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8章 夜光画壁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8:24本章字数:3317字

    “嗯?怎么会这样?这第六条墓道怎么这么明亮?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光亮?”铁傀大惊,问道。

    陈大懒得和他说什么,跟着就扶着蜈蚣挂山梯走了下来,一看究竟。

    陈凯走在前头,看到的东西最多。

    头顶上、脚底下,都没有什么异常。

    而左右两侧的石壁上,却是刻满了雕刻和图画!

    墓壁上这些图画,包罗万象,什么都有。大到名山大川、江河湖泊,小到花鸟鱼虫,狼蛇虎豹。

    而发出光亮的正是石壁本身。

    “大伯,这石壁怎么会发光的?”陈凯惊讶地问道。

    “这石壁不一般,是一种类似夜明石的石头,如果单独一块放在黑暗中,也不会发出太强的光。不过,几十上百块这种石头,按照远近合适的距离放好的话,光借光,光衬光,那光亮可就很强了!”

    陈大慢慢走着,解释着。

    “原来如此!我也感觉到一丝光亮,不过还不敢睁眼!这石壁上画的是什么啊?有没有对咱们有用的内容?”朱鹤非常好奇地问道。

    对失明的痛苦,他也算是亲身体会到了。

    “朱鹤,说到这石壁上的内容,还真是古怪啊!我怎么感觉……感觉……”

    铁傀正这样说着,突然走到石壁跟前,把身子往石壁的画上蹭!

    他这动作,就像拱一道怎么也拱不开的门似的,看起来很诡异。

    “铁傀,你在干什么?疯了么?”陈凯喝斥一声,拍拍他的肩膀。

    铁傀却啥也不管,还是硬着头皮往这石壁上拱。

    “大伯,他这是怎么了?”陈凯刚说了这句,却突然发现,大伯父此时竟完全愣住了,痴痴呆呆地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大伯,你怎么了?”陈凯大惊,上去晃了晃陈大的身子。

    这一触手,陈凯才感觉到陈大的身子在强烈地颤动着,脸上的肉都明显哆嗦了起来。

    不过,他全身都在颤动,唯一不动的就是双眼。

    两个眼睛死死地盯在画壁上,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陈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朱鹤大惊着问道。

    “我大伯和铁傀,他俩一个面向左手边的画壁,动也不动一下。一个面向右手边的画壁,使劲儿往石壁上挤,这是怎么回事?对了朱鹤,你有没有事儿?”陈凯问道。

    “我没事!我啥都看不到啊……”朱鹤道。

    “你啥 都看不到?!”这一句话,倒让陈凯心中一动,“难道是因为这画壁的原因,让伯父和铁傀有如此诡异举动的?”

    陈凯立刻撕下两块布来,二话不说就缠到了伯父陈大的眼睛上,同时也把铁傀的眼睛缠住了。

    唯一不看画壁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眼睛蒙上。

    这时候,陈凯也感觉自己被画壁吸引了,竟有一种想融入到画壁之中的感觉,立刻打断这念想,双手遮住了眼睛。

    “朱鹤,你说的不错!这画壁确实有古怪,让人看上几眼,就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了,很想融入到画壁里!看来,铁傀就是这个情况!”陈凯道。

    同时,估计伯父的情况也差不多,是被画壁的内容影响了。

    “唉!你们可得好好着点儿啊!可别出什么差子啊!你们要是有个闪失,我朱鹤也不用想活了!”朱鹤苦笑着叫起苦来。

    “放心吧!”陈凯拍拍他的肩膀。

    “嗯?我这是怎么 了?小凯,你在不在?我们这是在哪里?”突然,陈大如此说道。

    “大伯父,我们现在是在第六环墓道里,你被画壁上的图画影响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陈凯问道。

    “我感觉头有点儿晕……哇!”

    陈大才说了这一句话,直接张口吐了出来,呕吐了。

    铁傀也突然停止了钻墙的动作,捂着胸口原地呕吐。

    “他娘个球!这画壁是哪个驴日的弄的?专门祸祸人啊!”铁傀吐了几口,骂了起来,继续吐。

    两人就这样吐了一盏茶的工夫,肚子里也吐出不什么来,不过就是干呕。

    这想吐吐不出的滋味,反而更难受。

    “大伯,水!”

    陈凯立刻给陈大递上水去,漱一漱喉咙和胃。

    “这鸟画壁,可真比刀枪利剑还厉害啊!小凯,要不是你的话,你大伯我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

    陈大还是没敢睁眼,说道。

    “大伯,好受点了么?”陈凯问。

    “好多了!不过,走出这墓道之前,我可不敢再睁眼了!”陈大道。

    铁傀也是彻底怂了,吐得身子都直不起来。

    这种剧烈的呕吐,虽然不至于要人命,但是却让人元气大伤,没有精神劲儿,反应也变慢了很多,更主要的是必须蒙着眼睛,像瞎子一样。

    “走吧,继续前进!”

