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章 钻行石窟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8:47本章字数:3269字

    “进吧!”

    点燃火折之后,蜈蚣挂山梯从这儿垂下去,陈凯第一个走在前头。

    落到离地四米多高的地面后,陈凯先打着火折,向前看了一看。

    “小凯,什么情况?”陈大问。

    “这一环的墓道,是石窟,环形石窟!”陈凯说道,“整个环形墓道,全部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我们得从石头缝里钻过去!”

    说话的工夫,陈大和朱鹤、铁傀,还有那只母猴子,也都下来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挡在面前的这条墓道,确实如陈凯所说,是一条塞满了石头的道儿。

    有些石 头足有酒缸大小,小些的石头则像西瓜一样,还有些是尖锐如枪,像狼牙一般塞在那小小的过口上。

    “看来,这是咱们所走的最难走的一条墓道!”陈凯说道,“除了钻中间这个石缝之外,别无他路可走!”

    “这太悬了,太冒险了!”朱鹤说道,“一旦不小心碰了哪块石头,那不是会被石头直接砸死?”

    “应该是这样!不过,不这么走,还能怎么走?”陈凯问。

    “搬开石头如何?”朱鹤道,“我们随走随搬,就是慢了点儿!”

    “哈哈!朱鹤,亏你想得出来啊!”陈凯差点笑出声来,“这是多少石头啊!别说就我们三四个人,就算再来三四个,什么时候才能搬完?”

    “等搬完的时候,就算没有石头砸过来,也会被生生累死啊!”陈大也道。

    朱鹤搓搓手,说的在理,看来确实没有别的法子好使了,只能把身子挤进这石缝里。

    这就像把头塞进老虎嘴里,咬不咬就看它的意思了,一咬一个准儿是错不了的。

    “这一次,还是让母猴子先上!最好是等它通上一圈儿,然后咱们再进!”陈凯说道。

    要知道,这种在石窟里钻行的危险,可不是第九环那种绵砂道可比的。

    如果钻行到中间的时候,有重石砸落下来,那是绝对没地方躲的,只能瞪着眼被砸死。

    “小花,希望你福大命大,别被砸死在里面!”

    朱鹤说了这句话后,又向这母猴子打了几个手势。

    然后,母猴儿直接钻入了筒状的石缝里,陈凯几人就蹲下来,看着母猴儿在石缝里的情况。

    不过,由于墓道是环形的,走不了多远就会有大弯,所以陈凯他们也看不了多远的距离。

    陈凯的鼻子突然动了几动。

    “小凯,闻到什么了?”陈大问道。

    陈凯的耳力和嗅觉,一向是很好的。

    “嗯?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陈凯说道,脸色也是一惊。

    “什么?血腥味儿?陈凯,你是说我那小花已经……已经被砸死了?”朱鹤立刻紧张起来。

    那猴子虽然是畜类,但和朱鹤有很深的感情,朱鹤当然不希望它有个三长两短。

    “不是!如果是那猴子死了,咱们应该能听到重石砸落的声音,再说,血味儿也不可能传得这么快!应该是别的血味儿!”陈凯也皱起了眉头。

    “那会是什么人或兽的血呢?难道,就是咱们听到的那些人的血?嗯,有可能啊!”朱鹤分析了起来。

    轰!

    突然,一声巨大的响声,从不远处传来。

    陈凯几人心里都是为之一紧,不知道那猴子现在情况怎样了。

    在这种狭窄的石窟里钻行,就算是猴子这种十分敏捷的存在,也很难躲避重石的砸击。

    一旦被砸中,那自然就是血肉为泥的悲惨下场 。

    吱吱!吱吱!

    这时候,那母猴子飞快地跑了出来,箭一般地从石缝里射出。

    轰轰!

    又是两声大响,石尘弥漫而起,无数小石块掉落出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吓死我了!”朱鹤立刻把母猴子抱在了怀里。

    “看来,它是触动了石头,重石也确实砸落下来了,但它跑得很快,及时躲开了!”陈凯说道。

    “这样倒也好!它把那些危险的石头都给试出来了,咱们再过的时候,就安全一些了!”铁傀说道。

    “这可不见得!”陈大却摇了摇头,“猴过不一定伤猴,人过不一定不伤人!”

    陈凯也明白这个道理。

    还是那句话,猴子的体重很轻,弹跳力强,反应非常敏捷,这当然不是笨重的人类能比的。

    这只母猴子过去探了路,也只能是适当地扫清了一些危险而已,真正钻行过去的时候,还是有危险的。

    “吱吱!”

    那母猴子在和朱鹤说着什么,不断地比划着手势。

    朱鹤点点头,冲着陈凯三人说道,“它告诉我,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大量的血,而且有个死人被压死在那里!”

    “什么?还真是这样?你问问它,那死人看起来是刚死没多久,还是死了很长时间了?”陈大说道。

    如果是一般的猴子,根本不可能和人进行这种高层次的交流。

    但是,这只受过训练的猴子,却可以把它看到的一切东西,准确地描述给朱鹤知道。

    “是刚死没多久的!血还是新鲜的!”朱鹤立刻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陈凯点点头,道,“你看,前面已经有人被重石砸死了,这只猴子再过去时,不还是差点被重石给砸了么?所以,咱们再过去的时候,也是有被砸的可能!”

