来,他岂不是要羞愧死。

    但是这真的不能怪他,而是独孤老头的脸色实在太吓人。

    莹莹更直接,抱着他趴在他胸口,不敢去看。

    “你自己看过来看看吧。”独孤道人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开口的打算,好似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陈凯拉着莹莹慢慢淌过去,莹莹的身子轻,而且身材娇小,走到一半就没过大腿了,陈凯只能用手揽住他的腰,缓缓移动。

    不用再走进了看,陈凯也能看出来那是一个人影,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具尸体。

    “李逵!”陈凯终于走到了尸体旁边,虽然只看到尸体的侧脸,陈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龙诺身边的好奇宝宝。

    虽然很多次都要被龙诺杀了,可是每一次都凭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给躲过了,怎么会横死在这儿?

    “龙诺这小丫头可真狠,好歹也是她们家的家将啊!”独孤道人一脸气愤,看得出来他对龙诺还抱有幻想。

    陈凯也没有心思反驳他,因为他发现李逵的死因或许不是因为胸前那一箭,又或许是不仅仅是因为那一箭。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因为插在李逵身上的那支箭确实是龙诺的没错,但是却没有插在心脏位置,而是插在了胸口正中间。

    会齐射的人都知道,只有射中心脏的位置才能让对方立刻死亡,他不认为龙诺这样从小练武的人会犯这个错误。

    “还是先来看看这些伤口吧,我怀疑他不是被龙诺射杀的。”陈凯将李逵的身体扳过来,上面清晰可见三道抓痕。

    这些抓痕横贯李逵的前胸,深一点的地方可以看见皮下的白骨,是什么样的兵器才可以弄出这样的伤痕?

    或许是被梼杌那样的巨大兽类给抓伤,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只是陈凯的内心并没有这么乐观。

    想起之前些墓室内的僵尸,他的心止不住得颤抖了几下。

    李逵的身上除了抓痕和箭伤之外,还有他的手脚都开始溃烂了。

    陈凯知道这是因为他先前从藤条上下来时,被虫子咬伤的。化脓之后涨得鼓鼓的,这很正常,可是为什么他的肚子也这么鼓?

    “前辈,你有没有看见他的肚子在动?”陈凯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他刚才确实看到了。

    “你眼瞎了吧,没看见他已经断气了。”独孤道人给了他一个白眼,正想再数落陈凯两句,紧接着他自己也呆住了。

    李逵的肚子越来越鼓,而且还不时地窜动一下,就会儿功夫就动了三四次了。

    “貌似眼瞎的不止是我!”陈凯瞥了他一眼,蹲在尸体旁边查看。

    李逵要是个女人,他一定会以为他是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孕妇,那倒是可以合理得解释颗粒现在的现象。

    可是问题是,他是个男人!

    陈凯用手轻轻按了一下,没想到里面的东西也回应了一下。

    他像是发现了新的东西,又在别的位置按了一下,里面迅速有了回应,而且每次都是跟陈凯是同一个位置。

    “这里面不会有个婴儿吧?”莹莹也来了兴趣,找了跟木棍在李逵的肚子上按了几下,里面却没有了半点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

    莹莹看了一眼陈凯,莫非她的手劲太轻了?

    陈凯又试了一次,却是很迅速地得到了回应。

    呀哈~这东西难不成还会分人?

    “你们夫妻二人玩够了没有,要我说,管它是人是鬼,一刀刺死算了!”独孤道人一脸不耐,事实上,他也很好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当家的小心!”莹莹突然冲着陈凯一声惊呼,陈凯想也不想就挥出了寸芒。

    他正在研究这肚子里的东西,也忽然听到莹莹喊他,接下来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当他看见向他袭来的是一个很小的黑影时,他的脸色才缓和过来。

    “哪儿的蝙蝠,难道是从通道那头飞过来的?”

    眼前的黑影从他头顶飞过,落在了十几米外的通道壁上。

    陈凯话音才落,就响起了几声凄惨的叫声,在场的三人脸色忽变。

    夜半乌鸦叫,这可不是什么吉祥的预兆!

