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5章 绵砂墓道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7:41本章字数:3321字

    铁傀这才知道,原来是被陈大给耍了。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铁傀也知道,陈大可没安好心,想把自己吓死呢。

    “我勒个去,这可怎么办!我这身子不比猪轻,杀了我我也爬不过去啊!”朱鹤叫起苦来。

    朱鹤平时山吃海喝的,身子胖得像小猪一样,就算再掉上五十斤肉,也很难像陈凯那样飞檐走壁。

    “没事,我有个主意!拉起一道绳子来,你只要抓紧绳子别松手,一下就能把你送过去!”

    陈凯想出了一个主意。

    接下来,陈凯拿出一段绳子,先扔给陈伯后,由陈伯站在原地,将绳子举过头顶,用力拉紧。

    同时,陈凯将身子蹲得低一点,也把绳子拉紧。

    朱鹤立刻明白了,把衣服搭在绳子上,两腿也盘在绳上,直接溜过去。

    这样虽然也要花点力气,不过和飞檐走壁相比,当然省事多了,不到十秒就能过去。

    很快,朱鹤从对面的绳头上下来,就这么穿越了这个黑坑。

    铁傀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喊了一万句“我勒个去”。

    早知道这么省事儿的话,他也就这样过来了,不用受那惊吓,更不用被吓尿裤子。

    想到陈二之死,铁傀心里也有数,陈伯和陈凯,肯定会在这个墓穴里报复自己!

    朱鹤过去之后,陈伯又把地上的工具包也传了过去。

    然后,陈凯收起绳索,陈伯也像陈凯那样,手脚并用地从墙壁上贴过去。

    不过,当走到那个黑坑的时候,陈伯却并没有匆匆而过,而是仔细看了黑坑一眼。

    这个胆量可真不小,连陈凯都不敢如此。

    很快,陈伯也落到了砂地上。

    “大伯,那个黑坑是什么情况?”陈凯问道。

    “看那样子,黑坑深不见底,至少也有三十丈深!就算铁人掉进去,也会被摔下一层铁锈来!”陈伯道。

    朱鹤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黑坑是连接着地底的,直通墓室的最底层!”

    铁傀问道,“那最底下会是什么呢?”

    “应该是明刀利剑这样的陷坑,反正从这儿掉下去,别想落个全尸!”朱鹤道,“继续前进吧!”

    经过的这道绵砂道,说起来也只是个小插曲而已。

    陈凯这些人,死人白骨、僵尸什么的见得多了,当然不会被这点小险情吓住。

    继续前进。

    “朱鹤,这最外环的绵砂道,大约有多远?”铁傀问着,他现在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希望是早点结束这种不爽的路途。

    “不知道!不过能肯定的是,最外环的墓道是最长的,估计得在五里以上!越往里的墓道就越短了!”朱鹤道。

    陈凯说道,“铁傀,我看你也累得够呛了,不行你就在这儿等着吧,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如果收获不少,也会有你一份儿的!”

    “开什么玩笑!我现在既不累,也不怕!”铁傀硬着头皮说道。

    有了刚才的经验,接下来四人小心了很多。

    那两只猴子也更加小心了。

    一路上,盘旋着前进中,又遇上了几处这样的黑暗深坑。

    好在有这两只猴子,否则的话,连续出现的黑暗深坑,怎么也能让陈凯几人死上个把儿了。

    一步一步,绕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前面的猴子停住了脚步。

    没路可走了。

    “嗯?怎么没路了,不是墓道一环套一环么?第八环在哪里?”铁傀顿时有些焦躁了。

    “闭嘴闭嘴,慌什么!”

    陈伯没好气地斥责着,走到前方查看一番。

    “大伯,这儿的墙壁是不可拆卸的,不过,脚下的石板好像可以拆开!”陈凯道。

    把脚下的细砂扒开后,露出的是光滑如玉的石板。

    “陈伯,怎么样,可以从这里进入下一环么?”朱鹤也问。

    朱鹤所擅长的,不在于倒斗儿,而在于对墓中物品价值的评估。

    一个物件儿,值不值钱,值多少钱,拿出去后有没有销路,朱鹤擅长的是这个。

    “可以!启开这块石板,看看下面是什么情况!”

    陈伯说着,又掏出了那自制的卸砖镢。

    叮叮!叮叮!

    卸砖镢敲击在石板上,发出金属打击的清脆响声。

    几个人打着油灯,陈凯在仔细听着什么。

    “陈凯,你听到什么了?”铁傀问。

    “好像有人吵闹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陈凯说道,“朱鹤,这墓里会不会有别的人存在?”

