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2章 去掘墓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7:11本章字数:5725字

    陈凯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今晚会出什么事,虽然他跟着大伯和二伯盗墓已经有很多次了,却从没像今天这么紧张过。或许是这次要盗的墓名气太大了吧。

    听大伯说,这次要挖的是淮南王刘安的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是假的还好,若是真的,少不了会遇到许多异常凶险的事情。

    三人赶了十几天的路,此刻总算在八公山脚下了,经过一天的探查之后,总算找到了陵寝的大概位置。

    探墓是一个非常高深的学问,不过这种事情自然难不倒盗墓出生的他们。

    荒山野岭,山林间到处是孤零零的野坟,这让陈凯有些紧张,他虽然是个盗墓贼,毕竟才十八岁,心智还不像他大伯二伯那样顽强。

    有时草丛中突然发出一些声音,都会让陈凯提心吊胆。

    “大哥,这淮南王墓存在世上都快要两千年了,至今都没有被发现过,早年也有些人传出消息,说掘了淮南王的墓,事后都被证实,那是假的,你说我们三个人势单力薄的,能找到淮南王墓吗?即便是找到了,也应付不过来啊?”陈二这几天已经不止一次向大哥提出疑问了。

    可是陈大坚决要来,用陈大的话说,就算没找到真的淮南王墓,挖个假墓,也能搞到一些宝贝的,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果然,陈大说道:“老二,你放心吧,这一趟咱们不会白跑的。家里都快无米下锅了,再这样下去,咱们一家子人都得饿死。所以这一趟,咱们就算这条老命不要,也要搞到一点东西。”

    在盗墓这个行当里,陈家算是最不起眼的了,同道中人一般有活都不会找他们一起干。他们已经一年没有翻过土了。

    陈大和陈二一边争执,一边寻找着墓穴入口,这时来到一片空地,陈大环目四顾,此地位于三面环山的一个夹角处,属于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在此处开凿墓穴,是再好也没有了。于是一拍大腿,说:“找到了,就是这里!”

    陈大说着就从麻袋里拿出铁锹开始动手了, 陈凯和陈二也不再说什么,跟着陈大一起挖。

    三人各站一个方位,正挖着,陈凯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便问:“是谁?”

    可是当他说话之后就感觉不对劲了, 大伯和二伯都在卖力的挖土,根本不可能拍他的肩膀,那这么说此地还有第四个人?

    想到这里,陈凯心中一惊,回头看时,却只看见婆娑的树影和在风中摇动的荒草,身后哪里来的什么人?

    陈大和陈二见陈凯停了下来,便问陈凯怎么了。陈凯说:“刚才有人拍我的背。”

    陈大陈二均是眉头一皱,后者问:“你是不是搞错了,是不是树枝掉下来,砸到了?”

    陈凯肯定的说:“不是的,刚才真的有人拍我的背。”

    此语一出,三人陷入沉默,陈凯见大伯二伯都不说话,小心翼翼的问:“咱们今儿个是不是……遇到什么鬼祟了?”

    陈大陈二都是“身经百战”的人,自然不会被这点小问题吓到,陈大更是扯开了嗓子喝道:“列为山神土地爷,小的三人来到宝地,只为求财,打扰了各位大仙的清静,还请原谅。”

    说完之后,陈大示意接着挖。于是三人继续挥汗如雨。

    不一会功夫,果然出现了一个盗洞,这说明他们找对了地方,底下绝对是有墓穴,但好像已经被人光顾过了。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影响,因为他们也只是来简陋的,有同行先来过也很好,避免他们走许多弯路,他们拿个两三样东西就可以走了。

    洞口倾斜向下,只能容一人爬行。陈大提着一盏桐油灯,带头下去,陈二接着,陈凯在最后。

    由于刚才后背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拍了一下,陈凯到现在心里还在打鼓,他虽然盗过不少墓,挖过不少坟,也听过不少盗墓时遇到的邪乎事,比如撞鬼,诈尸啊什么的。

    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还是头一回,难怪他今天心绪总是忐忑不安,看来今晚上还有事情发生。

    这个盗洞并不深,一会儿功夫便爬到了头,盗洞连接的是一个墓室。这间墓室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不过却有条甬道,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陈大提着桐油灯,招招手,示意身后二人跟着,三人一起走进了甬道。