    “啊!!!”莹莹忽然跳开,跌坐在通道里,水没过了她的颈部,她却没有在意,只是用手指着水上的尸体,惊呼。

    陈凯和独孤道人同时将目光投向尸体,只见圆鼓鼓的肚子上出现了一丝裂缝,而且这条裂缝还在不断地蔓延。

    砰的一声,李逵的衣服从中间迸开,露出他滚圆的肚子,以及上面那条清晰可见的纹路。

    “小子,你儿子等不及要出来了!”独孤道人开起了陈凯的玩笑,手上的软剑却是早已准备好了。

    “呸!我儿子还在我媳妇腿弯里呢,你可别瞎说,到时候非要赖着我,我就让他认你做干爹!”陈凯嘴上也不肯落下,只是一句话就生生将独孤道人的辈分说小了一辈。

    “你小子等着,到时候我看你儿子敢不敢叫!”独孤道人才说完,一声巨响从李逵的肚子里发出来,紧接着便有一个小东西跳到了独孤道人的肩头。

    “什么鬼东西,给我下来!”因为速度太快,所以独孤道人也没看清,甩了几下软剑都没能把它弄下来。

    李逵的肚皮大开,肠子、皮肉溅出了好几米,此刻独孤道人的肩头还耷拉着一截肠子。

    “没想到世上真有这东西,我之前还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人们杜撰出来的。”陈凯愣了两秒,看着独孤道人肩头的东西喃喃自语。

    “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管了,你丫的先来给我把这东西弄走!”独孤道人朝陈凯嚷嚷,手上的软剑挥手乱劈。

    陈凯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站在他对面,看着他肩膀上的东西。

    曾经很早之前,有人说世界上有一种贴别的东西,它叫三目童子。

    顾名思义,它有三只眼睛,传言他的第三只眼睛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或者说那就是代表了一种灾难的预警,也就是死神。

    夜半鸦声叫,三目童子现,说就是它。

    它的邪远比乌鸦更甚,它的诞生其实是一种巧合,是在母体死了之后依旧活下来的怪胎,当然不是普通的遗腹子,而是自行从母体内撕裂子宫而出的怪胎。

    陈凯是在小时候听一些老人说起过的,那时候他还小,以为这些是他们想出来吓小孩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啊!啊!啊!”

    陈凯被一阵尖叫声惊醒,当他抬头看向独孤道人的时候,莹莹已经再帮他的忙了。

    两人一前一后夹攻,可是却还是甩不掉这个怪胎。

    咯咯~咯咯~

    一声声诡异的笑声从他嘴里溢出,稚嫩的嗓音却不似普通小孩般纯真。

    陈凯举起凤羽袖箭就要射出去,可是却突然之间对上了它的眼睛。

    它的第三只眼睛原先是闭着的,当看向陈凯之后,突然睁大,嘴角的肌肉再次裂开,露出一对獠牙。

    只有半米那么长的身子半蹲在独孤道人肩头,两只脚上伸出一对爪子,勾住独孤道人的衣物。

    陈凯竟然觉得他也没有那么邪,不过是个长得奇怪的小孩罢了。

    “当家的,小心!”

    陈凯还想对它手下留情,它却朝他飞扑了过来,一对獠牙长得巨大,对准他的肩头。

    咻~

    陈凯按下了袖箭,畜生就是畜生,再怎么像人,也不过是个只知道吃人的畜生罢了!

    这一次,陈凯没有再犹豫,但是看似飞快的袖箭还是被它躲开了。

    三目童子潜入水中,不见了。

    正当三人刚刚吁了一口气的时候,水中再次有了动静,它竟然没有走远,盘旋在尸体周围,此刻正大口大口地嚼动尸体。

    呕~呕~

    莹莹背过身去,吐了许久才停住,这样的场面,不仅是她,就算是大男人也很难把持住。

    几分钟之后,一具尸体就此只剩下一副白骨,它的胃口之大,令人震惊。

    对了,老人是说过,它最喜欢吃的东西便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