    陈凯和那只猴子走在前头,想想还挺让人哭笑不得的。

    在黑暗的墓道中,可以借火折子来照明。而在这种明亮的墓道中,却又必须闭着眼,同样还是处于黑暗之中。

    就这样,由陈凯和猴子带路,在这第六道环形墓道中前进。

    走出六百步后,这条墓道也走到了尽头。

    而陈大和铁傀的气色,已经好转了很多。

    接下来,陈大又取出那自制的卸砖镢,开始卸下脚下的墓砖,准备进入第五层。

    说起这第六层 的墓道,也是有惊无险,不是陈凯的精神头健盛,及时蒙住陈大和铁傀眼睛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就算不死,也会成为白痴。

    “嗯?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怎么有隆隆的水声?”陈凯又趴在了地面上,耳朵仔细听起下面的动静。

    “还真是!我也听到水声了!难道,第五环的墓道中有大量的水?”朱鹤吃惊地问。

    “少不了!这里的墓砖都是很潮的!快,包扎收拾好咱们的工具,接下来可能要渡水!”陈大说道。

    说到渡水,几人的水性都还不错。

    不过,在这种墓道里渡水的话,那可绝对不是好玩儿的事儿。

    接下来,陈凯立刻将所有的工具包都包扎严密,以防被水浸湿。

    很快,脚下的墓砖被陈大取了下来。

    一块。两块。

    六块墓砖取下之后,脚下的整个地面,迅速地溢出水来!

    “我勒个去,真有水!这水量看起来很大啊!”铁傀十分惊慌。

    墓道里出水,这比墓顶上掉落沙石还更恐怖。

    因为,墓道里的水可以淹没任何地方,连个站脚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只能被淹死。

    “快!立刻进入下面的第五环墓道,跟着我的方向往前游吧!可能只有第五环墓道是水,第四环就不一定是什么了!”

    陈凯说完这话,一马当先,立刻从这窗形墓砖里扎进水中。

    陈大、铁傀和朱鹤,也都纷纷潜进水里。

    一下到水中,感觉是透骨的凉!

    这里的水,水温简直比冰水还要凉上三分。

    陈凯顿时冻得全身一颤,整个人都缩小了,差点就呛了自己一口水!

    除了非常凉之外,这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粘稠,在水里游起来很费力。

    在外面的河里,游一百米的力气,在这里只能游个三五十米。

    “娘个球的!这水是直通墓顶的,想换口气也不行!在这口气喘完之前,如果游不出这片水道,那就只能淹死在这水道里了!”

    陈凯心中暗叫不妙。

    关键是不知道这条水道究竟有多长,不过,陈凯也能估计个八八九九。

    每一环的墓道都比上一环的墓道要短,这是确定无疑的。

    第六环的墓道,只有五百步远,这第五环的墓道,按理说再长也不会超过五百步远的。

    游出几十米后,陈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伯、铁傀和朱鹤,还有那只大母猴子,都跟在后面,没有掉队。

    “游啊游!游啊游!”

    陈凯心中只有这一个信念。

    不知游出了多远,水温不那么冰寒刺骨了,水质也没有那么粘稠了。

    陈凯眼尖,看到了出现的旱地墓道,这水道已经到了尽头。

    很明显,这旱地墓道的地势,比水道要高一些,否则不可能连这海量的水都淹不到。

    很快,陈大和铁傀、朱鹤也都游了过来。

    他们的体力可不像陈凯这样好,一个个累得死狗似的,大口地喘着气,连那猴子也累趴了。

    “操!这第五环的墓道,咱们总算是淌过来了,不容易啊!”陈凯感慨地说道,“你们都没啥事儿吧?”

    陈大三人摆了摆手,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如果这水道再长上二三十米的话,陈凯还可以冲一冲,陈大他们三人,肯定就交代在水里了!

    “痒!我全身怎么这么痒啊?”

    铁傀突然抓挠着全身,痒得不行的样子。

    “哎?我也是!我也痒死了!快帮我抓抓背,挠挠痒!”朱鹤也扭 动身子,说道。

    “不会吧?你俩同时泛痒?是不是这层皮欠修理了?”陈大开了个玩笑,不过接下来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抓向了胸前,挠起了痒来。

    “不好!是这水的问题!”

    陈凯心头一动,立刻道,“这水可不是什么好水,能让我们全身泛痒!这可怎么办呢!”

    只是能够发现问题所在,陈凯却也无法解决这个泛痒的问题。

    连陈凯自己,也动手抓起痒来了,脖子里、胸前、肚子和大腿,都痒得厉害,不抓不痛快。

    “小凯说的对!是这水的问题!不过,咱们还是束手无策,只能自己抓痒啊!”陈大一边说着,两手都在不停地抓痒。

    唯一没有在抓痒的,就是那只母猴子。

    “我们呆在这地方,也没啥好办法,还不如立刻进入下一环墓道,也许能发现点什么转机!”陈凯说道。

    “对,就这么办!我就不信,这还能把我痒死不成?”陈大说着,拿出卸砖镢来,准备寻找下一个墓道的入口处。

    不过,这一次的寻找,可比之前的寻找麻烦了太多。

    倒不是入口难找,而是卸砖太麻烦了。

    陈大每干上一两秒,就必须动手抓抓痒处,这不是在干活,全是在抓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