    脚下的泥土很松软,洞内也不怎么安静,时而有些迎面扑来的小飞虫。

    走完这条甬道,又来到一间不大不小的墓室,这个墓室不再空荡荡的,而且墓室中央有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三人都小心翼翼的走着,在墓穴里,到处都有未知的凶险,他们都知道,不能掉以轻心。

    陈大在墓室里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便将桐油灯放在墓室东南角,三人这才走近那口棺材。

    “这应该是口普通的棺材吧?”陈凯说道,跟着大伯这么久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陈大和陈二也不多话,拿出撬棍就开始撬棺材,桐油灯不是烧不完的,他们的时间有限,撬完这个棺材,还要去其他墓室看看呢。

    这里很显然只是一间普通的墓室,真正的主墓室应该还得很长一段时间来寻找。

    两人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将棺材给撬开了,陈凯也帮忙,三人将棺材盖抬到一边放着。当他们看见棺材里的景象是,三人都愣住了。

    棺材里躺着的并不是腐烂发臭的白骨,居然是……居然是一具白衣女尸!

    这女尸好像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容貌十分美艳,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这具女尸好像刚刚死去的一样,一点都没有腐烂的迹象。

    这个墓穴少说已经存在几百年了吧?尸体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腐烂?难道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僵尸?

    三个人都愣在那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陈凯更是心中怦怦乱跳,要不是大伯二伯都在这里,他早就跑路了。不过由于胆怯,他还是后退了两步。

    “快!快盖上!”

    陈大第一个反应过来,压制着恐慌的声音,说着。

    陈二也不含糊,赶紧跟着大哥一起,想将棺材盖盖上。可是正当两人去抬棺材盖的时候,那女尸突然坐了起来……

    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坐了起来。正对着陈凯。

    陈凯本来就怕的要死,结果那女尸不声不响的就诈尸了,而且女尸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就那么瞪着自己,陈凯被吓的不轻。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定力,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蹬蹬蹬的退到墙边。

    女尸坐起来之后,像是刚刚从沉睡中苏醒,眼神空洞的望来望去,并没有注意到墓室里的三个人。

    “跑!”

    这时候,陈大的一声吼,打破了沉寂。

    陈凯很快反应过来,在他的记忆中,大伯还从来没有这么怕过事,看来这次遇到了狠角色,毫不犹豫,跟着大伯就跑了。

    三人慌不择路,跑进了一条甬道,陈大那时也有些慌神,没有发现这条甬道并不是来时那条路。

    而就在他们跑动的时候,惊动了女尸,那女尸噌的一下,从棺材里跳了出来,追着三人去了。

    陈二这时落在最后,他胆子还没有陈凯的大,听见身后女尸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吓得双腿都软了,不断的催促前面的陈大:“跑快点!跑快点!俺的娘诶!”

    怎奈甬道实在太狭窄,只能容一个人行走,陈二就算再急,可前面的陈大跑不快,他也没有办法。

    很快的,陈二感觉一只锋利手爪抓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指甲插进肉里,疼得他叫出声来。

    陈凯正跑着呢,听见身后二伯的惨叫,一颗心都差点跳出来,回头一看,二伯已经被那女尸扑倒,而且女尸一口向陈二的脖子咬过去。

    陈凯虽然害怕,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伯就这样被僵尸咬死,壮起胆子,飞起一脚,正踹在女尸的脸上,登时在女尸那白 皙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漆黑的脚印。

    女尸被踹得滚倒在地上,陈二赶紧爬起来就跑,陈凯踹了那女尸一脚之后,觉得僵尸也就这样,心中的害怕减了几分,就说:“大伯,咱们别跑了,跟她干!”