    “有可能啊!我早就说过,可能有别的倒斗儿的队伍,比咱们抢先一步来到这里!外面那一串脚印,就很说明问题啊!”朱鹤道。

    陈凯点点头,看来这事儿还真是有可能。

    刚才听到地底下传出人的争吵声,应该没听错。

    “他们怎么进去的?看来这个大墓,还有别的更合适的入口?”铁傀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如果我们都能到达墓室的话,肯定会和他们碰头的!”陈凯说道。

    看来,这个大墓里的情况很复杂。

    不但有两拨人,而且对方的水平技术,明显不在自己这几人之下。

    说话的工夫,陈伯的卸砖镢当当响,几块砖被他小心翼翼地卸了下来。

    很快,越来越多的砖块被卸下,足够几人进入其中了。

    陈凯把煤油灯凑过去一瞧,这砖块底下,果然又是一个墓道,也就是第八环墓道了。

    第九环墓道和下面的第八环墓道,上下有八米多高,没有蜈蚣挂山梯的话,那肯定不敢下去。

    趁这机会,陈凯又好好听了听下面的动静,却又没有什么响声了,下面静悄悄的。

    “放梯子!”陈伯道。

    取出那蜈蚣挂山梯后,从这窗口式的砖缝里垂了下去,直垂到地面上。

    还是那两只猴子先下去探探路。

    接着,陈凯走在了第一位上。

    两只猴子刚下到墓道上,就有点站立不安的样子,这边蹦过来,那边跳过去的。

    煤油灯一照,陈凯看清了墓道的路面情况。

    “我,全是尖石柱啊!”陈凯也忍不住要骂娘了,没想到路况这么险恶。

    第八环的这条墓道,虽然也可以两人并行,比较宽敞,但是脚下根本没有路,都是非常尖锐的硬石的石尖儿。

    可谓是刀枪铺路,就算是穿着铁鞋,不怕石尖的扎,那也没个落脚的地方。

    陈凯再往前一步,脚就踩到石尖上了。

    蹲下身来,用手使劲一掰,这石尖儿比铁还硬,根本掰不断。

    “小凯,下面有路没?”陈伯问。

    “大伯,有路,但是这种石尖路根本没法走!”陈凯道,“不过,你们也得下来啊!”

    说话的工夫,陈伯他们几人也都下来了。

    “我他小娘皮!这种石尖路怎么走?”铁傀直接傻眼了。

    朱鹤说,“总不能生生困在这里吧?得想个办法啊!陈凯,你有办法没?”

    陈凯想了想,道,“要不就我和这两只猴子,先过去探探路,也许能有什么发现!不然的话,咱们肯定没法迈脚!”

    这种石尖路,别说是人了,就算是两只猴子都不好走,不小心也会被石尖扎穿身躯。

    “只能这样了!小凯,千万小心!”陈伯道。

    四人中,只有陈凯的身手最敏捷,冒险探路的人也只有陈凯。

    “陈凯,你怎么个探法呢?”铁傀还真就想不明白了。

    难道,陈凯的脚不怕扎,或者想单凭一根脚趾头走路?

    “瞧着点吧!”

    陈凯说着,身子突然一下倒立过来,头下脚上。

    两只有力的手,一下握住了石尖的下面,倒立行走。

    这种通过不断换手,用手来当脚使的行走方式,非常考验人的耐力和身手。

    身子不是绝对强壮的话,走三五步或许可以,但绝对不能走太远。

    “小凯,没问题吧?”陈伯问。

    “没问题!”

    陈凯答应一声,交换着抓握石尖儿,向前行走。

    倒立过来的两只脚,正好可以抵到墓顶,在很累的时候可以借借力,稍微休息一下。

    那两只猴子,也学着陈凯的样子,倒立过身子来。

    对两只猴子来说,用这种方式行走并不难,早在马戏团里就练得烂熟了。

    真正让陈凯和两只猴子为难的,不是难走的路,而是黑暗。

    陈凯和两只猴子,都不可能再去握住煤油灯了,只能顶着黑往前走。

    如果有什么险情出现的话,说死人跟玩儿似的。

    “嘎!”

    倒立着走出十几米后,那只公猴子,不知道是想在 陈凯面前逞能,还是想保护陈凯,突然快速前进,赶在了陈凯前头。

    猴子的视力本来就比人类要强,这两只猴子,又受过朱鹤专门的黑暗环境训练,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墓道里行走,能看几十米远的距离。

    转过一个弯后,大约倒立行走了三十多米,陈凯的体力也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长时间的倒立行走,会让人头重脚轻,很容易昏过去。

    “嘎嘎!”

    前面十米之外,那只公猴子好像是跳到了一个平台上,在那儿上蹦下跳的,十分兴奋的样子。

    “好,有这个平台,就能让我喘口气歇一歇了!走这么远,居然没有什么收获!”陈凯心中想道。

    走到这里,陈凯也太需要休息一下了。

    双手里全是汗,那石尖根本都抓握不住了,随时有可能会失手。

    一但失手,一头栽进石尖丛里,身体立刻就会被扎成蜂窝。

    走到平台旁边,陈凯又正立了过来,立刻点亮了火折子。

    借着微弱的火光,陈凯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脚下是一个长条形的平台,大约有五米来长,平台上堆积着一些很薄的石板。

    “嗯?石板?老子正缺这种薄薄的石板,它怎么就在这儿等着老子来取了?”陈凯非常兴奋。

    不过,心里也是一动,可别有什么玄机?等着坑自己?

    “嘎嘎!”

    大公猴儿又叫了两声,指着堆在那儿的青石板,等着陈凯过去搬一些。

    用这些石板铺路的话,大伯他们自然就可以走过来了。

    嗤嗤!

    嗤嗤嗤!

    突然,头顶和四周的石壁,万箭齐发,暴射向这只大公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