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3章 拼刀见血

    更新时间:2017-05-09 16:59:23本章字数:3412字

    “在下是朱鹤,无名之辈,三位爷可能没听说过!不过,对三位爷的大名,我朱鹤可是久仰的了!”

    朱鹤笑着抱个拳,指着陈凯和陈大说道,“这两位是陈家爷们,陈凯和陈大,是和在下一起的!”

    “三位爷,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路走巧了,正好也干了这个活儿而已!”陈大微笑着解释两句。

    陈凯却没有说话。

    毒药罐子、独眼贼熊和笑面黑虎,不用多问,光听这三位的诨名儿,就知道他们是什么角色了。

    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茬儿。

    “你们三人,能进到这个墓室里,倒也真不简单!”

    看到陈大三人,对自己这边十分恭敬,毒药罐子的脸色好转了些,“既然这样,一起干吧!”

    “好啊,一起干!”朱鹤笑着点头,十分赞成。

    陈凯却和陈大暗中递了个眼色。

    所谓的一起干,其实也就是先让陈凯这三人出出力,然后等大功告成,再找个机会灭掉三人。

    这个道理,陈凯三人都是心知肚明。

    盗墓贼在大墓里相遇,一般都是先进行合作,等到活儿干完了,再拼刀子见血。

    否则的话,一见面就开打,人死了血流了,活儿还干不出来,这种蠢事谁也不会办。

    “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主墓室里的大椁,不太好开!你们有什么好法子?”毒药罐子问道。

    他也知道,陈凯三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能够经历九环墓道,还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当然是很有手段的人。

    “先开开椁试试吧!”陈大给出这么一句话。

    “好,你们三个上前开开看,我们来掠阵!”独眼贼熊的语气,更像是命令。

    “行!”

    陈大没有多说什么,和陈凯递了个眼色,两人绕到了大椁旁边。

    这是一个巨大的石椁,不知有几百上千斤重。

    陈凯一手摸在石椁上,试着发了发力,石椁纹丝不动,根本开不开。

    “以我们爷俩的力气,根本动弹不得!大家一起下手吧!”陈凯说道。

    毒药罐子三人也看得出来,这石椁确实不是陈凯三人能开得开的,只好也上前,一起下手。

    一共六男一女,七个人围住了石椁,同时发力搬动。

    吱吱!

    石椁发出一丝丝的响声。

    这石椁的上盖,就是一块一尺来厚的石板,除了用手去推开之外,根本无法插什么工具去借力。

    “使劲!都使上吃奶的劲!”

    毒药罐子下令道。

    “爷们儿,这块石板太厚了!怕不有三千斤重?咱们六男一女,每人至少要分四百多斤啊!”朱鹤叫苦道,“咱不如想个别的办法!”

    “想个屁!快推!这块厚石板,除了用手大力推,没别的办法好想!”那独眼贼熊喝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

    手边的任何工具,都不可能承受四百多斤的力道。

    “喝哈!”

    独眼贼熊力气极大,这一声暴喝,还真让石板推动了一寸多。

    一寸。

    两寸。

    一尺。

    两尺!

    六男一女,一共发力三十多次,才将那厚厚的石板,推离了两尺远。

    越推越得劲儿。

    不过,推到这儿,几人也都累得没有一点力气了。

    “嗯?这石椁怎么是空的?”

    笑面黑虎突然叫道。

    只见石椁里啥也没有,空无一物,果然是空的。

    “操!看来这是墓主人的一计!故意弄个沉重的石椁放在这儿,想耗尽我们的力气!”毒药罐子怒道。

    “那真正的棺椁呢?”笑面黑虎皱起了眉头。

    “我想到了!这石椁是和平台连在一起的!真正的棺椁,一定就在石台下面!”

    这时候,小唐突然说道。

    “真是!”笑面黑虎也蹲下身来,看到了平台上的一丝缝隙。

    这说明,整个平台都可以移开,下面肯定还有别的存在。

    几人休息了一下,同时寻找着周围有没有机关按钮,可以把平台移开。

    “看来,除了用手推开之外,没别的办法移开平台了!”毒药罐子说道,“继续!”

    六男一女,再次发力推移平台。

    吱吱!

    这一次,倒没费太大的力气,平台就被推开,下面露出一个墓室来。

    火把一照之下,六男一女都不禁呆住了。

    只见下面的墓室里,四周放着寒光闪闪的宝刀、宝剑、宝枪,还有一个金黄色的木棺。

    四周的架子上,更是放着无数青铜器、精美的陶器,还有美玉做成的各种摆件儿。

    整个墓室,都散发着瑰丽的光芒。

    “这才是真正的主墓室!”毒药罐子说道,突然一拳打向陈大!

    “现在就拼么?你们也太早了点吧!小凯,朱鹤,动手,跟他们拼了!”

    陈大躲过了这一拳,立刻大声叫道。

    “先分散开,别都挤在这儿!”

    陈凯说了这一句,立刻闪到一边,同时一脚踹向那独眼贼熊。

    和对方的一战,那是必不可免的。

    “小子,欠死!老二,老三,你们把他们解决了!”毒药罐子恶狠狠地说道。

    陈凯迅速跑开,独眼贼熊就在后面直追。

    陈凯跑进了一个小墓室里,而独眼贼熊也追了进来。

    “轰!”

