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是你

    更新时间:2017-05-12 09:40:31本章字数:2071字

    离笙箫还记得当初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说要保护她一辈子,稚嫩的声音缠绕在一起,汇编成最美的乐章。也许就是当初那种童真,让离笙箫拥有那点快乐的回忆。

    一个月的时间,离笙箫和小男孩变成很好的朋友,却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这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自己的无所谓。

    但是,为什么他不记得自己了呢?离笙箫很疑惑,若是说那么在乎自己,男孩为什么再见到自己的时候却不知道。

    吖,离笙箫突然想起,原来都是自己的错,因为爸爸的离开让她伤心欲绝,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来得及说,就改名换姓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

    本来幸福的生活却被打破,后来回头找的时候,他们家已经搬离了,最后杳无音讯。

    回忆到这里,离笙箫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过去了,心中的恨虽比当年减少了些许,但是心里的伤痕是永远也无法抹平。可是,不知道爸爸怎样了,最后一次听到爸爸的消息应该是在他离开后的半年,他找妈妈借钱说是公司遇到金融危机就要倒闭了,妈妈心太软只能将离婚后分得到的财产全部给你爸爸,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挽救。最后爸爸为了躲债出国了。

    离笙箫没有为爸爸发生的这一切感到心疼,公司是爸爸妈妈白手起家创立,公司的倒闭也许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惩罚,公司的倒闭也宣告父母的婚姻告终。

    “离副总,总经理来了。”陈米走进离笙箫办公室,不想打扰认真工作的离副总但是也没办法,总经理来了必须通告。

    “请他进来吧。”离笙箫也没犯什么错误啊,总经理来干嘛,等等,要是犯错应该是找自己去他的办公室而不是他来找自己吧,唉,算了等下就知道了,“总经理请坐,陈米,给总经理来杯咖啡。”

    “不用这么麻烦。”齐晨玺似乎有些吞吞吐吐,“嗯,那个,昨晚我喝醉了,那个。”

    “啊,这个啊。”

    “我有没有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或者是其他什么的。”

    “你是我跟一个人很像,她对你很重要,然后什么什么的。”

    “就这些吗?”

    “不然咧?”离笙箫还是不说那么多了吧,万一齐晨玺不是自己童年的玩伴,那不就尴尬了吗?而且齐晨玺这个名字也挺陌生,再怎么说也会有一点点印象,现在什么印象都没有,就不是的吧。

    “你在想什么呢?”齐晨玺看离笙箫呆呆的神游不禁打扰。

    “哦没,没什么。”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齐晨玺刚走到门口,“对了,昨晚我说的话你就忘了吧。”

    “哦好。”离笙箫想了想还是觉得好奇怪,“陈米,你进来一下。”

    “离副总您找我?”

    “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不过要保密。”

    “谁啊。”

    “总经理。”

    “啊?”这个,陈米可是吓得够呛的,这离副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要调查总经理。

    “你先听我说,你去调查一下总经理小时候是在哪里生活的,或者他的一些事情。”

    “哦好的。”

    “记得保密。”

    “好的。”

    离笙箫是越想越觉得疑惑,没理由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啊,难不成是和那年的车祸有关,这当时也没仔细想想忘记什么,现在才发现。

    也是因为当时什么事情都一起发生让她这个年纪无法承受这么多吧。现在只能静等陈米调查回来了。

    “离副总 我回来了。”

    “怎么去了这么多天?”离笙箫等了几天等得实在着急,“都查到什么了?”

    “总经理原名是叫齐小玺,后来才改名叫齐晨玺的。”

    “齐小玺,齐小玺,对,就是小玺。”怪不得一直想不起,原来是改了名字,“还有什么?”

    “十六年前总经理的爸爸,也就是董事长带着十一岁的总经理来到了这里,后来就将总公司移到这里,其实这里本来是子公司的,可能是因为董事长想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所以才来到这里的吧。”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那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果真是他,可是这一切都变了啊,这一不是当初那两个稚嫩孩子了,也许一切都变了。离笙箫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吧,还是不告诉齐晨玺了,就算告诉了,也不会改变些什么,自己只是和他相识了一个月的过客而已。

    想想那时候的齐晨玺,内向,不敢说话。遇到他的那天是在下雨天,是他妈妈去世后的第三天,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全身被淋湿,眼眶湿润让人看了心疼不已,离笙箫当时还不叫离笙箫,只好把他带回家洗了个热水澡后让爸爸送他回了家。之后的那一个月,离笙箫都陪着他,虽然他不经常说话,但是看得出他心情好了很多,到后面,都能跟离笙箫说笑话了。

    可惜的是当初的生活只是一个月,老天竟是如此残忍,让这两个小孩经受这个年纪不应该经历的事情。

    “嘿,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吝旻玦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吃饭,怎样,愿不愿意赏个脸。”

    “行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给你个面子吧。”

    “大小姐,请。”

    吝旻玦半弯腰作请的姿势逗得离笙箫哈哈大笑,人生能遇到这样一个愿意为了你不顾身份的逗你开心的人也是幸运的。

    “齐晨玺。”

    “吝旻玦。”

    “你小子回国也不告诉我一声,今天要不是我来找笙箫碰到你,你小子是不是就忘记我了。”吝旻玦边说边拍齐晨玺肩膀,这小子真是的,回来都不说一声。

    “你们两个认识啊?”离笙箫突然感觉这世界真的很小,处处都是朋友的朋友。

    “我们两个是大学死党,我可是知道他全部秘密的人。怎样,我跟笙箫去吃饭要不要一起,顺便也当我们聚聚。”

    “你们两个去吃饭带上我有点不合适吧,我们下次再聚。”齐晨玺用手比划比划他们俩。

    “哈,我跟笙箫是哥们儿,你想哪去了,走,吃饭去。”

    离笙箫在一旁只能呵呵,情侣这两个人哪里像了,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