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 困兽之阵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2:30本章字数:3348字

    树干十分笔直,就好似被人削过,脚踩在上面都感觉有些滑。

    独孤道人说这种树叫千叶梧桐,它跟普通的梧桐完全是两个种类,只是因为样子像,所以后人在取名的时候就把它叫做千叶梧桐。

    据说这种树最早出现在传说中,神魔共存于世时,魔族到处都是这种树,据说是可以在死后依然能修炼成魔。

    对,是魔而非仙。

    世人只知道仙可以与世长存,但是魔同样可以久存于世。

    对于这些说话,陈凯没有妄自评论。他能拥有通宝这样神奇的东西,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但是反过来说,对于成魔、成仙之事,他确实不怎么信。

    正胡思乱想之际,脚下猛地一滑,要不是独孤道人眼疾手快抓紧了他,估计现在已经吊在树上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在身上缠上藤蔓的原因,从七八米的地方掉下来,虽然摔不死,但是有可能摔残了。

    而且他还有一个更加实际的问题,他的视力肯定有毛病,这儿到树杈那儿的距离根本就不止七八米。

    陈凯觉得这也许是他刚才所站的角度问题,事实上,他们现在离地五米之多,却还是不到一半。

    他就觉得奇怪,刚才那些藤蔓看着挺长的,可是一旦挂在上面,竟然接了好多次才够了。

    “谢谢!”陈凯这声谢说的很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谢,不过就是扶了一下而已。

    也许是因为他脸上因自己而起的紧张吧。

    “一个大男人弄得跟个娘们似的,谁要你道谢了,快点儿上去吧,不然天都要黑了!”独孤道人整个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话说的比翔还臭,心里其实就是豆腐做的。

    只是打死都不肯承认。

    陈凯没有继续跟他斗嘴,抓紧时间往上面爬去。

    小时候在陈家村树没少爬,可是此刻却非常吃力,他看了一眼独孤道人,发现他也没轻松多少。

    “炼成了魔真的可以与世长存吗?”陈凯喘着粗气,随口问道。

    都说说者无心,听者有心,他问这话纯粹是因为好奇,可是在独孤道人眼里却不完全是这样。

    他用一种神机莫测的目光看着陈凯,只把陈凯看的发毛,停下来问他,他才回了一句。

    “能永生又如何,你以为不会死就一定会快乐?”

    独孤道人的话让陈凯觉得莫名其妙,他又没有说什么,他至于这么严肃吗?

    见陈凯不语,独孤道人以为是被他说中了,言辞上更加犀利。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仔细听听,这声音像什么。”陈凯没有继续往上爬,此刻只要一仰头,他就能清晰地看到棺椁的底部了。

    精细的花纹雕刻着代表祥瑞的图案,底座用金块包边,看上去富丽堂皇。

    陈凯想不通,既然是搁置在树上,又何必要弄这一圈底座呢,难道只是为了好看?

    再一看,金块上面也雕刻了图案,但是雕刻的太细致了,他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

    独孤道人被陈凯一声埋怨,憋着十足的气倾听着他所谓的声音。

    “有个屁!老子只听到你在磨牙,别的什么也没听到!”独孤道人听了半响,怒吼道!

    他的话让陈凯猛咽口水,眼中多了一种恐惧。

    独孤道人正想骂人,却见他突然张开了嘴,露出两排白牙,继而用手指了指棺椁的方向。

    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让独孤道人再听听看。

    独孤道人一脸狐疑地倾听,从陈凯的表现中,他已经猜出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咯吱~咯吱~

    断断续续的‘磨牙声’在独孤道人耳边响起,他惊恐地看向陈凯,看见一对虎口白牙依旧张着,这回他终于明白陈凯眼中的恐惧是哪儿来的了。

    若是这棺椁内是一只粽子,他们这回上去就是去找死的。

    其实粽子不可怕,好歹他们也是打败过粽子的人。

    可怕的是一只想要修炼成魔的粽子!

    “回去还是送死选其一!”不是独孤道人不想乐观,而是他没办法乐观。仙和魔斗尚且还有可能,他们只是一介凡人,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独孤道人虽然是在征求陈凯的意思,但是他的内心其实早就有了决定。

    陈凯没有立刻回答,他看了一眼头顶的棺椁,近在咫尺。

    一代帝王墓葬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很有可能藏有通宝,若是他走到门口了再回去,他绝对不甘心。

    陈凯又看了看树下,莹莹关切地看着他,对视的瞬间,还朝他扬起微笑。

    他不能辜负莹莹对自己的支持,就算明知道是死路一条,他也想置之死地而后生!

