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章 脱离困境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6:22本章字数:3303字

    陈凯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独孤道人的鬼魂。

    人刚死,魂魄不会马上离去,一定还会留在自己的躯体旁边。

    “难道那老家伙是修道的,死了直接就成仙了?”陈凯摇了摇头,就独孤道人那样,怎么看也不像是成仙的料。

    身体只剩下白骨了,这副臭皮囊要了也没什么用,陈凯想着,向外面飘去,找到了独孤道人,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尸虫群在慢慢散去,陈凯找遍了附近,也没有找到独孤道人。

    “真是奇怪,会去哪儿了呢?”陈凯掉头,打算回去刚刚的地方找找。

    突然,陈凯听到了细微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陈凯顺着声音四处飘荡,声音越来越近了。

    陈凯仔细一听,不由得心中大惊,这声音是莹莹的,他绝对不会听错。

    这个地方有那么多的尸虫,莹莹到这里来,不是来送死的吗?

    “不好!”陈凯赶紧静下心来,仔细辨别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很快,陈凯便确定了一个方向,立马向那个方向极速飘去。

    做鬼也有一点好处,就是速度很快,完全不受皮囊的约束。

    顺着声音的方向,陈凯很快就看到了莹莹。

    莹莹找不到陈凯和独孤道人,心里很害怕,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陈凯连忙飘到了莹莹身边,轻声叫了句,“莹莹?”

    莹莹本来哭得颤抖的肩膀突然停了一下,她抬起头来,泪水顺着她的脸落在了地上。

    “当家的,是你吗?”莹莹扑向了陈凯,放声大哭,“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的!”

    陈凯用手轻轻地拍着莹莹的后背,轻声安慰“傻瓜,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好好在这吗?”

    莹莹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向周围看了一下,疑惑道,“独孤道人呢?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陈凯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刚刚也在找他,莹莹,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有很多……”

    陈凯突然想到了了什么,一脸震惊地看着莹莹。

    不对劲,很不对劲,刚刚他一定是忽略了什么东西,现在猛然想了起来。

    莹莹不解地看着陈凯,“当家的,怎么了,这里有什么?”

    陈凯伸出手,摸摸了莹莹的脸,难以置信地开口,“莹莹,你……你也死了吗?”

    刚刚只顾着让莹莹离开,陈凯忘了一件事,他已经死了啊。

    莹莹怎么可能看到作为鬼魂存在的他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莹莹也死了。

    “死了?”莹莹看着自己的手,上面沾满了鲜血,突然,莹莹又痛哭起来。

    她的身上都是血,肚子的地方有一个大口子,血还在不断地往外冒,肠子流到了外面。

    “我死了,孩子没了,孩子没了!”莹莹疯狂的哭着。

    陈凯难以置信,短短的时间里受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

    他死了,莹莹也死了,他们的孩子,没有了。

    陈凯抱住莹莹,不停地安慰她“别怕,莹莹,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莹莹哭了一会儿,终于平静了一点,她努力地回想,“是个男人,他说他叫吕三。”

    莹莹慢慢回忆道,她原本还在等陈凯和独孤道人回来。

    突然一阵困意袭来,莹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到莹莹醒来的时候,她惊恐地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柱子上,一个男人拿着大刀站在她面前。

    那个男人面容狰狞地问她是不是陈凯的女人。

    莹莹不敢说话,在心里默默盘算着,这个男人应该和陈凯有仇。

    莹莹正想着怎么和男人周旋,男人却突然笑了,“我知道你是陈凯的女人,我还知道你肚子里怀了他的种。”

    男人掂了掂手里的刀,笑道,“那小子倒是享了福了,我们留在胡王寨的弟兄们也想他啊。”

    莹莹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手里用力,悄悄的解着手上的绳子,脸上还是惊恐的表情,怕被男人发现了。

    男人没有问莹莹陈凯在哪,拿着刀走近莹莹,“时候到了,你们母子俩该下去陪陈凯那小子了。”

    还没等莹莹反应过来,男人的刀就插在了莹莹的肚子上。

    失去意识前,莹莹听到那个男人说,让陈凯回胡王寨找他,他叫吕三。

    陈凯抱着莹莹,愤怒到了极点,吕三!吕三!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个人!

    回忆突然涌了上来,当年,他就是受到老道人的蛊惑,盗了胡王寨祖宗的墓,才犯下了弥天大错。

    因为他盗了胡王祖宗墓,胡王吕三领人将他整个陈家村血洗了。

    陈凯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冲天的火光和漫天的血色。

    他要报仇!

    陈凯仰天长啸,一丝虚脱敢却悄悄爬了上来,占据了他的身体,终于,陈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腹部传来一阵钝痛,陈凯趴在地上,手指抽搐了一下,五感又一点一点回到了他的身体。

    “喂,醒醒。”腹部又传来一阵疼痛,陈凯睁开眼睛,发现有个人正在踢他。

    眼前的人有一点熟悉,陈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莹莹呢?