    石门紧紧的合上了。

    这个密室里只有陈凯和独眼贼熊两个人。

    “臭小子,这下我看你往哪里跑!”独眼贼熊奸笑着将手里的火把往墙壁上一插,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陈凯并没有要跑的意思,现在就算是要跑也没那么容易,石门合上了,如果不解决了这个独眼贼熊自己也会被困死在这里。

    “我可没有要跑的意思。”陈凯冷冷道。

    “哼,我手里是从来都不留活口的,你去死吧。”说罢,独眼贼熊手里的长刀就向陈凯刺去。

    虽然火苗很微弱,不过足够能让陈凯看清这里的一切。

    “我闪。”

    陈凯很轻易就躲过了独眼贼熊的长刀,冲着他冷笑一声。

    “要想杀我,没那么容易。”陈凯说着,手里的洛阳铲迅速的向独眼贼熊攻击过去。

    他一个没注意,被陈凯的洛阳铲给铲伤了,胳膊上瞬间流出了鲜血。

    “好小子,你的功夫不赖啊。”

    “呵呵,彼此彼此。”陈凯说完,将长辫子咬在了嘴里。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笑的出来,看招。”独眼贼熊再次攻击陈凯。

    由于火光的微弱,陈凯不小心被独眼贼熊给伤到了肩膀。

    “嗤!”

    陈凯感觉到了身体的疼痛,快速后退几步。

    没想到独眼贼熊的出手速度这么快,刚才幸好躲避的及时,不然他的大刀就会将自己的肩膀给砍去了。

    虽然陈凯手里有洛阳铲,可是和独眼贼熊的长刀比起来那算是小的。

    两个回合下来,他们两个人都受了一点小伤,在这个密室里,他们两个人是不可能同时都活着出去,只有一个死了另一个才有希望。

    在墓里谁都希望能够活着出去,还能拿着大把大把的黄金,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儿。

    “你的速度也很快,不过你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陈凯笑着说道。

    独眼贼熊自然不喜欢听陈凯说的话,在他的眼里,谁都不是个。

    “呵呵,臭小子,我们谁死谁活还不知道呢。”独眼贼熊说道。

    陈凯做了一个打斗的姿势,说道,“那我们不妨试试看。”

    像盗墓的人都不会把命当回事儿,墓里的那些金银财宝可以说比他们的性命都要珍贵,如果谁能得到,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砰砰!”

    两个人同时攻击,洛阳铲和长刀相撞,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陈大左看看右看看,刚才还看到陈凯了,怎么现在连人的影子都没了。

    这让他很是担心,“你看到陈凯了吗?不知他跑到哪去了。”

    朱鹤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看到,不过刚才我听到打斗声。”

    “看来陈凯和那个独眼贼熊打起来了,不行,我不放心,还是去找找吧。”陈大毕竟是陈凯的大伯,出了什么事儿,他回头也不好交代。

    朱鹤也觉得好奇,依照陈凯的性子应该告诉一声的,这么不声不响的不见了,还真是让人着急。

    “那好吧,我们先去找陈凯。”朱鹤点头答应道。

    虽然他们都是合伙来这里盗墓的,可是并不想其中一个人出事儿。

    “我们这么找也不是办法,毕竟墓里太多的机关和暗道了。”陈大感觉到了困难,毕竟这里也很危险,前面的路到底如何,还不得而知。

    “你说怎么办?”朱鹤问道。

    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分开找,如果谁找到了陈凯,就到一个地点等着,这样三个人就不会走散了。

    “要不然我们分开找吧,这样或许会快些。”陈大提议道。

    朱鹤自然没有意见,只是陈大一个人能行吗,毕竟他上了年纪,万一遇到什么妖魔鬼怪的,他怎么应付的过来。

    “你一个人行吗?”朱鹤担心的问道。

    陈大点点头,虽然他上了年纪,可是手上的功夫倒不错。

    “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陈大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找到陈凯之后,就给你发个信号,到时候你就和我们会和。”

    朱鹤点头答应之后就和陈大分头行动了起来,这个时候,谁都不知道陈凯在什么地方,或许他们就算是找也不会那么容易找到陈凯的。

    独眼贼熊一伙的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或许都是为了金银财宝才忽视了他。

    不过独眼贼熊在他们中间是最有分量的,一旦少了他,其他人做什么事情都如同散沙。

    突然,那个穿着灰色长衫的毒药罐子看到少了一个人,这才赶紧喊道,“糟了,糟了,独眼贼熊不见了,跑哪去了?”

    几个人同时转身,果然,独眼贼熊真的没在这附近。

    “真的,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被怪物给抓走了?”

    “你么的,不要自己吓唬自己,独眼贼熊是去追那小子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几个心里都很惊慌,在他们中间,独眼贼熊的实力最强,现在少了他,他们几个岂敢在离开。

    “他一个人,能追出多远。”

    “就是。”

    “应该是和那个叫陈凯的打起来了,不然我们回去找找吧。”

    “行,我看行,如果找不到独眼贼熊,我们也不好进这主墓室。”

    他们一个个都很胆小,虽然身为盗墓人,可是胆子却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