    “对对!”铁傀连连点头,刚才自己那话,确实有些傻了。

    “好了,再险的路,咱们也都走到这里了,得继续前进!我先来吧!”

    陈凯又一次一马当先。

    猴子先进去之后,陈凯便也头在前,脚在后,钻进了这石窟之中。

    一进来之后,才发现石窟中的石路,宽数并不是一定的。

    有些宽阔的地方,一头母猪都能跑得起来,但狭窄的地方,那得相当瘦的人才能钻得过去。

    “陈凯,里面的情况怎么样?我能进得去么?”朱鹤问道。

    “能进得来!不过,你可能得受点罪!”陈凯一边说着,指了指肚子下面的狼牙石。

    这种狼牙石,可真比狼牙还要尖锐,扎在身上和刀子没什么区别,甚至比刀子还要坚硬。

    “真是日了狗了,要受罪了!”朱鹤苦笑,看来就算是火坑也得跳进去了,总不能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吧。

    “好了,进!”

    陈大说着,也钻进了这石窟里。

    接着,铁傀也疼得直咬牙,好歹也进来了,最后才是朱鹤。

    在这整个石窟里,唯一的行动方式就是趴着穿行,半站都不行,更不可能站起来行走了。

    倒是那母猴子小花,可以站起来快速地行走。

    在火折子的照耀之下,陈凯几人都看到了这石窟的险恶情况。

    身体的四周,全都被层层叠叠的狼牙石给包围了。

    说也奇怪。

    一般的石头,经过两千来年的岁月后,都会变得非常脆弱,一碰就毁。

    可这儿的狼牙石,却真比刀枪利剑还硬,扎在身上,那绝对是一扎一个窟窿。

    “我勒个去,好险!这双招子,差点废了啊!”朱鹤惊叫了一声。

    刚才,他往前的力气用得大了些,一双眼睛是擦着两支狼牙石过去的。

    如果眼皮垂得再稍微低一点的话,这双眼睛绝对就被狼牙石给扎透了。

    “都小心点!反正咱们的前进速度是大大受限,那就不必赶快!”陈大说道。

    这只母猴子还可以跑来跑去,陈凯比较瘦,多少也还有个活动的空间。

    不过,陈凯和朱鹤、铁傀可就动弹不了了,不是受伤,就是身体太胖,没空间转动身子。

    就这样,四人像蛇一样缓缓地在石窟之中穿行。

    “唉,不知道这鸟路还要走多久啊!”铁傀叫苦不迭。

    这倒不是他太弱,而是他腿上的冻伤,实在太难忍了,疼得他直咬牙根。

    “铁傀,你少说两句吧,留点力气爬路不好?如果再爬出两只石尾壁蝎来,你说会怎样?”陈凯笑着说道。

    “陈凯,你!”

    铁傀只说了这三个字,便闭嘴不说啥了。

    “嗯?我又闻到血腥味了!看来,那死人就在前面不远处!”陈凯突然说道。

    果然不出所料。

    几人又向前爬行了五六米远,便看到了不少鲜血的溅射。

    再往前两米远,果然看到一个死人被砸死在那儿。

    这是个男尸,三十来岁,背上还背着一个工具包,肚皮朝下,被重石砸下。

    这块重石的底部是圆锥状的,砸在他身上,也将他的肚子砸穿,差不多是把他生生砸成了两截。

    昏黄的火折照耀下,视线内全是鲜血。

    鲜血将周围的狼牙石都染红了,这个现场惨不忍睹。

    “这个人,最多死了不到一个时辰,甚至才半个时辰左右!”陈凯立刻下了定义。

    “不假!看来,先前你们听到的动静都是真的,确实还有第二拨人,在这个大墓里面!”陈大说道,“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咱们就能和对方碰头了!”

    “不知道对方是哪门哪派的?”铁傀向朱鹤问道。

    朱鹤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清楚!南派北派都有可能,不过能肯定一点,对方的手段,一点也不在咱们之下啊!”

    “废话!”陈凯哭笑不得,突然大叫道,“小心!”

    这一声“小心”,几乎就是平地惊雷。

    而且,不是对哪个人说的,而是对跑在前面的那母猴子小花说的。

    不过,还是晚了。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响声,震得陈凯几人心口扑扑猛跳。

    几乎有一种被人狠狠在胸口捶了一拳的感觉。

    “嗷!”

    一声惨叫传来。

    那活蹦乱跳的小花,这时候根本看不见了。

    它被那巨大的石块,直接狠狠压住,被压成了肉饼,变得纸片一样薄。

    “小花!唉,我勒个去啊!”

    朱鹤难过地叫了起来。

    不过却无能为力。

    别说是一只猴子了,就算是砸死人,甚至石头砸在自己头上,那也只能老老实实挨着,根本闪避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