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章 石尾壁蝎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7:56本章字数:3353字

    这个巨大的变故,来得太突然了!

    “快闪!”

    陈凯叫了这么一声后,自己立刻就卧倒了。

    在这个平台上,躲避的最好方式就是卧倒,不可能左躲右闪。

    然而,已经晚了。

    “嗷嗷!”

    两声惨叫传来。

    那只大公猴,被至少二十支利箭射中,一尺多长的箭支射穿了它的身体,竟将它射得钉在了墙壁上!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大公猴,一转眼就成了这么一个大刺猥。

    死得太惨了!

    陈凯直接愣在了原地。

    而那只母猴,却顿时陷入狂暴状态,嗷嗷的大吼大叫。

    但是,它也无能为力。

    陈凯一把将这母猴抱住了,免得它激动之下,跳起来扑进石尖丛里殉情。

    过了片刻,整个空间又静了下来。

    并没有第二轮的箭射,只有吧嗒吧嗒的流血声。

    这只大公猴子,也算是救了陈凯一命。

    如果不是它先过去的话,等到陈凯走过去搬那些青石板,肯定会被射成马蜂窝!

    陈凯小心地过去试了试,确实没有乱箭的暴射了。

    而堆在这里的这些石板,很显然就是诱饵。

    墓主人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故意把一堆石板放在这里,引诱盗墓贼过来取,这样就会处在乱箭的暴射区域内,说死还不跟玩儿一样?

    捡起石板之后,陈凯试着铺路。

    这些尖锐的石尖丛,正好可以支撑起石板来,踩在上面很稳。

    就这样,陈凯一边铺路,一边往回走,隔不多远就铺上一块,正好可以铺完回去的这段距离。

    “陈凯,你还真是不简单啊!这是从哪里找到的石板?”

    看到陈凯好好的回来了,朱鹤大喜道。

    铁傀也问道,“那只大公猴呢,怎么没见回来?”

    “大公猴已经死了!”

    陈凯叹了口气,把刚才大公猴惨死的一幕,说给几人知道。

    “唉,真是日了狗啊!”朱鹤非常惆怅,“那只大公猴跟了我三年,还没享一点福呢,就这么死在这里了!”

    陈伯说道,“没办法!干咱这一行的,进入这墓穴之后,就等于是一只脚踩进了棺材里,能活着出去那是运气,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好说的!伙计,看开点吧!”

    朱鹤点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经过陈凯这么一探路,情况好了很多,有路可走了。

    接下来,四人一猴,分别隔开几步前进,踩那青石板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特别是知道墓壁中有乱箭射出,铁傀吓得腿打哆嗦,只得喝上几口烧酒壮壮胆,硬着头皮往前走。

    很快,几人又来到了大公猴被射死的那个平台处。

    朱鹤向大公猴那扎满了长箭的尸体欠了欠身,算是哀悼过了。

    谁都知道,前面的危险多得是,毕竟这才是第八环,距离墓室还早着呢,但是,还是得继续前进。

    前面的墓道,并不是尖石丛了,而是看起来很平坦的青石板路。

    不过,这青石板路也有些邪门,石板上有许多铜钱大小的圆孔,这就显得石板像一块平铺开的蜂窝似的。

    这一次,是那只大母猴和陈凯走在前头。

    “大家小心些!头顶和脚底,还有前后左右,都得小心!”陈凯一手端着煤油灯,另一手挺着一柄短刀。

    “嗯!”

    几人点点头。

    看到大公猴的惨死,谁也知道在这里没命是很容易的。

    嗡嗡!

    刚走出十几步远,脚底下,突然传来嗡嗡的响声,像是什么虫子弄出来的声音。

    “嗯?这是什么响声?听起来怎么像骨头擦骨头的声音?老子头皮发麻啊!”朱鹤立刻紧张了起来。

    说真的,陈凯听到这种怪异的声音,也是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大伯,你听听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儿?”陈凯向大伯问道。

    陈大立刻凝神细听。

    这时候,那嗡嗡的声音听起来更清晰了。

    像是大量的蜜蜂飞行时,振动翅膀的声音,不过细细一听,又像是什么小东西快速爬行的声音。

    “声音是从地底下传来的,不可能是蜜蜂之类会飞的东西,可能是……朱鹤,小心!”

    陈大刚说完这话,昏暗的煤油灯光下,一只足有中指大小的黑色蝎子,突然从脚下的洞孔中爬出来,立刻就奔着朱鹤的脚部蜇下去。

    朱鹤的反应倒快,一下蹦了起来,躲开了这只黑色大蝎子的毒钩。

    “直娘贼!我知道了,这是石尾壁蝎!这玩意儿比一般的小石块都硬,一肚子坏水,被它们蜇一下子,不残废也得瘫痪啊!”

    陈伯突然大声说道。

    陈凯吃惊不小,大伯可是很稳重的人,连他都脸色大变了,可想这石尾壁蝎是多歹毒的玩意儿。

    “石尾壁蝎?没听说过啊!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朱鹤一脸惊吓地问道。

    “肯定不少!”陈凯说道 ,“咱们听到的那嗡嗡的响声,就是这石尾壁蝎弄出来的,估计没有上千只,也得有过百只吧!”