    陈大干了一辈子倒斗,虽然没盗过什么王侯将相的历史名陵,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不过胆量却是有的。

    当下看见陈二被扑倒再地,他哪里不会管二弟的死活,恰好陈凯也上了, 陈大也不含糊,向那女尸冲了过去。

    从麻袋里拿出一只黑驴蹄子,这是对付僵尸的利器。果然,那女尸见陈大拿出黑驴蹄子,便不敢冲过来了。

    陈大也不能把这僵尸怎么样,毕竟黑驴蹄子只能镇住僵尸,并不能杀僵尸。于是陈大和陈凯将陈二拉起来就跑。

    三人狂奔一阵,那女尸终于没有追来,陈大又点了一盏桐油灯,一看这地方,三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只见四下里躺着许多白骨,数量数不清,少说也有几十具尸骨。他们只知道,此刻身处一间偌大的墓室,桐油灯所能照见的范围,都没有看见墙壁,可见这墓室有多大。

    陈凯呼呼的喘着气,说:“大伯,走错地方了。”

    陈大当然也知道走错路了,不用陈凯来提醒,他没有出声,而是提着桐油灯,仔细观看这间墓室的事物。

    而陈凯心里却毛毛的,后面还有具女尸呢, 也不知道会不会追过来,大伯能别这么淡定吗?不过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大伯走着。

    “哥,别磨蹭了,赶快找出路吧。”陈二虽然身为陈凯的二叔,但是胆量却没有陈凯的大,害怕什么直接就说出来了。

    陈大不耐烦的说:“来都来了,不能够着手回去,你就不能出息点,瞧瞧小凯,僵尸立于前而色不变,还敢上去踹一脚。你这个二伯可别连他都不如。”

    陈凯听见大伯夸自己,心虚得很,其实自己心里都快怕死了。

    陈二的老脸都红了,好在光线不怎么好,二人看不见,只好乖乖闭嘴。只是刚才被僵尸抓过的伤口此刻隐隐作痛。他也不消跟谁说,自个从麻袋里弄些糯米出来敷敷,免得中了尸毒。

    三人正慢慢摸索着,突然,一道黑影从他们面前闪过,并带着轻轻的破风声。他们又是一愣,陈二吓得差点尿裤子,惊喝一声:“什么人?”

    其实三个人都知道,在这鬼地方,只要是遇见能动的,恐怕都不会是人。

    陈大提高警惕,吩咐二人,都把黑驴蹄子拽在手里,一般的邪物应该能镇得住。

    “咚咚咚……”

    这个时候,左前方突然传来声音,像是有个坛子在地上滚动。

    “咚咚咚……”

    那声音越来越近,很快,陈凯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吓的他心中一惊,低头一看,果然是个小罐子。

    陈凯知道这个罐子不会无缘无故滚到自己面前,莫非有诈?他想捡起来看看却又不敢,而这个时候大伯已经弯下腰,将那罐子捡了起来,。

    罐子不大,用块布封着口,陈大喜道:“莫非这个墓穴真是淮南王的陵寝,淮南王最喜欢炼丹药,这个罐子里装得不会是什么仙丹吧?”

    说着将桐油灯给陈二提着,自己准备将封口揭开。

    陈二提醒到:“哥,小心一点。”并往后退了一步,陈凯也往后退。

    陈大便揭开罐子,一股霉味传开来, 罐子里除了一些渣滓外,什么都没有。

    “他 娘的!”

    陈大将罐子丢在地上。

    随后三人在墓室里逛了一圈,没有任何名器,而且,他们发现,这个墓室没有其他的路,也就是说,他们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大伯,这个陵寝可能是假的,整个墓穴的面积可能也就这么点大。”陈凯分析道。

    陈大点了点头,“看来我们被人耍了。”

    陈凯和陈二不知道陈大为什么这么说,陈大便告诉他们一件事。原来陈大突然说要来挖淮南王墓,是因为有人告诉了他大致方位了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盲目的来到淮南找什么淮南王墓呢。

    要知道,真正的淮南王墓可是一直都未被世人发觉。看来那个人给他的信息是假的。他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陈凯和陈二听后非常气愤,纷纷说出去之后要找那人讨个说法。

    搞清楚事情之后,三人便决定出去。现在知道墓穴并不大了,沿着来时路,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去。

    于是三人往回走。不一会,又走到那具女尸所在的墓室,当他们到达通道口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白衣人影直挺挺的站在通道口,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白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那具女尸。

    三人不自觉的停下脚步,陈二说:“那女尸想干什么?”

