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1章 情这一字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2:53本章字数:3348字

    陈凯最后想到用藤蔓绑住这只粽子,如此两人才得以解放了。

    只是陈凯身上没有了藤蔓,树梢上又全是尸油,他要稳固自己的身体非常困难。

    最后他索性趴在棺椁上休息,这才稍稍轻松些。

    陈凯忽然想起了之前从棺椁内发出的声音,心里有些瘆的慌,但是此刻听了半天,却没有听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独孤老头的困兽阵起效了?

    陈凯只是随便一说,独孤道人当真了,各种吹嘘,陈凯直接转过头,不搭理他。

    “卧槽,这些全是汉白玉做的!”独孤道人手欠,用指甲划开了上面的木质雕刻物,露出底下的汉白玉。

    这些木质雕刻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已经成了腐烂的木屑。陈凯从指尖的油腻判断,这些木雕上原先也用尸油浸泡过。

    若是用普通的植物油,容易遭到虫子的啃咬,所以有些人会用剧毒掺着植物油涂抹、浸泡,但是这些毒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挥发、流逝,最后依然避免不了遭殃。

    所以很早之前,有人用尸油浸泡木制品,不仅能保持光泽度,还能增加牢固性,也能阻止虫子的啃咬。

    据说尸油中会挥发出一种物质,就算是野兽都不愿意靠近,更别说是小虫子了,而且这种物质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愈加浓烈。

    若是此刻陈凯低下头去闻一闻,就能闻到一股酸涩的味道,闻多了恐怕会伤及肺部以及内脏。

    这个方法其实在很早之前,卖家具的也经常用,他们从盗墓者那里弄来尸体,放在一只密封的桶里,在桶的底部接下来一根小管子。

    时间长了,自然会有尸油流出来,有些为了加快尸体腐烂的速度,还会加一些化学用品。

    他们再将各种香料混合倒入接出来的尸油里,一种新型的涂料就此诞生了。

    后来被买家知道了这其中的玄机,这种制造术才被禁用了。

    陈凯以前常听人说起过,有些人家刚入土没多久的尸体被盗了,再也找不回来,兴许还是有人在暗中制作这玩意的。

    商家只要有利可图,才不会在乎其他,就算明知道这种事情会遭天谴,他依然会去做。

    思绪飘远了,当陈凯回过神来的时候,独孤道人依旧用一截藤条将上面的木屑全都擦干净了,露出一整块汉白玉的玉雕来。

    上面刻画着一种陈凯不认识的物种,看上去跟龙有几分相像。

    独孤道人说,这是魔族的神兽,跟龙半点关系都挨不着。

    陈凯嗤鼻,就算有关系,也跟他无关。

    这玉确实是好玉,跟外面墓室中的玉是一个出产地,只是这里的玉质更好、更完美。

    “这里有几个字,你过来瞅瞅。”独孤道人突然拉了一把陈凯,让他过来看看角落里的一行小字。

    陈凯故意端起了架子,谁让独孤老头每次都跟他对着干,这回就让他急死。

    “像我这种小混混,怎么可能认识这么深奥的古文啊?你要是弄一行楷书给我看,说不定我还认识。”

    “别瞎胡闹了,快点!”独孤老头从他嬉笑的脸上看出了他的阴谋,使劲拽了一下陈凯的手臂,差点没把他从树上拽下去!

    “你想杀人啊!这么高摔下去可是会死人的,你好歹也比我大这么多,这点气度都没有吗?”陈凯揪住了道理不放,只把独孤道人说得羞红了脸,他才嘟囔了两句收了尾。

    “看着点,并不是年纪大就是一定厉害!”陈凯瞪了他一眼,姬、眼看着独孤道人还想反驳,他立刻瞪了过去,这才让他消了气焰。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陈凯将这几个字读了一遍,之所以没有加标点,是因为上面也没有写,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以什么语气说的。

    传言赵匡胤做梦的时候都在想着一件事,国土未能收服,怎么能安睡。当然,这只是传言,陈凯也不知道真假。

    不管这句话是用什么态度说的,总之它想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楚。

    只是此刻,陈凯又有了一层的理解。

    卧榻之侧,也可以算作是陵寝,岂容他人鼾睡,他人也可以指他和独孤道人,毕竟他们现在确实是在他身侧。

    陈凯将这句话的含义分析给独孤道人听,他竟然一掌拍在棺椁盖子上,骂骂咧咧道。

    “奶奶的,他要是真像史书上记载的那样也就罢了,好歹也是位明君。这下倒好,什么歪门邪道都用上了,就算挖了他的墓,也怪不得谁,难道他还想凭一句话就我们都打发走了?”