    “备火,备火!”铁傀立刻叫起来。

    许多蝎子、蛇之类的毒虫都是怕火的。

    面对这些玩意儿,手里拿着火,比拿着刀枪都好使。

    “别!别备火!立刻灭火!”陈伯大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陈大,你说什么?现在灭火?!”铁傀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假!一般的毒虫怕烟薰火燎,但是这石尾壁蝎不怕!不但不怕,它们还喜欢闻这烟火的焦味儿!咱要是真点起火来,不但灭不了它们,还会把它们都引过来!”陈伯说道。

    “真的假的?”铁傀半信半疑,怀疑陈大是想祸害自己。

    毕竟,之前陈二在淮南王墓穴中惨死,这事儿是铁傀使的坏,他也知道,陈大不会让自己好受的。

    “你不信就拉倒!小凯,过来一点,离他远点!”陈大向陈凯道。

    陈凯立刻来到陈大身边,等着看铁傀的好戏了。

    世上还有不怕火的蝎子?

    铁傀还就不信这个邪,把火折上沾了煤油,点了起来。

    这么一来,这个火折子就像个小火把一样,火头燃得很旺。

    “嗡嗡!”

    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更清晰了。

    黑暗中,大量的石尾壁蝎从脚下石板的圆形孔洞中钻出来,迅速向铁傀所在的方位爬过去。

    “啊!”

    在火光的照耀下,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石尾壁蝎爬过来,铁傀吓得惊叫出声,直接吓懵了。

    同时他也看到,这些石尾壁蝎都是奔着自己来的,陈伯、陈凯和朱鹤的旁边,连一只石尾壁蝎都没有。

    这回,他算是信了陈伯的话。

    “陈大,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铁傀喊了这一声后,立刻举着火折子向前跑。

    后面的那些一整片的石尾壁蝎,像潮水一样追着他。

    “你个熊人!还不快把火折子踩灭,丢掉!”陈伯大声说道。

    铁傀想也不想,直接把火折子扔在地上,两脚同时踩了上去。

    “啊!”

    一声惨叫传出来,是铁傀叫的。

    不用猜也知道,铁傀是被那石尾壁蝎给蜇上了。

    朱鹤说道,“陈伯,怎么办?我知道,你们之间可能有点小仇,但这可不是解决愁怨的地方啊,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陈伯点了点头,道,“据我了解,这种石尾壁蝎来去如潮,只要没有火源吸引着它们,它们来时一阵风,去时也如闪电!”

    陈凯点头,对大伯父的见识,真不是佩服两个字就能说清的。

    正如陈伯所说。

    火头被铁傀踩灭之后,那些漆黑一片的石尾壁蝎,立刻就四处散去了。

    从哪儿来的回哪儿,都钻入了脚下的圆形孔洞中。

    “铁傀,你没死吧?吱一声!”陈凯叫着,走了过去。

    铁傀坐在地上,两手掐着自己的左腿小腿,疼得五官扭曲,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陈凯看到,他的左腿小腿肿起了一个西瓜大小的包——这个脓包,比他的头小不了多少。

    “我勒个去!这个脓包是石尾壁蝎蜇的?这是被蜇了多少下啊!”朱鹤直接惊呆了。

    “也就一下!”陈伯说道,“两下的话,他现在就昏死过去了,也不一定能醒过来了。那石尾壁蝎,连蜇五下就能蜇死一头野牛,老虎也经不起三五下!”

    铁傀疼得牙根紧咬,脸上那汗珠子比花生米都还大,哗哗的往下 流。

    “救我……救我啊!救救我这条小腿,等离开这鬼地方,五千两银子奉上!”铁傀咬着牙根说道。

    看他腿被蜇得这样儿,赶紧动手医治的话,或许还能保一保,否则的话,绝对是废了!

    陈伯看向陈凯,问,“小凯,你的意思呢?”

    “大伯,有办法的话,先救救他吧!”陈凯低声说道。

    桥归桥,路归路。

    陈凯心想,铁傀害死了自己的二伯,肯定得血债血偿。

    不过,现在确实不是报仇雪恨的时候。

    再说了,与其现在让他死在这里,还不如留他喘几口气,先活着受点罪呢。

    陈伯点点头,道,“朱鹤,你身上有药没?”

    “有有!”朱鹤立刻取出一瓶对外伤和内伤都有良效的药来。

    陈伯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对准了铁傀的小腿。

    “陈大,你……你要动刀子割了这……这脓包?”铁傀脸上全是汗,脸都吓白了。

    “废话!难道你觉得这脓包是个宝,不该割?不放出毒血来,你这腿就废定了!”陈伯说道。

    “好!割,割!”铁傀咬起了牙根,知道自己有罪受了。

    陈伯倒是面无表情,手中的匕首一挥,刀尖就扎在了铁傀的小腿上。

    “啊!”

    铁傀一声惨叫,疼得全身的筋都鼓了起来。

    脓包一被割开,那黑色的血水就哗哗地流了出来。

    这比割开了一个西瓜淌的水都多,这脓包,根本就是个装满了坏水的袋子。

    随着黑色的坏水越放越多,那脓包也迅速减小,铁傀的小腿渐渐恢复到原来的大小。

    放完毒血后,陈伯接过药瓶,把药粉洒在铁傀的小腿受伤处。

    被那石尾壁蝎蜇中的地方,就像一颗大痦子一样,长成了一个黑豆儿。

    陈伯又撕下块破布,给铁傀简单包扎了一下,算是医好了铁傀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