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还是离开我了

    更新时间:2017-05-13 08:37:57本章字数:2019字

    初夏的阳光照射到房间,或许这不是冬日的暖阳,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或者说,是人心冷了。离妈妈只在家里度过十几天,病情恶化,现在已经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医生说没有办法了,叫家属做好心里准备。

    “笙箫?”齐晨玺没想到在医院碰见离笙箫,“你怎么在医院,生病了吗?”

    “没有,我妈妈生病了。”

    齐晨玺看到的是一个黑眼圈极重,无精打采的离笙箫,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心疼:“怎么了?你瘦了。有什么能是我帮的上忙的你就尽管跟我说。”

    “谢谢你总经理。我妈妈还需要我照顾,我先走了。”说完离笙箫转身回到离妈妈的病房。

    齐晨玺没来得及再说话离笙箫已经转身走掉,齐晨玺不明白为什么看着她这个样子,自己心中竟然想保护她一辈子。

    第二天趁着离笙箫回家洗涑,齐晨玺去到离妈妈的病房,果然离笙箫遗传了离妈妈的基因,精致的脸蛋,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可是如今看上去却是如此苍桑,脸上被褶子覆盖,经历的岁月的消磨。

    “你是?”离妈妈不经意间醒过来,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生正盯着自己看。

    “阿姨您好,我是离笙箫的朋友。”

    “笙箫的朋友啊。好。”离妈妈欲言又止。

    “阿姨,您是不是有话要说?”细心的齐晨玺发现了离妈妈想说又不开口的表情,“阿姨你有事尽管说,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笙箫是个要强的孩子,平常有什么心事,她都憋在心里不肯跟别人说,我没有时间陪她照顾她了,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她。”离妈妈艰难的说完这些话,只是为了自己走后,能够有个人替她照顾好笙箫。

    “阿姨,您会好起来的。”

    “你答应我好不好?”离妈妈最放不下的就是离笙箫,一想到离笙箫,离妈妈的心里就是一阵心疼,可是命运注定是如此,又怎会有能力改变。

    “阿姨您别激动,我答应您。”

    “总经理,你怎么来了?”离笙箫回家随便换洗衣服就赶紧赶回了医院。

    “我来看看阿姨。”

    “笙箫。”离妈妈用尽全身力气向离笙箫招手过来,“孩子,妈妈走后你不要难过,人生死有命,只是妈妈最放心不下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你别说话好吗?你不要离开我好吗。”离笙箫那种泪眼滂沱,心疼得能让人窒息。

    “小伙子,帮我好好照顾笙箫。”离妈妈对齐晨玺叮嘱道,转而又跟离笙箫说:“你过得好,是妈妈最大的心愿。记得,要,过得,开心。”离妈妈留下了最后的遗言,把离笙箫托付给齐晨玺,安心的离去。

    而此刻的离笙箫,握住妈妈还有余温的手,瘫在地上,没有大哭,但是那种无声的落泪,才真正疼得让人窒息。

    这个世界上,离笙箫没有妈妈了,唯一的亲人离开了自己,那种悲伤无法形容,没有妈妈离笙箫该怎么活下去,生活没有了前进的动力,而离笙箫明白,离妈妈希望自己能够开心的活下去。

    葬礼上那些三姑六婆句句挫伤离笙箫的心,这几年自己确实忽略了对妈妈的照顾,本以为自己在外面挣多点钱好让妈妈能够享享清福,可能还没来得及妈妈就离开了。

    深夜,离笙箫坐在离妈妈身边:“妈妈,你知道我有多不舍得你离开吗?你走了就只剩我一个人了,你让我怎么办?我本以为我努力挣钱可以过上好生活,可是你还没能过上好生活呢,你怎么就舍得离开呢,妈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活下去。你安心的走吧,来世让我做你的妈妈,让我来照顾你。”

    而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外的齐晨玺看到听到,笙箫,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齐晨玺心里想对离笙箫说,但现在只能默默在心里说。

    “家属可以过来看死者最后一眼。”

    离妈妈就要被火化了,殡仪馆内的哭声回荡着,离笙箫的眼睛已经红肿,再听到这些不舍的心痛更加难过。

    “笙箫别太难过了。”

    “总经理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跟我妈妈待待。”

    “那行吧,你早点回去。”

    齐晨玺走后,离笙箫坐在离妈妈坟前,看着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往事一幕幕袭来,转眼间自己长大了,而妈妈却已不在。

    “妈妈,你在那边一定要过的开心,不要像以前总舍不得吃,把吃的留给我。一定要让自己饱饱的,不要让胃饿到。妈妈,我想把房子卖了在上海待一辈子,在这里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妈妈,你会不会怪我?”

    “妈妈,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不回来?妈妈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你。”

    天色渐渐昏沉,暴风雨即将来临。天空乌云密布,离笙箫只好先回去,不然等下暴雨倾盆就回不去了。

    “总经理你怎么来了?”

    “这不马上要下雨了,我担心你打不到车我就过来接你了。”齐晨玺一身黑色西装走向离笙箫。

    “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没走,你是不是担心我做傻事?”离笙箫心里明白齐晨玺对自己的关心,“你放心吧,我答应过我妈妈要开心的活下去,不会做傻事的。”

    “我先送你回去吧,你这几天也没休息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谢谢你总经理。”

    “这说的什么话。”

    齐晨玺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出差刚好遇上客户生病,又刚好遇上离妈妈去世,这次出差真是福不单行。

    送完离笙箫回家齐晨玺也该回酒店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上海?”

    “过几天吧,等我把事情办完。”

    离笙箫想留在这里只会让自己更痛苦,看着房子里的任何东西,都会想到妈妈,倒不如早点回去工作,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了。

    这几天齐晨玺都陪在离笙箫的身边,陪她打点好一切,那该收拾的东西收拾好,帮房子找到了合适的主人。