    眼看着陈凯往上爬去,独孤道人叹气一声,跟上。

    他始终还是不放心陈凯一个人上去,罢了,就算这趟真的死了,也是他的命。

    两人再次爬了一会儿,终于踩上了树杈。

    棺椁就在陈凯的脚边,异响从刚才起就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独孤道人和陈凯分别站在两根树枝上,他们的中间横着一口棺椁。

    陈凯正准备移开上面棺盖,独孤道人阻止了他。

    只见他从随身携带的布兜里取出三根香,点燃之后插在一方精致的小昙上,嘴里念叨有词。

    陈凯安静地等候,看着这样的独孤道人让他更加认定了两个字,神棍!

    片刻,独孤道人不再叨念了,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三拜,陈凯以为这就完事了,没想到他还有新花样。

    只见他拿出一根红绳,双手快速地将红绳绕在三根香上,最后将两端打了个结,又一次开始念咒。

    虽然他念得很小声,但是陈凯还是能从只言片语中听出这些是道家的经文。

    陈凯原本是打算继续静候的,既然他想弄就等他弄完了再掀开不迟,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乱了心神。

    只见三柱香同一时刻熄灭,香上的红绳在发出微颤,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绳子的抖动越来越快,最后全都破裂。

    陈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明白,这一切绝对不是什么吉兆。

    当他看到独孤道人惨白的脸色时,他更加确认了这个猜测。

    陈凯咽下口中的口水,向对面傻愣着的人询问。

    “这是怎么回事?”

    “意思就是大事不妙,快跑!”独孤道人似乎是用尽了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后来他告诉陈凯,刚才他所做的一切只为了布下一个困兽之阵。

    陈凯不相信这三根香加一根红线,就能困住他所谓的魔。

    但是独孤道人告诉他,道家之所以能自称一脉,正是因为它有降魔的本事。先前他布下的阵法能困住一般的魔,可是很显然,棺椁内的魔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的范伟了。

    这也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赵匡胤真的在死后修炼成魔。

    陈凯不明白,他都是皇帝了,有无尚的尊荣,为什么还要弄出这些幺蛾子呢?难道成为魔就一定可以延续他的帝王梦了吗?

    陈凯心里其实还是清楚的,当一个人得到了天下,他就会想要更多的东西,而只有得到了永生他能有无止境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

    独孤道人喊完之后,就纵身一跃跳了下去,而陈凯却依然呆呆地站在原地,事实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家的,快跳啊!”莹莹在底下大喊,眉目之间染上了恐惧。

    她的声音传到陈凯的耳中时,已经是几秒钟之后。陈凯能看到莹莹的嘴巴在动,却听不到声音,等他听到了声音,莹莹已经跌坐在地上,目光死气一片。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如此恐慌?

    陈凯下意识地回头,看到的是一双双血红的双眼,空无一物的树梢上挂满了披头散发的人头。

    每一个人头都再发出阴森的笑声,这些声音他之前听不到,转过头去的瞬间,耳朵里被这种声音填满。

    这根本就是一颗人头树!

    陈凯吓得向后退了一步,脚后跟悬空,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头朝下朝下方坠下。

    掉下去的瞬间,陈凯这些头颅口中伸出几尺长的舌头,像某种动物的舌头,血红血红的。

    离他最近的那一颗头颅,将舌头伸到了他的脸上,即使此刻身体在下坠,但是陈凯还是忘不了刚才那湿润感。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那里焦灼一片,还伴随着阵阵刺痛。

    啊!!!

    莹莹看到向下坠下的他,高声惊呼,她没发现陈凯的腰上还系着原来那根藤蔓。

    陈凯的身体在距离地面不足半米的时候反弹,再次像高空抛去。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至少离开了那颗‘人头树’。

    可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当他再次被抛上去的时候,因为藤蔓的弹性和他本身的重力,直接甩到了树梢的位置,从这里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棺椁,当然也能看到所有的人头在他面前晃悠。

    黑丝交织成一张网朝陈凯脸上甩来,刮得脸上生疼,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挡,手臂上立刻传来剧痛。

    陈凯暗道,这回算是死定了。

    他的身体被这些黑丝缠住,逐渐朝人头密集处拉近,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靠拢那些人头,除了抓了一把黑丝之外,他无计可施。

    莹莹的嘶喊声犹在耳边,他却无法转头去看,只是用力地将手上的黑丝扯了一把,放在眼前。

    透过缝隙,他看到了一堆头发丝。

    眼前的缝隙越来越小,陈凯的大半个身子被黑丝困住,逐渐吞没……

    独孤道人叹气一声,再次系上已经解开的藤蔓,双脚在树干上凌厉地朝上跨越。

    他的手缠在藤蔓上,收紧藤蔓的同时,也能给他带来助力。

    不出几秒,独孤道人已经跃到了树杈上,飞快地用剑砍着发丝。

    发丝虽断,却没有减少,反而加快了缠绕的速度,将陈凯绕进这个牢笼之中。

    啊!!!

    一直咬牙坚持的陈凯突然爆发出嘶吼,斩断的发丝露出无数个线头,全都钻入陈凯的皮肤内。

    莹莹瞪着双眼欲哭无泪,她想上去救自己的男人,却连一丝力气都提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