    独孤道人非常气愤,虽然他说的没有错,但是刚才的咬牙声音还是让陈凯心有余悸。

    为了莹莹着想,他决定不能鲁莽。

    “你这种就是典型的做了表子还想立牌坊……”陈凯话还没说完,独孤道人就憋不住了,但是陈凯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还别不承认,想拿陪葬品直说就是,我们来这儿不就这一个目的吗?难不成你还是来看看他老人家的?所以说……你还有没有什么符咒之类的,统统拿出来,就算是壮壮胆子也好!”

    陈凯一本正经地说到一半,突然舔着脸靠近他问道,眼中还带着神秘兮兮,一看就是假的。

    “你这小子嘴里没半句真话,我要是有护身符,就算是擦屁股了,也不会给你!”独孤道人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的。

    陈凯正想说点好听的讨好他,这时候却听见有对话声传来。

    “大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滚!不杀了你,是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杨毓你别得寸进尺,否则别怪我无情!”

    听这段对话,陈凯已经猜到了说话的人是谁,事实上,他站的位置也能依稀看到前方一百多米的距离,有人影在缓缓靠近。

    “莹莹,找个地方躲起来。”陈凯轻声对莹莹说道,同时,他也让独孤道人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这地方全是人头和尸油,能躲到哪儿去?

    最后陈凯看了一眼巨大的棺椁,决定和独孤道人躲在棺椁后面的树杈上。

    之前他在树下看的的时候就发现第三根树杈上有东西,现在爬过去一看,果然是有,而且还是一只做工精美的红木箱子。

    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就到,陈凯没机会打开箱子,索性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偷偷地瞄向树下。

    他之所以要躲,是因为想看看龙喏对这个墓穴很熟,他想知道她会怎么解决这个棺椁。

    说白了,他就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的黄雀。

    “大小姐,我知道刚才的事是我的错,但是我绝对不会让您一个人去冒险的!”

    杨毓拦在龙喏前面,此刻他们已经站在了大树下不远处。

    也不知道龙喏这妞是怎么越过这片树林的,但是有一点让陈凯更加肯定了,她对这个墓葬的了解是他们不能比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本小姐解毒的工具罢了,有什么资格站在本小姐面前?”龙喏冰冷的话语劈头盖脸地朝杨毓脸上砸去,从他眼中的隐忍和青筋暴裂的手掌上可以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

    陈凯偷偷瞄了一眼,龙喏的外衣有好几道口子,此刻虽然还能弊体,但是那露出一角的肚都破坏了她原本清高的气质。

    下身的衣裙也很混乱,看起来像是被人扯过,最后随便套上去的。

    发丝那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就像是个从草堆里走出来的疯婆娘,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刚刚被人弓虽奸过的女人。

    再看杨毓,虽然他的眼神充满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两颊红色还未褪去,一看就是做过剧烈运动的。

    他身上的衣物和龙喏也没什么两样,竟然还把外套穿反了,看得出来他穿的很匆忙。

    最明显的还是他脸上那道新鲜的伤痕,从耳垂到颈部,明显是被指甲抓伤的,看来这场彦遇也没那么容易得到。

    陈凯忽然发现自己的观察力比以前更加敏锐了,都能看到龙喏裤子上的血迹了,这代表这娘们成功破瓜了?

    是个男人都会关心这个话题,他承认自己色,但是只对老婆色的男人就是好男人,不是吗?

    “大小姐,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你现在需要我,我不是指那方面,我是说想要打开上面那棺椁……”

    杨毓也很可怜,说了一句容易被人误会的话,立刻招来龙喏的白眼。不过不得不说,他还算聪明人,懂得为自己争取存在的价值。

    “别以为让你留下,就是原谅你了,你记住,这辈子你都休想成为我的男人!”龙喏妥协了,但是也同样给了杨毓一巴掌。

    她清楚自己喜欢的是谁,也知道这辈子都得不到他的爱,但是就算如此,她也不愿意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任何承诺。

    杨毓低着头站在那儿,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在龙喏以为他会掉头就走时,他却突然抬起了头。

    “龙喏,我不管你爱的是不是陈凯,他在你需要他的时候走掉,分明是不爱你,就连那么一丁点怜悯都不曾有,你别再执迷不悟了行吗?”

    “你、找、死!”龙喏彻底被他激怒了,她没想到杨毓竟然还会将这摊事情扯出来说,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龙喏!你听我说完,到时候要杀要剐都随你!”杨毓阻止了龙喏的匕首刺到自己身上,他眼中的绝望让龙喏手上的动作一滞。

    看到龙喏终于停下来了,杨毓才缓缓开口。

    “我从小跟着师傅学本事,没有师傅就没有我。打从小我就喜欢你,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从来不敢向你表达。是,我没有陈凯那么有本事,可是我比他更爱你,这一点你没办法否认!”

    “能够成为你的男人,我杨毓这一辈子无憾了,你若是想杀我,我绝不还手!”杨毓这番倾述说的是感人泪下,就连陈凯都快被他感动地落泪了,可是龙喏却依然没有收手。

    陈凯看得出她眼中的矛盾,可是杨毓却没有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