    想到莹莹,陈凯连忙爬了起来,周围的景象都映入眼里,陈凯终于想起来了,这里是胡王寨。

    那个踢他的人笑了起来,“大哥你看,陈凯这小子被你吓傻了。”

    吕三拿着刀过来,蹲在陈凯面前,“还没砍呢,就躺在地上装死。”

    陈凯用力握了握手,力量充盈,完全没有当鬼魂时的虚无感。

    怎么回事,难道他还没有死?可是那一切都太真实了啊。

    “喂,”吕三用刀面拍了拍陈凯的脸,“你小子是不是真的傻了?下次任务还打算派你去呢。”

    陈凯想起来了,这是吕三准备派他们去屠戮山下那户有钱人家之前,对他们训练的时候。

    难道一切都只是个梦?他没死,也没有发生后面的事。

    陈凯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对吕三恭敬道,“当家的气势威震燕山,小子一时吓到了。”

    吕三闷哼一声,“好好完成任务,回来不会亏待弟兄们的。”

    当夜,胡王寨的人集结起来,准备送陈凯他们一众人下山。

    这次任务也是对他们五十死士能不能成为胡王寨一员的考验,所以胡王吕三亲自来了。

    陈凯知道,下了山,很快胡王寨就会被军阀陈阔血洗,吕三也会死掉。

    陈凯握了握手里的刀,这个血海深仇他要自己报,这一次他一定要手刃仇人。

    出发后,陈凯找机会脱离了队伍,然后一直埋伏在胡王寨附近。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穿着军服的人来到了胡王寨,应该就是来招降的吧。

    预期中的战斗果然发生了,因为胡王吕三不愿意被招降,陈阔派居然来歼寨。

    混乱中,陈凯拿刀一路砍杀来到了吕三面前,吕三满眼地称赞,“好兄弟!”

    “吕三,我是来送你一程的。”

    经过了胡王寨这么多年的残酷训练,陈凯早就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

    陈凯一刀快准狠地插在了吕三的心脏,吕三却没有倒下,反倒一手掐着他的脖子。

    周围打打杀杀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粽子的吼叫声。

    陈凯回神再看,眼前哪里还有吕三的影子,分明是和陈斌盗的那个员外墓中的粽子。

    那粽子双手死死地掐着陈凯的脖子,獠牙不断地向陈凯的脖子靠近,想要咬下去。

    陈凯赶紧拔出插在粽子身体里的刀,向粽子的门面砍去。

    粽子被砍断了一只獠牙,嚎叫着松开了陈凯。

    陈凯根本来不及多想,手腕一转,大刀向粽子的脖子上砍去。

    刀一下子断开了,粽子倒在地上挣扎,绿色的尸液流了一地。

    陈凯连忙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桃木契,向粽子的心脏的地方狠狠地钉了下去。

    粽子挣扎了一下,终于不动了。陈凯擦了擦头上的汗,瘫坐在地上。

    明明是在杀吕三,怎么突然又跑到这个员外祖上的墓里来了?难道是幻觉吗?

    陈凯定了定心神,难道是因为他刚死,回光返照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陈凯想着,刚要站起来,脖子上突然受到了一记重击,晕了过去。

    等到陈凯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原来遇到尸虫的地方,独孤道人正在他旁边打坐。

    地上散落着四只蜡烛,已经熄灭了, 绿色的烛身看起来十分诡异。

    陈凯爬起来的动静不小,独孤道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戒备地看着他。

    陈凯不解地看着独孤道人,问道,“我们不是已经被尸虫咬死了吗?我一直找不到你的魂魄。”

    独孤道人看陈凯这么问,突然送了一口气,又打坐了一会儿,终于缓了过来。

    “你个二愣子!差点把我折腾死了。”独孤道人缓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骂陈凯。

    独孤道人处处小心,没想到还是在这个地方着了道了。

    那些绿色的蜡烛是由粽子烧死后的尸油做成的。

    做这个蜡烛的人道行应该极深,他拘了四只怨气极深的厉鬼,又在蜡烛上画上符咒,将厉鬼封在了烛里。

    这种蜡烛阴气极重,点出来的火是阴火,能够颠倒阴阳。

    蜡烛摆放的位置暗合八卦,摆成了一个迷魂阵,人会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刚刚陈凯就是中了招,被厉鬼的怨气入侵了心智,所以才会看到那些事情。

    陈凯以为自己看到尸虫,其实是他自己在对独孤道人撕咬。

    后来砍杀吕三和粽子,其实都是在砍杀独孤道人,可是陈凯自己却并不知道。

    好在独孤道人神智稳定,在招架陈凯之余,近了全力破了这个迷魂阵。

    要是迟一点破阵,独孤道人说不定就不是被粽子咬死,而是被陈凯杀了。

    陈凯知道了真相,反倒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样看来,莹莹没死。”

    独孤道人听到这句话,气都不打一处来,又骂的一句,“你的莹莹没死,我这把老骨头差点被你这个二愣子折腾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