    没人回答他,陈大沉声说:“不用怕,你们跟着我。”说着,扬起黑驴蹄子,迈步向女尸走了过去,毫无惧色。

    二人紧随其后。

    当三人奔到女尸面前时,那女尸当先跳向陈大,掐住陈大的脖子,张口就咬。陈大将黑驴蹄子砸向女尸,那女尸尖叫一声,便向触电一样被弹开。

    陈凯壮着胆子,也冲了过去,举着黑驴蹄子,作势要砸那女尸。

    那女尸也知道害怕,愣愣的往后退,两人便仗着黑驴蹄子,向女尸逼近。

    女尸尝试了几次向他们发出攻击,可是都黑驴蹄子给挡了回去,于是一扭头,飞快的跑了。陈大和陈凯赶紧追过去。

    两人一路追着女尸,到了墓穴出口,那女尸已经跑得没影了,两人这才作罢。

    陈凯跑累了,呼哧呼哧喘着气,一回头,却没看见二伯了,便问:“二伯呢?”

    陈大这时也反应过来,他们刚才只顾着追女尸,却没注意到陈二,按理说陈二应该跟在他们身后的啊?怎么没人了?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凶险?

    两人喊了陈二几声,都不见回音,于是又折返回墓穴,提着桐油灯到处找,可是将整个墓穴都找遍了,却没看见陈二。陈二就这么无故消失了,这让两人多少有些害怕。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这样消失了呢?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陈凯想起刚才那个一闪二而过的黑影,意识到这个墓穴并不只是那一具女尸,可能还有什么邪物躲在暗处的,想到这里越发忐忑,想要离开。

    但是二伯不见了,怎么能就这样走呢。一时间也没有注意。

    他们此刻在女尸的墓室里,陈凯鬼使神差的向陈大说了一句:“棺材里找过了吗?”

    陈大说:“没有。”说着便向先前女尸趟过的那口棺材走了过去,那棺材盖子还在地上,棺材是打开着的。

    两人也没抱什么希望,随意的便往那棺材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却是一惊,陈二直挺挺的躺在棺材里!双眼紧闭,面色傻白,好像是……死了?

    陈大心中抽搐一下,缓缓伸手去探陈二鼻子,发现陈二已经没了呼吸,顿时又惊又怒:“怎么回事?”

    陈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二伯他?死了?”

    “没气了。”陈大十分悲怆的说。

    陈凯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二伯死得这么突然,由于恐惧,连悲伤都忘记了。

    陈大说:“此地不宜久留,赶快带着你二伯离开!”

    于是两人抬着陈二的尸体,火速离开了墓穴。

    这期间再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路奔出了山林,找了一间破庙歇脚。陈大回想起这几天遇到的总总,以及二弟莫名其妙的死去,总算明白是中了别人的计。

    陈凯问那个放消息给他的人是谁,陈大便告诉了陈凯,是同乡的一个叫铁傀的人。这个铁傀也是个倒斗的,不过跟他们陈家人派系不同。铁傀是北派,他们属于南派。

    听大伯这么一说,陈凯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发誓一定要找这个铁傀算账,帮二伯报仇。

    两人在破庙稍作休息,便连夜赶路,将二伯的尸体运送回了苏州老家。

    陈二的尸体回乡的时候,村民们都问起原因,陈凯等人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说陈二在外地经商时感染恶疾,病故了。

    陈大的母亲,也就是陈凯的奶奶,得知二儿子的死讯之后,伤痛欲绝,不过还是赶紧将丧失办了,让逝者早点安息。

    之后,陈大和陈凯便商量复仇计划。就这样去把铁傀杀了是肯定不行的,因为王法还在。

    二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跟铁傀一起去倒斗,然后将铁傀弄死在墓穴里,神不知鬼不觉。

    可要怎么才能跟铁傀一起去倒斗呢?这是个问题,先别说两人不同派系,就盗墓本身,也不是经常做的,因为好的陵寝已经很难找了。

    终于在一个月后,机会来了,陈凯通过多方打听,得知铁傀被人雇佣,准备参加一个倒斗行动。而那个雇主,陈凯正巧认识,是小时候的玩伴,叫朱鹤。

    于是,陈凯找到朱鹤,要求参加他们的行动,朱鹤也爽快的答应了,而且还许诺给他们跟铁傀相等的报酬,以及墓穴中任意一样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